我心中的这条路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15:15: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世界上本来没有路,人走的多了也就成了路”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走惯了山路,便对山路有了特殊的感情,从走进学前班的第一天,到后来的初中,一直走着同样的一条路,放学了都是马不停歇,急急而行,从山坡脚下一直往上爬,这条路一直走了十多年,路上的坑坑洼洼,曲折沟壑,以至于现在都记忆犹新。


后来重新修建的学校


十多年前,很小的时候,真是我天真幼稚的年龄。那时候的道路是砂石铺垫的,刮起风是黄土滚滚;房子还是老旧的,还残留着旧时代的痕迹;供销社还营业着,人流络绎,生意火爆;街道主要的铺面是上游和下游的两个村子集体修建的平房,也是这里商业的集中地;学校都是土房子,桌子凳子都是半新半旧的,有的还缺条腿,只能找个木头棒子,在找几个铁钉缝缝补补;人们的穿着也很朴素,离华丽还差很远。每逢集市是最热闹的时候了,各种土特产琳琅满目,小商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三毛钱可以买到一根很大很长的麻花,一块钱可以五支圆珠笔,橡皮一毛钱,就连夏日里让人嘴馋的冰棍也是一毛钱;香气饶人的油煎包子两毛钱,一碗凉皮一块钱,写字用的作业本也只是三毛钱;听的是录音机磁带,看的是黄河牌黑白电视,吃的是自家种植的粮食,菜也是自家种的,真正的纯天然,上学的书包都是妈妈亲手缝的,手机那时候更是天外之物。



记得那时候河上还没有桥,放学后和弟弟背着书包顺着河提要走很宽且崎岖的河道,然后顺着山坡一步步地爬上去回家吃饭,路上的树也很稀少,站在山梁上一眼就能看见整条路和整个乡镇中心的全貌,十多年来往返于这条路,不知走破了多少双鞋,留下了多少滴汗水,那时候父亲还很健朗,只要在家,每天放学都能看见他站在梁上,看着我们离他越来越近,小时候什么都不懂,不懂这是一种怎样的爱?不懂什么是路?


这座桥是后来才修建的


心中的春天来的很早,杏花吐露,百草丛生,看着荒凉的路两边,草芽从土里钻出来,各种树木植被也渐渐长出嫩芽来,有时会踩几脚草芽,折去枝头的那一抹新绿,体会不到这强大的生命力,只为了好玩。初春的岭南那还是没有完全走出寒冬的时候,上学还要穿着厚重的棉袄,当天还没有亮,就起来摸着黑暗顺着这条弯弯曲曲的路向着学校走去,早操在黑暗中进行,教师在前面喊着口号,做着第八套小学生广播体操,没有上课的电铃,用的还是原始的手摇式铃铛,看着会议室门口两棵高大的垂柳渐渐绿起来,这就是我们学校最让人羡慕的风景了,远远望去,风雨中飘摇,阿娜多姿。



春天是花开的季节,经常用春天的花朵来形容我们。家附近,路周围的各种花草都吸引着我们的好奇心,春天的山野总是一满层灰,好奇完之后,衣服都是另一种的颜色,轻轻一拍还会冒仙气呢,总喜欢把花瓣摘下来夹在书本里,或许这是要春天的美,或者是爱玩的乐趣。五六岁的我们常成群结伴在沙滩上捡石子,翻跟头,爬树,看见好看的树叶要摘下来,鸟窝也要掏,常常是长辈眼里的淘气鬼,时常受到父母的责备。慢慢地绿叶布满了这条路,更不知道夏天接着来了。



随着知识的增长,从书本里第一次了解了季节的变化,才一点点懂得了父母口中一年四季的大概含义。这里的夏天总是多雨的,别看万里晴空,雨是说来就来,来的急走得也快,雨水总会把路冲刷的残损斑斑,异常难走,稍不注意便会人仰马翻,有时忘记了带伞淋个全湿,这还不是最要紧的,要紧的是河里涨水连家都回不了了,有时会有好心人把我们渡过河,还好可以去外婆家住宿。

夏天的烈日让天气变得很热,这条路就显得格外滚烫,往往到家已是汗流浃背,衣服湿了一大片,用凉水洗个脸,吃完饭,穿着还未干透的衣服赶紧往学校赶,这一赶就是十几个春秋,从不间断。燕子在低空盘旋,树叶子从嫩绿变成墨绿,各种野果子也成熟了,酸枣,樱桃,最引人喜欢的还数苦糖果,颜色红艳,味甜,放学回来总要在路上寻寻觅觅,以至于作业耽误,让父母批评,让老师惩罚。一满眼的绿色中衬托出这条路,格外引人注目,遇集更是让这条路焕发生机,是很多人通往镇甸、通往山外的必经之路。



天气变凉快了,核桃揣在兜里,火红的柿子挂上枝头,山是五颜六色的,路依然是他原来的样子,只是消瘦了些许,两边的蒿草庞大的身躯趴伏在路边上,时而会有野兔从草丛中窜出来吓你一跳,天黑的早,晚上放学已是七八点钟,周围漆黑一片,晴空里有星星月亮相伴,晚上的路很安静,也很怕人,起初有父母接送,后来久了也就自己独自而行,有时呼呼的风过都惊恐万分,树丛中异样的响动都让人毛骨悚然,更别说拐弯处突然冒出一两个陌生人了。

黑夜行路也成了习惯,基于对这条路了如指掌,才能让我们在黑暗里快步如飞,也从来没有走错过,哪儿有拐弯,哪儿有台阶,哪儿有水渠都印在脑子里,以至于走到哪儿脑子里自然就浮现出白天路面的样子了。记忆犹新的是一夜的风刮过,窗外的桐树叶子落光,妈妈总会给多加衣服出门,千叮万嘱,注意保暖。风过后的地上到处都是落叶,甚至塞满了我经常走的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后来才知道为什么落叶?

翻出去年穿过棉袄、棉裤、棉鞋,虽然小了些,旧了些,欣喜我们有了过冬的装备,再比起那些冬天没有棉衣御寒的孩子,我幸福太多了,又有什么理由去挑三拣四,埋怨破旧呢?

清晨睁开双眼,看到瓦砾上五六厘米后的白雪,太庆幸不用上学了,所有通行的路都已经被覆盖,厚厚的雪淹没了前行的路,妈妈便会起的很早,用竹耙清理出可以供我们通行的路,这个任务往往要在早上十点、十一点钟完成,三四公里的山路啊,为了我上学不会迟到。那时候小,看着雪压青松,不只是出于怜悯还是好玩,在放学路上,和小玩伴总是用力去摇树,让雪落下来,落得满身都是,以此为乐,尽情享受雪落后的时光。有时雪会下一整天,父亲便会早早地在学校门口等我放学,顺着山坡小心翼翼地背着我走过最难走的路段,而我总是在父亲的背上睡着了。这条路父亲走了一辈子,这是通往最温暖的地方的必由之路。这满眼的风景我更不懂得欣赏,只待这雪在太阳的光热下慢慢融化。大雪压青松的这种精神在日后才明白。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搬了一次家,才从此告别了这陪伴我八年求学的路,离开了生长十三年的地方,直到后来到城市求学、工作,这条路几乎没再走过,可他一直记录在我的心里,每当远远看见,就能想起当年那个无知的少年。



趁着回家,我特意来到了这条曾经走过的路,树比当年要多要高,草比当年要密要深,多年未曾走过的路,虽被树遮挡了,水土流失更是夺走原来的模样,可这结实的路基依然清晰可见,还有那不变的石头仍是当年的风采。如今,这条路走的人更少了,也被更多的人开始遗忘,岁月的河流也将要吞噬这条路,也许几十年后这条路就不存在了,知道的人更少了,少到没有人知道这条路的存在,可他依然鲜活地生长在我的岁月里,日子过得越来越快,它的历史就越悠久,永远是我童年里永不退色的金色记忆。


欢迎关注此公众号!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