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高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7 20:22: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01



昨天是高考的最后一天,连日来朋友圈子里到处是关于高考的图文,有深沉的文字有搞笑的段子,不论如何,到昨天下午,高三的学生乃至老师和家长们都可以暂时松口气了。这六月上空凝重的空气开始消散。


读过张渝先生写的关于高考的两篇作品,心内久久酸楚。尽管我没有一个马上面临高考的儿子或者女儿。


当血液里流淌着的希冀与虔诚几乎要爆棚了心灵的时候,父母们的心思不但开始脆弱而且开始缜密。在张先生的图文里,我看到平日里正统的妇女们穿上旗袍,手捧葵花;站在夏季考场外的水泥地上。紧张与期盼,女人们拿出手机相互拍照而释怀。红色的旗袍,举起的葵花,寓意旗开得胜,一举夺魁。



更多的男人夹杂其中,不论平日里如何不同的地位与形态;不论开车与骑车;此时站在水泥上的等待,也便如文艺路市场上找活的民工队伍。大家同仇敌忾;人与人之间变得亲切起来;女人拍照而男人们有一句没一句的寒暄。敌人在考场,亲人也在考场。 


看到张先生文字,想到种种画面;不由得想到北京四中校长的那篇《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多半是不幸的》;想本着这个观点做一些论述,然而心酸里,却一句也不说不出来。


我没有经历过正规的高考。初中时候,因为学习,被我那没有水平的老爸吼我吼的四邻不安。家里气氛长久压抑;终究一天,青春期的我倍觉厌恶,于是开始对抗;自此不学习。


一两年中,凭着小聪明,成绩仍旧在中等徘徊;这样情景一直到勉强考上高中;父母终究拿我没有办法;对抗的结果是我在一两年后,成绩落到中等偏下。


我的父母都是正直善良的人,其实对我也疼爱有加;对于我,他们一点儿也没有少付出过什么;只是方式叫人难过难受。据说,小时候我几乎是家族里最聪明的孩子;我年轻和相对顺利的父母对这个儿子是怀抱了巨大希望的;于是心内大热,却用冷和严肃去表达着爱;别人能玩,我不能,做完了老师沉重的作业,再写我爸额外的布置;回来检查,每每被喊的四邻不安;那时中午放评书,我不可以听,一周一次二十五分钟的动画片;我不能看。以至于不论是小伙伴们争相评论的《杨家将》或者《隋唐演义》,又或者是说动画片里的内容的时候,我只能傻愣愣的听。


与父亲的战争,我的母亲夹在中间难过;表面上她不得不帮着父亲,内心里对我是又疼又气;望子成龙的母亲对我同样没有好话;我是在诸般不是和被埋怨里,度过的童年和青少年时期。


而等到今天,真的一事无成了。当真诸般不如人的时候。他们却开始安慰我,每每往事伴随着思绪涌上心头。


爱与希冀来的太精诚;便如大考来临前空气,会凝滞而变形。变形当中又常是无奈与酸楚;记得我开始不学习之后的一次中考,我的母亲知道要考试,给钱我买肉夹馍;那时,肉夹馍几乎是奢侈品;去买肉夹馍时,同学王宏明只买了两个烧饼;当时莫名的有些优越;而叫我久久愧疚的是,人家成绩是全班第二名;而我却在中游以下。


从对抗粗暴的父亲开始不学习,到想学的时候,落下太多而赶不上。看武侠和同样不学习的同学混在一起;就这样渡过了中学时代。


我没有参加过高考;于高三前夕退学。那个夏季,我善良的母亲,不知道从哪里托了关系,对我说,雷雷,我找过人了,要你上一次高考的考场,我对学校的人说了,你的成绩不算,不管你能答多少,我就是要叫你上上大学的考场,去体验一下。


今天看到张先生文章。本来是想对这六月考场的诸般现象做一番北京四中校长一般的评述,却没来由的酸楚,又没来由的想到这一段。打字的手有些发抖,几乎流泪。


02


多年后,我一直有些抱怨父母。


我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你们把一个普通孩子在妄想里当做大才培养;这苦了我,累了你们;一个孩子没有愉快的童年少年,一个家少了原本该有的温馨欢愉的空气。


我大概是头犟驴,打着不走,推着倒退;但是一个宽松环境和一些鼓励的话语,却可以不顾一切的往前冲。而这些偏偏不曾。


后来每每去体会父母的用心:哪怕是我会恨他们,只要儿子可以成才,他们都将义无反顾。于是愈发的唱黑脸,甚至不惜牺牲一个家庭良好的氛围,也希望严肃的环境可以培养出一个有着良好前程下一代。几乎用心到凝滞和变形的精诚里,他们想看到一个成才出息儿子,哪怕这个儿子的光他们丝毫沾不上,都将无怨无悔。多年后我很心疼他们,心疼他们年轻时对教育这样的无知。


对他们的埋怨,不是因为失败的教育导致我个人如何。我对自己今天的不如人早就抱了没所谓的态度;而是每每想到因为我的无能,导致无法更好的照顾和宽慰他们的晚年而难过。


今天我抱着与他们当年一样的赤诚。劲儿却总也使不到他们想要的地方。


03


许多年之后,我对母亲说,一个家族和谐温馨宽松的环境,是比什么都重要的财富;后来每每看到年轻的父母逼迫和训斥孩子的,总是心痛。前年,我曾经在一家传统文化学校,看到一个嘴唇累的发白的中年妇女,满脸幽怨地去数落她的女儿。


原来这个女人要上班。要陪女儿上奥数,要陪女儿学舞蹈与钢琴。我说你这是何苦?她说这不学点啥,将来咋办?我深深的可怜她,又痛恨着她的愚蠢与无知。我说,你不要这样;像你这样培养孩子的,还有两个人。除了是朗国任。还有药家鑫的父亲。设若你这样培养孩子,她50%能成为朗朗,50%能成药家鑫。你赌还是不赌?


04



   鸡吃砻糠鸭吃谷,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以为郎朗是郎国任培养出来的。如果说郎国任的一意孤行与过度牺牲就成的郎朗。那么又是谁培养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又是谁成就了钱学森梁思成等等一代大师?


平凹先生有一段说教育的文字,十分精彩:


龙种或许生跳蚤,丑猪或许养麒麟,只须叮咛吃喝嫖赌不能抽(大烟),坑蒙拐骗不能偷(东西)就罢了。窑炉只管烧瓷罐,瓷罐到社会上去,你能管得着去做油罐还是尿罐?



戊戌仲夏

于退步斋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