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水|终于,还是用脚步丈量了华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15 15:33: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这是“妙事多又多”第363篇文章,阿水的第117篇文章。

这是我的自留地、实验田。

一年365天,看看能坚持多久。

写得随意,写得不堪,但愿有一天能进步。

          —阿水


终于,还是用脚步丈量了华山

2018/3/25-2018/3/31,西安漫游一周。

对这十三朝的古都,并没有抱以强大的好奇心,连攻略也就只是在临行前草草看了看,而且因为同行的是吃货,所以找的资料也大都和吃相关――著名的兵马俑我们都没有打算去看,担心被人山人海淹没,更担心自己什么也看不懂。所以,真的,我们只是去吃的。人还没出发,单是念着肉夹馍、羊肉泡馍、凉皮、油泼面等词汇,就已经开始流口水;及至回程时,只是在吃定家小酥肉的时候尝了米饭,天天都在西安的面食中泡着,最后还打包了肉夹馍和凉皮返沈,我从来也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对吃,如此执着。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西安,对于我来说,如果不去一趟华山,就好像自己压根没出门一样。这样的念头,在没去到西安之前就有了,但因为同行的是吃货,我隐约感到,如果早早地提出要去华山,恐怕最后是无法形成统一意见,闹不好不能成行,莫不如去到了再说。另一方面,我又想,大不了将就他一回,难得两个人一起出门,虽然很多爱好不同,但还是需要彼此陪伴,实在不行,华山也可以将来再去。

 

但是真的到了西安,去往华山的念头就愈发强烈。网上研究半天,觉得来个夜爬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虽然距离上一次爬山已经是两年前的泰山了,但大不了慢慢走,无论如何都不要产生一丝放弃的想法,那么,肯定能达成目标的。心意已决,就和他商量。反对?反对在这个时候是没用的。反而是越说越坚定:夜爬华山,东峰看完日出再去往南峰、西峰,返回北峰,从原路也就是自古华山一条路下山。

 


我给自己预留了充足的时间,因为无法估量自己的体力,网上大部分的攻略都是到了西峰就索道下山了;少有的自原路返回的,表示一共需要十七个小时。于是我定了晚上八点多的高铁回西安。但结果是下午二点四十就已经下到了山下徒步的起点:玉泉院。最后改票高铁,六点已经回到民宿。

 

上山之前,在一家快餐店呆了半天,睡也没法睡,上网也无聊,以至于九点多我就开始往山上走了。官方的数据显示,从玉泉院到东峰,大概需要6小时40分钟,约等于7小时。想着离日出还有很长的时间,我走得十分的慢,遇到每一只猫都要停下来逗留一会,但很少让自己坐下来休息。整个上山途中,也就一两次吧。结果凌晨2点15分,竟然就到了东峰。时间还那么早,简直不敢相信,还是打开手机在网上查了查图片资料,才确认自己确实到了。

 

凌晨两点多的华山东峰,大概温度最高也就在零度,而且大风如海浪般咆哮。有人穿着可以自动加热的防寒服,有人穿着轻薄但长长的还有帽子的超级暖和的羽绒服,有人带了暖宝宝,有人和我一样衣着单薄--临行前,我带上了我所有的T恤(没有一件长袖),以及他的一件外套和长袖T恤,所有的穿在身上一共也就6层;所幸我还带了帽子和围巾,否则更惨。当人们都往看日出的平台移动的时候,因为生怕自己起了个大早最后赶个晚集,不得已,也跟着往上走――那可真是全无遮档,四面八方来风,不到两分钟我就开始打起哆嗦来;赶紧花50元租了一件军大衣,一时之间暖和好多,可是时间一长,腿脚也还是凉,风刮过脸,一次比一次锋利。

 

华山是险峻的,但上下华山的路,虽是陡峭,但没有想象的会令人心惊肉跳。总之,一向有些恐高的我,此行没有障碍。不知道是自己更加无知无畏了呢,还是攀爬华山本就没那难。

 


和泰山啊乞力啊之类的相比,华山的日出算不上出彩,但隐约的云海令人浮想联翩。阳光普照之下,万事万物都更加有了生机,渐渐温暖的身子站在山之巅,极目远眺,也颇有些豪迈之感。

 

彼时,想起夜爬途中遇到的七十高龄的河南老太,我没在人群中寻找她,但我想她肯定完成了夜爬――五岳之其他,老人家都在最近十年里一一用脚步丈量过了,这华山,没有她无法攀登的道理。

 

下山的时候,又遇到了个最小年龄的登山者:只有四岁半的小男孩。看他极力认真地往上迈着脚步,父亲在一旁时不时高声鼓励,我也就没有多加打扰,而是带着从他那获得的能量和快乐,蹦达着下山了。

 

此时,抬一抬我的大腿,还有些疼痛。但想起华山,内心里的喜悦就立即风帆一样鼓了起来。想想自己上山前一天走了两万多步只睡了大概五六个小时,带着明显的休息不足,也还是上到了华山探访了诸峰后成功原路返回;下山的次日,拖着残肢竟然又走了一万八千步。不得不说,我是为自己骄傲的。

 


也许去爬山,就是为了要给自己一个战胜自己的机会,让自己为自己骄傲吧。我不知道。内心深处,大概我就是喜欢山山水水。在华山脚下,黑暗里拍的那一张照片,拍照的姐姐都忍不住感叹:虽然拍的不清楚,可是你笑得真开心啊!

 

经她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比起在城里的凹造型,在大山面前,我的笑,实在是情不自禁。


谢谢你,华山!

 

 

--End--



文:阿水

图:阿水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