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萌文)年糕少女的进化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04 07:57: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注:也是以前发过的文,有童鞋问再发一遍。名字普通但非常萌非常有爱的文,没看过的童鞋可以看看

 

======================================================================

                                 《年糕的进化史》梦魇殿下

因为想要寻找,所以要用两条腿行走

因为想要拥抱,所以长出双手。

因为想要告白,所以学会说话。

一只年糕少女的进化史

 

                                 第1章 年糕的野望

第一章年糕的倾慕

我是一块年糕。

我倾慕的是隔壁桌上的蟠桃。

只是我们身份差距的实在太大了。

它是西王母蟠桃园中结出来的上品仙桃,吞吐日月精华,三千年方能一熟,凡人食之,立时得道成仙。

 而我只是一块刚炸熟的年糕……而且食神在炸我的时候明显偷懒了!我腰部那块还没炸熟呢!

所以仙童把我装在玉碟,送上几案时,贪狼星君单眉一挑,修长手指拾起身旁玉箸,在我身上戳了戳,便兴味索然的丢下筷子,假寐去了。

能够不被吃掉,我很是松了口气,可是看到众仙都一个劲的看着蟠桃哥,满脸的垂涎欲滴,我又很是为他担心。

蟠桃哥淡定的躺在一只玉盘内,虽然它也许下一刻就会变成一枚桃核,可是此时此刻它依旧用一种冷静自持的姿态,睥睨着座下苍生。

我被它的傲然风姿迷的神魂颠倒,恨不得现在就爬过去跟它同生共死。

可惜,我只是一块年糕。

有资格吃蟠桃的上仙,是无论如何也看不上我这块还没炸熟的杂粮糕的。

第二章年糕的野望

有位大神却不这样想。

他就是孙悟空。

蟠桃宴被他砸的一片狼藉,他张开手里的麻布袋,像土匪过境一样把所有东西都往袋子里扫,也许是猴子的天□□,他没有放过任何一只桃子。

贪狼星君倚在桌上,仿佛醉了,对孙悟空的行径,他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猴子跑过来,把我也扫进麻布袋里。

当我砸在蟠桃哥身上时,我心花怒放,全身分泌出白糖香,试图让自己更诱人一点。

贪狼星君楞了楞,却一脸铁青的掀桌而起:"弼马温!你连本君的东西也敢抢?"

孙悟空已经走在撤退的路上,听到贪狼星君的吼声,不明所以的回过头,搔搔黄毛:"只是一块年糕而已……"

 "刚刚它只是一块年糕而已。"贪狼星君冷笑道,"但现在,它是本君的面子!"

话音刚落,他便与孙悟空战成一团。

那一站杀的星河变色,日月无光,直到贪狼星君将孙悟空一剑劈下天池,天界众仙们才重新认识了这位执掌血战杀伐的星君。

战火刚熄,王母便已差人送来一张烫金边的请帖。

请帖上笔墨挥毫三千字,大意只有一样--三千年后蟠桃宴重开,你贪狼星君当为首席。

老实说,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当日大战时,孙悟空打着打着,发现背着一麻袋粮食跟人打架很是吃亏,便以壮士断腕的气势,将麻袋甩向贪狼星君。

贪狼星君毫不客气的一剑扫过,将麻布袋一分为二,里面的食物像天女散花般飞的到处都是,为这一人一猴的血战增添了许多冰糖,红糖,油盐和酱醋的味道,知道的晓得他们两个在斗法,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两正在比拼厨艺呢。

我看着身边的蟠桃哥,知道若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它肯定会死的到处都是。

我不想看着它死。

于是我扑在它身上,把它卷了起来。

天地无极,我们在空中坠落了三天三夜,才最终跌落在地。

砸在地上的时候,我疼的要命。

但是看着怀里完好无损的蟠桃哥,我又很庆幸……还好我是一块软软的年糕,而不是一根脆麻花。

天庭很大,我们坠落的地方是一座偏僻的小园,里面的花草长得有些败落,分明是看园子的童子疏于打理。

不过正因为如此,我反而松了口气。

和我不同,天庭的人都想吃蟠桃哥,若是此处人来人往,我怕蟠桃哥凶多吉少。如今这处荒凉的院子倒成了我心中的圣地。

我讲怀里的蟠桃哥卷了卷,羞涩的蹭了蹭它,心里不停的对它说,蟠桃哥,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之后的三百年里,我实践了自己的诺言。

每天早上,我都扑腾扑腾的跳到清池边,卷一些清水回来,洒在蟠桃哥身上,然后将它擦的闪闪发光。

每天下午,我都忍着雀鸟的啄食,在小院中狼狈的滚来滚去,只为了找到一些灵气充沛的土,卷回来,放在蟠桃哥身边。

每天晚上,我安静的依偎在蟠桃哥身边,看着它慢吞吞的将泥土里的灵气吃掉,觉得很幸福。

这样单调而宁静的日子,即使再过三百年,我也是愿意的。

只可惜,三百零一年后的某天晚上,一双赤足走到我身边。

我忧郁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贪狼星君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肩上披着一件黑袍,垂下的袖摆滚动着血色饕餮纹。白发三千湿漉漉的搭在右肩上,一副刚刚沐浴完的样子。

然后,他咦了一声,然后俯身去捡地上的蟠桃哥。

我一下子急的什么也不顾了,直接扑上去,把蟠桃哥卷起来,然后滚走……

贪狼星君单眉一挑,然后用一根手指按住我。

 "原来是你啊。"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带着倨傲与不屑,一边说,还一边在我腰上戳了几下。

腰上那块没炸熟的部分一直是我的软肋,一被戳,我就会忍不住掉在地上装死。

 "……果然是你啊,年糕。"贪狼星君趁着我死的时候,把蟠桃哥拿走了,还不客气的上下抛玩着,就好像那不是珍贵的蟠桃,而是一个玩具球一样。

 别亵玩蟠桃哥!我愤怒的跳了起来。

 "三百年不见,没想到一块年糕也修炼成精了。"贪狼星君解下腰间佩剑,在我腰上戳了戳,"天庭的质量真是越来越良莠不齐。"

 卑鄙啊!我腰一软,再一次倒地装死。

贪狼星君懒懒一笑,收剑转身,黑袍呼啦一声在我眼前展开,映入眼帘的便是那血色饕餮纹,在风中猎猎作响。

不要走啊!把蟠桃哥还给我啊!我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蹦蹦跳跳的冲上前去,卷住他的右脚,在他□□的足上蹭来蹭去……

 "……别装可爱。"贪狼星君似乎嘴角抽了一下,长剑连鞘戳在我的腰上,把我按倒在地,尔后头也不回的离去,徒留淡冷的声音随风飘来,"好不容易修炼到了这一步,就继续修炼下去吧,好歹也是本君的年糕,别被那群莫名其妙的宵小吃掉了才好。"

我倒在地上淌泪,谁是你的年糕啊,把蟠桃哥还给我啊……

早上雀鸟一下一下啄我的腰,我想这肯定是因为那个毫无人性的贪狼星君的唆使。

下午蚂蚁路过我的时候,偷走了我身上的砂糖,我想它们肯定是拿去孝敬那个毫无人性的贪狼星君了。

晚上倾盆大雨砸在我的身上,我想这肯定是那个毫无人性的贪狼星君做的手脚。

总而言之,我的一切不幸都是因为贪狼星君的不好!

那个妖怪,孽畜,万恶的根源!三百年来我安于天命,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卷着蟠桃哥聊天,结果连这点小小乐趣都被他剥夺了,我……我……

我想我必须进化。

 

 

 

                                 第2章 双腿的意义

第三章双腿的意义

进化的第一天。

因为想要寻找,所以要用两条腿行走。

于是我从一块年糕变成了两条腿的年糕,只不过在长出腿的时候,我稍微走神了一下。

等我回过神来,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两条腿……

看起来很像贪狼星君的腿啊。

我在蟠桃宴的时候曾经听仙人八卦,花神的小妾怀孕的时候,收集了好多画像,比如西施的脸,赵飞燕的腰,杨贵妃的胸……据说看得多了,就会生下各个部位都很肖似的孩子。

这些年来我做梦都想着贪狼星君……

我想咬他!

 ……可就算是在梦里,我也没有这个胆量……

现在这个愿望用扭曲的形态实现了!

我在自己腿上啃了两口,然后心满意足的冲出院子。

当我跑过天庭卫士时,一阵丁零当啷,卫士们手里的武器都掉到了地上,一个个张口结舌,就像看到了世界毁灭的画面一样。

 "将军!!"一众卫士双眼通红,"是谁!是谁居然把您砍的就剩一双腿了!"

一群人散发出的杀气怒气怨气把我冲得糖都掉了,连忙撒腿乱跑。

 "将军啊啊啊!"一众卫士涕泪横流的追在我的身后,"快抓住将军的腿啊!然后速度去找其他的部位啊!谁去叫一下医仙啊,叫他准备针线把贪狼将军缝起来啊!"

我跟你们家将军没有关系啊!不要把我们缝在一起啊!

身后那群天兵穷追不舍,为首者虎目含泪,兀自大吼道:"将军!您别再跑了!就算你只剩下一双腿……您也是我们的将军啊!这么多年来您为天庭立下汗马功劳,率领我们获得了多少场大捷啊!您是我们永远的将军啊呜呜呜!就算只剩下一双腿也是我们的战神啊嘤嘤嘤!谁敢嘲笑您,俺就把他碎尸万段然后丢进锅里炸成年糕嗷嗷嗷!"

 别拿年糕威胁我啊啊啊啊!

仗着自己比他们少了上半截,我负重少了,跑的飞快。只可惜一直甩不掉他们,这群人就和打了鸡血似的,疯狂的追在我身后,直到我慌不择路的跳进湖里,他们才止步岸边。

难道他们怕水?

我兴奋的想。

 "色狼啊!"六个高亢的声音划破天际。然后六股强大的法力将我从水里震出来。

 "六仙女!休要动手!"天兵首领满脸狰狞,"此乃贪狼大人……"

 "什么!"正在湖中沐浴的六位仙女一听更怒,"贪狼星君!平日里看你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没想到内心如此猥琐闷骚,居然想要对我们姐妹一网打尽么!哼!就算你把我们的衣服都偷走了,我们也不会像七妹那么傻叉的嫁给你的!"

你妹啊!对你们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心里只有蟠桃哥。

我淡定的游上岸,然后扑腾扑腾的爬上去,继续撒丫子狂奔。

看着我的背影,仙女们沉默了。

六仙女:"此为何物?"

天兵首领:"疑为贪狼大人的……腿。"

我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天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我只是到处跑,到处寻找,贪狼星君啊,你到底在哪里,你把我的蟠桃哥藏到了哪里?

天庭太大了,在跑了三个时辰无果后,我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一个绝妙的计划。

若说天庭还有我认得的地方的话,那必定是御膳房。

我轻车熟路的找到御膳房,闻着里面弥漫而出的点心香味,有一种回家般的温馨感觉。

其实我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作为一块稀有的年糕,被供奉给贪狼星君,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到处乱跑,直接抵达目的地了。

只是,眼前的发展似乎有点事与愿违。

 "啊啊啊啊!"酱童子惨叫一声,把手里的盘子都打翻了。

我躺在油锅里,无辜的看着他。

 "吵什么啊……"糖玉女走过来,然后脸色一白,抓住酱童子的手一起惨叫起来,"啊啊啊啊!杀人了啊啊啊!"

我是年糕,我不是人。

我很想回答,可是我没有嘴巴,所以只能继续乖巧可爱的躺在油锅里,把自己伪装成一块甜美好吃的年糕。

就是锅太大了装不下我的两条腿,所以只好耷拉在锅沿,时不时的摇晃两下。

酱童子和糖玉女哭着跑掉了。

我正疑惑着,御膳房的大门已经被人一刀破开。

我与天兵首领面面相觑,然后,他再一次双目通红,对天怒吼:"是谁!连贪狼大人都敢吃!老子要把你押到南天门外捅死一万次!"

我悄悄的从锅里爬出来,试图离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远一点。

 "将军!!"结果这家伙眼疾手快,把刀子一抛,就飞扑过来,抱住我的大腿痛哭流涕,"都是属下无能,害你,害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男女授受不亲你滚开啊!我使劲踹他。

可这家伙力大无穷,我怀疑他有黄巾力士的血统。丫的单手就把我夹在腋下,然后一边哭一边跑,还能顺便吩咐身边的天兵们:"待我将贪狼大人的双腿安置好,再来与尔等会合。你们也不要闲着,快点四处搜一搜,看是不是能搜出些手啊腰啊头啊……嘤嘤嘤可怜的将军啊!"

说着说着,这家伙哭的更厉害了。

眼泪溅到我身上,咸咸的,一点也不好吃。

我是一块糖年糕,开心的时候是甜味,不开心的时候也是甜味,会不会我的眼泪也是甜的?我胡思乱想着,直到天兵首领跑到一处高大的宫殿前。

门口的童子看到他,原本想要拦下,可是看到我,却惊的连手中拂尘都掉在了地上。

 "将军你死的好惨啊!"天兵首领哭丧一样的喊。

贪狼殿的大门被他一脚踹开。

兽型香炉放在几案上,虚烟袅袅升起,朦胧了贪狼星君的脸。

今日他披着一件月白色战袍,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执毛笔,坐在几案之后,平静淡漠的看向来人,清贵如新月。

天兵首领先是楞了一会,然后干嚎着冲了过去:"将军!!我可算是找到你的上半身了!"

跪坐于紫檀木几案之后,被掩去了下身的贪狼星君默默看他。

 "将军!!"天兵首领跪在桌前,伸手去扯桌后的贪狼星君。

第一下,他没扯动。

第二下,他还是没扯动……

贪狼星君端坐于几岸后,不动如山的看着他。

天兵首领愣愣看着对方的双眼,两行清泪落下。

 "将军!!我一定会为您报仇的!"天兵首领哽咽的抬手去覆贪狼星君的眼睛。

第一下,他没闭眼。

第二下,他还是没闭眼……

 "找本君何事。"终于,贪狼星君拍开他第三次伸来的爪子,平静的问道。

天兵首领沉默的看了他很久,然后将夹在腋下的我双手奉上,恭恭敬敬的说。

 "将军,您的腿。"

虽然我做梦都想找到这个人。

虽然我已经在想象中把他杀了几百次了。

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我还是吓的直接僵硬了。

直到他单眉一挑,手里的毛笔在我腰上扫了一下。

软软的笔尖滑过我身体最敏感的地方,我马上从首领手上弹到地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不好!

我猛然回过神来,然后忧郁的看向某人。

 "原来又是你啊,年糕。"几案之后,贪狼星君眯起眼睛,对我露出一个意味深刻的微笑。

 

 

 

 

                                 第3章 双手的意义

第四章双手的意义

进化的第二天。

因为想要拥抱,所以长出双手。

我从没想过贪狼星君会这么好说话。

当我好不容易诉明来意,他懒懒的哦了一声,随手揭开旁边的琉璃盒,取出一只蟠桃来,上下抛玩:"你想要这个?"

我立刻朝他冲了过去!

 "年糕怪!离将军远一点!"天兵首领,似乎叫什么阿虎的立刻挡在我面前。

这个时候我已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

拼命表现出一块年糕最狰狞的一面,我将阿虎撞飞,然后落在贪狼星君脚边,拼命的磨蹭他的脚,蹭速极快,在我两的接触面上甚至冒出了一股青烟……

贪狼星君的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后松手,让蟠桃做自由落体运动。

我想都没想就伸出手接住了蟠桃哥,然后抱在怀里。

贪狼星君单眉一挑,斜睨着我,含笑道:"你长出手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长出了一双手,仔细一看,居然还是和贪狼星君一模一样……

我到底是有多恨他啊!

 "将军……"阿虎从阴暗的角落爬回来,看着我的眼神十分不善,"还是让属下将这个亵渎您身体的怪物杀掉吧。"

 "无妨。"贪狼星君将我珍若重宝的蟠桃哥又拎了回去,然后对再一次在他腿上磨蹭出一片青烟的我说,"本君治下,通常是多大的功劳,便赏赐多好的东西。小年糕,你若是想要这只蟠桃,也不是不可以……"

我看了他很久,突然醒悟了过来。

我猛然跳起,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无师自通的学会了按摩……

 阿虎看着我的眼神就快崩溃了。

 "乖。"倒是贪狼星君毫不在意的抬起手,让我一路按摩过去。

这一按,就是三百年。

三百年的时间,够我在天界扬名立万了。

人称:狗腿糕。

只要有贪狼星君的地方就有我,他坐着,我就站着。他躺着,我就趴着。他吃饭,我盛饭。他打架,我围观。他看我围观觉得不爽,随便一个眼神过去,我就化身这世上最为凶残的年糕,朝那个方向义无反顾的扑了过去。

听说二郎神杨戬曾私下找到贪狼星君,表示愿意用他的哮天犬跟我换一下,却被贪狼星君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对此我得意了很久,那条狗能比得上我么?它能做的,我全都能做,我能做的,它就做不到。不信让他跟我一起去跳油锅啊!跳完我依旧是炸年糕,但他肯定不再是哮天犬了,而是一盘狗肉!

美中不足之处,便只有一样。

我不知道我还要当多久的狗腿糕,才能换回蟠桃哥。

当我带着这个疑问去找贪狼星君时,他总是用手或其他器具戳我的腰,笑得有点坏:"蟠桃三千年结一次果,你觉得你该服侍我多久?"

我软倒在地,痴傻的看着他,希望他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难道,我必须当三千年的狗腿糕么……

从这一天起我惆怅了,每日恹恹的,连贪狼星君出征的时间都没注意。

确切的说是,等我注意到,这场仗已经快打完了。

贪狼殿的侍女告诉我,情况十分危急,因为叛徒的原因,导致贪狼星君深陷敌阵,一时半会居然出不来了。

我呆了呆。

等我回过神来,我已经冲出了贪狼殿,朝着东边的战场飞奔而去了。

那一刻我脑子里都是贪狼星君战死的画面。

于是越跑越急。

我想我一定很恨他,所以,不能忍受他死在别人手里。

如果他一定要死,也必须是有一天被我按摩按死了啊。

 东方的战场上折戟沉沙,鲜血和尸体将大地完全掩埋,剩下的天兵和魔军踩着地上的尸体,将已经钝掉的武器推向敌人。

我如入无人之境,魔军里没人打我,反而是天兵一不小心会打到我的身上。估计是我只有双手双脚,偏偏无头的形象太过接近妖怪了吧……

突破外面的包围圈,我很快找到了天兵的大本营。

 "你怎么来了?"阿虎浑身浴血,脸上带着一条长长的伤疤,看着我,眼神很惊讶。

我没理他,在看到那人的一刹那,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冲过去……开始按摩。

 "……你按到本君的伤口了。"贪狼星君半躺在岩壁上,白色的睫毛上一滴血珠落下,声音有些疲惫。

我不由自主的放轻了力道。

 "没想到这个时候你都能来狗腿……"阿虎被我的敬业精神震惊了,不过他也没震惊太久,急急的跪在贪狼星君身边,他严肃的说:"将军,请跟我对换铠甲吧,我来引开敌人,您趁机……"

 "你先减肥。"贪狼星君闭上眼睛,平静的说,"本君的铠甲,你穿不下。"

 阿虎:"…………"

哐当哐当哐当……

我用练了三百年的分筋按摩手一路摸过去,贪狼星君身上的铠甲自动脱落下来,露出白色的里衣,以及那若隐若现的锁骨。

 阿虎楞了楞,然后风中凌乱的看着我:"你,你这年糕怪!我早知道你觊觎将军的身体了!将军别怕,属下就算牺牲自己的肉体也不会让它碰你分毫!"

贪狼星君抬头看着我,突然,噗嗤一笑,伸手戳了戳我的腰。

我立刻毫无抵抗力的软倒在地。

 "当你的狗腿糕吧。"贪狼星君单手撑着地,艰难的站起来,一大捧一大捧的血顺着他的胳膊往下流,月色般的长发也被染红,他看着我,笑道,"勇士糕什么的,完全不适合你……既然是个小女孩,就乖乖呆在家里,好好长大吧。"

混蛋!看看这孔武有力的手,看看这跑的比战车还快的腿,我算什么小女孩啊!

 愤怒的跳起来,把地上的铠甲抓起来就往身上套。

我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手。

我有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腿。

我身体的一半都是战神贪狼啊!

 忿忿的抓起地上的头盔,按在脖子的位置,我从大本营里冲了出去。

魔军看到我跟打了鸡血似的,挥舞着兵器追了过来。

我带着他们跑过高山,跑过草原,跑过大海,跑过沙漠。

跟在我身后的魔军越来越少,我猜他们是累死了。

因为……我也快要累死了……

在火焰山的山脚,我终于倒了下来,头上的头盔滚的很远很远,我的手已经够不着了。

一把剑放在我的背后,鲜血从剑尖滴落在我腰上。

 "别杀我!"我涕泪横流。

 "原来你不想死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楞了楞,转过头,看见贪狼星君手执长剑,赤足踩在火焰山的焦土上。

 白发三千飘如雪,他身上没有穿任何铠甲,只在肩头披着一件黑色战袍,红色饕餮纹滚在袖摆,随风猎猎,身后是满山满地的尸体。

我总是梦见这个样子的他。

一直一直是他,只是他……所以我猜,我肯定很恨他,恨的无论如何也忘不掉他。

 "本君不过是想睡个午觉,然后再把他们全部杀掉。"贪狼星君懒懒笑道,"谁让你来多管闲事的,还把他们引得这么远,本君追起来很辛苦啊。"

我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憋屈感,觉得自己被耍了……还有那些跑死的魔军都被耍了!这家伙才是邪恶的化身,一切罪恶的根源,必须被消灭的存在吧!

结果下一秒,邪恶的化身突然抱住我。

长剑跌落在他脚边,他的身体压在我的身上。

血腥味从他身上弥漫开来,他身上有很多很多的伤口,也许只能用千疮百孔来形容。

我摇了摇他。

他没有动静。

我又摇了摇。

他连呼吸都快没有了。

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把他抱了起来,然后拼命往回跑,跑过沙漠,跑过大海,跑过草原,又跑过高山,只用了区区一天。

 

 

                                 第4章 语言的意义

 第五章语言的意义

我救了贪狼星君的命。

 ……好像是这个样子吧。

所以一大早的,便有人传唤我,说贪狼星君有赏。

一大群侍女端着金盘,款款而入,给我穿上漂亮的衣服,华美的长靴……只是,这都是女衣吧,配上我孔武有力的身体,实在是令人汗颜。

故而看到我的时候,阿虎的眼睛一直在抽筋。

我没空理他是不是得了眼疾,只是静静望着几案后的贪狼星君。

他今天看起来气色好了许多,懒懒的扫了我一眼,他将一只木盒掷给我。

我打开盒子,捏着里面那朵晶莹如玉的白色小花,疑惑的看他。

 "这是同心花。"贪狼星君闭着眼睛,仿佛假寐般喃喃道,"是本君向玉帝求来的,拿着它,你就可以去寻一门亲事了……玉帝赐婚荣耀无比,一般的小仙,好比如今看守蟠桃园的那个蟠桃,是绝对没资格拒绝的。"

 "就算对象是你这个连脸都没有的年糕怪,对方也不能拒绝的。"阿虎在旁边加了一句,结果被贪狼星君盯的汗都下来了。

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该如何形容。

 多年的夙愿,似乎一下子就实现了。

我好像,应该更高兴一点才对。

捏着同心花,我来到了蟠桃园。

满院飞花关不住,十里妖娆是桃夭。

一个清俊少年身着白色官袍站在园中,冷淡的看着我。

他身上有我熟悉的桃子香,我曾伴随这香味度过三百年。用清水为他擦拭身体,用灵土喂养他长大,三百年不见,蟠桃哥,你也长出了双手和双脚啊。

 "是你啊。"蟠桃哥眉头一簇,冷漠的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想了想,悄悄把同心花藏到了身后。

 "你回去吧。"蟠桃哥用嫌恶的眼神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虽然你照顾了我三百年,但是我们无论身份样貌,皆是云泥之别,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奢求的好!"

我想了想,并不觉得自己想要奢求什么。

我曾倾慕他,仰望他,照顾他,却仅止于他还是一个蟠桃的时候,因为我早早便知道,若有一日他长出双手双脚,必定会抛开我,走向别的地方。

我迷恋他,是因为他的出生高贵,举止不凡,堪称美食中的至高珍馐。我迷恋他,就像迷恋其他蟠桃一样,便是换一只蟠桃哥,那一日的我照样会为之神魂颠倒。

所以,我倾慕他,却从不曾真正的爱上他。

这样想着,我突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蟠桃哥仍旧狐疑的看着我,眼睛里尽是警惕。

我朝他走了一步,试图告诉他,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可是在那之前,一个红色倩影已经在他身后出现,一名浑身桃香的少女对他急急的吼道:"蟠哥!你快走啊!那个年糕怪手里有玉帝亲赐的同心花!"

蟠桃哥楞了一下,然后唰的一声抽出长剑,惊惧的瞪着我:"别过来!"

我迈出去的腿却收不回。

于是,银光划过。

我的双腿离我而去。

少女大叫一声:"蟠哥你疯了?"

狼狈的摔倒在地,鲜血晕开,我趴在血泊中,茫然的看着那个少年。

 "我堂堂蟠仙人,若要我娶这种下贱怪物,岂不是屈辱一生!"蟠桃哥面容扭曲的看着我,手里银剑狠狠插在我手上,然后转身离去,"阿桃,随我一起逃吧!"

我看着他们携手而去的背影。

为了寻找而长出的双腿,断了。

为了拥抱而长出的双手,被刺穿了。

疼痛和血水从创口流出,我将钉在手背上的剑拔掉,然后往回爬。

靠着那条仅存的手臂,我爬回了贪狼殿。

在我身后,是一条蜿蜿蜒蜒的血路。

门前童子看见我,惊叫起来。

然后很多人从大殿里冲了出来。

我趴在地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看纷纷乱乱的鞋子,粉色绣花鞋踩过黑色长靴,女人的腿和男人的□□错而过。

一片影影绰绰,浮光掠影中,一双赤足突然出现。

我愣了愣,然后朝他爬去。

他没有迟疑,向我快步走来。

 "小年糕……"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他缓缓的单膝跪下。

我艰难的向他抬起右手。

手背上是一个可怕的血窟窿,咕噜咕噜的涌着血。

手心拖着的是一朵同心花,白色的花瓣已被血染的鲜艳。

突然有千言万语涌上在心头。

我好后悔没能早早的学会说话。

因为……等我想说的时候,却来不及了。

抬起的右手缓缓跌落在地。

只有手心半红半白的同心花依旧开得绚丽,那点点红痕,仿佛胭脂泪,泣血留。

 

 

                                 第5章 全部的意义

第六章全部的意义

 百年前斗败齐天大圣孙悟空,被西王母赞为天庭第一武神的贪狼星君,近日却不知是入了什么魔障,居然入蟠桃园,将那满园蟠桃付之一炬。

 焚天之火,一烧永夜。

贪狼星君静静的站在一旁,英挺的脸颊与三千白发,都被这灼热的焰色渐染。

 "你这孩子。"他右手托着一块没炸熟的白年糕,轻叹一声,"终究,还是没能长大啊。"

王母震怒,令人缚之。

天兵们得令而来,将贪狼星君团团围住,面对这名声赫赫的将军,天庭最强的男人,他们虽然刀兵相向,却双手颤抖。

 而贪狼星君只是默默的解下腰间悬着的鎏金酒壶,递到唇边,灌了一口。

 "月下惆怅,余我一人豪饮杜康。"虽如此吟唱,他却是饮一口,倒一口,那美酒渗入地下,是不是能直抵黄泉,与那孩子对酌一番。

蟠桃园的火烧着,而旁边的天兵们静静的站着。

直到贪狼星君醉了,他们才将他扶进了天牢。

这之后,每隔百年,玉帝便要派人问他一句,你知不知错?

 而贪狼星君的回复永远只是一个淡淡的眼神,和一抹浅笑:"本君有何错?"

他这副死不悔改的模样终于刺激到了玉帝的自尊心,三百年之后,玉帝终于下旨,将贪狼星君,押上斩仙台。

那一日,贪狼星君两袖清风,黑袍赤足站在斩仙台前,所携之物,唯有一样。

清风梳理他的满头白发,贪狼星君脸上笑容淡淡,仿佛世间一切,他都没放在心上,只将一块没炸熟的年糕,紧紧贴在心口。

新任大将军冷冷问他:"贪狼星君,你可有遗言要说?"

 "恩,有啊。"贪狼星君平静的说。

老实说,新任大将军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甚至想要热泪盈眶的拉住旁人炫耀,看啊,那个老是看不起人的贪狼星君居然理我了也。

 "本君有一问。"贪狼星君负手而立,声如箜篌,"年糕,你且答我。"

观看此幕的众仙面面相觑,不知他在唤着哪位仙人的名讳。

不过三百年而已,天庭众仙已将那狗腿糕忘的干干净净,唯有一人,依旧对她心心念念。

贪狼星君对他们不闻不问,只是一边发问,一边朝着斩仙台走去。

 "三百年前,你究竟要对本君说什么?"斩仙台的血风吹起他的白发,他笑容宁静,"此刻一别,既是永别,此时不说,便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他闭目等了一会,然后,怅然一叹,将心口的年糕丢向在一旁默默垂泪的阿虎:"照顾她。"

 阿虎诺了一声,抬手去接,却什么也没接住。

在众人抽搐的目光中,那块白年糕拼命的朝贪狼星君跑去,隐约还有泪水一路飙出来。

 【因为想要寻找,所以要用两条腿行走。】

 白色的砂糖从年糕身上抖落下来,一卷,便成了一条雪色绸裙,裙底一双细细小小的腿拼命跑着。

 【因为想要拥抱,所以长出双手。】

一双纤细的手臂从贪狼星君背后伸出,将他紧紧的抱住。

贪狼星君唇角一勾,缓缓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女。

她约莫十五岁,生得眉目喜人,若非眼中含泪,定可一笑倾城。

轻轻抚摸她的脸,白衣少女条件反射的用脸颊磨蹭他的手,速度快的就像是要摩出点火焰似的。

 "平安长大了。"他双手捧着她的脸颊,温柔的微笑,"不枉本君三百年来,日日渡你仙气一缕。"

年糕的眼泪不停的流下来,那是咸咸的味道,一点也不适合甜甜的年糕。

可是贪狼星君似乎并不讨厌。

他很仔细的帮她擦拭眼泪,可是他越是温柔,她就哭得越是厉害。见永远擦不完,他索性将她拥入怀中,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头发。

 【因为想要告白,所以学会说话。】

 "我喜欢你!"年糕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起来很甜,"对不起,这话我晚说了三百年!"

 "没关系。"贪狼星君的嘴角翘了翘,"其实这事,本君六百年前就知道了。"

 "…………"年糕想要斥责他的坏心眼,却被贪狼星君单手抱起,余下那只手轻轻按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压进怀中,然后施施然下了斩仙台,朝远方走去。

 阿虎推开旁人,朝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喊道:"将军!若能负荆请罪,往后您依然是我们的将军啊!"

 "本君有何罪,她又有何罪。"贪狼星君背对着他,道,"本君为天庭征战一生,天庭却不能为本君护佑一个女孩,甚至不许本君报仇……呵,罢罢罢,功名罢,仙籍罢,一切罢罢罢。自此,贪狼星君归天庭,罗睺归罗睺。"

 "罗睺?"年糕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恩,我之名,罗睺。"贪狼星君淡然一笑,那代表贪狼星君的印章已被他随手一抛,掷于身后,手心翻转,便只余一朵同心花。

那花本是该洁白无瑕,却被鲜血染的有些斑驳。

三百年前,它躺在年糕染血的手中。

今朝,它被罗睺轻轻插在年糕的鬓角。

两人的背影在众仙眼中渐行渐远,连同他们两的话音,都渐渐被风掩去。

 "九重天阙……"她说。

 "我已厌。"罗睺打断道。

 "皓皓仙籍。"她又说。

 "我已倦。"罗睺再次打断道。

 "……我!"她最后问。

罗睺似乎楞了楞,然后笑了起来,笑声渐渐远去,似乎带着一声轻叹。

 "得之忘忧。"


 

有空的童鞋们记得点击下文末的广告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