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他曾为祖国立下汗马功劳,却被驱逐流亡美国19年; 成了人人唾骂的国民党“大佬”,而这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野史读吧 2018-04-15 17:11:54

点击野史读吧,订阅 独家爆料!


文章来源于:德国优才计划/转载授权请与原作者联系


2018年伊始,一部电影《无问西东》,

让一所中国大学,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从历史的尘埃中重回大众视野。

1937年至1946年,

战火纷扬中的西南联大,

仅存在了8年零11个月,

时光虽短,却在枪炮轰鸣中,

给祖国输送了源源不断的人才。

而在这所大学的背后,

我们无法忽视的是一个人的存在,

是他大刀阔斧地进行教育改革,

让战时的中国大学教育,

依旧蕴含勃勃生机,

是他提出了种种举措,

让处于内忧外患的中国,

依旧能结出累累的教育硕果。


而他虽立下如此的汗马功劳,

却成了人人唾骂的国民党“大佬”,

后来更是被驱逐流亡美国19年。

而这背后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今天我们就说说他的故事。


他就是,陈立夫



陈立夫是谁?

他是中国国民党政治家

曾历任蒋介石机要秘书

国民党秘书长、教育部长、

立法院副院长等各项要职。

世人眼中的他权倾盖世,

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的陈氏,

指的便是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

然而,受尽人们狠批痛骂的陈立夫,

论人格道德,论功劳贡献,

可能都超出你我的想象。


(陈果夫、蒋介石、陈立夫)


“蒋家王朝陈家党”,

说起蒋、陈两家的渊源,

就得先从陈其美与蒋介石的关系说起。

蒋介石在日本留学时,

和陈其美,黄郛结拜为兄弟,

陈其美为老大,

黄郛为老二,蒋介石为老三。

1916年,陈其美被袁世凯派人暗杀,

当时人人噤若寒蝉,

只有蒋介石敢来为他收尸善后,

因而陈家和蒋家的关系匪浅,

陈家的下一辈也习惯的称蒋介石为“三叔”。


而陈立夫是陈其美之侄,

1900年8月21日,出生于浙江省吴兴,

从小记忆力超群,成绩总是名列前茅。

1925年,他获得了,

美国匹兹堡大学采矿学硕士学位,

这样的成绩在当时可以说是凤毛鳞角。

就在他准备去当一个采矿工程师时,

大哥陈果夫转来了蒋介石的两份电报,

蒋介石表示,愿立夫能来协助。

尽管他志不在官场,但因哥哥劝说,

以及与蒋家的关系,所以弃工从政。

而他这一脚踏入,

踩的就是前半生意气风发。



1929年,年仅29岁的他,

就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

成了国民党史上最年轻的秘书长。

在官场他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好,

他曾说过:

“我每次遇到困难,往往只怪自己,

从不怪人家,所以不会发脾气,

更不会因此和人家冲突”。

我29岁担任了中央党部秘书长,

及32岁担任组织部长等职,

下面都是前任留下来的人,

我客客气气待他们,

他们亦恭恭敬敬待我,

无一次发过脾气。

所有部下都对我很好,

不知脾气何用”。


而蒋介石脾气不好,动不动就骂人,

 他常常在蒋公馆,

见他对学生及部属发大脾气。

而他劝蒋要学德国的兴登堡将军,

一生从来不发脾气,兴登堡将军说:

“发脾气是自己责备自己”,

“要做到常自责,才是修身之道”。

当时蒋听了默默不语。

而他在接受职务前,更对蒋说:

“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不能骂我。

校长如果对我发大脾气,

第二天我便辞职不干。”

这么大胆的要求,蒋居然答应了,

而在他为蒋介石服务的25年里,

蒋果然没有骂过他。

当然,想必很大一部分的原因,

还是他办事得力,

蒋介石想骂也找不到理由吧。



1937年日军侵华,

战火波及北平、天津,

他被蒋介石相中,

临危受命任教育部部长,


战争最大的伤害,不是将建筑夷为平地,

而是摧毁人类赖以持续发展的教育事业,

这一点,他比谁都要看得清楚。

1938年,他担任教育部部长,

主持了大规模的大学内迁,

内迁之举,劳力伤神,

据统计,战前的108所高校,

内迁的有94所,正是此举,

有效保存了中国的大学教育资源。

 

抗战七年间,

正是中国社会最艰难的时期,

各行各业人才凋零,

教育事业更是举步维艰。

而他在任教育部长的这7年里,

却能励精图治,竭尽所能,

在他的“绵薄之力”下,

为中国教育事业干了四件大事:

其一,当时中华大地战火隆隆,

各所大学教师和学生无不义愤填膺,

要投笔从戎,是他站了出来说:

“学生应以读书为重,

学就本领后再谈救国与抗战。”

他亲自拟定了

《战时各级教育实施方针纲要》,

为当时中国混乱的教育界制定了规范。



其二,为了更好地储备师资,

他提出:

“学校所聘教授或副教授无学位也可授学。”

这一提议后来为许多有真才实学的人,

提供了晋升之路,

当时一无学位,二无著作,

三无文凭的大师陈寅恪,

正是在这样的提议下,

被西南联大破例聘为教授的。


其三,为使学生得到资助,

他提出了“贷金制度”和公费制度

这些制度都以用来,

资助一些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

据统计,

当时全部靠贷金或公费完成学业的学生,

大约就有12万人之多,

其中就包括了像李政道、

杨振宁这些后来的高级优秀人才。


其四,

是他积极推进国民教育运动。

因国民教育皆以地方政府主办,

小学教育不能普及,

是他率先提出:

我们要改变儿童教育的现状。

1940年,在他的主张推动下,

国民政府颁布了《国民教育实施纲要》

详细规划了小学教育四期目标,

志在使当时的入学儿童,

达到学龄儿童总数的90%以上。

这项纲要实行了四年,目标基本实现,

遗憾的是,在第三期计划实施期间,

他已离开了教育部。



对于这段经历,他曾说过:


“我献身党国数十年,于党政工作,多所参与,成败得失,有待公平,唯有战时这一段教育行政工作,虽然未必能达到理想,总算对于国家,竭尽绵薄。我总觉得百年树人的教育文化工作,乃是最有意义积极的工作,而教育文化事业的兴办,乃是最有收获的‘长途’的投资。”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在其位,思其职,谋其事,

在中华教育史上,尽管当时的中国,

内忧外患,满目焦土,

国不泰,民不安,

但我中华儿女在炮火硝烟中,

闯出了一条属于我们的兴教之路,

这其中绝对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


只是命运多变,世事难料,

他虽前半生政坛得意,

但很快就迎来了一次彻底的“雪崩”。


1947年《时代》杂志封面人物:陈立夫


1949年,蒋介石兵败台湾后,

“蒋家江山陈家党”谣言四起,

所有人都将败退的罪责,

怪在陈氏二兄弟头上,

一时之间,

曾经的汗马功劳埋没尘埃,

半生的忠心匡扶,却换成众矢之的,

陈家兄弟二人,

成了真正的冤大头和替罪羊。


而那时,

他又与台湾省主席陈诚不睦,

为了避免争斗,也为了揽下罪责,

既是主动也是被动,

他竟选择了背井离乡,退避三舍。



1950年8月4日,

蒋介石轻描淡写一句话:

“限24小时内离开。”

成了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一天。


万分沮丧的他,

带着全家老小仓促离去,

一路漂泊去往了美国。

比背井离乡更难的是有国不能回,

比有国不能回更悲的是痛失亲人。


他刚到美国就传来噩耗,

兄长陈果夫无钱治病,在台湾去世,

他想要参加哥哥的葬礼却被拒绝,

当时蒋介石来了封信,

告之已处理完陈果夫的丧事,

暗示他不用回台湾。

天人永隔,这一去竟成永别,

大洋彼岸,

已年迈的他不禁老泪纵横,

但他却从未说过一个“怨”字。


背井离乡流落异地,他毫无怨言;

兄长去世不能相送,他内心仁忍。

无论生活给予他多么沉痛的打击,

他的原则始终是“不生气”。

世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

就是看透生活的本质之后,

依然热爱生活,

而他正是这样一个人。



流亡美国,

他举目无亲,生活艰难,

"既然人这么难伺候,

那我不如去伺候动物哩。”

这位曾叱咤中国政坛的风云人物,

竟然就这样在美国,

借钱开办了一个养鸡场,

专心卖起鸡蛋来。

没有人帮忙,就自己动手,

喂食、捡蛋、买饲料、清理鸡粪。

没有医师,就自学养殖专业知识,

很快就学会了给鸡喂药、打针。

眼见一切步上正轨,

命运之手却又来捣乱,

鸡场附近森林失火,

连带养鸡场被烧个精光。

而他不气馁,

又把目光投入到了鸡蛋加工上去,

他寻来家中做皮蛋的秘方,

做出了好看又好吃的皮蛋,

在美国华侨中大为畅销,

被人们称"陈立夫皮蛋";

不但如此,他还扩大业务,

做湖州粽子、年糕、咸鸭蛋等,

在当年的唐人街,

甚至他制作的辣椒酱也一度成了热销品。


陈立夫全家福


无论前路是好是坏,都无怨无尤,

我自心如止水,且任东西南北风!


闲下来的时间,

他就和夫人读书、写字、绘画,

还担任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客座教授,

过的无忧无辱,知足常乐。

这就是他的心境:

曾经叱咤政坛,

但举世誉之而不加劝;

如今穷困流亡,

但举世非之而不加沮。

我可以跌落到尘埃里,

但我也会在尘埃里静待花开。


这一去异国就是19年,

中间尽管两次短暂回归,

却又不得不含泪继续离开故土。

1969年,

蒋介石终于邀请他重踏故土,

而这时他已经是古稀之年了。




晚年的他,在台湾真正是,

绽放了他人性中最为光辉的一点:

那就是:坚决维护祖国统一。

他这样说了,也拼尽心血这样做了!


1973年,

他在香港报纸《中华月刊》上发表文章,

急切呼吁国共两党重开谈判之路,

造福国家与人民。

可当时大陆正值“文革”动乱,无暇顾及,

此事便如石沉大海,不了了之。


而他并不悲观,仍旧积极探索,

祖国和平统一的途径。

1988年,在国民党召开的

"第十一届中央评议委员会"上,

他联合34名"评议委员",

提出了"以中国文化统一中国"的提案。

当时这一提案在台湾引起了巨大的震动,

不少民众和爱国人士纷纷响应,

然而执政当局的李登辉却无动于衷!


国民党"十三大"后不久,

在一次会见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代表时,

他又一次慷慨陈词:

“两岸一统,中华必壮大于世界!”

这位90岁风烛残年的老人,

站在那里,明明弱不禁风,

却似泰山一般稳重。



1992年,

在接见大陆首批访台记者时,

92岁的他铿锵有力的说:

若为了国家统一,

只要两岸人民需要我,

我就会去大陆,

我最大的心愿就是:

国家强盛,人民安乐。



而更值得一提的是:

他身处高位却两袖清风,不慕富贵。

“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

蒋家财富自然可观,

宋孔两家把持银行,也极为富有。

唯有陈氏兄弟,战乱年代手握大权,

却没有为自己敛财分毫。

在他任教育部部长之时,

国民党教育经费仅次于军费开支,

他掌握着每一笔资金的使用权,

却始终清廉无比,

所有教育费用皆秉公分配,

未曾为自己存下一分一毫。

否则也不会有后来,

他的哥哥陈果夫病重竟然没钱治病之说,

更不会有他远走美国,

却只能以卖鸡蛋为生。

就这点而言,

陈氏兄弟的人格与道德水准,

绝对值得称颂。


陈立夫行书


智者乐,仁者寿,

他的一生历经风雨,却身体安康长寿。

1990年8月27日,

陈氏家族举行了一个盛大宴会,

庆祝他和夫人90大寿。

他说:

人生活到90岁是一件不简单的事,

尤其夫妇二人都能到90岁。

我今天要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祝诸位全体健康和长寿。”

同时要乘此机会告知大家,

步入老年,有四大需要,

其一老健:养身在动,养心在静;

其二老伴:爱其所同,敬其所异;

其三老友:以诚相见,以礼相待;

其四老本:取之有道,用之有度。


而等到了他百岁寿诞之时,

他还写了一篇《我怎么会活到100岁》。

他说:先天的禀赋,人人不同,

而最可贵者,则具有四种:

一、能熟睡。二、不发脾气。

三、记忆力强。四、有恒心。 


他的一生历经不平,

自然也有忧虑之时,

而这种消极情绪能很快被他消除,

便得益于他的养生之道,

也得益于他一直信奉儒家学说:

积极入世,始终保持乐观。


早在美国时,

他就潜心研究儒家文化,

并以儒学治家教育后人。

他晚年回到台湾,

白发苍苍还著书立说,

组织翻译了李约瑟的巨著

《中国之科学与文明》

并编一套《中华科学技艺史丛书》三十册,

他还主持中国医药学院的工作,

为台湾在弥扬中医文化方面,

也做出了巨大贡献。



2001年2月8日,

这位足足跨了一个世纪的老人,

安然在台中离世,享年102岁。


他在弥留之际,还念念不忘的说:

“如果祖国统一那该有多好哇。”

死去元知万事空,

但悲不见九州同。

这也是多少两岸同胞共同的遗憾吧!



有人说他:

巍巍大丈夫,堂堂三不朽,

一. 立德:

随蒋二十多年,

从来没有向蒋要过一个官,

没有主动向蒋要过一分钱。

从未利用职务之便行敛财之举,

从未娶多妻亦无花名在外。


二. 立功:

临危受命振兴中华教育,

激流勇进并推动两岸统一,

就连周恩来都说:

“陈立夫是一位值得被尊敬的敌人。”


三. 立言:

一生写书30本,编书70本,译书15本

战时中国教育改革之言,

更是掷地有声!



他,

前半生叱咤政坛,

登凌绝顶而不骄纵狂妄;

后半生静默安然,

跌落谷底而不自暴自弃,

迎疾风骤雨而面不改色,

历生活苦难建不世之功。


他的教育改革,利国利民,

他的清廉官风,无愧于心,

他的爱国之举,可歌可泣!

这样的一个人,

他值得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肃然起敬,

更值得我们今天去记起他的传奇!

留言评论哦~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