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过你们的幸福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04 09:32: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参加同性婚礼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也会喜欢男生。


那个时候的还在清华读书,大概是02年左右,在凤凰参与一档访谈类的节目。

知道这一对男生的存在是他们主动联系我,给我当时公众平台的电子邮箱发来了他们的故事。那时候,因为和柴静认识,所以也曾听她聊过关于这个群体的一些事情。邮箱里的文字描述的很简单,大意是想邀请我们摄制组前往他们所在的城市进行采访,那也是我第一次去,西安,这座城市。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西安的晚上,古城的灯火阑珊掩映着这个城市曾经的风花雪雨和爱恨离合。我让助手给他们打电话确认可以采访他们的时间和地点。接电话的男生在免提的声音里听起来很是稚嫩。我在想或许他应该是个大一的孩子吧。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只是大二,一个18岁的大男孩。


我们约好的时间是第二天下午。在我们酒店的房间里进行采访,上午我们团队忙着布光、安排机位、调试现场收音设备,忙活了一中午,也没来得及吃中饭。大概是一点左右吧,有人在房间外轻轻叩门,我去开门,看到两个青涩的少年站在门外。其中一位看起来稍微年长一点的男生很有礼貌的问我:请问XX老师在吗,他说的是我的名字,我回答道:我就是,请进。他们从身后的地上拿起一些快餐盒,袋子上还会很多雾气,看得出还是热的,他有点害羞笑道:估计你们可能还没吃饭,我们带了点肉夹馍,这是西安的特色,请你们尝尝。看的出他们是一对心思细腻的人,体贴、温暖。


很快我们就进入了工作状态,两个男生中,给我们带肉夹馍的男生似乎话更多一点,而另一个相对比较害羞,总是会在对方回答结束后给予补充或者在对方描述的不是很准确的时候及时的去纠错。看起来,非常的默契。


他们告诉我,他们是西安交大的学生,其中一个是本科生,另外一个是研究生。他们是在校园的BBS上认识的,在那个没有小蓝、小红等app的交友工具的年代,他们的感情显得那么的自然甚至质朴,那个比较健谈的男生给我们描述了,他们从相识到相知再到相爱的整个过程。平实的语言里充满了对感情的坚贞和纯净,他告诉我:他们做过最大胆的事情就是两个人在秋日的午后游人不多的时候,在古老的西安城墙下静静的拥抱,秋日的阳光洒在他们身上,这个世界显得分外的静谧,那一刻我相信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那个话相对较少的男生突然抬头问我:您觉得我们恶心吗?在2002年,没有知乎,没有豆瓣甚至连上网都要去网吧的年代里,同性恋也许在更多的人看来是一种病态,他显得怯怯懦懦的,不安的问我,我笑道:一点都没有,我很为你们之间的感情而感动。对方的眼睛里似乎一下子燃起了火苗,眸子闪闪发光,他说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我们第一次面对电视镜头,我们害怕别人会讨厌甚至觉得我们恶心,您不这么想就太好了。转而他又问我说:如果有一天我们结婚了,能邀请你来参加吗?我几乎不假思索的答道:当然可以啊。那个时候虽然我还有女朋友,也从未想过他们这条路会是若干年后我也会跋涉的路。


虽然他们很坦然的说不用将他们的面孔打上马赛克,将他们声音变音处理,但是在节目播出的时候我们还是做了后期加工,毕竟他们还是在校的学生。

节目播出后,受到很多人的热议,这次采访也是凤凰这个平台第一次直面同性之间感情的话题,好在的是大部分的留言或者email都是善良的。我也有选择的将一些观众的邮件转发给他们,希望他们会觉得温暖、踏实。


隔了大概有近两年的时间,我已经离开凤凰去了美国的时代华纳,突然有一天在我的私人邮箱里收到他们的电子婚礼邀请的请柬。他们居然真的要结婚了,就在北京。不知道是为了兑现当年的承诺还是觉得见证别人的爱情终是件幸福的事情,我还是很快定了回北京的机票。


我记得大概是四月份,大地开始有点复苏,北京的春天终于来了。婚礼很简单,在他们的出租屋里,他们请了一些朋友和同学,男男女女大概十好几口人,那是他们在北京工作的第一年。仪式很简单,没有蛋糕香槟,没有背景音乐,甚至都没有戒指,但就这样他们在我们的祝福声中相拥在了一起,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和美好,空气中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天吃的是饺子,一种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很吉利的食物。大家快散去的时候,那个当年很羞涩的小男生已经成长为稳健的男人,他在送我出去的时候说: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参加,当年我们以为你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我笑道:怎么会呢?你们一定要幸福。我清晰的记得那一天我带去的婚礼礼物是一大捧的百合,大概有三四十支,一直以来我都觉得百合比玫瑰更适合爱情,玫瑰也许意味着炙热的激情,而百合却寓意着这两个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人,唯愿他们可以百年好合。


后来我去清华毕业,去了波士顿攻读硕士,同时从时代华纳也跳槽去了维亚康姆,学业和工作的压力占据了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我们渐渐的失去了联系。

就在我以为我和他们之间这一生都不会再有联系的时候,他们给我邮箱又发了封信,信里他们告诉我,他们后来去了离北极圈不远的国家冰岛,在那里他们不用再避讳外人的眼光,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彼此照顾,相互扶持,一起坐公交上班,在站台分开的时候轻轻的拥抱,一起去超市购买食物,轮流给对方做自己拿手的菜。邮件里他们发了大量在冰岛生活的照片,碧海蓝天白云的映照下,他们的笑脸是真的打动了那一刻看邮件的我。


这就是我曾参加过的同性恋人的婚礼,在我出席的那些数不清的婚礼中,它是唯一也是最让我难忘的,因为那时候我觉得我感动的是他们之间甜蜜的爱情和令人面红耳赤的诺言,而若干年后当我也走上这条路开始喜欢男生的时候,当我经历爱情的甜蜜和失恋的苦涩的时候,当我跨过三十而立这道门槛的时候,我突然间意识到,他们带给我的除了恋爱之初的风花雪月,情浓于水之外,更多的还有柴米油盐日子里的相濡以沫,和那一句: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