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峡山文学】春意融融来五莲(散文)/周凤兰

峡山文学 2018-08-12 13:15:25

春节过后,我家老宿经熟人介绍,要去五莲拉绿茶种子,他没学驾照,自然是让我当司机,上网查两地之间足有130多公里,我便推辞,我不愿开车出远门,更不愿走山路,老宿也没有强求,说你要是不去我就租车。他倒是很会击中我的软肋,租车要花不少钱,我自然是心痛,于是勉强答应了,条件是给我加200元油钱。

      老宿酷爱喝绿茶,个人对绿茶的需求量很大。这个人干事从来不商量,这次突发奇想要种绿茶,我并不奇怪,只是对他日后管理不太看好,但是想到也许能满足他个人需求,我也就不愿干涉了。

为了让旅途不至太过枯燥,老宿建议约着我的同学两口子:张姐和朱哥。我们本来也该聚一聚,张姐是我高中兼师范同学,我们有着相同经历和深厚交情。朱哥是张姐的老公,社会阅历丰富,游走江湖多年,练就一副溜嘴皮,特爱讲段子,他为人真诚,和我家老宿的交情甚至胜过我和张姐。

正月十三这天,从峡山出发到宋官疃载着他俩一起上路。

从宋官疃到管庄沿央赣路一直走下去。我是一个方向感很差的人,走一段时间就会掉半个方向,还好有导航和路标。和张姐朱哥一路谈笑风生,不知不觉走了两个多小时,道路已是忽高忽低急剧转弯的山路,计程器已经显示130多公里,估计也该到了,虽然迷失方向,但感觉似乎转了一个圈,山路就是如此,有时两地之间直线距离很近,实际行走却要绕很大的弯。近几年道路高速发展,山间公路没有感觉很难走,记得六年前也是我们四人,驾车前往安丘庵上书院,那时山路崎岖不平,即使是泊油路也有很多损坏,时不时咣咣托底,很是扫兴,当开到离书院还有四公里的地段,面对既狭窄而又急剧爬坡或下坡又加连续多道转弯的路标符号,我吓得腿肚子直哆嗦,找个能够停车的地方停下,我开始罢工,剩下的路只好步行。

沿日照方向前行,下了一个很大的山坡,道路显得比较平坦,两边的视野也开阔起来,左边是村庄,右边紧靠公路有个很长的水库,水库的冰早已融化。不远处是连绵起伏的大山,路标显示是九仙山,看名字就知道山上一定有很多神仙传说,可惜没人给我们讲解,只能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遥望。那天空气中始终弥漫着淡淡的雾气,只见山上云遮雾绕,奇峰怪石,亦真亦幻,仿佛真的有仙气聚集如此,众多仙人或聚或饮,或歌或舞。再往前不远就是五莲山,此时我集中精力找拐弯的路口,没有仔细看。


在叩官镇方向左拐,从泊油路上下来,又走水泥路,看看车上的计程表已经显示将近150公里,我们也走了三个小时,对方先后打了三个电话询问动态。终于在一个路口,导航指示拐弯,车子上了乡间小路——通往村庄的路。小路很窄,会车需一方停下,将近一个上坡时,一辆电动车从坡上往下走,我在平路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停下,让对方先行,可是对方却停了下来,吃力刹着车并示意我先过,我很是感动,作为女司机习惯了被别人抢道,如今受到这礼遇,真是受宠若惊。

中午十二点,到达目的地——泥沟头村。这真是一个令人尴尬的时间。我本以为是去茶园,抵达后买着种子就返回,然后我们找地方吃饭,现在看来对方那么热情询问,是不是准备了饭,可是我后备箱里什么礼品也没有,老宿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建议先找个超市。沿着村庄的中心路慢慢走,这是一条新修的水泥路,贯通村庄东西。路边有一家李萍百货超市,看建筑规模较小,老宿进去,我和同学夫妇在外面等。一会儿老宿搬出一箱五莲特曲,我说家里有家乡名酒景阳春,你却到人家门口买人家的家乡特曲,老公遗憾地说本想带着的,放到储藏室门口走得急忘拿了。我说咱们不要住下吃饭,给人家添麻烦,拉上茶种就走吧。

说话间老宿的手机又响了,接通电话的功夫从村西头路南面走出一个有四十开外的高个子男人,向我们招手。

这是一个坐北朝南大门口向东的农家小院,还有偏房东西屋,院子很小,正中放着半筐带壳的花生,一边的桶里是剥了皮的,主人已经在为春种做准备。靠墙朝阳地带放着几盆不知名的盆栽花卉,灰不溜秋的缺乏生机。走进屋门口是客厅,摆着茶几和沙发,屋门口和房门口之间的空地摆放着茶花、发财树等绿植,长得很茂盛。男主人麻利的下了茶,果然诚恳的留我们吃午饭,西间的厨房传出炒菜的声音。一路上没有抽烟喝水的老宿见了烟和茶已是迈不动腿,寒暄过后知道男人姓孙。老孙自家炒制的茶与老宿从市场上买到的不太一样,茶色呈淡淡的绿,杯底毫无渣滓,入口清香四溢,老孙介绍这是没有农药轻轻炒制的绿茶。老宿品着心中所爱,很快切入正题,开始取经——种茶炒茶。我却坐立不安,觉得素不相识给人增添麻烦很是不妥,便到院子里,此时薄雾散开,阳光柔和,春意融融。花生旁有一马扎,我坐下看那几棵花草,灰色的枝节间已经萌发出暗绿色的小芽,看得出这种植物很是抗冻。我问主人这是什么花,怎么不放屋里却放外面,主人说这是从山里挖来的,叫映山红,不怕冻所以放外面,春天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十分好看,是这里一大景观。这时,我的脑海浮现一片红色的花海,耳边飘过熟悉的歌词:“夜半三更哎——盼天明,寒冬腊月哎——盼春风,若要盼的红军来——,岭上开满映山红——”原来这就是与顽强不屈的英雄红军血脉相连的映山红!不由得对它们肃然起敬。


听得见女主人在厨房忙碌的声音,我想进去打招呼怕太冒昧;不进去又怕太失礼,正犹豫,女主人已经端菜到客厅,老孙也已烫好酒。我忐忑地坐在沙发上,抬头发现写字台上摆着两张写真,一个又帅又高的年轻军人,一张身穿军装扛着国旗,小伙像一棵青松笔直站立,目测与军旗的比例,得有一米八多。另一张身穿迷彩服,抱一杆冲锋枪,威武中略显稚气。我问老孙:“这是你儿子?”“嗯。”“真帅!当兵?”“嗯,当兵。”“多高?”“一米九六。”“哇,好高,仪仗兵吧?”“嗯。”“真好,在部队会有好前程。”“哎——孩子不听话复员了。”这样标致的人真是可惜了:“那他现在在干啥?”“在潍坊歌尔干。”老宿乘机插话:“那你要是去潍坊看孩子,别忘了给我打电话,到我那儿玩两天。”“我很少去看他。”看得出老孙是实在人。忍不住又夸了小伙子几句,夸得多了连我自己也觉得好像是来说媒的,果然男主人说:“你给他介绍个对象吧。”说的我不好意思了,我可没有人选,可惜我女儿有男朋友了。我问:“孩子多大了?属什么的?”似乎已经进入角色,忽然联想到以前经常来我家给我哥说空媒骗吃骗喝的南村媒婆。“二十一岁,属牛。”老孙一脸真诚。我笑道:“这样的帅小伙哪愁没对象啊,老弟你就在家关好门等着吧。”

孙老弟滔滔不绝地介绍种茶采茶及管理经验,包括浇水、施肥、御寒等等,大有一副履行责任制将茶种负责到底的架势。

喝完酒女主人端上了饭,一种很有特色的面食,形状像开口的石榴,圆圆的肚子,里面包着又甜又粘的年糕,周围均匀的捏出了好看的棱角,棱角以内黄黄的糕面露在外面,不像普通包子一样全包在里面,犹抱琵琶半遮面。主人告诉我它的名字,可惜我没记住,大概叫年糕包。年糕包放在盖垫上,黄白相间,甚是好看。我家的年糕是糕面上摆放红枣,颗颗红枣镶嵌在黄色的糕面上,也很好看。二表嫂年年蒸了让二表哥送来,不过吃起来有点麻烦,要放在盘子里上锅热透,吃完后残留的年糕很难清洗。我想年糕包解决了刷盘子的问题,而且露出的部分方便热气进入,能使糕面尽快热透,如果全包在里面就需要热很长时间,吃了没热透的糕面,人会肚子痛。糕面和发面放在一起吃还解决了纯糕面不容易消化的问题,这可真是一种聪明的吃法。

为了让我们直观的了解茶树,便于种植与管理,饭后老孙带我们去观看他的茶园。因为要走上山小路,所以只好步行。走惯了山路的老孙健步如飞,我们一路追赶,还是被落在了后面。

我向老宿了解与老孙交往的过程。本家小吴嫂子在潍坊医院做陪护,去年夏天老孙陪母亲来住院,他们在一个病房,聊天时吴嫂子了解到老孙家里种绿茶,就顺口说自己老家有个弟弟想种绿茶,可是不知到哪里买茶种,老孙说,我们哪有绿茶种子基地,我给他买。没有预付货款只为一句承诺,老孙秋后买好上等茶种100斤,等老宿去家里拉,这样一等就是三四个月。


老孙的茶园在山坡南面的朝阳地带,层层梯田,潺潺流水。这里山脉相连,全部以种植茶叶为主,放眼望去,仿佛覆盖着墨绿色的地毯。茂密的茶树之间盖着厚厚的麦秸,度过了严冬的绿茶正孕育着勃勃生机,预示着老孙家丰厚的收入。老孙说采下的新叶每公斤就卖300元,好的日照绿市场上要买两千多元。在老孙茶园的西边有七八棵樱桃树,老孙说是供自家吃的。微风徐徐,茶香悠悠,我想象出老孙夫妇茶园采茶、树下乘凉的画面,似一曲恬淡的山间小调,宛转悠扬。

从茶园回到老孙家,夫妇二人把茶种给我们抬到后备箱,然后又拿出几包用锡箔纸包好的自家炒制茶叶——正宗日照绿。我连忙拿钱给老孙,老孙慷慨地说种钱留下,茶叶赠送,我和老宿感激不尽。

满载快乐和友情我们踏上了老孙给指的近路,老宿开启了“酒后话多”模式,他声音夸张地喊着我们仨的名字,问我们下次还来不来。我默默地拟定了两个绿色计划:有机会再来看五莲山、看映山红、看老孙夫妇;帮助老宿种好绿茶、学会采茶炒茶,与爱茶之人共同分享,决不辜负老孙的满腔热情。


作者简介:周凤兰,女,1968年出生,峡山区王家庄街道赵戈小学教师,潍坊市峡山区作家协会会员。


           ———————关注公众号———————


编辑:白龙刚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