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笔生花 | 来处是长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27 10:07:3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常常后悔,自己上大学为什么没有走出西安,去感受世界的无际。也曾时常坐在公交车上,注视着走了无数遍的道路,繁华一片,然而我的头脑里早已给这些五彩缤纷加上了灰蒙蒙的滤镜已经看不见一点的美了。





刚上大学的时候,许多同学问我西安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曾冷漠地回答:“没有”。现在想想也许不是西安无趣,而是我已经很少用发现有趣事物的眼光去重新打量这座曾经“囚禁”我的土地了。


一直以为是我厌倦了西安,但渐渐我发现,我终究离不开西安了,看到过春城的红色土壤后,我才发现西安的黄土更能让我感到踏实;听不懂吴侬软语时,我才发现我更喜欢“说话像吵架”狂野的陕西话;在山城自带3D效果的建筑中迷失方向时,我开始怀念起西安的市坊分明,才深切地体会到“长安大道沙为堤,早风无尘雨无泥”时的景象。





有个四川的朋友经常嘲笑西安人不会吃,仿佛所有美味的食材在西安人手里都像是遭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似的。有时候我也会去感受一下辣的刺激、麻的鲜香,但最终还是发现上天早已将西安的味道种到了我每一个细胞之中。冰峰有一句广告是“从小就喝它”,我觉得这句话仿佛是我的缩影,小时候在夏天,将冰峰从冰箱的冷藏室中取出,玻璃瓶上会冒出一缕缕白气,瓶身沾满水滴,仿佛是饮料也被高温热得出汗。用起子轻轻撬开饮料的盖子,那一声金属瓶盖与玻璃瓶身分开始“砰”的一声,与随之瓶盖落地时发出的”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妙和让人清醒的声音了。而从瓶口上蹿上来的橘子味,也仿佛瞬间奔入鼻腔,接着涌入眼睛,让人瞳孔变大。在冰峰刺穿味蕾的时候我就知道老陕的味道永远会停留在我的生命里。





在四川,时间仿佛比其他地方慢了许多,围在火锅旁,把酒颜欢,一顿饭可能会吃几个小时,而在西安,一碗面,可能就能满足一个正宗老陕的全部味觉需求,这也是我的四川朋友嘲笑我的一个理由,当她向我提起无数的美味时我总是唯唯诺诺不知如何作答,仿佛西安人只会埋头蛮干而不会享受,直到几天前我才发现原来在美食面前也可以自信的说自己也会享受,几天前看到一则朋友圈“本周,吃了腊汁肉夹馍,腊牛肉夹馍,蛋菜夹馍,炸串加馍,之后又尝到了,土豆片夹馍,给西安人一个馍,真的是能吃出n种花样。西安人食物的原料同当地人的个性一样简单麦子经过去皮、磨粉、加水、发酵、揉、擀、烤,变成一个圆头圆脑气鼓鼓的娃娃脸。在泡馍店里两个饼被随意的抛在碗里,客人一来坐在位子上撸起袖子摆好架势认真地掰馍。碗里被掰的秀气十足的馍块儿与碗边掰馍的关中汉子一对比,竟然形成了反差萌的效果。掰完顺便把碗递给老板,顺便说点“干炮”“水围城”“单走”,这样的密语。





原来,西安还是那个西安,我也是原来的那个我,给时间以生命,给西安以生命,永远年轻,永远让人热泪盈眶。






作者简介:曹竞文,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2017级汉语言文学专业,喜欢看别人吃火锅,喜爱蓉城。“锦江近百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万里桥边多酒家,游人爱向谁家宿?”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责编:陈晓凤

美编:贺佳晨

审核:周   婷   邵奕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