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觉得春天不够滋味,就去吃山野菜吧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07 12:52:2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

植物发芽,野花争先绽放,

各类野菜也如雨后春笋般生长。



野菜,顾名思义就是非人工种植的蔬菜,这些从田间、山野冒出来的绿色植物,有着纯净、本真的鲜香,是大自然的礼物。


在鄞州,常见的野菜有荠菜、马兰、蕨菜、青艾、香椿、乌葱等,今天,就让我们走进春天的田野,写写有关野菜的故事。




“熟悉而温馨的乡味”


名称:艾草,别名“艾蒿”


特点:青绿色,叶厚纸质,上面有灰白色短柔毛,多长在田埂、溪边。


常见吃法:蒸熟捣碎,掺入糯米粉制成青团或者麻糍。


记忆故事

小时候,宁波人对一种糕点有特别的记忆,那就是青团。每到清明时节,大街小巷到处都有青团出售,一口咬下去,甜甜的豇豆馅儿和软糯的糯米,伴着一股清香,在口齿间汇聚,让人久久回味。


青团中有一样必不可少的原料——艾草。记忆中,每当要制作青团,大人们再忙也会空下手头的功夫,提着竹篮外出采摘艾草。清明前后的艾草最为鲜嫩,菜园边、田埂上或草垛旁随处可见,采艾草是小孩子们最喜欢的事。拿着剪刀,一茬一茬的剪下来,把竹篮装得满满的。



采回的艾草需要筛选洗净,然后在土灶里蒸煮。大人们先是把洗干净的艾叶倒进热水锅里,翻转几次后,再用锅铲捞上一两片艾叶用手指捏捏,当手指能把艾叶捏碎就恰好了。这时,再用滤罩把艾叶捞出来漂在准备好的清水里,这时的艾叶更绿了,漂在水中如无瑕的翡翠一般。



把准备好的艾草和糯米粉拌在一起蒸熟,在石臼中反复碾压翻转,然后放到桌上撒上松花粉,一大家子围在一起迅速抓起一小团,摊平包上豆沙、豇豆馅儿。青团果子葱绿如玉,清香诱人,咬一口,余味无穷,口齿留香。当然,更多家庭是用印板把青团一面印上各种各样的吉祥图案,好吃又好看。馅子若不够了,剩下的粉团便会被摊平,剪成一片片的麻糍,可以存放起来煎着或是蒸着吃,又是餐桌上的一道诱人美食。





“香气扑鼻赛过小葱”


别名:乌葱


特点:根头白色且大,茎叶细长呈圆形状,一丛丛生长于田间山野。野葱味辛、性温,具有发汗、散寒、消肿的作用,主治伤风感冒、头痛发热、腹部冷痛、消化不良等症。


常见吃法:乌葱炒蛋、烤肉、炒饭


记忆故事

对于在农村长大的孩子而言,乌葱,绝对是一样熟悉而亲切的野菜。和自家地里种的葱不一样,乌葱细细长长的,葱头圆圆的、白白的,用来炒菜或烤肉,有一股特别的香味。


田畈上、山野间,甚至是房前屋后的碎瓦砾中,都能发现野葱,对童年时的孩子来说,那简直都是宝地。春天到了,绿油油的乌葱便从地里冒了出来,令人欢喜。虽说乌葱只是野味,但每次摘取时,小孩子们却很是爱惜,一般情况都舍不得连根拔起,只是小心地掐几株葱叶回家,过不了几日,乌葱又会重新长成。



乌葱,最美莫过于炒饭。油在锅里嗞嗞地响,挖几勺剩饭倒进锅里,翻炒几下,待到炒饭焦黄,投入一把切碎的乌葱,顿时香气弥漫了整个屋子。出锅之时,热气腾腾,黄澄澄的是炒饭,绿油油的就是乌葱了,色彩斑斓,香气扑鼻。即使不吃,只要看看、闻闻,就已心花怒放。


乌葱全株都可以食用,营养丰富,而且生长在野外,不需要浇灌和施肥,是名副其实的纯天然绿色食品。小时候带几大把回家,就会受到家长赞许的目光,晚饭时,餐桌上便有了乌葱烤肉这道菜。





“清新爽口 挑逗味蕾”


名称:马兰头,又名马兰、红梗菜等,是江南四大野菜之一。


特点:马兰头有红梗和青梗两种,均可食用。具有凉血止血,清热利湿,解毒消肿的功效,主治吐血,流鼻血,黄疸,泻痢,水肿,感冒等。


常见吃法:马兰炒咸菜、凉拌香干马兰


记忆故事

每年春回大地之时,马兰会趁着春风从山间、地头、路边、屋角钻出来,而在江浙一带的农村,春季吃马兰已成为一种风俗。


宋代陆游在《戏咏园中百草》一诗中写到:“离离幽草自成丛,过眼儿童采撷空,不知马兰入晨俎,何似燕麦摇春风。”这首马兰诗概括了采马兰的情趣。


而明代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这样写道:“南人多采汋晒干为蔬及馒馅”,说明马兰头晒干贮存的历史也很悠久。清人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写曰:“马兰头摘取嫩者,醋合笋拌食,油腻后食之,可以醒脾。”



可见,古人对马兰的吃法已颇有研究。现在,宁波人更喜欢把新鲜的马兰在开水中焯过后,与其他食材一起炒着吃,马兰炒香干、雪菜炒马兰,在吃多了大鱼大肉的年代,一碗清新爽口的马兰足以挑逗大伙儿的味蕾。


家住中河街道桑菊社区的陈女士,回忆起童年在老家邱隘挑马兰的场景,话都说不完。她说,其实挑马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有时候不远处看过去一大片,但真正蹲下来挑的时候,也挑不出几根上品,有时看到马兰长在水沟旁边,还必须弯腰伏在泥土上伸出手去挑来,如果要想挑上满满一篮马兰,蹲在茅草边上两个小时是起码的。


随着邱隘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陈女士的老家早就拆迁了,有时候她会梦见自己正在田头挑那些绿油油的马兰,醒来方知是梦。最近回老家,很多村民说马兰已经大棚种植了。陈女士感慨,马兰的味道还在,但是挑马兰的乐趣大概是很难再感受到了。





地菜


“那一盆每年必吃的地菜炒年糕”


名称:学名荠菜


特点:其叶嫩,根鲜具有特殊清香儿,味道鲜美,烹饪中用于炒,拌或用于馅心。


常见吃法:炒年糕、包饺子


记忆故事

中国自古就采集野生荠菜食用,早在公元前300年就有荠菜的记载。宁波人常称它为花地菜,花地菜与其说是菜,倒不如说是一种草。


它大多生长在田埂上,河坎上,野林间,就那样一簇一簇地默默生长着,即便是没有养料,没有水分,好像也能够在不知不觉间繁衍出一大片。即便是遭遇了千人踩万人踏,它们依然能顽强地生长不息。



清明前后是吃花地菜最好的时节。小时候,每当春风吹起,田野里总会冒出蹲着采集野菜的身影,而花地菜是最受人欢迎的一种。


采回家后,大人总会叫孩子们把菜择一下,理去枯叶,然后在清水中漂洗干净。又在水缸中捞出几根年糕,当厨房响起欢快的碗筷叮当的声音时,香气也开始四溢,不一会儿,一盆白绿相间的花地菜炒年糕就上桌了,雪白的年糕、碧绿的地菜,相互缠绕在一起,那让人一辈子难忘的滋味,凡是宁波人,必定是懂的。





椿

“那一道奇香的菜肴”


名称:又叫香椿芽、香桩头


特点:奇香,不喜欢的人觉得臭。香椿含钙、磷、钾、钠等成分,有补虚壮阳固精、补肾养发生发、消炎止血止痛、行气理血健胃等作用。


吃法:香椿煎蛋、凉拌


回忆故事

香椿作为江南的又一大野菜,早已名声在外。相传早在汉朝,人们就已经开始食用香椿了,它也曾和荔枝一起作为两大贡品上贡。宋代苏轼在《春菜》一文中这样写到:“岂如吾蜀富冬蔬,霜叶露芽寒更。”他也曾盛赞香椿:“椿木实而叶香可啖。”


如何把香椿的食用口感提到最高,对吃颇有研究的宁波人,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香椿煎蛋是最常见的一种做法,它的经典程度丝毫不亚于番茄炒蛋,但是在炒之前值得注意的是,要在沸水中焯烫1分钟左右,这样可以除去香椿身上三分之二以上的亚硝酸盐和硝酸盐,提高食用安全性。



每年春季谷雨前后,香椿树上新冒出的嫩芽铁锈般红,成了很多人眼中一抹别样的风景。住在东胜街道樱花社区的小李对于香椿树,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怀,他说小时候他家屋子旁边有一条小河,河岸上就种了一棵香椿树。


有一天,爷爷告诉他这树叫香椿树,新长出来的叶子可以炒鸡蛋吃还很香,那天他还跟着爷爷拿竹篙去打了香椿芽。“爷爷一边打一边说,一次打够吃就好,打多了容易伤到树。”


小李说他还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爷爷亲自掌勺炒香椿,一边做一边还不时地轻嗅一下,爷爷还叫他过去闻闻,小李一闻满是怪味,直气得骂爷爷骗人。此后每年春季,小李总是记得家里常常会有几盆香椿做的菜,他照样不喜欢吃,但是每次爷爷总吃得津津有味。


 “几年前,爷爷过世了,但老家的香椿树还在。”小李不禁哽咽起来。





“爽口鲜嫩,口齿留香”


名称:水芹菜,学名石龙芮


特点:团状,全体无毛。有较多须根。茎自基部多分枝,有棱。叶片轮廓三角形。多长在山坡、林下、溪边、沟旁、水沟湿地中。


常见吃法:其嫩茎及叶柄质鲜嫩,清香爽口,可生拌或炒食。


记忆故事

经过春节后,吃惯了油腻菜品的人们,迫切想要吃点野菜来换换口味,水芹菜是不错的选择。两千多年前的《吕氏春秋》上说,“菜之美者,云梦之芹。”一个天气晴朗,空气清新的日子,决定和朋友一起到塘溪的野外小溪边寻觅水芹菜。


水芹菜大多生长在有水的地方,塘溪的亭溪水质清澈,沿途卵石小洲较多,非常适合水芹菜的生长,在亭溪上城村段的一座桥底下,有很大一片水芹菜,一个个小绿洲镶嵌在溪中,十分好看。



采摘水芹菜不用带什么工具,因为采摘的是嫩杆,用手掐即可,不一会功夫就可以摘到一堆。之前没有采摘的经验,后来朋友介绍才知道,采摘水芹菜要注意周围和上游的水有没有被污染,被污染的水芹菜不要采摘,不能食用。另外,采摘回来的水芹菜要用清水洗干净,检查菜上有没有寄生虫卵,最好用清水泡二十分钟,或在开水里烫一下立即捞出来。


水芹菜的做法也简单,清炒、炒肉、做饺子馅,随个人喜好口味制作。在开水里烫过后直接炒清香味道浓一些,凉拌的话吃着爽口。据医学研究表明,水芹菜有清热解毒、润肺、健脾和胃、消食导滞等作用,是春天非常不错的一味野菜。





“咀嚼春天的味道”


名称:学名紫云英


特点:自然清新,鲜亮清甜。紫云英对明目消肿、祛风利尿、喉痛咳嗽等具有辅助疗效,有益于改善厌食,改善精神不振、气血虚弱等。


常见吃法:草籽炒年糕、咸菜汁卤草籽、清炒


记忆故事

因为爱吃年糕,小王大学时回家的第一顿和离家前的最后一顿,多半是妈妈烧的年糕,小炒年糕,油炸年糕,青菜年糕汤……其中让她最回味无穷的,却是朴素的草籽炒年糕。工作后,离开家乡,每次春节赶不上草籽季,她好些年没吃妈妈炒的草籽年糕了。



前段时间,母亲从老家过来看小王,去市场买菜,买回来一些草籽。草籽与年糕似乎一种天然的绝配。将草籽同年糕一同炒食,年糕柔糯莹白,草籽鲜嫩翠绿。时隔多年,小王的舌尖依然尝到了那抹熟悉的味道,咀嚼草籽,仿佛就是在咀嚼春天。


草籽是一种绿肥作物,也可作为牲畜饲料,在前一年的秋天,乡民们就把草籽撒在了田里。经过一个冬季的蛰伏,草籽日长夜大,用不了几天茎叶就挤满了整片田野,郁郁葱葱。待到四月下旬,草籽便会结出紫红的花朵,远远望去,田野如铺上了一袭华美的地毯,红绿相间,煞是好看。



草籽的最佳食用期是在初春,味道鲜嫩、清香可口。小王说,小时候,过完年没多久,看到家对面的田里冒出了草籽,母亲就去田间采撷。草籽很小,采撷时需十分耐心,在地上一蹲就要几个小时,但母亲对此始终乐此不疲。





“采摘赏景两相宜”


名称: 别称拳头菜、佛手菜


特点:卷着可爱的毛茸茸的卷儿,笔直而粗壮。


常见吃法: 凉拌、咸菜汁烤蕨菜、蕨菜干烤肉


食用蕨菜,始载于《诗经》:陟坡南山,言采其蕨。人们常说江南可采莲。但在陈孝娣看来,江南也可采蕨。莲是水中之物,而蕨菜是乡野的珍宝。


陈孝娣虽然居住在城里的闹市区,但让她最为怀念的,还是在春天,奔跑在乡间明媚的山坡上,不顾出了一身汗,大汗淋漓,只为采一把毛茸茸却肥嫩的蕨菜回家,让母亲烧成一锅美味。



的确,蕨菜是乡间最普通而常见的存在,也是大自然赐予人类的珍宝。


春天正是蕨菜肥硕的时节,挑一个天朗气清的日子,陈孝娣便会和小区里的邻居们,花费半天的时间,专门到山上采上满满一篮子的蕨菜,也顺便欣赏山间的美景。


采摘回去后,去掉毛卷和老茎,在开水里焯一遍,然后或者清炒,或者凉拌,那味道,滑溜爽口,嘎嘣有声,让人越嚼越有味道。至于吃不完的,就晒成蕨菜干。陈孝娣说,就这样,春天的味道便得到了保留。


来源

鄞响客户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