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少夫人 薄少 白云《全文完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2 09:20:1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内容简介:    一场替嫁,让毫无关系的两个人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夫妻。

    在薄少同的眼里,他这个内宅夫人爱逛赌场,视财如命。

    在白月楼的眼里,她这个督军丈夫杀人如麻,无情无义。

    这场无爱婚姻,他们不过是各取所需,殊不知,人逢乱世,一切都充满了变数。

    婆婆打压,姨太太陷害,她无所畏惧。

    当亲姐姐挺着孕肚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做主婚人的时候,她争吵着死活不让进门,薄少同放话,不论她同不同意,他都娶定了!

    后来,世人都传少夫人嫉妒成性,撵走了姨太太,还不让丈夫再娶!

    听着种种传言,她紧捂自己的心,不再过问任何事。

    再后来,硝烟四起,大家各奔东西,多年以后两人战场相遇,当子弹从耳边飞过,她飞扑而来的身影模糊了视线,才发觉,回首已是百年身。

    他抱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轻声呢喃:“月楼,你别睡,我带你回家。”



第1章 我不会嫁给你的


    “五小姐,听闻你拉人下注,赌本督军大婚之日没新娘?”薄少同的话语冷清,背对着月楼立于窗前,昏暗的屋内烟雾缭绕,静得只听得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声。


    月楼看了看薄少同的背影,再低头看看捆着自己的绳子,脑子还是懵的,她只不过是想要在鱼龙混杂中小赚一笔,十里洋场也没有人知道她是白府的五小姐,怕啥!


    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找到自己身上来了。


    反应过来的月楼深吸一口气,缓声说道:“督军是不是听闻了什么谣言,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话落,薄少同微微蹙眉,转身走到了月楼对面缓缓坐下,望着他的眼神带着晦暗不明的探究。


    “别人说的是不是谣传我不知道,但是你说出去的,确实是谣传。”薄少同的话落,月楼心中咯噔一下,这俩月内,薄少同和白芷要大婚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如果白芷不逃走,那面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的姐夫了,白芷走了,白家人正在想着如何顶包,反正没人在乎她的死活,所以这种对于别人来说的好事也不会落在她的身上,所以她才冒险赚一点小钱!


    可现在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白芷刚出白家就被他抓到了?


    薄少同看着月楼的脸色越来越暗,唇角微勾,回头对着屋外的副官说道:“刘副官,去把婚纱拿来给五小姐试试合不合身!”


    “是,督军!”


    不过两分钟的时间,月楼听到外面蹭蹭蹭的脚步声,那副官拿着婚纱的礼盒进了屋子。


    “放这儿,让韩姨进来伺候五小姐试穿!”


    “是!督军。”


    副官离开之后,月楼紧盯着薄少同,有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薄少同,你这是什么意思?”


    薄少同忽然笑了笑,如清风和煦,起身走到了月楼的身侧蹲下身给她解开了绳子,在她的耳边柔声说道:“为了大婚之日不能没新娘,所以,只能你来做新娘了!”


    听见这句话的月楼,脸色骤变:“薄督军,我承认我不该用你们的婚事来造势赚钱,这样,我赚到的钱都给你行不?我给你道歉!您大人有大量!”


    薄少同花名在外,有着艳压全金陵城女人的姨太太在家,外面无数莺莺燕燕,哪是那么容易嫁的!


    她在白家不受宠,所以才想着攒一些钱然后离开。


    她可不想让自己这样掉坑里了,大丈夫能屈能伸,服一服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薄少同听着她话语,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解开了绳子之后,俯身望着她,淡漠的说道:“为时已晚!”


    “薄督军,你既然有深爱的女人,那这门婚事黄了不是正合你心意吗?”月楼的这话,让站在一旁的薄少同身子微微一滞,随后淡淡道:“自以为是的女人很蠢!”


    “我不会嫁给你的!”


    “你会的。”


    月楼听着他的话,抿了抿唇,伸手慢条斯理的整理着凌乱的衣裳,低垂的眼眸晦暗不明。


    “薄督军忘了,白芷是薄老夫人挑的,如果她满意我,那婚约就不会是白芷和您的了!”月楼说着,唇角微勾,眼中则是暗沉沉的。


    “白月楼,你戏演得不错,但你说这话就不觉得自己可怜吗?或许不是薄老夫人不满意你,而是你的名字不配出现在帖子上!”薄少同的话语带着讥讽,月楼的心就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扎了一样,她整个人都怔在了那儿,只听他继续说道:“同样是姓白,别人想要什么唾手可得,而你却从不见天日!”


第2章 不受宠


    他的话句句刺中她的要害,这样的事实,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别人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她眼眶一阵酸涩,但却忍了下去,那拙劣隐忍的痕迹还是落入了薄少同的眼中。


    片刻之后,只见她抬眸瞪向他,死死的,生怕被他看扁了半分:“就算如此,我白月楼一身傲骨,也不屑攀附您这样的人?”


    薄少同眉宇微蹙:“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样的人?”


    “与我何干?”月楼说着,转身离去,薄少同没有让人拦她,只是让人通知了一声白府,新娘换成白五小姐!


    月楼离开了薄少同的府邸之后在外面转了很久才回的白府,刚回去,就被白正霆叫了过去,她的心中一阵愕然。


    白正霆虽然是她父亲,可白家所有人都住前面的洋楼,只有她一个人是住在下人房后面的小院落,常年没有人搭理,过年了,会给她送点东西过来,有时候还会被那些佣人克扣一些,她也是白家的女儿啊,薄少同说的没错,她是不见天日的那个。


    听到召唤,她看着老管家问道:“管家,你确定是叫我去吗?”


    老管家看着月楼薄凉的眼神,心中有些愕然,要不是刚才薄督军送来的信,大家估计都已经忘记了,这不起眼的院落里,还住着一个五小姐!


    “是的,小姐,老爷让你去一趟他的书房。”老管家说完,月楼的寻思了片刻说道:“好!”


    老管家带着她进去的时候,客厅的说话声都瞬间就没了,所有人都一脸愤怒的望着她,她低垂着眼眸没去理会,跟着老管家上了二楼。


    书房之内,父女相见,却像是两个陌生人,白正霆望着面前的女儿,心中五味杂陈,看着她熟悉的眉眼,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月楼站在那儿,唯唯诺诺的样子,格外生疏的喊道:“父亲。”


    “坐吧。”他话落,月楼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只听白正霆开口问道:“你二姐离家出走的时候,你看到了?”


    月楼微微皱眉,抬眸望向他:“父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二姐离家出走不能成婚的消息,是你散播出去的?”白正霆的这话毫无温度,月楼从他的眉宇间看出了温怒。


    “父亲这话从何说起?”


    “如今你还不承认?我一直以为你性格温顺,同你母亲一般!现在家里所有人都在为你二姐的事情发愁,你却从中搅乱!你太让我失望了!”白正霆的这话出来之后,月楼的手紧紧的攥成拳,目光凶狠的瞪着他:“如我母亲一样性格温顺,就该你们随便欺辱吗?你说失望?敢问父亲,你曾对我有过什么期望?”


    她的声音尖锐,身子在微微的颤抖,白正霆看着她的样子,心中忽然咯噔一下,沉声说道:“你还在怨我!从你母亲去世到如今,多少年了,你就是这样为人子女的吗?”


    “是啊,我母亲去世多少年了?古言道,父慈子孝!父亲不应该先扪心自问吗?”她疾言厉色,完全失去了温顺的模样。


    被月楼这样说,白正霆的脸色很是难看,良久没反驳,只是冷冽的说道:“从今天晚上,你搬到小楼来住,让你三姐替你嫁!”


第3章 被打


    听到这话,月楼忽然笑了起来。


    这就是她的父亲。


    “无所谓!父亲若是没事,那我回去了!”她应着就要离开,只听白正霆说道:“我会在近日让人给你寻一个好人家!”


    月楼没有停下,大步走出了屋门。


    下楼刚下到一半,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嘲讽声响起:“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竟然还想自己送上门,薄少同倒是随便收一个女人,可父亲却丢不起这个脸!”


    说这话的,正是她的三姐白雲,月楼没有回话,径自下楼朝大门走去。


    白雲看着她都不理会,所有人都看着,她尴尬得下不来台,只好扬声喊道:“白月楼,你个不要脸的贱货,和你妈一个样子!”


    这话出来之后,身后的大夫人厉声说道:“老三,这话是你该说的吗?”


    “母亲,我又没说错!”


    月楼看着白雲,改变了脚步的方向,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了过去:“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聋了吗?说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和你母亲一样!”白雲高傲的仰着头,轻蔑的看着月楼,好似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月楼紧握的手缓缓的松开来,扬手狠狠的打了下去,那一巴掌打得快准狠,站在一旁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白正霆的脚步声,大夫人朝白雲使了一个眼色,白雲忽然一边大哭一边说道:“父亲,你要为雲儿做主,月楼妹妹无缘无故的就跑下来打了我一巴掌!父亲您也看到了,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白雲的话落下,月楼冷笑一声,回头望向站在楼梯上的白正霆,只见白正霆面带怒气,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月楼不管不顾的转身就要走,却被身旁的佣人瞬间抓住。


    “给你三姐道歉!”白正霆走到她面前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没有错,凭什么要道歉?”


    “你打人你还有理了?”


    “因为她欠!”月楼的话落,一旁的大夫人开口说道:“老爷,算了,月楼没有人教她什么叫长幼有序!”


    “大夫人说的对,我母亲去世得早没办法教我,可我看您和白老爷教出来的女儿,像是虽生犹死!”月楼的这话出来,真是触怒了白正霆,他扬手一巴掌就打了下来。


    打得月楼两眼冒星星,脸上都是巴掌印!她厌恶的看了白正霆一眼,小跑着离开了,白正霆看着她的背影,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督军府


    刘副官敲开了薄少同的书房门,正在看公文的薄少同头都未曾抬起,淡淡的问道:“怎么样了?”


    “不太好。”


    薄少同皱了皱眉,迅速的签了公文,抬眸望向刘副官:“怎么说?”


    “被白正霆打了一巴掌!”


    “什么?”


    刘副官听着薄少同的语气,有些惊愕,急忙说道:“她打了白三小姐,不道歉,就被打了。”


    薄少同面色平静,可眼眸中却露出了不悦,脑海中想起了她离开时候的模样,把手中的公文递给了刘副官:“我去出一趟!”


第4章 差点葬身火海


    薄少同到了院子门口,屋内只有微弱的烛光,外面一片漆黑,他悄悄走了进去,差点就被杂草绊倒,月楼正在用热毛巾敷脸,忽然听到外面有声音,她端着油灯走了出来:“谁在外面?”


    有了光,薄少同扫视了一眼,参差不齐的杂草,中间有个石凳桌椅,从外面看还以为是谁家荒废的破旧屋子!


    “是我!”


    月楼听着这声音,看着面前这人,她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身子一歪,就靠在了一旁的门栏上,若有所思的望着薄少同。


    “薄督军是来看笑话的吗?”她这么问着,随后又嘟囔一句:“卑鄙小人!”


    薄少同缓缓的走了过去,月楼转身进了屋,只见他也跟着走了进去,月楼皱眉:“薄督军,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你还是不要进来!”


    薄少同扫视了一下屋子,沉声说道:“本督军不是心宽体胖之人。”


    这话,让月楼小脸皱成了一团,这是找着话题说她心胸狭窄咯。


    看着她的模样,薄少同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去。


    “薄督军深夜到访,有什么事?”


    “算是探访一下受伤的未婚妻吧。”薄少同的话语一出,月楼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反驳,结果她寻思了一下,想起了白正霆的话,让白雲嫁,反正与她没关系,所以她又何必再与薄少同纠结呢,想到这里,她缓缓的坐了下去,似笑非笑的望着面前的薄少同。


    “白月楼,你收起你的小心思!”


    “多谢薄督军的好心提醒。”


    薄督军看她似乎没什么事情,便也没有多留,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他走了之后,贴身丫头凝珠蹑手蹑脚的就推门进来了,看着正在铺被子的月楼,悄声问道:“小姐,他就是薄督军啊?”


    月楼点了点头:“嗯。”


    “小姐,你确定不嫁吗?”凝珠瞪着一双大眼睛,眼中满是希望月楼嫁给薄少同。


    月楼望着她,柔声说道:“你放心,不管我去哪儿,有我吃的用的,就有你的!”


    凝珠听着月楼的话,满是感动。


    月楼走了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快去睡吧。”


    睡前,月楼还是一心只想赚钱,然后离开白家,离开金陵,去哪儿都好,可一觉醒来之后,屋内浓烟滚滚,屋外火光冲天,凝珠嘶喊着:“小姐,起火了!”


    小院隔墙都是木质的,极其容易烧着,她想要从那大火中跑出去,却看不清前路,浓浓的火焰吞噬了她最后的知觉。


    沉沉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她的心中是那么恨,这屋子,她住了那么多年都没事,今日却突然起火?若是人生可以倒转,可以重来一世,白月楼,不要活得那么窝囊!


    圣玛丽医院,她被包成个粽子躺在病床上,屋内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望着雪白的天花板,闻着刺鼻的药味,眼中的泪水缓缓滑落。


    咯吱的一声,只见门缓缓的被推开来,薄少同的身影映入眼帘,月楼望着他,好像换了个发型,额头还有点擦伤,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精致的五官配着棱角分明的脸,生得极为好看。


    其实,在金陵薄少同好看是人人认可的事情,只是她从未关注过这些罢了,这一刻,她看着陌生的他一步一步走来,眼眶中泪水浮动。


    “你救的我?”


第5章 姨太太


    声音出来,带着沙哑的气息,月楼的的眼神微变。


    “你因为吸入大量的浓烟,嗓子受了点损伤,会有些沙哑,以后慢慢的能养好!不要多想什么,医生说了没事的。”薄少同站在她的床边,话语平静的说完,月楼咬了咬牙,泪水无声的从眼角滑落。


    “谢谢你,和我住一起的那个丫头,她怎么样了?”


    听到这话,薄少同的脸色变了变:“人已经没了,节哀!”


    这个消息,像是一把尖锐的刀,恶狠狠的刺在了月楼的心上,良久良久,她不哭也不说话,只是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薄少同自然是看出来她和那丫头感情深厚,所以她肯定是很伤心,但劝人节哀这件事情,他从不擅长。


    “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养伤,出院之后我们就结婚!”薄少同的这句话,没有在月楼那儿激起半点涟漪,他看着她的样子,转身出了门,把房间留给了她。


    隔着屋门,听到她压抑得哭声,像是小猫绝望的嘶吼,一点一点的挠在你的心尖上,让你很快就沉浸进去。


    刘副官看着站在回廊里抽烟的薄少同,心中有些复杂,他最近是有些看不懂了,姨太太闹脾气走了他也不伤心,反而大肆宣扬与白家的联姻,白二小姐逃婚,他明明可以退婚或者换白家的其他小姐,为何就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五小姐上了心。


    “督军!”


    “你救五小姐的消息被传出去了,属下刚收到消息,姨太太在回来的火车上了,预计会明天晚上到,还有,老太太已经知道白家这边的事情了。”


    刘明洋说着,薄少同深深的吸了一眼手中的香烟,烟雾缭绕,他站在身后看不清薄少同的神情:“明晚几点的火车?”


    “大概是九点四十。”


    “嗯,老太太什么态度?”


    “老夫人就问过属下,五小姐是不是老式女子,我说没上过学。”


    刘明洋的话,薄少同大概了解了,老太太就是要找一个老式女子,但是现在的女孩也都可以上学,多多少少都去过学堂,之所以选中白芷,也大概是看中她一板一眼规矩性极强。


    月楼要住院好些天,薄少同就在医院陪了她一天,第二天中午就走了,因为薄少同在,所以白家的人也在,但是月楼不想见他们任何人,便被薄少同拦在了外面,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允许进病房探视。


    给月楼换来了几分平静。


    晚上9点30,金陵火车站


    薄少同坐在车内,目光一直在火车站的出口徘徊,一直到看见一个穿着淡紫色长旗袍,披着白色狐狸貂披肩的女人出现。


    刘明洋匆匆跑了过去,在那女人面前微微颔首:“秋夫人,督军已经在车里等你了!”


    秋子面露不悦,沉声说道:“他断腿了吗?能够大火中救人,却不能下车接我!”


    这话,刘明洋没有接,她也是一边说着一边跟着刘明洋朝车边走去,拉开车门,赌气的就坐了上去。


    薄少同看着她赌气,微微勾唇,但是也不说话,秋子嗔瞪他一眼,看到了他额头上的伤,脸色就真的变了。


    “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狐媚子,让你不顾死活的往火里跑!刘副官,去医院!”


第6章 我来接你出院


    开着车的刘明洋听到这句话,眼神缓缓的对上了坐在后面的薄少同,只听薄少同淡淡说道:“离开了这么多天,佣人照顾妞妞好像不太尽心,瘦了。”


    秋子瞪了薄少同一眼:“佣人不尽心,你就不知道照顾一下?刘副官,回小公馆!”


    薄少同给她台阶下,她也就顺着下了,就算她现在去了医院,又能对白月楼怎么样呢?以后见到的机会那么多,而且,她永远都要站在主动的位置!


    听她这话,薄少同缓和了一下气氛,伸手给她挽了一下碎发:“好了。”


    刘明洋看着你侬我侬的两个人,不知不觉的想起了医院中的白月楼,要是薄少同真的娶了白月楼,这俩女人,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时间过得飞快,秋子回来之后,薄少同去了一趟闸北腹地,等会来的时候,月楼已经快到出院的日子了,她拆了外面的纱布,看着身上的伤痕,原本光滑的皮肤变得丑陋不堪。


    她坐在床上,拿着铜镜的手在颤抖着,她的身边,原就只有凝珠一个丫头,现在连凝珠都死了,她真真的成了一个人。


    这满身的伤疤,这个模样,她再也不担心薄少同威逼利诱娶她。


    站在一旁的女大夫看着她悲伤的样子,柔声开口安慰道:“伤痕以后会慢慢的褪去的,外貌不过是一副皮囊,将来我们都会老,老了皆是一副模样。”


    月楼放下手中的铜镜,抬眸望向她:“何大夫,多谢你这些日子的照顾。”


    “不客气,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天就想办理出院。”月楼的话落,何若水寻思了片刻,点了点头:“好,那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点药。”


    说着就出了病房,迅速的给薄少同打了电话,薄少同恰好回到家,接到何若水的电话之后迅速来了医院。


    月楼等了半天没有等来拿药的何若水,却等来了满脸倦意的薄少同。


    望着站在门口的男子,月楼微微皱眉,她住院的第二天他就走了,这么多天没有出现,她的心中说没有波动是假的,虽然她从未有要嫁给他的心思,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他的态度转变,让她心生失望。


    但转念一想,这也是好的,找白家人算完帐,她一个人海阔天空!


    她坐在病床上,静静的望着薄少同,眼神平静,没有一点点的色彩,薄少同望着她平波无澜的样子,心思微微下沉,大步走了过去:“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要办理出院?”


    “我好得差不多了,薄督军怎么过来了?”她的话语平静,但是疏离淡漠,淡淡的距离感萦绕在两人之间。


    “我来接你出院。”


    “多谢薄督军,百忙之中还过来,我本是想着出院去银行取了钱再去还你住院费的,那您来了正好,就等我一下,我得先回白家。”她说着,薄少同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这些都以后在说吧,先跟我回去。”


    月楼不解,寻思了很久才开口问道:“薄督军,以前你说的那些,都不作数了,对吧?”


第7章 做了才知道


    薄少同看着她格外认真的模样,反问道:“你还是坚持原来的想法吗?”


    “坚持。”


    薄少同听她这话,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我坚持要娶你呢?”


    月楼知道,薄少同要娶她,从来不是因为爱情,他只是要娶一个姓白的女子,这个人可以是白家的任何一个人,但白芷走了之后,他挑了最不受宠的她,她于他来说,毫无用处。


    “薄督军,娶一个毫无用处的女人已经很亏了,何况现在还丑!”她回得直白,薄少同也忍不住微微勾勒唇:“我最开始也觉得,有点亏,但是长路漫漫,你这样有趣的人,我恰好缺一个!”


    月楼良久没有说话,她多想了,薄少同这样的男人,是不会因为可怜她就娶回去的,这中间,一定还有其他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何若水来了,手中拿着药。


    “督军,这是白小姐的药,这个口服一日三次,这个擦在伤口上,会消退疤痕。”说着就递给了薄少同。


    薄少同接了过来:“可以出院了吧?”


    “可以了。”


    何若水说完,薄少同牵起了月楼的手,走出了病房,刘明洋坐在车内等着他们,看着俩人出来,急忙下来打开车门。


    出了医院,车子与白府的方向背道而驰,她微微皱眉:“麻烦督军送我回白府。”


    “先跟我回去,白家人自然会有人来接你回去!”薄少同的这话,月楼心中是清楚的,她缓缓的望向身侧的男子,心中极其矛盾,她真的要嫁给这个男人吗?


    薄少同对上了她的目光,眉头微微皱起:“白月楼,目前,这是你最好的选择!”


    月楼的心中咯噔一下,欲言又止。


    “从年龄上来说,我比你大几岁,很清楚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孩所憧憬的东西,只是,这个乱世,你所求的东西到最后也只会是一场空!我从不勉强任何人,给你最后一天的时间考虑。”薄少同的话语无温,月楼坐在他的身侧,缓缓的就笑了起来。


    “督军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夫人,我也好斟酌一下,自己做不做得到?”


    “你觉得我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夫人?”他说着,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望着月楼问道。


    月楼一时语塞,车内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静得只听到了彼此的呼吸,车子忽然拐弯,月楼一个没坐稳,整个人都扑到了薄少同的怀中,他顺势一把搂住了她纤细的腰。


    她趴在他怀中,姿势极为尴尬,暖热的呼吸透过衬衫落在了薄少同的胸口,他的身子一滞,手上的力度加大了几分,月楼挣扎着要起来,却被他稍用力就拖入怀中圈抱了起来。


    月楼从未与男子有过如此近的距离,再者薄少同的眼神炙热,她平日里混迹在赌场,这样的眼神自然也是见过的,下意识的就要躲。


    薄少同看着她这个样子,瞬间觉得有趣得紧,在她耳边呢喃道:“我就要一个你这样的夫人,至于做不做得到?结婚后做了才知道。”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小林书书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