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年糕&过年的饺子&拜佛像(总第114期)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15 14:55: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打年糕

洲泉实验小学602   蔡熠

指导老师  赵仿华


以前过年时,全村会聚在一起打年糕。

“都让让,上大家伙了!”一位爷爷扯着嗓子喊道,随后一口石臼被抬了出来,他们将石臼刷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过年了,休闲了一年的石臼终于派上大用场了。

一切准备就绪,灶火烧得旺旺的,灶上搁着高高的蒸笼,热气腾腾,蒸笼里,是正在用旺火蒸的米粉。“好了。”一位爷爷掀开蒸笼,招呼另一位爷爷来搭手。两位爷爷一起使力,将蒸笼抬起,快步走向石臼。“啪”的一声,蒸笼里的米粉便不偏不倚,落在石臼底。一位爷爷迅速拾起粘在米粉上的纱巾,另一位爷爷端起水盆,在米粉上洒凉水。

这时,走过来一位拎石锤的爷爷。石锤跟足球一般大,看起来很沉重。爷爷走到石臼边站稳,就抡起石锤,利落地向米粉打下去。随着一声声沉闷的“啪啪”声,米粉越来越柔,越来越韧。十几个回合后,米粉成了一坨大年糕。


爷爷们把这一坨大年糕抬上桌子,又拉又揉,很快,大年糕成了一条长长的“小路”,爷爷们又拿线,将这条年糕“小路”切成了一块块书本大小的年糕。我们巴巴地望着,小心翼翼地扯了一块切时产生的年糕“边角料”,吹了吹,轻轻咬一口, 又软又有嚼劲儿,好吃!

年糕打完了,分到各个家中,人们便开始捏花式年糕了,这是我最高兴的时候。我扯了一块,转眼间就成了一只可爱的小白兔,看着家人们都专心致志地捏着元宝、鱼什么的,我要与众不同。我又拿了一小块年糕,在手中搓,搓成了一条细长的“绳子”,我再将它一圈一圈地绕起来,点了两只眼睛,一条蛇做好啦。我意犹未尽,又扯了一块,这次,我搓成“绳子”把它们拼成了一个“福”字。我对自己的年糕作品十分满意。爷爷端着碗走了出来,用筷子蘸了蘸碗里的红颜料,点在年糕上,也点在我们重新创作的花式年糕上。

以前过年我们村总会打年糕,可现在,哎,不说了,不说了……




过年的饺子

洲泉实验小学602  曹健兴

指导老师  赵仿华


刚吃完饭,我就十分激动,因为可以亲手包饺子了。

    妈妈走了过来。她的手里拿着一盆和好的面团。我看见面团后立马把那个装面团的盆子夺来。

    拿起一把面团就用杆面杖碾压成饺子皮。

    一个个饺子皮被我做成后,妈妈拿来一盆饺子馅,帮我把饺子馅放进饺子皮里。我拿来几个硬币,认认真真地放进饺子里。

    不一会,饺子就被我包好了。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了。因为我坚信,一年的好运就要来了。

    当妈妈把煮好的饺子端来时,我先下手为强,拿起筷子就夹饺子吃。

     不一会,饺子就吃得所剩无几了。可我却还没有吃到硬币。我着急了,因为在我的家乡,吃到硬币,代表你一年都有好运气。可正当我气馁时,好运却来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在我的舌尖徘徊!我十分兴奋!

   




拜佛像

洲泉实验小学602  曹健兴

指导老师  赵仿华


那个意义非凡的一天,我至今仍旧犹记心。现在回忆起来。哎……

那天,我来到了一座寺庙。

那是我第一次,走近这种领域。

   我走进寺庙,印入我眼帘的就是一座座肃穆而庄严的佛像,那面孔让人的心都在颤抖。

但我却没有害怕,而是打破了这种庄严——我嘻笑地面对着这些佛像,向它们打着招呼并自我介绍。

正当我陶醉在自己的潇洒中时,背后传来嘻嘻的笑声。我转身,看到几个人边笑边朝我看。显然,他们是在笑我。我脸红了,赶紧躲在父亲的背后。

父亲把我背后拉了出来,严肃地说:“过来,向这些佛像跪拜。”我不

肯,问父亲:“老爸,你不是经常跟我说男儿不可轻易跪拜吗?”父亲沉默了。我心中一阵窃喜,父亲肯定是被我问倒了。

这时母亲说话了:“这是清明的风俗,入乡就要随俗。”父亲听了,从沉默中张开嘴巴,连连对:“对!对!对!”哦,原来是习俗啊。我听从父亲的 话,向佛像一一跪拜。

  我们走了。我把原本属于寺庙的寂静又归还了回去。

  今天,我再回想起这件事,回想起当时的我,也只能心虚地说上一句:“童言无忌。”

 




【老师点评】

蔡熠的《打年糕》,以打年糕时的动作,特定的语言以及自己的感想,把我们带入了那个热火朝天的场面;曹健兴的《过年饺子》简洁、清晰地写了自己包饺子、吃饺子的过程;《拜佛像》则展现了一个懵懂少年对习俗的困惑。三篇习作都源于生活,发自内心,这样的习作态度

作者班级:桐乡市洲泉实验小学602

点   评:一滴水




欢迎投稿。录用的稿件免费修改,免费点评。

投稿邮箱:125524117@qq.com


如果你想让孩子经常读到同龄人的习作,那就:

长按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