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米皮 黄酒 秦渡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0 14:31:2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西安发布”↑关注我

  秦渡镇,位于陕西户县境内,又称为秦镇,是西周时的沣都,与镐京南北相望。《古今图书集成》载,“秦渡即古丰地,沣水之西岸,丰旧城在焉”,镇北五里的“周文王灵台”便是见证。公元401年后秦的皇帝和大臣由京城长安赴草堂寺听取鸠摩罗什讲经,在此设立渡口登船起程,秦渡由此而得名。

  


  车过沣河桥,就是秦镇了。路两边开满了大大小小的凉皮店,马路上嘈杂而凌乱,空气中却弥漫着独特的香,似是辣椒和酒的气味,却不浓烈,丝丝缕缕,又有几分甘甜。我们在这诱人的气味中下了车,以“皮子霸”米皮店的一碗米皮开始,走进了秦镇。

  店名霸道,不由分说的自信,老板却和蔼,几十年如一日地坐在门口切米皮。说起来这也是沣河桥的一道风景:他切凉皮,闭着眼睛,不看,将一抹烧熟了的菜籽油滴到摊开的米皮上,“啪”地一掌拍在上面,闭上眼睛就切开来,筷子般粗细的米皮均匀地摆开在手下,人却像是在闭目养神,悠然自得。

  


  老板很健谈,见我们远道而来,又端出自家酿的黄酒,让我们尝鲜。这黄酒不同我们常喝的花雕:颜色琥珀,接近红褐色,凑近了会闻到很浓的酒气,但是喝到嘴里却是甜的,到最后,连嘴皮上都是沁人的甜。这才醒悟:原来初入秦镇,闻到的就是黄酒的味道。

  秦镇官道上有所中学,去时正值中午,成群结队的学生走了出来,青春朝气的脸庞与老旧的城镇相辉映,很容易就会让人产生时空交错的感觉。我们跟在学生后面,缓缓进入秦镇腹地。

  秦镇西街,仍旧是目不暇接的米皮店,各种名堂,眼花缭乱。老板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偶尔发出哈哈的笑声。这情景,不像做生意,倒像左邻右舍在闲谝。想来也是,他们本就是镇子上的土著,不但互相认识,多少还沾点亲戚。对他们来讲,米皮不过是打发时间的营生,谁都没有认真对待。

  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名牌服装、没有名贵汽车、没有别墅洋房,有的只是每日三餐后的满足。如果再有几个邻居凑到一起聊天,就更是舒坦。看上去懒散又随性,其实却是对生活的另一种热爱。想到这里,我就又多了几分好感:对小镇和镇上的居民。

  


  西街是条新旧建筑掺半的街道。有年久失修的老房屋,瓦砾上长满了墙姜之类的蕨类,斑驳的木门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铁锁,看上去很凄凉;还有正在翻盖的新房子,瓷砖崭新雪白,脚手架旁是喜笑颜开的主人,像是在畅想新房子的种种。秦镇土产日杂门市部,也就是老辈人说的的供销社,就位于西街中段,几层台阶上摆满了锅碗瓢盆。可别小看了这个店,方圆十里八乡的农人们的日常生活就靠它了。

  西街商铺多,其中又以贩卖米皮配料者为主,如辣椒、茴香、大料,且容器多为陈年铁盒子,搭配林林总总的调料,很是好看。店主多为老年人,仍是三五个一起聊聊天,打打牌。见我们探头进来,抬头笑下,也不招呼,就又自顾自看牌去了。

  


  剩余门面,多是售卖黄酒的,一副常年风吹日晒的布制招牌、一张摆了几壶黄酒的桌子,就是所有行头了。也有不做生意的。趁着天气好,门口扯根绳儿,搭晒着被子或褥子,主人就搬张凳子坐在下面,眯着眼睛打盹儿。

  西街的尽头曾经是在西安赫赫有名的薛昌利米皮店的老店,而今也改名换姓了。以这家店为原点,又将街道分为南北两段,北街是相对现代的一条街,开满了服装店,我们对此都无太大兴趣,于是掠过这段,顺着南街走过去。

  这条街上多是老屋,随后一问,都是二、三百年的历史。屋主也不翻修,只是经年住在这里,间或经营点小生意。问一位卖雨鞋的老人,房子是什么时候的,他思量了下,慢悠悠地说,爷爷的爷爷就住在这里了,具体多少年还不是很清楚。又问:怎么不搬出去?老人很骄傲:早就买了新房子啦,只是舍不下这里,要守着才安心。

  老人很和善,见我们对房子好奇,忙将我们迎进屋内,说屋后就是沣河了,不妨一看。我们穿过门厅、穿过厨房、穿过卧室,来到房后:峭直的堤坝就在眼下,河水倒不湍急,但也着实危险。

  


  秦渡镇中心医院、照相馆、齿轮厂……曾经繁华的秦镇南街,几乎汇聚了镇上所有的公共设施,而今却随着年华逝去,安静下来,成为照片里泛黄的记忆。只有那些恋旧的老人,不愿离开的老人,固执地守在这里,为它带来几分生气。

  带着说不清的思绪继续朝前,却惊喜地发现路边一处崭新的建筑。同伴打趣:看来这是一家有钱人。仔细看去,原来是蒲家黄酒的总店,红门柱、石狮子,很是霸气。想进去讨杯酒喝,奈何大门紧锁,于是又往前走去。

  南街尽头,是秦镇的南门楼,修缮的痕迹很浓,只在底座保留了几分古旧的味道。走出去,便是秦镇郊区了,开阔的大片农田尽收眼底。沿着钟楼往上走,是沣河水坝。坝口竖了“河深水急”的牌子,有很多年轻人骑了摩托车在这里约会。水岸边停了几辆汽车,有人拿了鱼竿在钓鱼。旁边是一家养殖场,几千只鸭子在水里扑啦啦游来游去。

  


  两小时,意犹未尽。

  历史悠久、人杰地灵……想了很久,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座小镇。只是觉得安逸,走在街道上仿佛不是客人,而是多年的游子回到家中。是的,它像极了记忆中的家乡:老房子、青石路、三五个拉话的邻居、沾满了灰尘的老铺。在这里,我度过了一个安详的下午,邂逅了一段生命的时光,看到了小巷尽头,那轮硕大的孤独的夕阳……

  


  历史上的秦渡镇

  秦镇全名秦渡镇,位于户县城东约13公里处,距离西安、咸阳各25公里。这座小镇,正位于长安八水之一的沣河西岸,渡过沣河,便是长安县的地界了。在地图上,秦渡镇看起来是户县向东伸出的一角,北、东、南三面都与长安相邻。

  “秦渡”二字得来的很早。东晋时期,十六国之一的后秦弘始三年(401),皇帝姚兴率领文武百官,从京城长安前往草堂寺聆听高僧鸠摩罗什讲经说法,在沣河与洨河交汇后一公里处的沣河西岸用船做桥,设立渡口,从此,这里便得名秦渡。还有一种说法,在姚兴之前的姚苌皇帝时期,政府为了沟通沣水东西两岸,发展农业生产,设立了渡口。

  渡口的设立,打破了沣河东西的阻隔,使秦渡镇成为东西交通要冲,东来西往的商旅逐渐在这里汇集,秦渡这块地方,渐渐形成了集镇的雏形。

  镇的兴盛离不开繁荣的商业贸易,秦渡镇当然也不例外。经历了宋、金、元的发展,秦渡的商业繁荣,街道也逐渐扩展。镇的规模也就逐渐形成了。有的资料上显示,金代,秦渡已经为镇。

  如今,秦渡镇最让人留恋的,要算仍然保存着古朴风貌的老街了。北、西、南三条街道,构成秦渡镇的丁字形格局,虽然北街两边的房屋都已改造,不过西街和南街仍然保留着许多老房子,让今天的我们能够感受到北方商镇的风貌。

  


  不能错过的秦镇米皮

  秦渡镇紧临沣河,水资源充沛,因而盛产水稻,这也为酿酒提供了原材料。所以,秦渡镇曾经的酒坊、酒馆也不少。除了凉皮和黄酒,秦渡镇的风味小吃还有肉浇米饭、豆腐脑、炒米饭、灶糖等等,花样和种类繁多。

  从西安到户县,一过沣河大桥,号称“百年老字号”的秦镇米皮店沿着马路两侧一家挨一家,即便是冬季也不时有食客光顾,调上一碗面皮,但见色洁如水晶,光润如凝脂,细嚼慢咽起来,品味筋、薄、细,有人则是狼吞虎咽,吃得满嘴流油。而沿着镇上的“丁”字形南街、北街、西街几条街道踱了进去,也会看到大大小小的面皮店。

  正宗秦镇米皮特点有四:细、软、薄、筋。色白如雪,细薄如绸,光润如脂,咀嚼如饴。碗底先垫以黄白水灵的黄豆芽,后米皮盘踞出冒尖发髻状,顶部辅以绿生生菠菜几朵,最后浇上香熏特制辣子油、香料醋,色相高洁,层次分明,卖相与口感俱佳。

  


  别有滋味的黄酒

  我们的祖先很是讲究饮食,米皮凉,所以就有了黄酒的调和。真正的秦镇米皮是离不开黄酒的,吃米皮、喝黄酒,至少有上千年历史了。

  黄酒的味道很特别,味中带酸,是酒非酒,度数不高,当地人叫“事酒”,意思大概是只有逢年过节或者有重大事情的时候方可饮用。黄酒有健脾开胃、疏经活络、养颜美容、延年益寿的功效,所以男女老少都适合饮用。

  黄酒的制作工艺和稠酒有相通之处,秦岭沿山一带的居民大都会自己制作,由于在酒中浸泡的中药有点差异,制作的工艺略有区别。然后就形成了各自不同的祖传秘方,长安有,周至有,户县有,尤以户县秦镇蒲家出名。

  

  (文/孙丽敏 图/cicicola)

  (分享自有良品——浮躁年代里,一本安静的杂志。)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