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与烟火气】今天炒河粉牛肉汤肉夹馍煎饼果子哗啦一下都没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13 05:40: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

黑料吃多了,舌头变得矫情得不行,自动给炒饭炒河粉的小摊子评出了个三六九等。

末等的是文图门口的小摊子,什么芜湖徽州山东炒饭,唯一的区别就是咸淡和名字,剩下的千篇一律,圆锅大勺,炒两下颠两下就出锅,谈不上手法,调料不均匀,打包也简陋,唯二的优点就是营业到深夜,饿急了有的吃,还有酸豆角免费。


中等的是真好味炒乌冬。真好味汤煲尚可,炒饭差点火候,胜在大盘,不过味道太重,路途又远。炒乌冬营业时间够长,配菜丰富,炒茄子尤其好吃,家具是铁板平铲,炒的均匀,味道刚好。只是炒饭的小哥10块起炒,态度欠缺,炒的虽快,手法却杂乱无章,给人赶时间的感觉,最后的装盘略显拖泥带水,还待修炼。


吃了这么多,我心里面上等的,有且只有一家,就是六教对面的固定小店,大妈炒的时候只能打60分,勉强入口,但大爷炒的时候绝对可以打95,一直是我的心头好。

我特别爱大爷炒饭,甭管同时炒几份,一点差没有。炒饭粒粒分明,略有嚼劲;味道咸淡适中,自然融合;辅料各有千秋,但是又浑然一体,什么酸豆角老酸菜咖喱酱鱿鱼块,就是没有别的炒饭的那种生硬感;他家的炒河粉尤其是一绝,欠一分火候太干,多一次翻炒太黏,就是适中的那个劲,配菜不涩,上色刚好,拿回宿舍在灯的底下看着就特别有食欲。

炒饭的大爷也精神,平头矮个,炒饭的时候不急不躁,柔中带稳,和打太极拳似得,行云流水。先拿大铲子平平地按上一遍,把成团的都按开了,然后放作料,他专门有个小勺,严格配比,起锅的时候还多一道工序——洒两滴香油。

我专门问过大爷,说是防黏提味用的。


他们家外国客人尤其多,经常看见日本韩国的小姑娘比比划划地点东西吃,不过最多的是外国的男生,长得挺帅,一堆堆坐在外面一人一个盘子,吃不了的打包带走。

我英语渣,人又怂,就是看俩眼。另一个经常和我在一个点买饭的妹子口语好,常常要和外国小哥们聊俩句。

昨天去吃的时候又碰上这个妹子了,干净又爽朗,要得还是酸豆角和酸菜,我提着河粉走在路上,寻思着下次要不和妹子搭个讪。结果今天起床一看朋友圈——这块已经被拆了。


——我就突然想起来昨天炒饭的时候大爷啥话都没说,只是给我的酸豆角又多了一勺。





[]

我这人记路记饭馆,说起文图一条街,想的最多的还是吃的。

喝起来就暖的淮南牛肉汤厨师发色很杀马特的肉夹馍手抓饼寿司卷羊肉汤山东煎饼,每次我晕晕乎乎走过那儿人一下就醒了,水汽蒸腾,烟雾缭绕,各路段有各路段的味儿,人也多,吵吵呼呼的,点单的炒菜的聊天的,但是特别暖。

去吃小馄饨,店里就我一个,阿姨特别热情,“一个人呀,吃点啥?你冷吗?我把空调给你打开?”他们家大馄饨为主,小馄饨少,没有我最爱吃的芥菜肉的,但是光抱着汤碗我就能快速地回过血来。


大爷家旁边有个榨果汁的阿姨,每次都是笑眯眯的,特可爱,他们家水果都是新鲜的——从前面的水果摊子上现买的。我有一次点了苹果汁,正好没有,就看见阿姨蹬蹬蹬跑出去从缝里把钱递给摊主,拿了个苹果跑回来了。

她看见我手里拿着一堆东西没袋子,顺手就拽了一个小纸袋给我,等着果汁没事干开始闲聊,旁边有个毕了业的姐姐,说阿姨的果汁店也开了挺长时间了。


——“原来不在这的,在南区一条街。”

——“南区一条街在哪?不是这儿吗?”

——“你来晚了就不知道,原来南区这边买衣服的买吃的的特别多”

——“后来就拆了。”


那时候觉得南区一条街离自己很远,转眼间文图一条街也要成历史了,连带着晨光文具、饺子馆、牛肉汤、哗啦一声都没了。




[ ]

也嫌弃过邯郸校区这种老校区,建筑破,路又窄,不像新校区的教学楼个个都长得跟光华楼有一拼,路又宽,同时能走好几辆车,随便一片草坪都是光草规模的。

去过浙大紫金港,校园里有专门接送学生的小白车,光一个园子就顶的上4个燕园,门口就是刻着浙大的大石头,特气派;江湾欧式建筑也好看,和城堡一样;同济嘉定校区里面还有钟楼,去过一次唏嘘了半天——你们这是住在旅游景点附近啊。

好像这就是大学应该有的样子,设施齐全,配套完善,地广人稀,学生为主,逼格满满的象牙塔。


但是要我说我肯定还是愿意在老校区——附近有居民区,小馆子也多,有人情味儿。

我是个挺俗气的人,爱找小馆子,喜欢坐在店里点上一份吃的,等的时候和老板聊聊天。喜欢逛菜市场,喜欢在摊子上挑水果,文图附近那个摊子晚上去最好,老板总爱打折。早起的时候看见附近伸胳膊蹬腿儿的老头老太太我也挺高兴,晚上南区篮球场还有人跳广场舞。

——都让我有一种生活的感觉。

人们热热闹闹地在这里,烤冷面的大妈,附近值班的保安,路尽头两块钱配钥匙的。

复旦是带着烟火气的,感觉特亲切。


这个时候我觉得自己不仅是一个奔赴到上海求学的学子,更是一个安定生长在这里的居民,过着日子。

可能是我不思进取,一直不太希望大学变成一个完全的象牙塔,高中的时候就就已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到了大学除了学习之外,我觉得也是需要学着生活的。

学着去认识世间百态,学着在平凡里找到闪亮的东西,学着理解更多,了解民间疾苦。

切断大学和社区的联系,制造一个不受干扰的环境来学习,听起来确实cool。

拆了文图一条街之后空间的确也显得大了。

就是路过的时候有点失落,还挺难过。

文|樊悦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