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者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27 16:34: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又是无谓的争吵,千篇一律的借口,让人想逃离。

这个除夕没有回家。身边没有人,百无聊赖中随便找了家网吧打发时间。大年夜,网吧竟然也是爆满。

网络游戏中厮杀得激烈,似乎就可以忘掉生活的乏味。但是当你退出游戏回到现实,会感到更加不知所措。

其实我是为了看某卫视的春晚,因为他们请来了我最喜爱的几个歌手。

我走出网吧,沿着街道往回去。破碎的鞭炮纸铺了一地残红。九点的小城,就已萧条得了无人迹了。广场上的大屏幕照例一闪一闪,播放着永远没有人看的广告。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冷风中,突然生出一种奇异的空虚的感觉来。仿佛隔着玻璃鱼缸观察这个世界,又像漂浮在失去重力的半空,吃力地呼吸。

空气中弥漫着硫磺的气味,那是鞭炮和烟花的副产品。我的头发和衣领被熏上了它的味道。

行道树上缠绕的串灯渐渐暗了,谁家传来麻将的声音。

一群高声喧哗的人走过,笑声不绝于耳。他们大概很幸福吧,有朋友,也很健康。


我问你,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个正常人呢?

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可你那双含笑望着我的眼睛却那么让我难堪。

我还是回去了。我对你说再见。


我拖着箱子漫不经心地走,路过街角,狭小的彩票站挤满了人。他们大部分都是本地的工人,穿着油渍麻花的工作服,皱着眉头坐在那里研究着数字的走势。也许他们都有一个发财梦,幻想有朝一日能被馅饼砸中,所以此时此刻他们无比认真。

可是又有几个人能成为真正的幸运儿呢?

挤挤挨挨的人群中我看到了一个熟人。他前不久刚离了婚,现在闲在家里,工作也不去做,整日喝酒打牌。

他注意到我在看他,扫了我一眼,啐出一口浓痰, 落在肮脏的残雪里。


夜又来了。

小区里的声音很精彩。住在三楼瘫痪十几年的女人此时正在含混不清地与她那不耐烦的儿子争吵;四楼的小夫妻在打架,锅碗瓢盆摔了一地,夹杂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晚归的胖女人手里拿着肉夹馍,高声呼唤一只流浪猫。

终于又什么也听不到了。火车穿过迷蒙的大雪呼啸而过,发出长长的轰鸣。

家就在铁道边,从小早已习惯了火车的声音,可是为什么今天它听起来如此让人心惊?扑到窗边向外望,只有路灯在布满水汽的玻璃上晕出一片模糊的橘黄。

事实就是事实,它硬生生地摆在面前,回避不得,跨越不了。也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因为我自己早有预料。

世界从不是很久以前的那个三月开始,就变样了。


他说过的话,她都当做任务,认真地履行。也许是她觉得,这样自己能与他更近些。

这一天,我梦见她又去找他。

“谢谢你那么耐心地解答我的问题。”

“不客气,这没什么。”


年轻人总有夸大自己痛苦的习惯,可这次的感觉强大到让她如五雷轰顶。

“那么,我可以拥抱你一下吗?”

迟疑了一下,却向她伸出了双手:“还是握个手吧。”

而她一下子扑了上去,搂住了他的脖子,手抚上他的背。在拥抱的一瞬间,她感到了他身体不自然的僵硬。

她明白了,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始终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他们之间,永远都只能是这样的关系。

她觉得自己像个偷窥者。

她松开手,看到他的眼睛,带着含义不明的笑意。

他目送她离开,举起手说拜拜。依然是笑着的。


“我爱你,可是又能怎样呢?”


END


你以为你看懂了 其实很可能你都不知道我写的是谁



作者:小白

微信公众号:蓝星旅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