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自序: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21 14:30: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6


2017年,某日,小蒋在湾区苹果总部的食堂请我吃饭,除了食堂里有的,还给我带了苹果总部附近小店卖的陕西肉夹馍。我们成了在苹果食堂里吃肉夹馍的唯一一桌。


硅谷里的苹果食堂和大城市核心区的苹果展示店,应该是一个设计团队做的:玻璃、水泥、挑空,尽量少的色彩。


小蒋啃着肉夹馍说:“如果有足够多的数据,你的手机比你更懂你自己,比你心思最缜密的女朋友更懂你自己。未来的手机就是一个数据收集器,你怎么拿手机、手指用什么力度和频率碰了屏幕什么地方停留了多久碰的什么内容、你的心跳变化、你的眼球运动、你的表情变化等等,都会被记录下来,然后被存储、被分析、被综合、被解读、被利用。苹果手表以及以后的可穿戴设备、可植入人体设备(脑机接口也离实用阶段没几年了)、智能家电、智能汽车都是数据收集器。乔布斯在死前似乎悟到了一件事,我来替他说一下哈,恒河沙就是数据,无尽的数据就是大千世界,对无尽数据的有效分析就是道。以后类似我们苹果公司这类伟大的公司就是佛一样的存在。”


我说:“那iCloud为什么不免费无限量提供?明显犯了和微软Office软件不免费类似的错误。因小失大。另外,如果深度思考,怎么能确定苹果这类公司是佛不是魔?你知道吗,我现在几乎看不到新闻了,我看到的都是新闻APP认为我想看的,比如我手欠点了一下兰博基尼的视频,之后总是出现超跑的内容,我点了一下杨幂,之后总是杨幂到底有没有离婚。我去,一个新闻APP,这么顺着我有什么意思啊?你想想哈,之后的世界,除了人民日报和CCTV,就是一群顺着我的阿谀奉承类APP、总想从我这里掏走钱或时间的奸诈小人类APP,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如果我使用手机的数据经分析得出结论,我喜欢幼女、御姐、SM,然后就一直推送和辅助我接触类似内容,这样的公司是佛还是魔?这样的公司如何定义恶?如何自己守住自己不做恶?”


小蒋默默地又啃了一口肉夹馍,我也默默地啃了一口肉夹馍。


7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不设诸侯,分天下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监,皇亲国戚主要有功家族用公钱重赏,收缴天下兵器,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统一车辆标准和道路标准,徙天下豪杰十二万户到都城咸阳。


此后,秦始皇死后很多年之后,秦朝灭亡很多年之后,公元1973年8月,毛泽东主席写了一首七言律诗《读封建论呈郭老》:


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
祖龙魂死业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
百代犹行秦政制,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


8


2015年,我搬回我的出生地,我老妈住在我隔壁的小区。我老妈能量太大,我逐渐有了自我意识后,先是不能和她住在同一间屋子,然后是不能住在同一套房子、同一个楼、同一个小区。德不孤必有邻,我哥比我更敏感,他不能和我老妈住在同一个城市。2016年,我老爸走了之后,我觉得有义务更经常地去看看我老妈,一块儿喝口酒。她在八十岁之后,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酒量终于比我差了,另外的变化包括:不会用惊叹号之外的标点符号了,衣服只爱大红色了。她如果变成植物,整个地球上应该没有比她更红的花儿了。她继续保持了她的语言天赋,我把她的金句加工成书面语言之后,很多人粉她,其中包括不少恨我的人。


老妈喝了一口龙舌兰酒,告诫我:“你现在说话越来越有人听了,你要更加小心。做人要圆滑。别人不爱听的,不要说,尤其是那些人比你腰粗的时候。骂人也要在心里骂,骂得多了,他们也能听见,他们又没证据,只能干着急。”


我问老妈,现在好还是过去好?


老妈反问,有什么区别吗?


我被问住了。


1971年我出生,那前后,有很多文人死掉,有很多票,光有钱没有用,比如粮票、油票、肉票、布票、肥皂票、糖票、豆腐票、月经带票等。


2017年的某日,我和我老妈喝龙舌兰酒,蛋逼。在这前后,有很多书下架,有很多许可证,光有钱没有用,比如《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等。


1971年,我们共享空气和水。2017年,我们在自己的住处装了空气净化系统和水净化系统,我们共享汽车、自行车、充电器、雨伞、景区房间。1971年,打倒一个走资派,我们叫好。2017年,抓走一个贪污犯,我们叫好。


我和小蒋在苹果总部分手的时候,下了小雨。小蒋说,在这里,我们相信,科技的进步能打破一切壁垒,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宗教的、人种的,科技的进步加上足够的钱(如果是无穷无尽的钱就更好了)就能解决一切问题,让世界更美好。比如,如果人类喜欢言论自由、信息自由,那就发射几十颗卫星,在天上组网,提供免费无线互联网接入。


我反问:科技领导一切就能避免任何“一个”事物领导一切造成的问题吗?你提供全球免费无线互联网接入,你无时无刻不收集数据,你用你的算法支持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的选举,岂不是有很大的概率你支持的人可以获胜?地球不是要进入一个被算法统治的时代吗?就像现在这个实际负利率时代,银行乐得免费给每一个地球人一张信用卡,让全地球人的生活目的变成了买、买、买。


9


2017年3月30日,我收到一份商业建议书:“汇报一下工作,我们做了一套体感互动的情趣软硬件,功能研发已经完成。以此为基础,现在在海外法律许可的区域市场以联合运营的方式做‘成人视频互动娱乐平台’,软件平台已经迭代到了第三版,硬件样品已经出来了,有了投资就可以量产,翻译成人话,我们要做一个‘全球24小时的线上妓院’。”


我忽然想,上次我大面积地皮肤接触、全身心地大面积地皮肤接触另一个人类是什么时候?


手我是有的
就是不知如何碰你

——顾城


10


面对阿法狗,我有点慌,但是没急。作为一个码字半生的手艺人,我苦苦思考,在这个大趋势下,应该如何困兽犹斗。写作的过程无法视频化。我写作不挑时间和地点,只要有点空余时间,打开电脑,我就能写,最好周围没人,我能穿个大裤衩子和T恤衫,最好能有瓶好红酒或是威士忌,一边喝一边写。我想象那个镜头画面,毫无美感,一个穿着大裤衩子、驼着背的瘦子在手提电脑前手舞足蹈,以为电脑是钢琴,以为自己喝高了就是李白。但是收集写作素材的过程倒是可以视频化:我走访小说的原型,看看他们生活的环境,和他们好好聊聊天、逗逗逼、喝喝酒、探讨一下他们心灵深处的人生困扰。


2015年底的时候,我决定做个视频节目,叫《搜神记》。当时没有特别明确的意识,现在回想起来,我想做的是:借助神力,面对机器。


搜神记:搜,搜寻,找寻,探寻,挖一挖人性中最深的无尽藏;神,神奇,神圣,神经,神秘,那些有一些非普通人类特质的人,那些似乎不容易被机器取代的人,那些或许可以代表人类战胜阿法狗的人;记,我穿着大裤衩子、就着酒把搜罗的神力写下来。我把《搜神记》这个创意和几个视频平台说了,经过几轮沟通,腾讯视频敢突破敢尝试,决定做,马自达决定总冠名。


从制作视频,到播出,到写短篇小说集,前前后后持续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小说集定稿之后,我又看了一遍,我想我可以坦然面对机器了,阿法狗的出现并没有动摇佛法的根本或者世界的本质,按照四圣谛去耍,阿法狗也可以变成像阿猫阿狗似的宠物。


首先,阿法狗们能做的事儿,就让它们去做吧,既然它们能做得比人类好很多。就像四十年前有了电子计算器之后,没事儿谁还手算、心算四位数以上的加减乘除开方乘方啊。就像现在多数人类不再关心温饱一样,未来多数人类也不用关心现在常见的工作。未来,有机器干活,人类不需要做什么就可以活。


其次,阿法狗们能做的事儿,如果你做起来开心,你就继续做吧。人类早就跑不过汽车了,但是不妨碍很多人热爱跑步。围棋还是可以继续下,继续在里面体会千古兴衰一局棋,阿法狗在,反而更容易让人意识到,很多事,游戏而已,何必张牙舞爪丢掉底裤。


第三,很大比例的人类要在机器抢走他们的工作之前,抓紧学习,学会消磨时光,学会有趣,学会独处和众处。这件事儿现在不做,退休前也得做,晚做不如早做。最简单的方式是看书和喝酒,稍复杂一点的有旅游、养花、发呆、写毛笔字和研究一门冷僻的学问(比如甲骨文或者西夏文字)。


第四,对于极少数的一些人,那些如有神助的极少数人,可以考虑从三个方面在阿法狗面前继续长久保持人类的尊严。多多使用肉体,打开眼耳鼻舌身意,多用肉体触摸美人和花草,这些多层次的整体享受,机器无福消受。多多谈恋爱,哪怕坠入贪嗔痴,哪怕爱恨交织,多去狂喜和伤心,这些无可奈何花落去,机器体会不了。多多创造,文学、艺术、影视、珠宝、商业模式,尽管机器很早就号称能创作,但是做出来的诗歌和小说与顶尖的人类创作判若云泥。


《搜神记》小说集里的所有故事,描述的都是这些似乎“我眼有神,我手有鬼”的人,这些用兽性、人性、神性来对抗这个日趋走向异化的信息时代。


或许就在我敲击苹果电脑键盘、写这篇文章结尾的时候,人类每天记录的数据量超越了恒河沙数。


“须菩提,如恒河中所有沙数,如是沙等恒河,于意云何?是诸恒河沙,宁为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但诸恒河尚多无数,何况其沙。须菩提,我今实言告汝,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七宝满尔所恒河沙数三千大千世界,以用布施,得福多不?”
须菩提言:“甚多,世尊。”
佛告须菩提:“若善男子、善女人,于此经中,乃至受持四句偈等,为他人说,而此福德,胜前福德。”

——《金刚经第十一品》


冯唐做偈曰:


生而为人,用好肉身。
此具肉身,包括灵魂。
肉交神交,度己度人,
酒足饭饱,关机睡觉。


《搜神记》正在各大网站预售,请点击 阅读原文 进入购买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