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人欲——前篇·纯真的小白第078回:恶满难逃一网收(徐公子胜治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04 14:05: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前篇·纯真的小白

 第078回                

  

恶满难逃一网收






图片来源:网络(配图与本文无关) 

  

     于苍梧摇头道:“我们可没有欺负你的意思,相反是想保护你。以你现在的修为得到了这种东西可能不仅无益而且有害、不仅害己而且害人。”
  叶知秋在一旁补充道:“《白莲秘典》所得非人自然不行,你所得非法也不是好事,除非有门中长辈高人正确的指点。”
  白少流:“二位高人说得对,看见洪和全等人的下场我也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白莲秘典》我已经拿到了,我还有用不能给别人。”
  叶知秋:“小兄弟没听明白我夫君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得到《白莲秘典》又无人可以指点,他可以指点你修行。这可不是图谋你手中秘籍的打算哦,你不能误会了!”
  驴子要小白来夺《白莲秘典》,就是要等小白拿回去亲自指点他修行。现在又冒出一个叫于苍梧的,也自告奋勇要指点小白修行《白莲秘典》中所载秘法,旁边还有人帮腔说不是图谋秘籍就是为了帮助小白。叶知秋说的话很认真,至少她是真心这么想的,但别忘了她毕竟和于苍梧是一家的,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实际上还是在帮夫君取要《白莲秘典》。
  相信白毛还是相信陌生人于苍梧?小白当然挥做出自己的选择,他又退后一步道:“多谢二位的好意了,但我不需要你们帮忙,有人能帮我。”
  于苍梧明白他在想什么,仍然呵呵笑着说道:“如果我帮不了你。这普天之下能帮你的人恐怕就屈指可数了。请问小义士要去找哪位高人,又因何故一定要留下《白莲秘典》?你应该看得明白,就算你有两下子也远不是我地对手,为何还要拒绝我的好意呢?”
  白少流:“自然有人能帮我,是谁我不方便告诉你。你虽是高人但与我素不相识,《白莲秘典》是我拿到的当然归我,你总不能强逼吧?我要这东西不是为我自己。是要学其中的法术救人。”
  于苍梧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看那表情似乎是一直在故意逗他说话:“救人?学《白莲秘典》去救人?难道你是弥勒菩萨。要把谁接引到净土莲华世界吗?”
  小白还没回答叶知秋也在旁边笑了:“你要是救人的话可以把东西带走我不管,但是你要说出想救的那个人地名字。可不许撒谎呦,你说不说实话我们有办法知道!”
  向来都是小白有办法知道他人说不说实话,现在居然被别人反问了这么一句感觉有点好笑,他也听出来那两人似乎在故意逗他,但说话的语气却又不容置疑。他无可奈何地答道:“那人叫倾城,倾国倾城的倾城。告诉你们了。我可以走了吧?”
  叶知秋有些夸张的一瞪眼对于苍梧说:“夫君,他说的是实话!”
  于苍梧:“关系还真不错,连真名都知道了,既然如此你可以走了。”
  于苍梧放小白带着《白莲秘典》走,小白却站住脚步不走了,因为于苍梧刚才的话有玄机。他上前两步急切的问道:“于,于大哥!你怎么知道倾城的名字,而且还知道这是她地真名?你认识她吗?她人在哪里?……您自称是天下少见的高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对不对?”
  叶知秋咯咯笑出了声:“这位小兄弟真机灵,一句话没注意就让你听出了破绽。”
  于苍梧也笑,走上前拍了拍白少流的肩膀道:“你怎么改口叫我大哥了?别人都叫我于大侠。”
  白少流:“于大侠,你一定知道倾城的下落对不对?”
  于苍梧:“不错,我知道她在哪里,如果告诉你她的下落。要你用《白莲秘典》来交换你愿不愿意?”白少流摇头,于苍梧眉头一皱追问道:“你不愿意?”
  白少流解释道:“不是不愿意,我还不清楚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需不需要解救?如果她安然无恙或者你能救她,这《白莲秘典》就送给你,否则仅仅找到她的下落是不够的。”
  叶知秋挪揄道:“你还挺会讨价还价地,自己的宝贝自己留着吧,我们不要了!”
  于苍梧:“看你急的那样,就不跟你罗嗦了,她在很远的地方被困住了,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带你去找她。”话音未落小白一言不发屈膝倒身就要下拜。于苍梧衣袖一挥一股无形之风把他托住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要你磕头你还真磕啊?刚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白少流:“黄金算什么,哪能跟清尘比?不就是磕三个头吗。还要我做什么?”
  于苍梧摇头:“不用不用,有这份心就行了,你想什么时候去?”
  白少流:“现在!”
  于苍梧:“马上就去?你可真够着急的!可以立刻出发,不过得去一趟淝水多买点东西,你身上有钱吗?”
  小白一摸兜掏出两万现金还有一张钱庄卡:“这些钱够不够?不够卡里还有十万,于大侠要买什么东西?”
  于苍梧:“够了够了,哪用得了这么多!不是我要买东西,是你得买点东西给清尘那丫头送去。她现在住的地方条件很简陋,吃得不好穿得也不好而且什么别地都没有。我建议你到淝水最有名的知味楼点几样可口的酒菜打包,再到商业中心买几身女孩家喜欢的衣服,这样才好去见人嘛。想讨女孩的欢心,总得对人家好点是不是?”
  小白听得有点迷糊,于苍梧话还没说完后背就挨了叶知秋一拳:“你教育人家倒头头是道,自己什么时候这样讨过我欢心?”
  于苍梧叹息道:“你夫君穷啊。什么时候像小白这么有钱?”
  叶知秋佯怒道:“堂堂大派掌门,怎么搞的像个要饭花子一样?……你去送小白见清尘吧,快去快回,晚上老爷子等你喝酒呢!我先走了,小白再见。”说完话飘身形飞出院墙转瞬不见。小白一时之间愣住了,于苍梧又拍了拍他地肩膀说:“你发什么呆,我们也走吧?”
  白少流:“清尘在什么地方?是不是很近?我刚才听叶女侠说你晚饭时间就能赶回来。”
  于苍梧:“不算太远。离此地三千里有余四千里不到。”
  小白瞪大眼睛:“这么远?”
  于苍梧笑道:“不妨事!我们先去淝水。”言毕身形腾空而起,周围平地卷开一阵狂风。这狂风凝聚有形似一只大手把小白给摄住卷到了天上。小白猝不及防张牙舞爪的挣扎了一番,却发现自己不动的话倒在空中站的很稳,已经速度极快地在凌空而行了。他被一片无形地风包裹着,周围感受不到风力,却能听见身侧不远处呼啸的风声。再看于苍梧背着手凌空而立,与他肩并肩破空而行。
  “于大侠,这是什么法术?您居然带着我在天上飞!”片刻之后小白已经冷静下来。用钦佩无比地语气问道。
  于苍梧没有回头淡淡答道:“这是我平生最为得意的绝学,不借法器徒手御风,凌空万里来回朝夕之间。论修为我远不敢说天下最高,但这一手御风地功夫恐怕当今的昆仑盟主也比不上。”
  白少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不敢相信,于大侠这一手绝技真是天下无双。”
  于苍梧却叹了口气:“我的修为远超海天谷历代掌门,也曾自以为此绝学天下无双,可有一人二十年前就在我之上,我至今无法超越。”
  白少流:“谁呀?这么厉害!”
  于苍梧又叹了一口气:“这人一点也谈不上厉害。他如今在人间已不用神通,此人法号风君,人称忘情公子。我平生与人正式斗法,只败给过两人,败给他那一次用的就是御风绝技,他以同样的法术应对让我输得心服口服。”
  忘情公子?小白听说过。那不就是白毛的死对头吗?如今在人间已不用神通?这话什么意思?小白是一肚子疑问。此人法号风君,小白莫名的想起了风君子,难道就是风先生吗?那可太巧了!小白早知道风君子是一位了不得地高人,却隐藏行迹不漏神通也不承认自己是修行高人,难道就是于苍梧所说的“在人间不用神通”吗?
  他刚想追问,于苍梧喝了一声:“我们要落地了!”话音一落御风往下便行,越过一条河流可见对岸有很多人三三两两的行走,于苍梧带着小白就从这些人头顶上的高空飞了过去。小白惊问道:“于大侠,我们就这么在人家头上飞,也不怕惊世骇俗?……他们怎么没看见我们?”
  于苍梧笑道:“原来你也知道修行人的戒律?我带你御风而行自有折光之法。普通人看不见的。”
  在一片四周无人的小树林中落地。两人收了法术走了出来,就和闲逛的游人一样看不出任何异常。这里是淝水河边地一处公园,走到公园门外回头一看挂着“逍遥津公园”的牌子。出了公园就是淝水市区了,沿街边走了不远来到一家门庭很热闹的大酒楼门前,酒楼上挂的招牌红边蓝底古色古香,从上到下竖书三个烫金色的大字“知味楼”,上面还横书两个小字“石记”。
  正是午饭时间,酒楼的大堂中散客几乎都坐满了,一张空桌子都没有。于苍梧领着小白走进去,一路上碰到开门地、擦桌子的、端盘子的都客客气气的对二人点头施礼,他走到大堂柜台前问道:“大妹子,有没有空地方?”
  柜台里一位容貌甚是俊俏,看年纪大约在二十七、八的女子小声道:“原来是于掌门,你怎么来了?在这里不要叫我大妹子,叫陈经理。”
  于苍梧:“我说大妹子陈经理,这位小义士白少流也不是外人。今天来光顾知味楼的生意,给我们找个空地方,我看楼下是没有桌子了,楼上还有包间吗?”
  陈经理:“你来地不巧,包间也全满了,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生意特别好。”
  看于苍梧的架式要坐在这里好好吃喝一顿。白少流有些着急的道:“于大侠,不是点酒菜打包吗?我们还要赶路呢!”
  于苍梧:“路还很远呢。小兄弟,你这几天吃过一顿饱饭吗?不得吃饱喝足才上路?”
  白少流这几天一直风餐露宿,饿的时候大不了就在野外就着山泉啃个冷馒头而已,于苍梧这么一提醒白少流想起地倒是另外一件事。自己吃不吃饭无所谓,人家可是要吃饭地,不能因为自己着急去见清尘连饭都不让于苍梧吃好,这也太没有礼貌了。求人帮忙不是这么求的!他赶紧改口道:“对对对,吃饱喝足才赶路,于大侠不要着急!”
  柜台里地陈经理看了一眼白少流突然开口问他:“白少流?这个名字有点耳熟,请问小兄弟是来自乌由吗?”
  自己乌由第一高手的名头这么大?远在淝水地一家酒楼经理都听说了?白少流点头道:“我是来自乌由。”
  陈经理:“那你认识风君子先生吗?”
  白少流:“风君子?认识一位,就不知道是不是同名同姓。”
  陈经理:“手上戴着翡翠指环,正式场合也从来不穿西装。”
  白少流:“那就是他,我认识风先生,他教我读古籍。我还请他喝过酒。”
  陈经理:“原来如此!于掌门,你们去二楼君子居吧,随我来。……白兄弟,我的名字叫陈雁。”
  白少流:“你叫我小白就行,请问你认识风先生吗?”
  陈雁:“可惜我还没有亲自拜访过!”
  于苍梧在后面拍着小白的肩膀道:“小白,你好大的面子。竟然攀上忘情公子的交情,一来就被请进君子居。”
  白少流:“什么?难道风先生就是……”
  于苍梧:“别在这里谈,进屋再说!”
  君子居是二楼走廊最尽头的一间包房,房间并不大,一张白橡木古式方桌旁边只放了四把椅子,推开窗户却可以看见淝水河畔。于苍梧招呼小白面对面坐下,对陈雁说:“大妹子,简单来几个菜,两壶老春黄就行。”
  陈雁:“简单来你也得点啊?”
  于苍梧:“南明离火焖羊鱼、水韧千丝穿荪糜……一样要两份,一份打包带走一份送上来。”他点了几个菜。菜名听得小白目瞪口呆。
  陈雁掩口笑道:“于掌门今天好大方。”
  于苍梧:“今天小白请客。”
  陈雁:“难怪呢!我提醒你一声。今天可是过节,晚上去见叶老爷子难道你想打包带着知味楼的菜去吗?要不从知味楼捎几坛老春黄。算我请客好了!”
  于苍梧:“打包地菜是小白要带走的,至于酒……怎么好意思让你请客?”
  小白听出来了,这于苍梧手头不宽裕,而刚才叶知秋临走时已经打招呼晚上老丈人等着他在逍遥派喝酒呢,这大过节的也没准备什么礼物。白少流是个乖巧的人,立刻cha话道:“于大哥,谢谢你愿意帮我的忙,既然是过节,我也应该准备一份礼物孝敬前辈。……陈经理,给于大侠准备几坛你说的那什么酒,一起结在帐上。”
  陈雁笑着看小白,又问于苍梧:“于掌门要多少酒?我们知味楼的老春黄很贵的!”
  小白赶紧掏出钱庄卡递给陈雁:“这里有十万,怎么样都够了吧?”
  于苍梧想笑却忍着,咳嗽一声对陈雁说:“你看见没?我人品好运气就好,我要一百坛!”
  别说小白,连陈雁都吓了一跳:“于掌门,你还让不让我们做生意了?”
  于苍梧晃着脑袋道:“当我不知道吗?年前你们知味楼从芜城运来十瓮老春黄,每瓮两百斤,总共两千斤恐怕不会这么快就卖完了吧?你们酒楼分装地小坛是三斤一坛,我不过要买三百斤而已。”
  陈雁无可奈何的笑了笑:“行,于掌门真是无事不知!一坛一百八,总共一万八,今天这顿饭就算优惠打折不另收钱了。看于掌门这么大方,我再给你加三坛特别调制的。你慢慢吃吧,我派人送到逍遥派去,就说是于大掌门的拜礼,面子给足了吧?”
  小白客气,于苍梧可一点都不客气,开口就敲诈他三百斤老春黄,一顿饭竟然花了一万八!酒菜上齐于苍梧甩开筷子大快朵颐,小白虽然心里急的跟猫抓一样,却只能耐心的等他吃完,一边还很有礼貌地劝酒。此处的酒菜美味异常,于苍梧点的那几样菜品恐怕也是普通的客人吃不到的,可是小白几乎就没动筷子也没吃出什么滋味。
  借着敬一杯酒的机会,小白问道:“于大侠,这个房间叫君子居,与乌由那位风君子先生有什么关系吗?”
  于苍梧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太有关系了,知味楼在各地有很多家分店,都是昆仑盟主梅野石的产业。在世仙人风君子就是我梅师叔的传法上师,也是梅师叔所创三梦宗的祖师爷,这知味楼中的君子居是专门为尊敬风仙师准备地,平常不接待外客,今天是你地面子大。”
  虽然早有猜测,但听见于苍梧确认小白仍然吃惊不小。白毛讲过它在人间为七叶的故事,忘情公子可是它地死对头!没想到这两个人小白都认识,而且和小白的关系都不错。如果只听白毛的话,风君子应该是个阴险歹毒的大恶人!这与白少流认识的风先生一点都不沾边,他天生知人看人向来都是极准的,就算看不透风君子的内心,但也知道这位风先生绝对不是坏人,甚至想像不出他能干出白毛所说的那些事?
  看样子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白毛不可能对小白撒谎,但它只说了自己所记恨的事情,并没有对小白回忆全部的实情!没想到白毛三世为驴一心想解的仙术诛心锁,却是一天到晚笑眯眯的风君子所留下的!那么白毛想解诛心锁,自己可不可以去问一问风君子呢?想到这里他又问道:“于大侠,您刚才说的那位风先生在人间不用神通,是怎么回事?”
  于苍梧放下筷子看着小白道:“听说了这件事很好奇是不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不要想着去打扰他,他当年因为某些变故封印了自己的神识,把修行界所有的事情都给忘了,自愿入世历劫。就算在修行界也只有各派前辈才知道他在市井中的身份,梅盟主曾肯求昆仑各派不要去打扰风君子前辈,天下谁能不给面子?甚至乌由一带都很少有修行人行走。我告诉你是因为你学了修行道法,平常又和他有交往,但此事不可张扬你应该明白!”
  白少流:“明白了,难怪以前风先生有很多事我搞不懂,但是他当年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神识?”
  于苍梧:“别人的私事不要在背后嚼舌头,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不要问我!”
  白少流:“不问就不问了,我就是好奇而已,放心,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随意对他人提起的。”说话时心里琢磨该不该对白毛说呢?还是暂时不要说的好,这一仙一驴之间的误会他小白还搞不明白。而且他能感觉到于苍梧不让他继续问时心中有一股深深的怒意,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未完待续>


徐胜治 ,又号风君子,忘情公子,笔名徐公子胜治。 

徐胜治以笔名"徐公子胜治"亲笔撰写的“鬼、神、人、山、地、天、惊”系列小说——《鬼股》、《神游》、《人欲》、《灵山》 、《地师》、《天枢》、《惊门》已经连载完成,在网络上受到广泛好评。

他还是一位传统文化研究专家,知识面很广。对于各类宗教,他都了解极深,尤其是对道教的修养之术——内丹术有着深刻的认识。大家都认为他在丹道之中境界很高。同时在哲学及社会学等多方面,公子都有独到的见解,当然,其中少不了他的专业——经济学。因此,不论在小说界还是在经济界,公子都具有非凡的地位。 

人鬼神灵写作顺序:鬼股-->神游-->人欲-->灵山-->地师-->天枢-->惊门-->太上章。 

推荐阅读顺序: 神游-->人欲-->灵山-->地师-->天枢-->惊门-->太上章。因为鬼股是由一个个小短篇组成的,建议作为神游和人欲的外传来读。 

读他的天地人神鬼灵七部曲,真的受益匪浅,公子的很多看法都非常清晰透彻,可以说他的小说能够培养一批真正的国学爱好者。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文编辑:源源小仙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