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西安的上海风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20 15:00:0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提起西安,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是一座古城,属于西北比较落后闭塞的地方,但估计好多人不知道,西安也曾经洋火过一阵子,这洋火是在计划经济年代国家支援大西北的政策下,大量东部发达地区对西安的支援产生的,这里很重要的一部分是来自于中国最大城市上海的支援。老西安人把支援大西北的上海人叫阿拉,这些阿拉们不仅带来了先进的设备、技术和工艺,也带来了时髦洋派的作风,给粗犷、豪爽的老陕性格里增添了一丝细腻讲究的风格,可以说对西安城市文明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在计划经济时代,很多上海工厂搬来西安,西郊远东公司、南郊的风雷仪表厂、蝴蝶手表厂等等。石砭峪中的风雷仪表厂1965年从上海迁来组建的,是全国钟表企业的中心,担负着全国民用钟表行业精密检测仪器的生产,七十年代起开发研制了第一个全国统一机芯手表--熊猫牌手表,此后全国手表生产都以统一机芯作为国标,解决了手表生产、修理换零部件难的问题,一时间宁静的终南山脚石砭峪口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的红火起来了,那时的风雷仪表厂到了如日中天的巅峰时期,当时有句顺口溜:陕西有三宝,金丝猴烟、西凤酒还有熊猫牌手表。实际上不为人知的是风雷厂还承担战斗机坦克舰艇的计时钟生产,保密代号618厂。现在的风雷仪表厂已是人去楼空,但在石砭峪里还遗留着当年的厂房、住宅楼、子校、电影院、球场、食堂、邮局等一系列生活遗迹,经过岁月的剥蚀,虽已破败不堪,但依然屹立,甚至门窗完好,墙上文革时期的标语还清晰可见,保留着七十年代中国三线工厂小社会的完整印迹,很多反映六七十年代的电视剧都在此取景。据说风雷仪表厂当年是山中农民心目中的小上海,附近的村民经常将家中的土特产拿来卖给这些上海阿拉,阿拉们的生活方式也影响着当地人。 

位于西安城市中心的钟楼商圈,是西安时尚的风向标,如今开元商城后面的骡马市的东亚饭店,也是1956年遵照周恩来总理的指示,响应支援大西北的号召从上海迁来,主营苏锡风味。这家饭店初创于上海南京路。1978年,东亚饭店成为西安市首家旅游涉外饭店,曾接待过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等外国元首。 曾经繁华一时的东大街上有一家白玫瑰理发厅,是由上海人创建,理发师基本来自上海,以手艺高超、卫生干净、服务到位受众多顾客青睐。理发店有二层,里面摆放的全是厚重的理发椅,理发师们身着清一色的白大褂,店里对顾客使用过的毛巾严格遵循一人一换的原则。理发师给顾客刮脸时还会戴上口罩,从一楼到二楼,理完发的坐椅也会及时清扫,地面上几乎看不到碎头发渣,比现在街头巷尾的发廊要讲究得多,使西安人也能体验到上海“老克勒”的讲究生活。白玫瑰的烫发服务紧跟上海潮流,橱窗里摆着烫发女郎的照片,从白玫瑰出来,烫着新潮发型的女士都是东大街上的风景线。 

支援大西北金融业的上海人也不少,据说四指、五指点钞技术就是上海人传入西安的,我也曾听老一辈同事讲过上海老会计双手打算盘的绝活,我后来看了顾准的传记才对上海人的水平感到完全信服。

 

西安还有一所著名的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居然更是整体由上海迁来,这所大学在中国的排名就不必多说了,什么985211里都不能少了它的名字,樱花、梧桐大道是中国大学里著名的美景。 

上海人不仅带来了先进技术,也带来了时尚和品味,上海人会织好看的毛衣、会钩各种花样的桌布、花边,在工业尚不发达、没有义乌小商品城的时代,是西安大姑娘小媳妇争先追逐的时尚手艺。 

当年的上海引领了全国的时尚,但随着计划经济时代的终结,营企业雨后春笋般地涌现且来势凶猛,上海轻工业领先的地位受到了挑战,随后出现的则是为了快速满足大量需求、缺乏精心设计制作的产品,将中国推向了越来越快速发展、却越来越失去耐心去研磨的时代。曾经因为对上海的好感而延伸到南方人的精细性格的欣赏,随着走遍全国最终还是失望了:大江南北那些千篇一律的设计和做工,全中国从南到北可以几乎买到一模一样的东西......只有出了国,仿佛还能窥见一丝传统讲究的精工细作精神。西安没有了计划经济时代的行政性整体迁移,人口开始呈现自然流入趋势,逐渐以省内流动为主,满街的biangbiang面、肉夹馍也不足为奇了,只是,有时还会怀念一下西安从前的一些异域风情,那些上海阿拉的小资情怀,它们都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渐渐消失在风里了...... 

正如德国艺术家安塞姆-基佛所说:我不是怀旧,我是要记得


作者简介:浅语,本名王萌,工商管理硕士,高级经济师,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交流学生。多篇散文、诗歌、小说及金融理论文章发表于报刊杂志及网络,就职于邮储银行陕西省分行,夜雨梧桐文学社社长,陕西金融作协会员。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