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白露为霜 雁至霜降

百科知识 2018-08-09 17:45:14

说起霜降,人们不禁会想起《诗经》中的那首《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首据说采录于2500年前西北秦地的民歌,以蒹葭配露霜营造出一种空旷寂寥的意境,再通过主人公回环复沓式的真情告白,把他追寻伊人却不得的情感完美地释放了出来。《蒹葭》因此被后人奉为古代爱情诗的绝唱,“白露为霜”作为表现深秋节候的习用语也被沿用了下来。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在古人看来,“天气下降而为露,清风薄之而成霜”。“白露为霜”意味着天气渐冷、初霜已至,霜降节气到了。



节候表征

霜降是农历九月的中气。农历九月是古人信仰中司掌霜雪的女神——青女出现的月份。“青女乃出,以降霜雪”,古人因此称九月为“青月”。同时,古人又以九月为“授衣”之月,《诗经·豳风·七月》中有“七月流火,九月授衣”之句,“授衣”意为制备寒衣;唐人徐坚在《初学记》中也说“九月季秋,亦曰暮秋……亦曰授衣”,因此又以“授衣”代指九月。

据《逸周书·时训解》记载,霜降有“三候”:“霜降之日,豺乃祭兽;又五日,草木黄落;又五日,蛰虫咸俯。”大意是说霜降这天,豺开始捕杀鸟兽,因为捕得多,一时吃不完,就陈列起来,如同人们祭祀时陈列供品一样;5天之后,草木枯黄叶落;再过5天,冬眠的动物开始蛰伏在洞穴之中。如果上述3种“候应”不能按期而至,则相应地就会出现武将不作为、阳气出现问题、百姓居无定所等异相。

除了上述物候变化,霜降节气来临之际,又是白雁飞来之时,古人称之为“霜信”。据宋人沈括《梦溪笔谈·杂志一》记载:“北方有白雁,似雁而小,色白,秋深则来。白雁至则霜降,河北人谓之‘霜信’。杜甫诗云‘故国霜前白雁来’即此也。”近代学者胡道静认为,白雁其实是一个独立的雁种,也即今人所说的雪雁。

古人诗文作品中也有关于霜降节气的物象描写。唐诗人颜粲有《白露为霜》:“悲秋将岁晚,繁露已成霜。遍渚芦先白,沾篱菊自黄。”诗人写渚芦泛白,写篱菊自黄。唐诗人元稹有《咏廿四气诗·霜降九月中》:“风卷清云尽,空天万里霜。野豺先祭月,仙菊遇重阳。秋色悲疏木,鸿鸣忆故乡。谁知一樽酒,能使百秋亡。”诗中描述云尽霜降的秋景,写野豺祭兽、重阳菊花、鸿雁悲鸣等物象,最后收笔于重阳节饮菊花酒的习俗,悲秋之情令人神伤。


农事活动

在古人看来,霜,丧也,物遇之皆凋亡,因此取名“霜”。霜和露是阴阳二气交接的结果:“阴气胜,则凝为霜雪;阳气胜,则散为雨露。”对于自然界的生物而言,霜和露的作用也不一样:“霜以杀木,露以润草。”民众以秋季第一次霜为“早霜”或“初霜”,以冬末春初的最后一次霜为“晚霜”或“终霜”。从春初“终霜”到秋季“初霜”的间隔,就是无霜期。霜降节气的到来,表示无霜期的结束,也意味着庄稼生长期的终结。

在浙江,“寒露到,割晚稻;霜降到,割糯稻”。如果不及时抢收,就会减产,谚语说“霜降不割禾,一天少一箩”。事实上,各地农事节奏并不一样。在江苏一带,早在霜降之前稻子就已经收割完毕。据元人《吴门事类》记载:“吴俗以春分节后种、大暑节后刈者为早稻;芒种节后至夏至节种、白露节后刈者为中稻;夏至后十日内种、至寒露节后刈者为晚稻。”而在安徽武进,农谚讲“霜降到,呒老少”,意思是说霜降节气一到,田里的庄稼无论成熟与否都要收割了。


霜降节气里,人们还有其他的一些农事活动。东汉崔寔在《四民月令》中说:这个月人们要整理场圃,修缮谷仓、房屋、地窖,这是为贮存粮食等农作物做准备。民众也在霜降日占验天气和农事。据清代《杭县志稿》记载:“霜降无霜,廿日无霜”“霜降见霜,米烂陈仓;未霜先霜,米贩像霸王(言见霜主米贱,未及期主米贵)。”明人徐光启在《农政全书》中也说:“霜降无霜,主来岁饥荒;霜降无霜,碓头无糠。”


民间习俗

霜降节气里,民间还有其他的一些习俗活动。

俗语说“补冬不如补霜降”,因此霜降节气里人们讲究进补,传统进补的首选则是吃肉。据清代《畿辅通志》记载:重阳前后,人们设宴相邀,谓之迎霜。宴席间食兔,谓之“迎霜兔”。在闽南地区,霜降这天人们要吃鸭子,俗语说“一年补通通,不如补霜降”。元代宫廷饮膳太医忽思慧在《饮膳正要》中说:“鸭肉味甘、冷、无毒,补内虚,消毒热,利水道,并治小孩热惊痫等病症。”在广西玉林,霜降这天人们习惯吃牛肉炒萝卜或牛腩煲之类的补食。

除了吃补食,霜降节气前后也是柿子成熟的时候。在福建泉州,人们相信霜降吃柿子,可以防止冬季流鼻涕,俗语说“霜降吃柿子,不会流鼻涕”。同时,霜降节气前后,也是秋季蔬菜收获的时节,民众往往会腌制咸菜,以备冬季蔬菜淡季时食用。据《帝京岁时纪胜》记载:“霜降后腌菜,除瓜茄、芹芥、萝卜、擘蓝、箭干白、春不老之外,有白菘菜者,名黄芽菜,乃都门之极品,鲜美不减富阳冬笋。又出安肃者,每颗重至数十斤,为安肃黄芽菜,更佳。”


在广东高明一带,霜降节气里有儿童“打芋煲”的习俗。据清光绪《高明县志》记载:“霜降节将至,男孩子们聚在一起,捡拾瓦片砌成塔状,中间燃薪烧火。待瓦片烧红之后,把塔毁掉,把芋头放在里边煨熟,谓之‘打芋煲’。之后,每人手执两片瓦,一边以瓦片相击,一边向村外走去,口中念念有词,行至村外,将瓦片扔掉,曰‘送芋鬼’。”

旧时霜降这一天,军队要祭祀旗纛。旗纛是指古代军队所用的大旗,先秦时就已出现旗纛祭祀,称为祃祭。《礼记·王制》中有天子将出征“祃于所征之地”的记载,也即在驻军的地方祭祀。隋唐经学家孔颖达在疏文中认为,先秦祃祭是祭军神黄帝或蚩尤,目的在于壮军威。古代军队的祃祭仪式传承至后世,但祭祀的对象各代又有所变化:唐代祭祀黄帝、军旗;宋代祭祀蚩尤、牙旗(古代立于军营前的大旗,因竿上以象牙为饰,故称为“牙旗”);元代以人牲衅旗;明代各地卫所纷纷建旗纛庙,内设旗头大将、六纛大将、五方旗神等7个神位;清承旧制,雍正初年定三年一祭,并遣武员戎服致礼。

官兵祭祀旗纛,民众则以观看为乐,相应地也有一些习俗活动。据清光绪《苏州府志》记载:“霜降之晨,祭旗纛,人相诫无睡,听汛炮。”另据顾禄《清嘉录》记载:“(苏州)护龙街南北,观者如云,谓之看旗纛,能祓除不祥。俗于是夜五更,相戒醒睡,以听信爆,云免喉痛。或剥新栗置枕边,至时食之,令人有力。”

霜降日又是广西大新县下雷等地壮族民众的重要节日——霜降节,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关于节日的由来,民间有两种版本:一说,古时外敌入侵,攻州破府,毁灭壮人村寨。一对壮族夫妻岑玉音和许文英率领壮族子弟与敌人激战,击退了敌人,保卫了家园。他们胜利凯旋之日正值霜降节气,当地民众大庆3天,因此定为节日。又一说,岑玉音、许文英率壮兵到福建、广东沿海一带抗击倭寇,朝廷封他们为官,他们辞官不就,回归故里。因为大败倭寇是在霜降这一天,因此定为节日。据说,清代康熙皇帝曾封岑玉音为霜降神,并立一巨型照壁,照壁上刻其功绩,建八角钟鼓楼供奉玉音像。


       下雷镇庆祝霜降节活动



作为当地最为隆重的传统节日之一,下雷霜降节一般要持续3天。第一天叫“降前日”,附近村寨的壮、苗、瑶等族的青年男女纷纷到下雷各村寨壮族人家借宿,主人家杀鸡宰鹅,做糍粑、蒸糯饭,招待这些素不相识的朋友。第二天为霜降日,称“正降日”。这天凌晨,人们带着糍粑、年糕、肉、香烛等物品到玉音庙献祭,有的祈祷风调雨顺,有的祈祷老幼平安。据说在清代,霜降这天州官也要穿官服亲自到场祝祷。祭祀过后,还有演戏、舞狮、唱山歌等活动,一直持续到第三天的“降后日”为止。

霜降是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节气一过秋天也就结束了。在中国传统社会,季节的转换不只影响着人们的生产生活,甚或影响着封建王朝一些政令的实施。自汉代以来,封建王朝便有了“秋后问斩”的司法惯制。这一惯制的形成与古人的观念有关:在古人看来,处决犯人是代天行罚,“天罚”就一定要遵循天意、顺应四时,否则就会招致祸患。春夏是万物滋育生长的季节,宜行庆赏之政;秋冬是万物肃杀蛰藏的季节,宜行刑罚之政,因此才会在秋冬季节处决犯人。当然,古人选择秋冬行刑,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此时处农闲之时,官府有机会动员更多的人到场观看,杀一儆百的警示作用应该更大。辛亥革命以后,斩首这一血腥的刑罚被废止,“秋后问斩”也成了历史。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