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公务员是如何快乐度过假期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9-15 13:54:3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现在的法定假日很多,利用假期缓解压力,放慢生活的节奏,享受美好时光,已经成为人们的习惯。其实,我国的假期由来已久,当然,在古代享受假日福利的只有公务员了。早在西汉时期朝廷就确立了公务员休假制度,据《汉律》记载:“吏员五日一休沐。”休沐”就是沐浴和休息的意思,也就是说五天可以休息一天。





古代公务员是如何快乐度过假期的?




唐朝永徽三年,朝廷改“五日休沐”为“十日休沐”,也称为旬休,每十日休假一天,分为上中下旬各一天,又称作“浣”,从此假期又有了“浣”的称谓。《问奇类林》记载:“俗以上浣、中浣、下浣,为上旬、中旬、下旬。”在唐朝除了这样的常规假,每年还有3个“黄金周”,每逢春季、冬至、清明各休7天,中秋、夏至分别休3天假,元宵节、中元节、孟兰盆节、端午节、重阳节、三伏天几乎每逢节气都要休假一天。除去婚假、丧假、探亲假,再算上遇到特殊日子的假期,假日超过了100天。


宋代在唐朝原有节日的基础上又开创了“天棋节”等新节日,依然有“黄金周”,如元旦、寒食、冬至各7天假,还有“小长假”,如圣节、上元、中元、夏至、腊月各三天假,合计起来每年假期超过了120天,平均三天就休息一天,真让我们羡慕。

古代公务员是如何快乐度过假期的?






那么,如此多的假期,古代的公务员又是怎样度过的呢?




众所周知,宋朝的茶楼酒肆特别多,除了商贾之外,收入颇丰的公务员自然是这些娱乐场所的主要顾客。茶肆酒楼类似于现在的商务会所,这种休闲文化的繁荣和公务员的参与有着必然的关系。《东京梦华录》记载:“大抵诸酒肆瓦市,不以风雨寒暑,白昼通夜,骈闻如此。州东宋门外仁和店、姜店,州西宣城楼、药张四店、班楼,金梁桥下刘楼,曹门蛮王家、奶酪张家,州北八仙楼,戴楼门张八家园宅正店,郑门河王家,李七家正店,景灵宫东墙长庆楼。在京正店七十二户,此外不能遍数,其余皆谓之‘脚店’。卖贵细下酒,迎接中贵饮食,则第一白厨,州西安巷张秀,以次保康门李庆家,东鸡儿巷郭厨,郑皇后宅后宋厨,曹门砖筒李家,寺东李家,黄胖家。九桥门街市酒店,彩楼相对,秀旆相招,掩翳天日。政和后,景灵宫东墙下长庆楼尤盛。”


除此之外,汴京还有东角楼街巷、潘楼东街巷、马行街、寺东门街巷、大内西右掖门外街巷等商业聚集地。据资料统计,在汴京城内著名的酒楼有樊楼、会仙酒楼、潘家酒楼、和乐楼、欣乐楼、八仙楼、时楼、班楼、太和楼等,都是闻名的休闲之地。最著名的樊楼,后又改名为丰乐楼,在宣和年间,“更修三层相高,五楼相向,各用飞桥栏槛,明暗相通,珠帘绣额,灯烛晃耀”。假期中的公务员们是酒楼的主要消费人群,在此宴饮、会客,进行社交活动。


宋代的青楼文化非常繁荣,古代的妓女是事业编,为官妓。在放假期间,地方官府的公务员是有任务的,要深入青楼妓院一线,组织妓女宣传卖酒,招揽客人。当时著名文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二就记载着北宋京城汴梁酒楼饭庄歌妓招揽顾客的盛况:“凡京师酒楼……南北天井两廊皆小阁子,向晚灯烛荧煌,上下相照,浓妆女数百,聚于主廊上,以待酒客呼唤,望之宛若神仙。”




据有关史料记载;“绍兴年间,废教坊职名,如遇大朝会、圣节,御前排当及驾前导引奏乐,并拨临安府衙前乐人……”“官私妓女,顾倩只应”。南宋末年,著名词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其中写道:每座酒楼“数十人……引客登楼,则以名牌点唤侑樽,谓之“点花牌”。而“熙春楼”等十八家“市楼……皆时妆玄服,巧笑争妍。夏月茉莉盈头,春满绮陌,凭槛招邀,谓之“卖客”。公务员们纷纷前来捧场,既可以饮酒诗文,也可以宣传当地文化,发展经济,为地方创收,提高政绩。


宋代的城市园林主要分为皇家园林、公共园林和私家园林三类。皇家园林主要是指琼林苑、宣春苑、玉津园、瑞盛园。主要面向皇帝和宗室开放,但是在特殊情况下在特定时间也对普通公务员开放。公共园林则向全社会各阶层开放,著名的有汴京金明池、临安西湖等。汴京城私家园林数量众多,遍及城内外。临安也有许多私家园林,虽然这些私家园林属于私人空间,有的是商贾的私家园林,有的则是公职人员的家庭后院,但大众毕竟多了选择,不仅可以在自家园林内休闲,还可以走出家庭在其他的私家园林或公共园林内玩乐。有的私家园林在某些时候也对外开放,在《梦粱录》中就提到“内侍蒋苑使住宅侧筑一圃……每岁春月,放人游玩”,这样就为大家提供了更多的休闲空间,人们在这里吟诗抚琴,游戏玩乐。


和现代人一样,古代公务员也喜欢外出旅游,游山玩水,“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山路原无雨,空翠湿人衣”,“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诸如此类的著名旅游诗词不胜枚举。




公务员中有许多的文人墨客,音乐是文人的嗜好。陆游《老学庵记》载,范仲淹喜弹琴,可是平日只弹《履霜》一曲,时人谓之“范履霜”;欧阳修也喜好弹琴,尤其喜欢弹奏《流水》,他在自己的《三琴记》中说:“余自少不喜郑卫,独爱琴声,尤爱《小流水》曲。平生患难,南北奔驰,琴曲率皆费忘,独《流水》一曲梦寝不忘。今老矣。犹时时能作之,其他不过数小调弄,足以自娱。”丁傅靖《宋人轶事备编》载:宋周密曾回忆,“往时余游紫霞翁之门。翁知音妙天下,而琴尤精诣,自制曲数百解,皆平淡清越,灏然太古之遗音也。翁往矣,回思著唐衣。坐紫霞楼,调手制素琴,新制玉树、琼林二曲,供客以玻璃瓶插花,饮客以玉缸春酒,笑语竟夕不休,犹往日事。”


史载宋代善棋艺的公务员也很多,有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程颢、文天祥等,三俩知己,行棋对弈,悠哉乐哉。


书法绘画一直是公务员的钟爱。两宋书法名家皆来自公务员的队伍。北宋有“苏、黄、米、蔡”书法四大家,南宋有陆游、朱熹、范成大、张孝祥被称为“中兴书法四大家”。书法绘画是公务员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一种休闲方式,也为后人留下了诸多弥足珍贵的作品。


据《宋史》载,“喜读书,既丧明,犹令人诵经史,隐几听之不少辍”。曾任宋太常博士的洪兴祖“好古博学,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去书”。学而优则仕,读书,自然是许多宦官的毕生爱好。


古代也有宅男的。王安石在《休假大佛寺》一诗中记下了当时的休假经过:“罢惫得休假,衣冠倦趋翔。挟书聊自娱,解带寺东廊。”


古代公务员的假日生活可谓丰富多彩,和现代人相比,毫不逊色。


文、图/转自于网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