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成都是花椒味,西安是肉夹馍味,徐州是什么味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6:14:5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成都

花椒味


  成都,麻辣天府,动静相宜。



  所谓麻辣,既麻又辣。辣是成都精神,麻是成都灵魂。所谓“辣椒入口火辣辣,花椒触舌凉飕飕。”花椒串起的,是成都社会世态的麻辣万象:茶馆里喝茶的各说各、大门外坐定的龙门阵、放桌上砌城的麻将声、报刊亭内编排的“麻嘎嘎”(成都话,意为肉麻)。


  而与第二等的纯辣相比,花椒赋予的麻,为成都的辣升格,也令成都的城市形象由静转动:静是火辣辣,动是麻嗖嗖;静是锦官蓉城,动是麻辣天府;静是佳人媚笑,动是辣妹拥抱。


西安
肉夹馍味

  肉夹馍是西安人的汉堡包。



  拿起肉夹馍咬一口,油顺着手往下流。西安300多年的建城史,似乎都在这一口中凝聚;7000多年的文明史,都顺着馍中的鲜肉流出。


  肉夹馍是西安人的汉堡包,所有身在异国的西安人,白天嚼着薯条啃着汉堡,夜晚一定都是梦回那个“钟楼向南过路口,竹笆市街一樊记”的“老樊家”肉夹馍店。而至于国际上关于“肉夹馍与汉堡到底谁是谁祖先”的问题,西安人才不管那么多呢。“聊咋咧,吃吧“。包起馍来塞进肉,一口一口真消受。


长沙
槟榔味

  在长沙,嚼槟榔是种态度。



  长沙的街头巷尾,小孩嚼,老人嚼,侃大山的赤膊男嚼,时尚范的摩登女也嚼。如果把长沙的城市的动态记忆浓缩为“嚼”这一动作,那么长沙的味道必然是被嚼的槟榔味。在长沙,嚼得起劲的是本地人,嚼得眩晕的是外地人。


  有一个时期传言嚼多了槟榔容易致癌。你猜长沙人怎么着?嚼着槟榔看到这些文章的长沙人,突然吐掉槟榔,大骂一声:“都是屁话!我们人人都嚼,都得癌症了吗?”说完,口中的槟榔味飘散在城市四面八方。


上海
甜味

  大上海,甜味无处不在。



  “在上海,你得咬着舌尖学会用撒娇语气说上海话。”《百城记》中,黄章晋如此评上海话。与语言一样,上海人需要使舌尖时刻保持对味道的敏感。这味道,有点甜。


  黄霑在为《上海滩》填词时曾反复询问“上海滩到底有没有浪?”。事实上,上海滩不仅有浪,水浪里还有盐,还有点咸。这也反向推动了上海“以甜制咸”的城市文化。“慢火佐冰糖”是沪菜的甜;“情迷夜上海”是周璇的甜;“自由贸易区”是经济的甜;“东方小巴黎”是城市的甜。


兰州
牛肉面味


  兰州最知名的城市名片。




  在西北特有的曲艺形式兰州鼓子中,有一曲名为《兰州牛肉面》的唱段,单道牛肉拉面的好处:“一团面拉拉拽拽折折掀掀拳打,掌击上压下翻高提低旋左回右,转功夫神奇不虚传;白的是萝卜片,白格生生;绿的是香菜蒜苗,绿格英英;黄的是捞面,缕缕丝丝;紫的是牛肉,味真爨;红的是辣子,焙熟油泼;汤热汤多汤新汤鲜,真教人食欲大开馋也不馋!”


  与福建沙县小吃、重庆鸡公煲并列为“共和国三大餐饮巨头”的兰州牛肉拉面,已经成为兰州最知名的城市名片。在南北群山环伺、东西黄河横穿的兰州,唯有一碗牛肉面,方能廓清地域纠葛,成为兰州人隔几代都爱的“大众第一吃”。“天下佳肴,万万千千。兰州牛肉拉面,天下第一面,香在心间。”鼓子桥段垛子落,兰州拉面端上桌。


广州
早茶味

  早茶,广州人的brunch。



  一壶茶、一张报纸、几盅点心,往往能被广州人”叹“到午后。(叹为粤语,意为“享受”)


  从西关骑楼牌坊店,到番禺临街大排档,早茶店铺无处不在。广州人好约上三五好友,早茶边叹边”吹水“(粤语,意为侃侃而谈);兜揣一份报纸,看本地都市报如何批评政府在公共事物上的不作为。期间,伴随”唔该“而由”靓仔“、”靓女“们(广东人呼唤服务员的常用词)陆续端上的蒸虾饺、叉烧包、牛肉肠粉艇仔粥……真是盅盅叹尽,杯杯尽兴。品种繁多的早茶点心,随心所欲的早茶文化,也意向性折射出广州的城市风貌:自由与惬意,不疾不徐的都市节奏;多元与包容,CBD与城中村在城市中并立。


青岛
蛤蜊味

  晾肚皮、吹海风、吃蛤蜊、喝啤酒。



  对于青岛蛤蜊,梁实秋有话说。“含在口中滑嫩柔软,色香味形俱佳。”为此他特意为其取名为“西施舌”。

与大海亲密接触的青岛人,似乎已经习惯了“晾肚皮、吹海风、吃蛤蜊、喝啤酒”的生活常态。油爆蛤蜊的脆壳呲叫,酒杯碰撞的午夜时分,海风继续吹,蛤蜊味渐浓。


东北
大葱味

  蘸好酱,送入口,老来劲儿了。



  “你们一般都是怎么吃大葱呀?”


  “就酱吃。”


  “装你妹台湾人啊!”


  东北人不明所以。在他们看来,这种蘸酱而食的吃法简易、便捷,一如东北人性格,豪放,直接。水千山总是情,给棵大葱行不行?这是他们的宣言。东北人想不通上海为什么总该甜腻腻的食物,也对广州人动辄坐一下午的叹早茶行为感到“理解不能”。城市的味道?别闹了,不就是大葱味儿嘛。蘸好酱,送入口,“老来劲儿了。”


新疆
烧烤味

  去新疆以后,才知道之前吃的都是牙签肉。



  “喀瓦甫”,羊肉串的维吾尔语。新疆人其实不爱叫烤羊肉串,他们更愿意这样直呼烧烤店老板:“来5串烤肉”!有别于内地的蒸、炒、烹、煎味,烧烤在中国的鼻祖非新疆莫属。“卡普瓦”,烤肉的维吾尔语。在新疆,人人都爱卡普瓦。“卡普瓦皮希迪”(烤肉熟啦)的叫声一起,羊肉串味儿入侵鼻腔,这里的人们味蕾打开,烧烤味照亮新疆的每座城市。


南昌
炒粉味

  南昌的味道,绝对是被辣椒、酱油和米粉呛出的炒粉味。



  虽然“襟三江而带五湖”,但南昌透出的却是“烟火气”。与南昌人“早餐必点”的凉拌米粉相比,在炒锅中翻滚暴呛的炒粉,才深得这座豫章故郡的城市精髓。看似平常的青菜、香菇、米粉,经辣椒、酱油佐料的味觉勾芡,让米粉的”重口味系数“瞬间爆表,同时也勾勒出南昌的城市文化: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流涌动。


徐州
饣它汤味

  徐州第一汤。



  饣它汤是徐州人早餐爱喝的一种鲜汤,是最正宗最地道的徐州美食。是徐州人熬了四千多年的汤,著名的“徐州第一汤”。自打彭祖发明烹制了这种汤,对这饣它汤,徐州人始终不离不弃,外地人都赞不绝口。饣它汤是什么味?想想吧,用母鸡、薏仁儿、麦仁儿等,连续熬10多个小时,从晚上一直熬到第二天早上,再在饣它汤这里面打个鸡蛋,这味道能不鲜美吗?

(*图文内容整理自网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