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二吃年糕年年高!上海16区特色糕点大PK,谁家最美味?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7-08 16:35:2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过年聚会噱头那么多,为什么今年的主题选了糕点?老沪家过年吃糕,那是有传统的。和隔壁老苏家、老浙家一样,从祖上几代算起,老沪家一直都对糕团有种无法形容的情结。


寒日微暖,艳阳清风。开着上个月刚从“沪C”换成“沪A”牌照的小车,崇明正哼着歌飞驰在畅通无阻的长江大桥上,心情和刚换了“金霸王”的打鼓兔子一样轻快——难得新年放假,他们老沪家的16个兄弟姐妹要好好聚聚。今年的聚会地点选在了刚装修好江景房的徐汇哥哥家里,聚会的主题则是老沪家最喜闻乐见的“吃”字:每人要带上自己最拿手的一种过年糕点,放在一起“PK”一下。


长江大桥 张云摄

 

过年聚会噱头那么多,为什么今年的主题选了糕点?老沪家过年吃糕,那是有传统的。和隔壁老苏家、老浙家一样,从祖上几代算起,老沪家一直都对糕团有种无法形容的情结。这可能和户籍所在地有关。奔腾6000多公里的长江水流到老沪家这儿,在注入太平洋之前已经兼容并蓄了太多,没有了从唐古拉山脉上刚冲下时的激烈碰撞,有的只是在入海口处的静水深流。而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匠心独具、在中西碰撞中产生了独特香糯风味的糕团就和长江水一样,正是老沪家“海纳百川、大气谦和”家训的极好诠释。春节临近,一大家子用米粉做点糕团吃,原料虽朴实无华,但寓意生活“节节高”,实乃居家旅游、馈赠亲友必备佳品。

 

崇明是有信心的。他车里装的是一整笼近40斤的崇明糕,出门前差点锁不上后备箱。说到老沪家的过年糕点,林林总总名目繁多,可谁能忘得了崇明糕?今天可得让兄弟姐们们好好见识见识,解解馋!想到这里,崇明不禁笑了起来。

 

老沪家的路,如果不堵车,开起来简直是种享受。翔殷路隧道出来,中环一路往西南,崇明很快就到了徐汇家。从后备箱里拎着崇明糕,电梯坐到22层,他缓了口气,按响了徐汇家新购置的大平层的门铃。

 

“徐汇哥,我来啦!”“哦,是崇明老弟啊,快进来快进来!”徐汇的声音深沉有磁性,在家也穿着笔挺的西装,果然人称“沪家老克勒”。客厅里,黄浦、静安等几位住得比较近的大姐都已经来了,就连住得比较远的青浦、奉贤兄弟也正在八仙桌前嗑瓜子,看到崇明,大家都笑着打招呼。


徐汇滨江

 

“老弟,来坐!你改名也有半年了吧?气色果然不错!以后不叫‘县’了,和我们几个走动也方便了,要多来啊!”徐汇热情地招呼崇明坐下。崇明走到窗边,只见窗外滨江区域已经贯通,黄浦江波光粼粼,人们在滨江步道上休闲跑步,一副闲适场景。“徐汇哥,你家的江景真漂亮!”崇明由衷感叹。徐汇笑着摆摆手:“嘲我呢?要说景色,咱这儿兄弟姐妹那么多,哪家有你家后院美?不过话说回来,这片江景我也是很得意的,将来会越来越美。不说这个,你带了啥糕点来?”

 

“哦,差点忘了,我肯定是带崇明糕啊。”每年春节前,崇明都会碾粉蒸糕,崇明乡间的年味总是伴随着灶间蒸腾的汽雾和浓浓糕香。糯米浸泡后沥水一整天,然后打成粉,加入白糖、红枣、葡萄干、蜜饯等上笼蒸熟,香甜的崇明糕就出炉了。徐汇把崇明糕切成细丝,隔水蒸熟后发给各位兄弟姐妹,大家吃了都赞不绝口。


崇明糕

 

一直在“逆生长”的长发气质美女长宁刚吃了一口糕丝,就由衷发出了感叹:“Wonderful!Amazing!Delicious!Bon appetit!”

 

大家一时停止了咀嚼,都齐刷刷看向长宁。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长宁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说:“我是说这个糕太好吃了,让大家胃口大开。”

 

“不是,Bon appetit是法语‘祝你有个好胃口’的意思,我们现在已经有好胃口了,用在这儿不适合。”年纪不大但学富五车已经读到博士后的杨浦推推眼镜说。

 

大家一时又停止了咀嚼,都齐刷刷看向杨浦。

 

“哈哈,杨浦弟弟太可爱了。”黄浦大姐一边爽朗大笑着,一边拿出了自己准备的糕点:“大家来尝尝我带的,和崇明老弟的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哦。”


条头糕

 

黄浦带的糕点,是自家南京路上名店“沈大成”精制的条头糕。条头糕是最具老沪家特色的糕团。老沪家人爱吃糕,主要在于一个“糯”字,但每种糕点“糯”的程度却不一样,条头糕就不能太糯,不然没有造型,因此需将糯米和少量粳米混合打粉蒸熟,然后再裹进细腻绵软的本地豆沙,卷成条状后淋上干桂花,尝一口便觉香甜无穷。“咱们老沪家过日子讲的是‘精致’二字,糕点也是如此。与银洋钿一样大小的枣饼,比一根手指略宽的春卷,小巧晶莹的鸽蛋圆子,二两一条的条头糕,这才是咱家过年点心的精髓。而且,我带的这糕点还是非遗呢,怎么样,厉害吧?”黄浦边吃边说,有些得意,一副大姐头做派。

 

“好吃是好吃的,我服,但非遗就没什么好讲的了吧,大姐?刘国梁队内训话时说,得了冠军不要牛,中国乒乓球队不缺冠军;咱老沪家也是,好东西太多了,不缺非遗啊。”说话的是青浦,只见他边说边拿出了自己带来的糕点:一样属于“非遗”的练塘糕团。农历岁末,青浦练塘的厨房里往往米香四溢,一蒸蒸庄糕热气腾腾,一笼笼圆团呼之欲出。练塘糕团是以糯米为主要原材料,经多道工序,制作成的方形庄糕和半球形圆团,一方一圆,暗寓天地阴阳。青浦将软糯香甜的练塘糕团分发给各位兄弟姐妹们,大家热乎乎地品尝着,纷纷点赞。


练塘庄糕


练塘圆团

 

“诸位,依在下看,甜糕虽美,然不可多食,换换咸的来吃,也是另一种滋味。”这说话文绉绉、一股文人气息扑面而来的是虹口,纵然徐汇家的大平层里中央空调打得人如沐春风,虹口衣领上的风纪扣还是紧扣着。见大家都看向自己,他徐徐从随身带盖的保温箱里拿出了一份份年糕团分发给众人。俗话说“百里不同风,千里不同俗”,海纳百川的老沪家族把传统的甜糕团进行了改良,比如虹口家的“虹口糕团厂”,在虹口足球场附近有个门市部,里面热气腾腾的糯米团被揉搓均匀,压成饼状,别出心裁地加上了松脆的油条,包上咸菜或者芝麻粉,卷成拳头大小的年糕团,非常受欢迎,门口排队经常成长龙。


虹口年糕团

 

“这个是我的爱。”素以“高冷”著称的资深美女静安吃着美味的年糕团,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个味道hin有时代的印记啊!我还记得在计划供应年代,一人一年只有三斤年糕团的份额,大家都憋着等过年了再买,买得多就要托关系。现在可以敞开肚皮吃了,感慨啊!”宝山发出了感叹,气氛一时有点怀旧。

 

正在大家忆苦思甜的时候,门铃又响了。徐汇开门一看,金山弟弟满头大汗地来了。“不好意思,做这东西费工夫,耽误了点时间。”金山一边说,一边拿出了热气腾腾的吕巷白龙糕。

 

“哈,这又是非遗。”青浦笑着对黄浦说,黄浦作势要打,青浦笑嘻嘻躲开了。


吕巷白龙糕

 

吕巷白龙糕,顾名思义就是糕上有一条白龙形状的花纹。制作这种糕点,要经过磨粉、筛粉、制馅、上蒸、刮粉、压洞、装馅、洒粉等多道复杂工序,而且对火候控制、蒸制时间的要求也非常严格,稍有不慎,取下“糕蒸”时,就看不到活灵活现的小白龙。吕巷白龙糕已有上百年历史,如今除了金山人过年会吃,还会销售到市区甚至海外,每年过年都是供不应求。

 

品尝完金山带来的白龙糕,奉贤打着饱嗝说:“白龙糕和我带的这个方糕挺像。在我家,年初一到年初三,很多家庭都喜欢做方糕吃。精糯米、精粳米各一半,混合打成粉,用16眼罗筛成糕粉,用特制刮板取坑,填上豆沙,再盖上糕粉,用花模压实,切成4厘米边长小块,共16块,上笼旺火蒸熟,就成了方糕啦。


奉贤方糕

 

听到这儿,闵行插话了:“这没什么稀奇的,我家七宝过年也做方糕,不过不是16个小方块,而是一大块成型,馅料也更丰富,有血糯米,桂花,枣泥,豆沙,南瓜等,可好吃了。”


七宝方糕

 

崇明也插话了:“你们说的这个,在我家叫印糕,不过我家一般只吃白糖馅的。”

 

“都别争啦,来尝尝我带的。”松江跳出来打圆场,拿出了叶榭软糕。在松江叶榭,家家户户有过年吃软糕的习俗。叶榭软糕有素糕、夹心糕、猪油豆沙糕3种,呈方形,香、糯、甜是其最大特点,是招待来客及馈赠亲友的佳品。民间有顺口溜:“浦南点心三件宝,亭林馒头张泽饺,叶榭软糕刮刮叫。”嘉定妹妹也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徐行蒸糕分发给各位,徐行蒸糕做法与崇明糕类似,但体积、分量要小得多,也更显精致,一笼徐行蒸糕用一个大汤碗就能装下。


叶榭软糕


徐行蒸糕 李建荣摄

 

午后的黄浦江畔,老沪家的16个兄弟姐妹齐聚一堂,品尝着各家带来的特色过年糕点,聊聊最近大家的变化,分享各自的趣事,嬉笑打闹,好不亲热。不过,细心的普陀却发现,浦东大哥没带啥糕点来,刚刚大家热热闹闹品评的时候,浦东大哥也只是品尝,没怎么说话。

 

“浦东大哥,你今天为啥不太说话啊?”普陀问。浦东闻言哈哈大笑,在飘窗边的沙发上舒服地翘着二郎腿,拍拍普陀的肩膀说:

 

“普陀老弟,因为今天大家带的过年糕点,我家里都有啊。”


咱大浦东有这“厨房三件套”,啥糕做不出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来源:上观新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