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西湖校区西门那家陕西肉夹馍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31 17:46:3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鱼酱的诗屿歌




回来学校半个月,每天都能看到拍毕业照的人,再过一周,想留也留不下了。这半个月过的很倦怠,见了几个好友,胡乱吃了几次饭,剩下的大部分时间在宿舍里颓废。偶尔去南门的先锋书店看看书,傍晚到篮球场打篮球,然后雷打不动地去西门叔叔那儿买两个肉夹馍当晚餐。然后携着夜色用脚丈量扬州城。

 

西门那条简陋美食街的左边少了一半,最直观的感觉是:卖烤肠炸年糕的奶奶不在了。以后再也吃不到那么好吃的年糕了。四五辆车停在原来摆放摊位的位置,看着异常烦躁。



所幸,卖陕西肉夹馍的叔叔阿姨还在。破旧三轮车不让摆了,于是租了个小店面,继续干干净净地做肉夹馍。回来的第二天中午,我过去买肉夹馍。见了我,叔叔笑了起来,满是惊喜。

“你好久不来啦!”

“对呀,这半年在上海。”

“哦!在上海做什么啊?”

“工作的啊,现在回来毕业的。”

“哦,要毕业啦!还是老样子吗?”

“对,这回给我加个土豆丝。”



叔叔低头给我做馍,我伸头向屋内看去。店面不大,一眼就可以看全,驱蚊灯异常醒目。电气化高度发达的现在,他们仍然使用传统的煤炉,用时间炖出入味悠长的肉。靠西墙放着一个冰箱,上面铺着一层包装纸壳。冰箱旁边是灶具和水池,他们在这里清理用来做馍的肉类。东墙放着一张长桌,这是阿姨做面饼的地方。

 

这些就是店里的全部物什了,普通的像一个普通人家的厨房。如果这家小店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因为这对夫妻吧。



叔叔60岁上下,面容俊朗,说话慢条斯理,一口扬州口音。人家问他是不是扬州人,他都说,我是泰州人。而后着重加上一句,不属于扬州。上了年纪,头发不再浓密,还有些谢顶。头顶仅剩的为数不多的头发,总是一丝不苟的偏向一侧。几年来,我从没有看过叔叔的头发有一丝紊乱。好像外面的风雨都与他无关。


叔叔还写了一手好字,店面的牌匾价目表都是他拿红漆写的。方方正正的繁体字,并没有因为热烈的红色而风格迥异,反而让这个小小的店面更加醒目。这不符合美学常识的设置,反而显得有些匠心。

 

阿姨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在所有的客人中,可能她和我讲的话最多。不笑的时候,显得十足严肃,笑起来却满是温和。很像我的母亲。阿姨做的一手好馍,全手工的面饼,做出来放在炉子上烤熟,大小竟都差不多,个个散发着谷物的香气。所谓的大巧不工,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回来几日,睡眠质量极差,所以上午都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度过了。下午一点左右饿到不行,天热又不想吃外卖,就去买两个馍。扬州最近天气很热,走到那里我已经没什么食欲了。到了以后,阿姨在外面给我做馍,叔叔在屋内处理猪肉,丝毫没有顾忌的意思。


“午饭这么晚?”

“嗯~天热不太想吃。这是今天要用的?”

“不是,不够了,现在做一些备用着。开水给它先煮一下,去去毛。吃的东西要干净嘛。”

“是的。我看见我妈在家也是这么弄的。一天要做几盆?”

“大概两盆吧。两百块钱肉吧。”

“最近猪肉贵不贵?”

“还好吧。12块钱。”

“上海贵的哦。我上次去买,14。”

“大城市嘛。消费水平高点。”

 

我点头表示赞同,阿姨把馍递过来,我道了声谢离开。



此后几日,我的睡眠状况依然没有改善。所以,就有了多次去造访的机会。下午一点没什么客人的时候,叔叔就坐在桌子边,弄两个小菜喝小半杯酒,惬意地享受自己的午餐。每每看到我来,忙着起身给我做馍。我就坐在里面的小板凳上,等着我的肉夹馍,偶尔闲聊两句。问道我有没有谈对象,我笑了笑摇摇头。叔叔看罢,马上正声要我抓紧。

 

他竟记得上次与我一同来买馍的同学,慢声道:“上次和你一块来的那个小姑娘就不错嘛。可以谈了,要抓紧了。”

我笑笑说:“马上离开了。要去上海工作了。暂时也不想谈。”

阿姨闻言立刻接话道:“不早啦,还是要谈一个。工作慢慢来,对象稳定了工作也顺心。”

我只得点点头,连声称是,心中想:真是对可爱的老夫妻。



04年,这对老夫妻做了扬州第一家肉夹馍店。13年期间只涨了两次价,一共涨了一块钱。而这份朴实的真诚却一分未减。


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就是想留在扬州的朋友还有学弟学妹,都可以去认识一下这对可爱的夫妻,品尝一下平凡朴实的味道。我向来是不喜欢猪肉的,但我很喜欢这家肉夹馍,肉香夹杂着谷物的清香,让人怎么样都讨厌不起来。趁热大大一口,满心的满足。所以不要因为吃了凉的馍,而得出不好吃的结论。很多事情都经不起时间推敲的,除了食物,还有这辈子所有的遇见。

 

所以我们说再见,不为了永远,只为了留下的背影可以慢一点。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愿你平安喜乐,岁月无忧

鱼酱的诗屿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