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外卖村”里的“凉皮先生”,只活了半年……

外卖第一课 2018-08-09 15:17:49

————

- 第 57 期 -


今年2月,马小军在顺义的某“外卖村”开了一家“凉皮先生”,中间一度被举报,投钱砸排名而无效,半年之后,他赔了6万块,宣布关门……


他在这次“外卖”故事里踩过的坑,或许不是个案……


- 00 -

要赚“现钱”


赴约的时候马小军迟到了一个小时,连表歉意:因为他现在所在的工程在河北坝上,临来时甲方的监理来开会,他不得不陪着。


马小军的家族都是做工程的,大学也是工程专业,但是他一直衷情于餐饮。问起原因,他说,因为被欠钱太不爽了。


在马小军眼里,工程比餐饮挣钱,但是这钱好像永远到不了自己手里。


“我给建筑公司干活,但是建筑公司不给钱,现在三年前的账还有没结的呢。其实你说有没有钱?有钱。一年挣一百万两百万,但是钱呢?没在我这啊。只要你还在这行干,你的钱永远到不了你手里。”


做餐饮就不一样,马小军半开玩笑道,“做餐饮就能摆脱被人欠钱的命运”“只能我欠别人,再不用别人欠我了”


想从工程转行做餐饮的不止马小军一个,马小军身边就有很多案例:“就凉皮先生这个法人,我跟他聊过,他以前也是做工程的。包括我爸原来的朋友,一个个都开饭店去了,饭店都是现钱。”



- 01 -

“美食城”开店


马小军做餐饮的想法早在大学时就扎根了,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就去做了蜂鸟专送的骑手,想离餐饮近一点。


“一天送30多单,一单7块钱(编辑注:现在涨到了8块),差不多一个月就六七千。”做了三个月,因为平台不给上保险,马小军的骑手生涯就告终了。


毕业之后,马小军尝试了很多工作,战地从电动车上转移到链家推广的大街上、小米的库房……今年年初,终于转到了凉皮先生的小屋里。


“有次去上海,想吃凉皮,就点了“凉皮先生”的外卖,上海新大陆那个店,一吃发现还不错。上面写着招商电话,我就打电话问,就加盟了。


当时我把上海那几家店转了转,发现生意特别好,堂食什么时候都满满的,后来我想想上海哪家店都满……


回到北京,马小军把店开在了老家顺义的一个美食城里。说是美食城不如说是“外卖村”:“全村”只有一二十家店,全是没有堂食的外卖档口店。马小军的档口有20多平,工作人员只有他和一个哥们。


档口租金很便宜,月租仅需2500元。便宜是有原因的:这个所谓美食城,证照不全。而这几乎从一开始就决定了马小军这次创业的失败。



- 02 -

被举报


初次做餐饮,马小军第一次体会到这一行的辛苦:“那日子就一个字——热!”


由于租金便宜,房间里并未安装空调,马小军一天要喝十几瓶水,都不用去卫生间,日常就是汗流浃背。马小军的爸爸曾经去视察儿子的创业情况,5分钟都待不过,“实在太热了”。


但马小军表示并不在意有多辛苦,只要能挣钱,他都无所谓。


第一天1单,第二天12单,一个月的时候每天40~50单,每天纯利润有四五百。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处走的时候,因为贪便宜买下的雷,爆发了:他的店就因为证照不全而被举报了。


开店的时候,由于选址仓促,马小军没有对顺义本地进行考察,选址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同区域内早已有了一家“凉皮先生”,相距仅1.2km,外卖的辐射范围基本上重合。


对此,马小军对“凉皮先生”的运营官十分不满,埋怨总部没有提醒这里已经有店了。导致自己陷入了与另一家店针锋相对的白热化竞争中。


审视这两家店:马小军2500元的房租证照不全,而另一家“凉皮先生”房租6000元,有堂食,且证照齐全。


马小军一度认为,举报他的,正是那家“凉皮先生”。对此他也去找过那家对质,“对方当然不会承认,但我也表明了态度。”



- 03 -

连续打击


然后,一连串的打击接踵而来:


1,“手续不全”,排名砸钱也上不去


“平台给我关店关了里里外外将近一个月,最后我也没申诉过来那个老店,因为跟这边平台市场的人挺熟的,就重新开了一个。


▲马小军的朋友圈


这个时候,人家那边凉皮先生早就顶上去了,根本人家吃肉你喝汤的感觉。本来是我有点压着他的趋势。后来我们在排名上,就看不见了。”


马小军一心想拯救排名,不得不打起了买排名的主意。


“我要买排名,一天要花400多块钱,基本上跟利润持平了。但是不买的话,老没人点几个单”,马小军决定使劲砸排名,但是成效依旧不明显。


“我这边手续不齐全上不了品牌,人那边手续齐全,可以上品牌,品牌排名高,上不了品牌,我就还是没单。”


2,补贴剧减,一单只挣一块钱


刚开始的时候是有利润的,因为总部跟平台谈的满减还是很合适的,满25减15,平台补7块,但后来平台补贴越来越少,最后沦落到“一单只挣一块钱”的份上。


但此时的另一家凉皮先生,却因为有品牌标签加持,“跟品牌总的关系好,补贴特别狠”。



- 04 -

关店反思


看着惨淡的外卖单量,难以支撑的微薄利润,马小军算了一笔账:


“除了搭伙的哥们,没请别的员工,算上加盟费18000,房租半年15000,押金10000,首次进货6千多,买点厨具6千多,加上还有点别的小钱,赔了将近6万。”


时值8月,盛夏来临,另一家“凉皮先生”最高月销可达六七千单,而此时经营惨淡的马小军跟搭伙开店的哥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就此关店止损。


“本来准备靠着凉皮在夏天赚一笔,结果夏天还没过去就关店了。”回想起这次小败局的经历,马小军最后悔的有两点:


一是加盟前期没有做好市场调查。要开在北京的店,参考坐标却选了上海,没做本地调查,不得不与同样的凉皮店竞争。


二是选了租金便宜的档口,结果证照不全,直接导致了马小军在两家对决中落败。说到这里,马小军正色道:选址这块千万别贪便宜。


关店后,搭伙开店的哥们回了老家,马小军则暂时接了父亲的工程,问起以后的打算,他说:


“以后还会再做餐饮,但是我想自己弄个品牌,不然,就投个大点的,像呷哺呷哺这样的,人家已经做出来的品牌,不会让你一个人瞎做。”



- 05 -

小结


听完马小军的故事后,外卖君又去他口中的另一家“凉皮先生”的档口处看了看,发现这家凉皮店也已经关了。


询问美食城的工作人员得知,这家“凉皮先生在10月初关闭,生意一向很好,一度月销6、7千单,但是天气转寒之后就不太景气,十一过后,档口处已然换成了“兰州拉面”。


其实我们能够看出来,马小军试水餐饮的轨迹,跟外卖市场的改革方向是一致的:


  • 马小军的店之所以被投诉,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证照不齐全,这类情况在去年可能很多见,但及今年外卖平台规制逐渐严谨,不合规的小店则逐渐难以生存;

  • 外卖平台已经过了拓客期,马太效应渐显,平台资源和政策开始向头部商家倾斜。

  • 餐饮加盟的需谨慎,前期的市场调查很重要。外卖选品也要考虑季节性问题,比如本文的第二家凉皮先生店的倒闭……



看了这个故事,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讨论~




——FIN——



编辑丨孟小倩

统筹丨王建萍


-转载原创联系-

小餐君  微信&电话 |18501146112


外卖运营交流群已建立 

请加小餐君进群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