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李俊芳:回家

当代作家 2018-07-10 14:49:06


冉峰手提军包,心情沉重的下了一列由北京西发往衡水的火车,他缓慢地抬头望着蔚蓝的天,那种悲伤的心情似乎瞬间得到慰藉。


冉峰很明白,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可亲的母亲了,所以他内心是无限痛苦的。回家对他来说就是人生的极大挑战,因为那份儿子对母亲的爱永远无的放矢。沉思片刻后,最后冉峰咬紧牙关大跨步向车站外走去。


冉峰面色阴郁地穿过川流不息的人群,径直来到衡水火车站外,车站外是个方形广场,各个市县的公交车停在东南角方向,招揽生意的出租司机含笑问道;“去哪?要打车吗?”中间夹杂着诸多的脚步声、以及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声,还有拉皮箱的声音等等。总之南来北往的不计其数的旅客在衡水火车站外不停地穿梭着。车站的左旁各类商贩生意兴隆,各种馅的小笼蒸包热气腾腾,香气扑鼻。还有让人直流口水的肉夹馍几乎要卖完了。冉峰收收心绪再次加快了脚步,不轻易间瞥见左侧烟酒超市的九个醒目大字——衡水老白干,绵香甘醇。这是家乡的酒,家乡的亲切召唤。记得那年他入伍走的时候也曾见到这几个大字,转眼间三年过去了,仿佛一切都是昨天的事。


两年的军校生活使冉峰的军事知识增长了不少。因此他回到部队后向自己的连长提出单兵打坦克,切记,苏联坦克的攻破处有两处,一是红紫外线,二是链条的主轮。同时让每个士兵仔细了解坦克的性能以及由多少个零件所组成。冉峰提出的这一训练方式很快得到团长认可,并很快将这种训练有条不紊的在全团迅速展开。


一个月的时间,士兵们逐渐掌握了坦克的基本性能、以及它的攻破口。这种收获让整个团的人都难以置信,然而它却真正的出现了。显然易见这些都是冉峰的功劳。为此冉峰也顺理成章的正式提升为机枪连连长,为此冉峰愈发的神采飞扬。


正当冉峰正式与前连长交接军事资料的时候,父亲的电话打到营部,冉峰接到通知,飞一般的向营部跑去。接过电话,冉峰兴高采烈地说;“爸,您身体还好吧?妈身体怎么样?我真是很想你们。”


冉峰的父亲一直沉默不语。所以冉峰继续追问到;“爸,您为什么不说话?爸,是身体不舒服吗?爸,您说话呀?”冉峰心情有些焦急,这时,对面话筒里传来一声“峰儿啊!峰儿!”的苍老声音,紧接着一阵痛苦的呜咽声。


“爸,到底怎么了?我妈呢?爸,您快说到底出什么事了?”冉峰有些情绪失控。


冉峰的父亲暂时止住悲声,用颤抖的声音说:“峰儿,你妈她走了,她狠心丢下我们爷俩走了。”


冉峰的脑子仿佛被铁锤敲了一下,瞬间觉得身体有些瘫软,他不由自主的将身体靠在桌边上,似乎并不相信父亲的话,情绪激动地问道:“爸,我妈到底怎么啦?爸?”


老人顿了一下继续用嘶哑的声音说:“峰儿,你妈在你去军校学习的时候去世了,她怕你会分心,所以不让我通知你,现在你军校毕业了,爸爸想你回来去坟上看看你妈。”


冉峰听完父亲的几句话整个身体摊在那一动不动,双目呆滞,任凭谁呼唤都无动于衷。世界的这一刻在冉峰心里全然静默了,没有任何声音,就连家乡滏阳河里的水儿都静止不动.....


冉峰的这次探亲包含着多种人生意义。既是儿子对母亲的爱,也是儿子对母亲灵魂上的安慰。虽然失去母爱是人生最悲惨的事,但是母亲对儿子的那份人生期盼却终究没有落空。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