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 苦过、累过、哭过、笑过,聊聊摆摊那段岁月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28 08:29:5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1

 

很早的时候,我就辍学了,这在我们那个不怎么重视教育、落后的小山村里,是件很平常的事情。刚出来的时候,我来到了佛山,跟着村里的一个大叔在鞋厂里面做工。2008年那段时间,我迷上了上网,厂里周边开了好多家黑网吧,不用身份证登记的,我一有空就钻到网吧里面,一坐就是一天。饿了,就在网吧里面买点泡面,直接就开吃;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喝得起冰红茶,后来只能喝点矿泉水了,一块五就可以买一大瓶的那种,名字我忘记了。

 

网瘾就和赌博一样,很难戒的了,所以我几乎月月光,甚至有时候还不够花的,这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付出的是汗水,收获的除了年龄就是皱纹的日子,我过了四年。

 

爷爷在世的时候就断言,说我不会有出息的;我的老子也不止一次对我说过,你这一辈子都不会比你姐强。我姐是个女汉子式的人,从小打架从未输过,辍学之后,在广州火车站白马服装城一带混,现在有了一个自己的档口,还开了一个服装小工厂,日子过得很滋润。

 

听多了这种“断言”,开始我是很不服气的,后来就麻木了,再后来就彻底认命了。

 

我隐约记得,村里那个大叔带着老板把我从乌烟瘴气的网吧里面揪出来的时候,我晕了头,拉扯之中,我狠狠地朝老板的裆部踢了一脚,老板双手紧护着裆部,躺在地上打滚,杀猪般的痛苦哀嚎声立马把我吓清醒了,我当场就逃跑了……

 

从小巷子里面,跑到了大马路上,沿着马路一直跑,想着就这样一直跑到老家,跑到山沟沟里面,警察就找不到我了。不知跑了多久,再加上在网吧里面混了三天三夜,筋疲力尽了,眼前一黑就倒下来。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大桥下面,一个头发结痂的流浪汉正在直勾勾地看着我,吓得我赶紧把他推开,起身的时候,发现鞋子有一只也跑掉了,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逃走,躲得远远的。

 

我摸了一下口袋,幸好还有200多块钱,我辗转到了广州火车站,想买了一张回老家的火车票。本来不想去找我姐的,不过后面还是去了,从她那里搞点路费也行。凭着零星记忆,好不容易找到了姐上班的服装档口,她半跪在地上理货,根本没心思答理我,也没有注意到我的落魄,我说我需要钱,她那个身臂上纹了一条龙的男朋友,慢悠悠地走到我面前,不耐烦地从钱包里掏了一张50块丢到我脸上,叫我马上滚。

 

人到这种地步了,也顾不得什么,我捡了起来,还想跟姐说点什么的,最后什么都没有说,就走开了。我并没有回老家,而是买了一张去西安的火车票,一来怕警察跟踪,二是投靠一个发小,他在那里做销售,干得还不错,早两年就跟我说,叫我过去跟他混。

 

2

 

来到了西安这个陌生的城市,跟着发小挤在了城中村一个四楼小黑屋里。发小帮我找到了一个房地产销售工作,因为这个门槛低,低薪是800块。干了两个月只有两个业务员出单,除去分担的房租水电费,都快要到讨饭的边缘。原来,销售工作并不是那么好做。发小因为坚持比较久,所以,比我情况要好那么一点。

 

终于在第三个月的时候,我不想干了。但又不知道该干嘛,纠结中在城中村闲逛,看到有很多年轻人在摆摊,于是想着我也可以摆摊卖东西。去批发市场了解了下行情,发现所有东西原来批发那么便宜,于是兴致冲冲地花了300块钱,批发了一堆东西,往村子里一摆,期待着别人大把钞票送来。可事情没有想象的美好,一堆饰品一晚上只卖了30块钱,看到面前堆积着的几百块的东西,都想哭!

 

更可悲的是,这个时候村委会突击检查不让摆,说占道经营,把所有人的货都抢走了,说每人必须交200块罚款才能给货,200块对于身上只剩下150块的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罢了,不要也罢,权当送给这群土匪了。

 

摆摊的苦逼,真的要切身体会才知道。后来,又没事干了,自己又找了一个送快递的活,踩着破三轮,冒着寒风在科技路、南云路一带送快递。由于对环境不熟,送得慢,累得要死不说,要命的是还丢了件,被罚了几百块,那个时候还刚入职十天,我欲哭无泪呀。但又不能不干了,不然真的要去要饭了,眼前必须把自己养活再说。

 

有次我在山水工业园附近,看到几个城管正拽着一个卖鸡蛋灌饼的大哥三轮死活不放,看样子是想收他的车。大哥当时样子很狼狈,满地散的都是做早点的工具,大哥苦苦哀求,城管嘴里一直嚷嚷着给你说几次了,你就是不听!围观的人很多,要是换作是我的话,会觉得有多尴尬。过了没多久,城管就走了,临走前说了句:下次再被我看到,车子一定给你收了!

 

我摆过地摊,也被人撵过,知道其中的日子是多么艰苦。于是就主动走上去,一边帮大哥捡起地上散落的东西,一边安慰着他,说城管太不是东西了,大哥也是连连摇头,彼此聊了一会也算认识了。大哥也挺感激我帮他整理东西的,直接说要请我吃饭,我哪里肯去,就拒绝了,彼此互留了QQ

 

送完快递躺在床上思来想去,于是就借用发小的电脑加了那个QQ号。我问那位大哥一天能赚多少钱,他说一天200块没问题,我一听就心动了,要是能有200块一天,我还干什么快递。我委婉地说了想自己干,还说了摆摊的经历,可能触动了大哥的神经,他邀请我跟他学做鸡蛋饼,我欣喜若狂。第二天我就辞职,不干快递了,老板当时不同意,说招到替代的人才准我走,于是又等了四天。等待的日子里,我满脑子都是跟着大哥做鸡蛋饼的情形,为了不让大哥反悔,有时我绕道也要经过大哥的摆摊的活动范围,希望能遇上大哥。

 

替代的人到位了,我终于脱身了,赶紧过去拜师。每天起早贪黑跟着他,他跟我说不用起那么早,白天过去跟他学就可以了,我觉得这样显得不够诚意,依然还是起早过去帮忙。大哥还是在原来的地方摆卖,大哥说这里一般碰到检查的时候才严,平时没事,破脚蹬三轮和工具即使被收了也不值几个钱,大不了重新买,毕竟生意好,赚的也多。

 

有一次又遇到检查了,什么文明创卫,一辆轻卡猛然停在旁边,大哥手忙脚乱做着饼,收着钱,哪里看的到这些,还是正在帮忙的我大吼一声城管来了!于是大哥也顾不得收钱了,正在做的饼也不做了,骑着三轮就跑,我还在后面推着,城管在后面小步追了一会就停下来了。当时早上上班高峰期人比较多,大哥一边踩,一边大吼:车来了,快让开!!!于是马路上瞬间开辟出一条小路,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我们,顿时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

 

3

 


学会了,我就自立门户了。为了不抢大哥的生意,我特意去远一点的地盘活动。首先要找好位置,人多的地方当然是首选,但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人多的地方没有位置,竞争也激烈,人少的地方有位置,但没有生意。最后,我瞄准了一个不怎么热闹的地方摆摊。手上没有什么钱,还去天桥下的贼车市场淘来一辆破三轮,又在赶集网上淘到了一套做鸡蛋饼的工具,也就准备就绪了。

 

第一天出摊,天还没有亮,我就早早来到摆摊的位置上。记得第一个买我鸡蛋饼的是个女孩子,看起来很漂亮,她说:老板,来个饼。我当时特别激动和紧张,结果第一个就弄糊了。我说我给你重做一个吧,她说没事,然后我说那就不收你钱了,毕竟你是我第一个顾客嘛。她笑着说很荣幸呀,那就更该给钱了,给你开个张。

 

过了会,陆陆续续有人过来买,当三个人同时要饼时,我就手忙脚乱了,毕竟是新手,还不是那么熟练。有人看到我做的比较慢,也懒得等了,去买别的吃了,毕竟每个人早上上班时间是掐好的,耽误时间长了肯定得迟到。我边上还有一个卖烧饼的,还有一个卖粥的,生意比我要好,也许是回头客多的原因吧。第一天下来,我赚了80块,别提多高兴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从发小那里搬出来住了。毕竟住在他那里不方便,人家也开始处对象了。

 

就这样持续了做了三四个月,我就琢磨着只卖鸡蛋饼也太单一,要是品种能多点,生意肯定会更好一些。那些日子,收工之后,晚上我就出来逛,看哪些夜宵摊生意火一些,转了几圈之后,觉得做酸辣粉和凉皮不错。

 

这下没有人带我了,为了学艺,我每天晚上来到那家做酸辣粉小摊买粉。然后跟老板闲谈,去了次数多了,老板也熟悉了。于是把学艺的想法说了出来,老板倒是没有拒绝,不过开价2000块学费。也是,天下没有免费的餐。2000块地于我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相当于一个月的摆摊收入。为了学艺,只能狠下心来了。就这样,交了2000块之后,老板教了我酸辣粉和凉皮的做法,期间只不过两天时间,主要是配方,其他没有什么。

 

学会了,回来当然是置办工具。我又想到了去二手市场淘,也是运气好,在城中村的牌坊下面的公告栏看到有人转卖工具的小广告。于是马上联系,就把他的那套工具全部拿下来了,那个中年男人还祝我好运,摆摊是个辛苦活,你们年轻人吃得起苦,才能坚持下来。

 

我特意给柜子加装了玻璃罩,这样也卫生一些。刚开始我比别人便宜一块,鸡蛋饼、凉皮、酸辣粉三选一,生意比之前好多了,持续了几天,每天差不多有200块的收入。把我开心的,终于苦尽甘来了,终于开始赚钱了!

 

一个人在外漂泊,谁都想安安稳稳的,但生活波澜四起,不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降临了。

 

突然有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一个凶巴巴的男子过来买凉皮,走了以后又回来,火冒三丈地说凉皮里面有根头发。我说,给你退钱好了。但是他不领情,还一个劲地用难听的话骂我,还要我赔他3000元精神损失费。我就明白了,这人明显是找事的,我当然不肯给。这时又冲来两个人,他们三个人就一起把我的摊掀掉了,玻璃罩也打碎了,凉皮、粉之类的扔了一地,还用脚使劲踩。我当时怒气冲冲,想拼命的心都有了,但一个人身在外地,打又打不过别人,只能忍着。那三个人走之前还放狠话:明天再看到你在这里卖,摊子还来砸!

 

被人这样放狠话,但也不能不卖啊,我当时想,他也许一时之气吧,过后就不会来了。第二天早上,我还是继续卖鸡蛋饼,就要收摊的时候,那人又来了,吼叫着你还敢在这里卖,抓起盒里的鸡蛋就往地下摔,顿时地上全是破碎的鸡蛋。我嚎叫着冲上去跟他打,奈何打不过他,还被他揍得鼻青眼肿。收起烂摊子,回到出租屋之后,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我放声大哭了一场。

 

之后颓废了好些天,什么也没做,不过还要过日子啊,于是重新置办工具,换个地方继续摆摊。

 

日子又恢复了正常。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了合适的位置,不过地点更远了,主要是房子不能退,毕竟一楼的房子不好找,关键是房东还准放三轮车。

 

我还是卖老三样:鸡蛋饼、凉皮、酸辣粉,持续了一段时间,逐渐地有些支持不住了,主要是要赶早,地点又远。于是萌生了不做早餐,改做夜宵的想法了。

 

后来,发现卖面筋还不错,我就又按照交学费的路子,向面筋哥学习了烤面筋。面筋哥做的味道不错,一个面筋2块钱,成本几毛,一天随随便便一两百个,轻轻松松有200块收入,我很是羡慕。作为交换条件,我也把做鸡蛋饼的方法教给了他,之后我就把鸡蛋饼撤了下来,改做烤面筋、凉皮、酸辣粉。

 

由于凉皮都是没生意时提前做好放那,料和皮分开装,汤汁找小袋子装好放着,谁买直接拿;酸辣粉也是提前准备好,忙的时间就烤烤面筋,毕竟生意也不是一直好,除非人很多时。这样之后,我比之前轻松不少,每天差不多有300块收入。

 

再后来,我租下了城中村的一个小门面,租金是每个月1000多元,总算不用风里来雨中去了,再也不怕城管来追赶了。在这个住着40万大军的城中村里面,我经营着自己的一个小门面还算过得去。有个妹子经常来吃酸辣粉,吃着吃着就成了我的女朋友,现在的老婆。

 

空闲之余,点根烟,搂着老婆坐在小店门口,看着路边昏黄路灯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再回想自己之前飘泊的日子,感慨万千。

 

生活对谁都不容易,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大家都需要努力。



 <完>

 

 

故事精彩么

那就打赏或转发一下吧

支持作者不断更新

看故事,体验不一样的生活




早餐加根油条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