粽子生成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1-10 15:01: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不是特别喜欢端午节,原因有三:一、“端午”二字发音沉闷,不够引人喜爱;二、屈原投江的传说让这个节日谱上了哀伤的曲调,虽然和沉闷的发音不谋而合,却难以让人满心欢喜去庆祝;三、我很不擅长做和这个节日对应的美食——粽子。自忖还算勉强合格的主妇,摊得了煎饼蒸得了馒头,做得了冰淇淋烤得了五花肉,唯独过不了粽子这一关。所以,我怎么可能喜欢过端午节?
    上周末,我们一家人去超市采买。夫被各种关于粽子及其周边产品的促销撩拨到心痒痒,忍不住提议自己包些粽子吃。我一口回绝:“对不起,本宫不伺候这玩意儿。”那时候,夫的眼睛都发直了,盯着粽叶想了一会儿,大手一挥,粽叶、棕绳、糯米、红豆纷纷被丢到了购物车里面。
    可人问:“爸爸,你会包粽子呀?”夫意气风发地回答女儿:“没有你爸不会做的事情。”
    我扭过头去,从此离夫和他的粽子原材料隔着半米远的距离走才觉得安心。回到家,夫把那一堆东西放到桌子上,一放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里,我眼睛都不瞄那桌子一眼,更不用说靠近它了。

    又到周末,适逢大雨。可人用手拨弄了几下桌子上的粽叶:“爸爸,你买这一堆东西回来是干什么的?”夫立马拿过一个大盆来:“来来来,我今天包粽子给你们吃。”然后他对着我中气十足地喊:“老婆,把糯米泡一泡,我来洗粽叶。”他喊第一遍时我假装没听见。他喊第二遍时我回答的很干脆:“我—不—会。不要指着我做任何跟粽子有关的事。”夫无奈地看看我:“好吧。”
    我对粽子敬而远之是有原因的。
    每年的端午节,都是外婆给我们包粽子吃。我也曾尝试学习过,只是每年都败下阵来。最后一次,我感慨地跟外婆说:“包粽子真是个高科技的活儿啊。”外婆每年都一声不吭地忍受着我的失败以及我为自己失败找的借口,这次她再也忍不了了,一辈子不说重话的她恨铁不成钢:“这算什么高科技啊,我们村的二花每年不都自己包的粽子啊。”我茫然地问:“哪个二花?”外婆没好气地答:“就我们村的傻娘啊。生了一堆孩子,她家孩子哪年都有粽子吃。”我这人脑子特别轴,当时还应和着外婆说:“是噢,二花都会包粽子噢。”话一落声,我才反应过来人家外婆是说我比村里的傻娘还不如。呃,呃,好吧,她是我亲娘,我不能跟她急,我跟粽子急总行吧?从此以后,粽子这东西,送来给我吃可以,谁要提半句要我包,不好意思,我就跟谁翻脸。


    到点准备午饭了。我打算煮一锅开水来焯烫一下虾。我不屑地看一眼蹲在厨房小阳台外的夫,他正手忙脚乱地对付着那些粽叶和糯米,我伸头一瞥:篮子里一个粽子也没有。我不忍了,同情心呼地一下膨胀开来,问:“怎么了?粽子不好包吧?”夫尴尬地抬起头,满头满脸都是汗,讪笑着:“包粽子真是个高科技的活儿啊。”我听着这一模一样的话,噗呲笑了:“哈哈,是吧?要不你来做饭,我来试试包粽子?”夫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乖乖进来做饭。
    既然夫也说粽子难包,我的心倒安静下来,不再把粽子当作对头来敌视,就当它是有趣的实验好了,反正包不成罪过也不在我。我一边摸索一边偷偷笑。笑的声音有点大,夫凑过来问:“你笑什么?”我依旧呵呵傻乐:“半个多钟了,才两个粽子,还不知道煮不煮的成,不会漏了变成煮竹叶糯米粥吧?”夫说:“不管它了,先吃饭吧。”


    吃完饭夫有事带了可人出门去了,我把叶子妹妹哄睡后来到小阳台上瞪着那一堆粽叶和一大盆拌了红豆的糯米差不多十几分钟不敢下手,后来突然想到市场上被五花大绑着出售的大闸蟹,心说:张牙舞爪的大闸蟹都能被人绑起来,我就不信我绑不了这些糯米。一个下午,我都一直埋头在阳台上绑“大闸蟹”,最后还真给我绑完了,并且还煮熟了。
    呵呵,亲爱的外婆,端午节到了,快快来我们家住吧,我会包粽子了,当然,我不能保证比村里二花包的粽子好看,但可以保证的是,我包的粽子有大闸蟹的鲜甜味儿哦。


作者:应云 一个喜欢随手记事的人.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