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人的碗底和其他地方的有啥不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4-15 19:55: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说话要从头说起。话说老陕的事,往上一说就几千年。比如今天要说的碗底的那些事。


地铁一号线向东,不用坐到头就是半坡站。全国人民都知道这里的半坡原始人遗址。那时候的半坡人种大白菜烧红陶盆,有一种画着人面、鱼或网图案的陶盆更是震惊了世界。现在划重点,半坡陶器的底往往不是平底,或是平面很小。比如声名显赫的人面网纹盆和人面鱼纹盆就是圆底,还有一种同样有名的陶器叫半坡尖底瓶。

 

 

一般来说,器物底越大越平越稳定。所以现代人很难理解半坡人这种制器习惯。


有一种说法是那时的人生活中有很多泥土地,这样的底可以轻松放在泥土上。比如尖底瓶是用来打水的,打完水直接可以插在地上。这种说法不太圆满,但也算抛砖引玉,期待新的脑洞和进一步研究了。


接下来登场的是一种先民蒸煮神器——鬲。


鬲的底部往往是三个袋足,中空。这样的设计有很多好处。中空的足可以大大增加受热面积,三足是最简单的稳定结构,科学高效。所以鬲的历史从原始社会一直延用到春秋时期,现在还存在于樊记腊汁肉夹馍的商标上。这样漫长的岁月里,鬲也在渐渐发生着变化。从最初的袋足分裆,慢慢走向合裆。



这种变化一方面是由于大分裆的袋足加工相对困难,另一方面是受了日渐流行的鼎的影响。到了战国以后,慢慢就只有鼎没有鬲了。


三足两耳是最常见的鼎,给人以稳定,端庄,大气的感觉。鼎足大致是由商代的柱状足向周代及以后的兽脚足方向发展,因为商代的中心不在陕西,所以纯柱状足的鼎陕西并不多。


陕西鼎足多少都带有一些曲线,也算是一种特色。早期的鼎,鼎足中空和器身连接在一起,作用和鬲一样,加大了受热面积。后来的鼎足不再和器身联通,以便于加工和清洗。

 


到了汉代,灶开始大规模应用,自带高足直接可以架起来生火的鼎慢慢退出历史舞台,汉以后很少有高足器皿。由此可见,器底的演化跟社会生产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器底虽小也是历史,真实直观。


唐代是一个气象恢弘的时代,唐人生活富贵华丽,瓶瓶罐罐的装饰手法多样,三彩、贴塑、都很常见,倘若是从湖南等地贩运过来的,或许上面还会写几句诗。但是,唐人对器底还是很吝啬的。唐代流行纯平的平底,一般称之为大饼底。



一千多年来,这些陶瓷器的底部因为没有釉会氧化和长斑,确实挺像烙熟的大饼。仔细观察这两个底,还可以发现一些工艺上的秘密。


比如,器底隐隐约约有一圈一圈抛物线一样的圆弧线,核心在边缘不在中间。这是工匠用细绳切割泥胎留下来的,这种切割方式是唐代所流行的。


唐人制作大饼底不是因为已经可以用上电陶炉,而是唐代鲜有高家具,器物往往不会摆到人眼平视的地方,不需要用足底来美化器型。


不过,慢慢的人们发现大饼足有一个缺陷,纯平的底并不好抓,为了方便端着,会把中间扣下一部分。扣的少的边缘宽一些,形似玉璧,扣的多的像玉环,扣的更多的就很像金属器的圈足了。



一般玉璧底流行较早,后来多数都是圈足,不过这并不一定,这张图的玉璧底就只比我这个八零后小尾巴大那么一丢丢。



工匠的目的很单纯,扣底是为了使器物便于端取。不过扣底的方法里也藏了一些秘密。上图这样像蜗牛壳一样一轮一轮旋刮下去,并且刀痕比较重的,是早期平底的特征。下图这样加工细腻的,时代则晚一些。当然,这也并不绝对。后来的工匠也有毛手毛脚秉承实用主义的,而早前的工匠也会有得强迫症的可能。不过总体还是上符合器物的时代特征。

 


还有一种扣法是刮刀大一点,一圈就刮好,不会像蜗牛壳一样转好多圈。这样的刀法很多时候会留下一些旋转状的刮痕,被称为跳刀痕,集中出现在明清两代。


从大饼底,到玉璧底,玉环底,到圈足,总的规律大体上是越刮越多,越刮越深,端起来也就越来越方便,越来越稳当了。发展到最后,就是村里现在依然在用,烟袋老汉们手里的大老碗了。

 


让我们来仔细看一下这只大老碗的底。


这只碗釉不落底,这样烧造时候不会粘釉。方便一次很多个摞起来叠烧,制造廉价。底足扣的很深,足壁较厚实,放在桌上稳稳当当。


然而我们都知道,老陕吃面是不怎么放在桌上端端正正吃的。割麦抢活时,吃饭就要到田间地头解决。即便不割麦,端着碗找个邻居边谝边吃也是好的。于是,最经典的制造细节出现了,它的足上唇口厚实、圆滑还外翻,抓在手里也稳稳当当。


没有一个这样经典底足的碗,老陕们凭啥蹲屋檐下面咥面谝闲传?下次这样谝时记得感谢碗,记得感谢碗底。买碗也记得看看是否是支持陕式生活款。



碗底除了要实用,也需要美观,虽然这个位置大多数时候根本看不到。刮平之外最简单的装饰就是上釉。图上的碗底大概是个意外,神来之笔。就那么一抹,阴阳相交负阴抱阳竟然就烧出来一张太极图。不敢专有,放出来大家欣赏。只要是上釉的碗底,无论是全釉还是图上这样的半釉,底刮的都会很平整,刮痕相对较细。古代工匠对这个细节的特殊关注老陕是能够感受到的。

  


碗底的另一特色,是款识往往写在这里。现存最早的带有款识的瓷器,大盈库“盈”字款就出土于陕西。“盈”字款瓷器是带款瓷器的早期形式,早期款识一般并不写在底部,直到到明清才写在碗底。这时民窑的所谓款识很有点商标的味道,也兼具着装饰功能。图上是一种很有趣的款识,一般称为花押款。像个字又不是字,没人认识,工匠就倔强的这样写。花押传说源于元代蒙古族,小贵族不认识汉字,他们的名字也复杂,刻制印押时为了简便就随意刻点什么图案,瓷器生产就借鉴了过来。因为古代大量工匠不识字,消费低端瓷器的平民百姓也不怎么识字。所以花押的形式,大家都喜闻乐见,也不会计较上面写的什么内容。


虽然花押说起来简单,但体现出来的却是社会的巨大进步,一方面是品牌意识的重视,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底部精加工的细路瓷器大量进入平常百姓家。



进入二十世纪以后,商品流通性大大加强,世界开始越变越小,区域分工越来越明晰。本省很多千年窑火不熄的小镇也陆续停火封窑不再生产,取而代之的是外省瓷器的大量输入,比如早些年的湖南醴陵和江西景德镇,这些年的山东淄博。与此同时,本省的搪瓷制造业异军突起。1951年,解放军十九兵团十二个战士奉命筹办一个为抗美援朝提供军需品的搪瓷厂,西安人民搪瓷厂就此起航。骆驼牌是西安人民搪瓷厂的名牌,制造的器皿一度行销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有骆驼走遍天下的美誉。

 

 

最后这幅图就是当下西安一个超市货架上买来的碗的碗底,细腻光洁,没有一点加工痕迹,拿在手上也没什么分量。又窄又浅的圈足,中间打着一个商标,是一家总部设在福建的上市公司。然而,这个底看起来似乎和陕西本土没有任何传承,社会的发展和变化终究是抹平了老陕的碗底特色。谈不上好还是坏,一切都是发展的必然,就和这碗底一样,从来没有停滞不变过。


    作者:故纸丛中

    历史爱好者


征稿启事

『美观LIVE』公开征稿!内容须原创首发,与西安、陕西相关,有趣好玩,一经采用,会奉上丰厚稿酬。

投稿邮箱:letters@zhenguan.club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