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故事:他乡过年 瞩望故乡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7-02 12:15:5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09日   18 版)

  江苏淮安某餐馆过年不关门,厨师们轮休回乡。
  人民视觉

  顺丰宣布今年春节不打烊,快递员们将坚守岗位。
  陈林林摄

  越来越多的国人选择春节出境旅游,图为中国游客在泰国曼谷。
  人民视觉

  版式设计:沈亦伶

  快过年了。“回家”,是心里最强烈的渴望。别管这一年酸甜苦辣,别问路途有多么遥远,此时只想推开家门,回到亲人身边。

  可是,有很多人选择留在他乡过年。春节前夕,我们走访了其中的几位,倾听他们的心声,感受乡愁里的不同憧憬。

  ——编 者

  

  在东莞打拼的江西农村小伙何鹏——

  想想家人,多苦都不怕

  本报记者 喻思南

  “白天没工夫,也就吃饭时用手机视频看看孩子,她越长越像我了。”

  这些日子,何鹏总是想起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吃年夜饭的场景,还有热闹的串门拜年、宗祠祭祀、舞龙灯……

  在东莞拥有一间自己的服装店,一直是何鹏的梦想。这位来自江西农村的小伙今年25岁,在广东省东莞市卖衣服、打零工七八年了,有了一点积蓄。去年6月,他与朋友合伙在大岭山镇工业园旁租下了一间门店,自己做老板。“选这里,是看重附近有五六家工厂,有人气,又没大牌商场竞争。”何鹏说。

  “东莞四季不分明,平时服装销量不大。就指望年尾这两个月赚钱。”何鹏说,一是换季销量大,二是临近春节,不少人会为自己或家人买几件新衣服。与顾客们有着相似的经历,他懂得打工赚点钱不容易,所以年底没有因为需求旺盛而漫天要价,反而加大折扣力度。“都是100元左右一件的,利润不高。来的都是在厂子里打工的年轻人,平时不敢乱花钱,过年了要带钱回家,能省一点是一点。”何鹏说。

  最近,周边的工厂陆续开始放假,何鹏也格外忙碌。晚上10点关门闭店后,他还要整货、收账、算账,盘算着明天要补什么货……躺下休息时,往往将近凌晨。

  何鹏所在的工业园区有近3万人,其中约1/6是江西老乡。闲时,聊聊老家的事,彼此打趣开玩笑,相互鼓励慰藉,排解乡愁。年关临近,看着人们大包小包地陆续启程回乡,何鹏也很想家。这些日子,他总是想起一家人围坐在火炉边吃年夜饭的场景,还有热闹的串门拜年、宗祠祭祀、舞龙灯……

  为了让何鹏安心做生意,去年初,父母带着他女儿回了江西老家。前几天,他给女儿买了一些小玩具,又分别给爸妈精心挑选了一套御寒衣物,托同乡捎回去。“白天没工夫,也就吃饭时用手机视频看看孩子,她越长越像我了。”何鹏说。

  从打工到当老板,半年多来何鹏仍处于身份转换带来的兴奋中,说话、干活,都透着一股劲头。从早忙到晚,虽然有些疲惫,何鹏却感觉干劲十足。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争取用两年左右收回成本,如果经营得好,未来还想扩大规模。不过,与早些年在东莞扎下根的同行相比,陈鹏正经历着电商对实体店经营的冲击。“网上商品齐全,挑选起来也方便。虽然并不比我们实体店卖的便宜,但就是能吸引很多年轻人在上面消费。”何鹏说,为此,他要加倍努力,薄利多销,诚信经营,争取在工业园区站稳脚跟;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学习,跟上时代变化的脚步。

  闲暇时上网,何鹏喜欢看历史知识,浏览时事新闻,不爱看视频或玩游戏。“我书念得少,但比较求上进。遇到不懂的问题,会追着向身边有经验的人请教,好几次都把别人问烦了。以后有机会,希望能参加一些经营管理方面的培训。”何鹏说。

  “等条件好了,要把父母接过来,让孩子也能接受和城里人一样的教育。”何鹏憧憬着在东莞的未来。他听说,一家大企业要来这里建代加工工厂,觉得以后人多起来,生意应该更好做。“从漂泊到稳定都有一个过程,我相信只要努力,日子会越来越好。今年不回家,是为了往后全家早些团聚。想想家人,多苦都不怕。”

  

  在兰州做律师的山东小伙陶伟刚——

  阖家团圆,哪里都是“年”

  本报记者 付 文

  “俺爹娘一直生活在农村,临沂市区都没去过几次,更别提走出山东了。这次来兰州,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

  电话那头,老陶哈哈大笑:“我是去住儿子的楼房、相儿媳妇的,又是过年,这是三喜临门!”

  西装笔挺、皮鞋锃亮,28岁的律师陶伟刚沉稳又干练。“这是套二手房,去年初买完就重新装修了,现在正好让家人过来看看。”2月5日中午,他带记者参观新居。

  房子坐落在甘肃兰州市城关区雁滩路附近,地段还不错。“买这个房子的首付,没问家里要钱。”陶伟刚说,“今年春节,我不回老家了,爸妈和小妹都到兰州来过年。”

  陶伟刚来自山东沂水县的一个小山村,在兰州读完本科和硕士,算起来已经在这儿生活了近10年。陶伟刚说,之前他每年春节都回老家过年,今年他要让父母来看看新房子和工作的地方,也跟女友家人见个面,争取年后就订婚。

  “俺爹娘一直生活在农村,临沂市区都没去过几次,更别提走出山东了。这次来兰州,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心里老不踏实。一开始说机票贵,非要坐火车,微信视频看了票价才放心。”陶伟刚认为,父母其实是担心大过节的家里没人,亲戚来串门会怪罪。“猪和鸡都托付给亲戚和邻居喂养。农村人嘛,破家值万贯,干啥都先心疼钱。”

  陶伟刚这几天正忙着置办年货,也给父母买了不少衣物用品。“我记得,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因为只有到过年才能穿新衣服、吃好吃的。”陶伟刚回忆,一到过年,妈妈就会蒸馒头和年糕,还摊煎饼、炸方肉、炸年鱼……

  “除夕前一天,整个家族要祭祖,然后去给长辈们拜年,讨红包和糖果。小时候拜年,我总是特意穿上兜多的衣服。但今年把父母接到城市过年,只能删繁就简,老家的一些礼数肯定是顾不上了。”陶伟刚笑着说,现在他更习惯在手机上拜年、抢红包。

  “有人说,现代社会遗忘了好多富有传统文化价值的‘穷讲究’。”陶伟刚却认为:一个年代有一个年代的潮流和生活方式,并不见得过去的就一定是好的,人们不愁吃不愁穿,过上好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陶伟刚说,眼下父母的身体还算硬朗,但也说不准哪天有个头疼脑热,“他们自己说,在老家有新农合,得了病能报销一半多;以后如果定居在兰州,生了病就回老家看。我准备这几天就去了解一下异地医保报销的政策。”

  正说着,老爷子打来了电话:“刚子,你娘说给你多带点煎饼吃,你那放得住吗?”“带一点儿我解解馋就行,不用带太多。”陶伟刚回答。

  “到兰州来过年,会不会想家啊?”记者问。“不会不会,只要家人能在一起过年,哪里都是家。”电话那头,老陶哈哈大笑,“我是去住儿子的楼房、相儿媳妇的,又是过年,这是三喜临门!”

  

  在国外过春节的广州市民陈宇——

  人在旅途,快乐也想家

  本报记者 邓 圩

  “春节期间去欧洲旅行十几天,吃住行加起来的花销还不一定比到三亚多。”

  希望国内旅游产品更加多元化,旅游市场更规范,旺季出行的性价比更高

  对广州市民陈宇来说,到哪里过春节从来不是一个难题。

  她的女儿今年10岁,已经在国外过了5个春节。“春节旅游,重在合家欢。孩子小的时候,邮轮旅游是最合适的。”陈宇说,她曾带着全家老小参加地中海邮轮旅游。每天看看风景,家人一起聊天、玩扑克,女儿在儿童俱乐部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孩子一起游戏,大家都特别轻松、特别高兴。“不过对我们来讲,时间长了,就觉得有点闷,而且‘蜻蜓点水’似的上岸游也不解渴,人均1.6万元的费用,性价比不算高。”

  孩子7岁以后,陈宇更多选择去欧美和澳洲过年。为什么不去温暖而且近距离的东南亚和海南?陈宇说,春节假期长,她常常把年假挪几天“接驳”春节,这样每次有近半个月时间,加上孩子放寒假,不去个远程旅行觉得“不划算”。“而且春节期间去欧洲旅行十几天,吃住行加起来的花销还不一定比到三亚多。”

  每年4、5月,陈宇就开始查询机票。“提前做好计划,省钱又省心。即便是横跨大洲、大洋,经济舱个人机票预算肯定能控制在8000元以内,最便宜的一次,一张去澳洲的机票不到4000元人民币。”陈宇说,凭着多年的旅行经验,她已练就“火眼金睛”,有一年春节在巴黎市中心西岱岛找到一家酒店,有一套复式套房,三间卧室带餐厅、厨房和壁炉,每天价格相当于1400多元人民币。“一家六口其乐融融地住了一个星期,每天在巴黎圣母院小广场喂鸽子,在卢浮宫周围转转,在杜乐丽花园坐摩天轮、看橘园美术馆……那一周连吃带住带玩儿,全家花了1.2万元左右人民币。”

  在国外过春节也有不习惯的地方。有一次,陈宇全家在春节时去了法国卢瓦尔河谷的小城,那天正好是周末,满街的商店早早关了门,当天过生日的女儿连蛋糕都没吃到,有点失落。一家人在镇上尚未打烊的酒吧凑合着吃了顿年夜饭。而地球另一边的亲人们早已过完了中国年。“那个时候才觉得,如果是在国内,任何一个大城小镇,该是满眼红红火火的热闹年夜!”当晚,一家人就凑在一起,在iPad上看了个春晚回播,“那会儿,真的想家了!”

  “周围很多朋友已经把出国游作为春节必选节目。往往刚到四季度,旅行社的春节出国游就卖完收档了。”陈宇说,像她这样夫妻年龄在40岁左右、父母还很硬朗、孩子正在成长的小家庭更是出境过春节的主力军。春节期间,国内游和周边游市场供不应求、涨声四起,景区人头攒动,交通你追我赶,所以他们选择了错峰去境外旅行。

  “希望国内旅游产品更加多元化,用不同的产品分流不同需求的客人,旅游市场更规范,旺季出行的性价比更高。其实孩子这么大了,为了不跟寒暑假旺季出游大军挤到一起,国内好多地方我们都还没有去过呢。”陈宇说,这是个遗憾,盼望能补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