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情商最低的女性:非贾惜春莫属!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21 07:21: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说到贾惜春,大家能够想到的就是一个字“冷”。她不苟言笑,性格孤僻,不爱合群。在大观园众多小姐里面,她也很不起眼,没什么出彩的表现。


那么雪芹先生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人呢?


因为在这个人物身上同样有很多值得挖掘和思考的东西。


首先说她的身世就很特殊。


不同于迎春、探春那令人尴尬的庶出身份,惜春是宁府的嫡出小姐。和贾珍是一奶同胞。如果要在宁府,那就是地位仅次于贾珍的大小姐了。但她却不在宁府呆着,从小就被带到了荣府,自从之后她和宁府就断绝了关系,既未回过宁府,也从不与宁府的人交往。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生父贾敬一味好道,撇家舍业,自己修炼去了。而生母又早逝,哥哥贾珍整天花天酒地也从不管他,因此宁府对于她来说是个极为陌生又伤感的地方,一个大家族的嫡出大小姐就被这样和封建家族决裂了。


和宁府决裂了,在荣府呆得也不如意。贾母虽然喜欢孙女们,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祖母,而且荣府里少爷小姐众多,她年龄最小,又是外来的,也显示不出她来。所以家庭不幸,又寄人篱下造成了她孤僻冷漠的性格。


其实在大观园里有一些人是和她的境遇相近的,比如说林黛玉和史湘云,也都是没了父母,在亲戚家生活,但她们却没像贾惜春那么冷,林黛玉虽说性格敏感了一些,但也是比较通情达理,而且有时也爱说笑。史湘云则是大大咧咧的一个活宝。


和贾惜春的遭遇和性格都有些相似都是妙玉,不过妙玉的冷与贾惜春的冷是两回事。妙玉是一种高冷,是藐视世俗,不与浊世同流合污的一种高洁之冷。可以说是外冷心热。


而贾惜春的冷是冷到了骨子里的,完全是一种自私自利的不近人情,外表冷,心则更冷。这是因为贾惜春和他们比起来差的不是智商而是情商。


当然贾惜春也有优点,老贾家的女孩除了贾迎春外都比较聪慧,贾惜春能写诗又能画画,有一技之长,只是兴趣爱好并没有改变她的性格,当然她也不是特别爱好这些东西,她更爱好的还是佛学。


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的时候见她和女尼智能儿一块玩耍,见到宫花竟说了这么一句:“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那个时候贾惜春还小,自然谈不上对佛教有什么理解,但也说明她并不排斥佛教和尼姑。


第二十二回,荣府的元宵节晚宴上众姐妹制灯谜,惜春制了一首谜底为海灯的灯谜“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让贾政觉得那是清净孤独之物。


可能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心向佛门了,这也影响到了她之后的命运。其实也并不是说信佛的人都性格都偏执,比如说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都懂得佛理,但也都是食人间烟火的。


妙玉自称槛外人,却也明辨是非。但贾惜春信佛却信偏了,走上了一个极端,染上了过度的精神洁癖,变得极度自私、冷漠甚至是冷血了。这还是情商的原因。


贾惜春在第七十四回之前还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如果这本书在第七十回截止了,那么在广大读者心中贾惜春的形象恐怕就比较模糊了。不过好在雪芹先生留下了八十回文字,为我们留下了一个丰满的人物形象。


在王夫人发起的抄捡大观园运动中,贾惜春的藕香榭自然也未能幸免,在搜查她的贴身丫鬟入画的东西时出了点问题,在入画的箱子里搜出一大包金银锞子来,又有一副玉带板子并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


入画哭诉说是贾珍赏给她哥哥,她哥哥交到她这代管的。本来凤姐对抄捡就不上心,就想大事化小,不料贾惜春却不干了,坚决要把入画赶走。第二天找到了尤氏,到底把入画赶走了。还说什么“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在抄捡运动中有两个丫鬟不幸中枪,一个是司棋,一个是入画。司棋的主人是荣府里最懦弱的贾迎春,没保住司棋也的确是因为司棋犯的错误太大,换了谁也保不住她。


但入画的情况和司棋不同,她只是替她哥哥保管了几样东西,而且凤姐和抄捡组也不打算深究,但入画却比司棋更倒霉,摊上了一个最冷血的主子,主动把她给赶了出去。


贾惜春之所以这么做还是为了她自己不卷进去,她对尤氏说:“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尤为可笑的是,她把自己的这种缺德行为还看成是一种“了悟”,她说状元榜眼也有不能了悟的,尤氏便讥讽她:“这会子又作大和尚了,又讲起了悟来了。”


她却说了一句:“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佛教是劝善的,难道佛教里的“了悟”就是像她这样一出事就拿底下人开刀保全自己吗?可见她是把经念歪了。


在抄捡大观园运动里迎、探、惜三姐妹交出了各自截然不同的答卷。探春让人肃然起敬,迎春让人憋气窝火,而惜春就让人厌恶至极了。


一个青春少女头脑糊涂到了这种地步,而心肠又如铁石般冰冷,可以自命清高的贾惜春此时已经与这个她所憎恶的现实社会同流合污了。她这样的人在几十年前的“文革”运动中比比皆是,为了自保上下级甚至亲父子兄弟之间都相互检举揭发,在运动大潮里人性恶的一面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说贾惜春从未感觉到家庭的温暖而走上孤独之旅也说不过去。毕竟在荣府里她还是小姐,没人会欺负她,而且诗社的众姐妹都是好人,如果能多跟她们接触心理也不会这么阴暗。但贾惜春却选择了自闭,同时接触到佛经,却又把经念歪了。


之所以会念歪,是因为她的心态就已经不正常了。她不像林黛玉那样一郁闷了就寄情于诗文,也不像史湘云那样事事不上心。她本来心胸就狭隘,又没有自我调节与激励的能力,遇到点问题就想法逃避,因此她作茧自缚地把自己的自私冷漠发展到了极致。其实她的天资不差,差的不是智商而是情商,可以说情商已经低到了一定程度,最终路越走越窄,就只能削发出家了。


在她的判词里有这么几句:“堪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在第一百一十八回里,贾宝玉得知贾惜春执意要出家,便念出了这首判词。


紫鹃要陪惜春出家,贾宝玉意味深长的说:“不料你倒先好了。”不久贾宝玉也出了家。但在《红楼梦》里半路出了家的人很多,难道都会好吗?起码贾惜春是不会好的,因为情商低,心态又不好的人即便到了佛门清净之地也无法潜心修行,佛门里并不需要她这么冷漠的人。


由此可见心理阴暗的人走到哪都是阴天,本来她是可以生活得阳光一些的,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画家,却被自己低劣的情商毁掉了,只留给后世一个深刻的教训和警示。


【来源:红学爱好者】

说到贾惜春,大家能够想到的就是一个字“冷”。她不苟言笑,性格孤僻,不爱合群。在大观园众多小姐里面,她也很不起眼,没什么出彩的表现。


那么雪芹先生为什么要写这样一个人呢?


因为在这个人物身上同样有很多值得挖掘和思考的东西。


首先说她的身世就很特殊。


不同于迎春、探春那令人尴尬的庶出身份,惜春是宁府的嫡出小姐。和贾珍是一奶同胞。如果要在宁府,那就是地位仅次于贾珍的大小姐了。但她却不在宁府呆着,从小就被带到了荣府,自从之后她和宁府就断绝了关系,既未回过宁府,也从不与宁府的人交往。


当然这也是有原因的,生父贾敬一味好道,撇家舍业,自己修炼去了。而生母又早逝,哥哥贾珍整天花天酒地也从不管他,因此宁府对于她来说是个极为陌生又伤感的地方,一个大家族的嫡出大小姐就被这样和封建家族决裂了。


和宁府决裂了,在荣府呆得也不如意。贾母虽然喜欢孙女们,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祖母,而且荣府里少爷小姐众多,她年龄最小,又是外来的,也显示不出她来。所以家庭不幸,又寄人篱下造成了她孤僻冷漠的性格。


其实在大观园里有一些人是和她的境遇相近的,比如说林黛玉和史湘云,也都是没了父母,在亲戚家生活,但她们却没像贾惜春那么冷,林黛玉虽说性格敏感了一些,但也是比较通情达理,而且有时也爱说笑。史湘云则是大大咧咧的一个活宝。


和贾惜春的遭遇和性格都有些相似都是妙玉,不过妙玉的冷与贾惜春的冷是两回事。妙玉是一种高冷,是藐视世俗,不与浊世同流合污的一种高洁之冷。可以说是外冷心热。


而贾惜春的冷是冷到了骨子里的,完全是一种自私自利的不近人情,外表冷,心则更冷。这是因为贾惜春和他们比起来差的不是智商而是情商。


当然贾惜春也有优点,老贾家的女孩除了贾迎春外都比较聪慧,贾惜春能写诗又能画画,有一技之长,只是兴趣爱好并没有改变她的性格,当然她也不是特别爱好这些东西,她更爱好的还是佛学。


第七回,周瑞家的送宫花的时候见她和女尼智能儿一块玩耍,见到宫花竟说了这么一句:“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那个时候贾惜春还小,自然谈不上对佛教有什么理解,但也说明她并不排斥佛教和尼姑。


第二十二回,荣府的元宵节晚宴上众姐妹制灯谜,惜春制了一首谜底为海灯的灯谜“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让贾政觉得那是清净孤独之物。


可能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心向佛门了,这也影响到了她之后的命运。其实也并不是说信佛的人都性格都偏执,比如说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都懂得佛理,但也都是食人间烟火的。


妙玉自称槛外人,却也明辨是非。但贾惜春信佛却信偏了,走上了一个极端,染上了过度的精神洁癖,变得极度自私、冷漠甚至是冷血了。这还是情商的原因。


贾惜春在第七十四回之前还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如果这本书在第七十回截止了,那么在广大读者心中贾惜春的形象恐怕就比较模糊了。不过好在雪芹先生留下了八十回文字,为我们留下了一个丰满的人物形象。


在王夫人发起的抄捡大观园运动中,贾惜春的藕香榭自然也未能幸免,在搜查她的贴身丫鬟入画的东西时出了点问题,在入画的箱子里搜出一大包金银锞子来,又有一副玉带板子并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


入画哭诉说是贾珍赏给她哥哥,她哥哥交到她这代管的。本来凤姐对抄捡就不上心,就想大事化小,不料贾惜春却不干了,坚决要把入画赶走。第二天找到了尤氏,到底把入画赶走了。还说什么“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


在抄捡运动中有两个丫鬟不幸中枪,一个是司棋,一个是入画。司棋的主人是荣府里最懦弱的贾迎春,没保住司棋也的确是因为司棋犯的错误太大,换了谁也保不住她。


但入画的情况和司棋不同,她只是替她哥哥保管了几样东西,而且凤姐和抄捡组也不打算深究,但入画却比司棋更倒霉,摊上了一个最冷血的主子,主动把她给赶了出去。


贾惜春之所以这么做还是为了她自己不卷进去,她对尤氏说:“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尤为可笑的是,她把自己的这种缺德行为还看成是一种“了悟”,她说状元榜眼也有不能了悟的,尤氏便讥讽她:“这会子又作大和尚了,又讲起了悟来了。”


她却说了一句:“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佛教是劝善的,难道佛教里的“了悟”就是像她这样一出事就拿底下人开刀保全自己吗?可见她是把经念歪了。


在抄捡大观园运动里迎、探、惜三姐妹交出了各自截然不同的答卷。探春让人肃然起敬,迎春让人憋气窝火,而惜春就让人厌恶至极了。


一个青春少女头脑糊涂到了这种地步,而心肠又如铁石般冰冷,可以自命清高的贾惜春此时已经与这个她所憎恶的现实社会同流合污了。她这样的人在几十年前的“文革”运动中比比皆是,为了自保上下级甚至亲父子兄弟之间都相互检举揭发,在运动大潮里人性恶的一面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说贾惜春从未感觉到家庭的温暖而走上孤独之旅也说不过去。毕竟在荣府里她还是小姐,没人会欺负她,而且诗社的众姐妹都是好人,如果能多跟她们接触心理也不会这么阴暗。但贾惜春却选择了自闭,同时接触到佛经,却又把经念歪了。


之所以会念歪,是因为她的心态就已经不正常了。她不像林黛玉那样一郁闷了就寄情于诗文,也不像史湘云那样事事不上心。她本来心胸就狭隘,又没有自我调节与激励的能力,遇到点问题就想法逃避,因此她作茧自缚地把自己的自私冷漠发展到了极致。其实她的天资不差,差的不是智商而是情商,可以说情商已经低到了一定程度,最终路越走越窄,就只能削发出家了。


在她的判词里有这么几句:“堪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在第一百一十八回里,贾宝玉得知贾惜春执意要出家,便念出了这首判词。


紫鹃要陪惜春出家,贾宝玉意味深长的说:“不料你倒先好了。”不久贾宝玉也出了家。但在《红楼梦》里半路出了家的人很多,难道都会好吗?起码贾惜春是不会好的,因为情商低,心态又不好的人即便到了佛门清净之地也无法潜心修行,佛门里并不需要她这么冷漠的人。


由此可见心理阴暗的人走到哪都是阴天,本来她是可以生活得阳光一些的,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画家,却被自己低劣的情商毁掉了,只留给后世一个深刻的教训和警示。


【来源:红学爱好者】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