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馀光中病逝,他的乡愁与四川有关,与德阳有关

德阳共青团 2018-05-23 08:37:18

团妹儿今天为何迟迟未发公众号?

因为下面的这条已经刷屏朋友圈的消息

让我的思绪有了些许的变化

借用今天德阳的一位老师在和团妹儿聊天时说的几句话

神色恰如箬叶暖酒

文字里有精致含蓄的乡愁

余光中

没有再见


据台媒东森新闻报道,台湾著名诗人、文学家余光中今日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年90岁。



今年10月,余光中庆祝90大寿,当日他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发心情。

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

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


余光中与妻子一起庆祝90岁寿辰


12月12日,台湾天气多变、气温偏低,余光中身体不适到医院,经检查后疑似有些小中风,决定住院静养,没想到肺部感染、转进加护病房;旅居在外的女儿们也从国外赶回陪伴,结果1天之隔,14日早上,这位一代诗坛名流辞别人世。



余光中生于1928年的江苏南京,在秣陵路小学读书,先后就读金陵大学外语系、台湾大学外文系。1953年,赴美进修,获爱荷华大学艺术硕士学位。1950年离开大陆。


对一个有深厚文化素养的人,年龄会帮他获得真正深厚的东西。在外漂泊二十五年,这种漂泊是种情思,它是可以和一个人相伴一生的,带给人愁绪的同时,也给人独特的气质。

余光中是个复杂而多变的诗人,一生从事诗歌、散文、评论、翻译,并称其为自己写作的“四度空间”。受到梁实秋赏识,曾赞他“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


他写作风格变化的轨迹基本上可以说是中国整个诗坛三十多年来的一个走向,即先西化后回归。


少年时代,笔尖所染,不是希顿克灵的余波,便是泰晤士的河水。所酿也无非一八四二年的葡萄酒。


然而,无论什么样的文字在余光中笔下都可以举重若轻,将浓厚的情绪一波波冲打着你,就是要让你想到那种断肠人在天涯的意境。

余光中先生从事文学创作超过半世纪,最为人熟知的便是诗作《乡愁》。

回忆起70年代初创作《乡愁》时的情景,余光中说:

随着日子的流失愈多,我的怀乡之情便日重,在离开大陆整整20年的时候,我在台北厦门街的旧居内一挥而就,仅用了20分钟便写出了《乡愁》。

▲余光中朗诵自己的作品《乡愁》


与四川
余光中


12年前:余光中背着乡愁归蜀

12年前的鸡年元宵,千古闻名的武侯祠内,结义楼上,77岁的诗人余光中诵起了杜甫的《蜀相》。


那时,白发斑驳的余光中,诗名早已传遍大陆,传回四川,而他也是行遍祖国,第二次入蜀。“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他曾在诗句里表露的无尽忧伤,在蓉城初春的暖阳下变得远遁无踪。


与诗友言笑晏晏,自称“川娃儿”的他,依旧说一口沉稳四川话的他,仿佛回到了自己少年时的欢乐。


在海外,夜间听到蟋蟀叫,就会以为那是在四川乡下听到的那只。

——余光中致流沙河信


曾在蜀八年


翻阅余光中简历,大多没有提到他在蜀的8年,正是他从少年到青年的成长关键时期。抗战爆发后,他随家人辗转入蜀,在重庆上学,之后赴沪,后去了香港、台湾。


在巴蜀大地,有余光中最深的思念。这里有他的足印,有他的嫡亲表妹孙霞珍(四川日报退休员工),还有他仰慕已久的前贤杜甫、李白、苏东坡。



辣喉的是红油/麻舌的是花椒/大曲酒只消一落肚/便扫开岁暮的阴寒/如扫开半世纪贪馋的无助/把我辘辘的饥肠/熊熊烧烫,交给了火锅/蜀入了我

——余光中《入蜀》




余光中诗最早从四川“传出”



“诗比人先回乡,该是诗人最大的安慰。”


诗传回祖国大陆十年之后,余光中重归故土。而第一个把他的诗作介绍到大陆来的,正是蜀中学者流沙河。由四川省作家协会主管、主办的《星星诗刊》是最早将余光中的作品带到大陆的刊物。


余光中 


流沙河本名余勋坦,与余光中正是同宗,1981年初秋,流沙河在列车上读完台湾《当代十大诗人选集》,满心喜悦,其间最使他震动的就是余光中!


于是1982年3月的《星星》上,流沙河介绍了余诗,并选刊诗作20首。随后流沙河连续出版了两本专著《台湾诗人十二家》《隔海说诗》,都重点讲到余光中的诗,后来更出版《余光中诗一百首》,专论余诗了。今日余诗红遍大江南北,一人诵千人和,原本最早是从蜀地“传”出的呵。

余老曾于2005年2月27日到德阳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参观,神秘的三星堆古蜀文化让他十分震惊!参观结束后,他由衷地感叹:“这是改写历史的伟大发现!”并在留言簿上题词:“蚕丛与鱼凫 开国何茫然 奇异,神秘 一个古老的帝国 入土千年 失而复得 重写古蜀史,亦将重写中华历史 ”,字迹遒劲工整,文字犹如诗行。

余光中写给德阳广汉三星堆博物馆



余光中一口地道四川话


据悉与余光中先生进行过通话的人讲到,电话一接通,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四川话,先生在那头连连感叹:“我深爱四川,四川话可是我和夫人沟通的桥梁啊!”


他说:“四川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当年就是在这片风水宝地,我和家人躲过了战乱。”他告诉记者:“我很想回到这里寻访我儿时的记忆,而我的夫人范我存也在这里生活过。我们一起学会了四川话,一起在抗战期间逃难到四川,度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后来我们辗转到了台湾,仍然改不了口,还是说四川话,这可是我们交流的专利,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生活。


余光中夫妇在武侯祠 


他的中学在重庆度过,他的夫人范我存在乐山读小学。在采访中,余老多次感叹:“蜀者,属也,在我少年记忆的深处,我早已是蜀人。


一时兴起,余老显摆起自己的四川话,“我现在都还会说当年在重庆学的些歇后语,啥子‘白市驿的板鸭——干绷’!”



余光中与杜甫草堂


第二次是2006年9月8日,余光中先生飞赴成都,在杜甫草堂演讲。讲座中途余光中告之全场,他为草堂创作了3首诗歌!其中一首《草堂祭杜甫》,很长,共有40行,是他8月29日在家中创作的,题目和内容代表了他此行的目的和心情。


而另外两首竟然是上午游览草堂后,趁中午的休息时间,即兴作出来的,其中一首虽然很短,只有三句,但却相当震撼大气:“一千三百年可以见证,安史之乱最憔悴的难民,成就历史最辉煌的诗圣”。余光中挥毫泼墨写了下来,赠给了草堂。



大侃摇滚、R&B等流行时尚


第三次是2010年09月5日,余光中二度造访武侯祠,并开坛设讲,评说“诗情与酒兴”。此次专访,坐在对面的先生,满头白发,但言谈举止俨然一位“时尚达人”:他头戴某奢侈品牌报童帽,大侃摇滚、R&B,对猫王、披头士念念不忘……令人吃惊的是,那首温馨伤感的诗歌《乡愁》居然是余老听了摇滚乐后的兴起之作。



三首诗在四川日报文学副刊发表


多年前,头一年刚刚首次回大陆(北京)讲学的他,致信流沙河,提出想回蜀看看,并第一次写了一首专门回忆蜀地的诗作。



在信中,余光中以方直刚劲的钢笔字写道,重庆綦江中学高二的同学魏晓莹寄给他一叠明信片《重庆之夜》。他“目光逡巡久之,颇似化鹤归去,不胜惘惘。念我昔日在蜀,正是她的年纪,一心向往山外的世界,何其广阔逍遥。而今入世太深,去国日久,又觉此身漂泊,乐且思蜀,不乐更甚。”信中说到向往五月间归蜀探望,并在信末附上了一首诗《嘉陵江水》。

余光中《嘉陵江水》选节


这首诗在四川日报文学副刊“原上草”(第370期)上发表后,以深切的乡愁打动千万读者,获得该年度的四川日报文学奖。

余光中《入蜀》选节


《入蜀》《出蜀》两首诗也先后都在四川日报“原上草”发表。


余光中经典作品摘录

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绝色》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当我死时》 


笑对灵魂在白玉里流转,一首歌,咏生命曾经是瓜而苦,被永恒引渡,成果而甘。——《白玉苦瓜》


如果远方有战争,我该掩耳或是坐起来,惭愧地倾听?应该掩鼻,或该深呼吸难闻的焦味?我的耳朵应该听你喘息的爱情,或听榴弹宣扬真理?——《如果远方有战争》


在水中央,在水中央,我是负伤的泳者,只为采一朵莲。仍梦见采莲,最美的一朵,最远的一朵,莫可奈何。——《回旋曲》


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昏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黯,对于视觉,是一种低沉的安慰。——《听听那冷雨》


人的一生有一个半童年。一个童年在自己小时候,而半个童年在自己孩子的小时候。——《左手的掌纹》


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寻李白》




(本文部分来自于网络)

特别鸣谢:吴传伟老师





 公众号:德阳共青团    微博:德阳共青团

组织青年、引导青年、服务青年

我们一直在路上


往期精选

为10所院校打Call,昨晚的美图都在这里了

♢手绘丨西成高铁,出川人翘首以盼

♢抗癌女孩周周妹儿走了,她的遗愿让人看哭……

♢一言不合就环球旅行!90后德阳小伙做了很多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撸起袖子!为东电青年原创Rap疯狂打Call!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