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川的墟日与庙会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6:43:4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黎川的墟日与庙会
文/胡龙斌
墟 日
       墟日作为民间传统,繁荣城乡市场,发展农村经济,在过去交通极不方便的条件下,在历史上曾以农商集市进行贸易活动,以农商物资交流,活跃市场起着重要的作用。墟日始于何时,无从考证,但据《黎川县志》记载,清同治十年(1871年),当时全县有墟、市、镇14个,即周安市、周家墟、熊家墟、株岩镇、石峡镇、洵溪市、飞鸢镇、龙安镇(今属西城乡境内原属五十四都),钟贤镇、熊村市、龙安镇、宏村市。这些墟镇的前10个,于清末民初逐渐荒废,后4个保留至今。民国以后,新兴的集市有:樟村墟、西城墟,茶亭墟、德胜墟、东山墟。

黎川历史悠久,分布面广,地处武夷山脉中段西麓、东邻福建省的光泽县、邵武市、南靠福建的泰宁县、建宁县,西与本省的南丰县接壤,北与南城县、资溪县毗邻。又据《黎川县志》记载,县城东西宽49公里,南北长68公里。全县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有房屋比较集中,人口较密集的乡镇,如东面的熊村镇,南面的宏村镇,北面的洵口镇,西面的龙村镇,这些集镇所管辖的范围广、人口众多,占全县人口70%以上,村落分散,因此民间对墟日十分重视,依赖墟日进行物资交流活动。


据目前了解,解放前后至今常态下每月固定的墟日是:熊村墟、湖坊墟、茶亭墟、龙安墟、宏村墟、西城墟六个墟镇。这些墟镇离县城较远,但乡脚很宽,尤其是西城乡是县城南面的边陲,有两省四县交界之称,又如熊村紧靠福建省邵武市的金坑、李坊、桂林三个乡镇,且这些乡镇与边界村庄的乡民有联姻关系,因此,每逢墟日纷纷前来赶集,把熊村原来的一条峡长的小街挤得水泄不通。茶亭的乡脚也较广阔,除与福建省光泽县连接外,还与本省的南城县、资溪县毗邻,赶集的人也较多。除上述这些集镇为每月固定墟日外,还有其它如中田、樟村、德胜、东山、资福等,每天早上的“露水” 墟很活跃。有的地方为了繁荣市场,搞活当地经济,根据群众生活的需要设立的墟日,如德胜,1958年建立垦殖场后,曾一度设立了墟日,而且当时墟市繁荣,物资丰富,他们利用当地的优越条件,以木竹通过购销渠道的关系,从外地换来许多商品进入墟市,因此使市场特别活跃,在当时市场的物资交流和贸易量居全县之首。但随着垦殖场的下马,而德胜的固定墟日也随之自行停止,只是早上的“露水” 墟仍然活跃。


由于过去交通不便,边远山区离县城几十公里,在公路未通前,乡民们无法到县城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也无法将自己生产的产品销售出去,甚至有的老人从未进过县城,县城有多大,是何光景都不知道,有些物资连见都未见过。因此只能靠集镇上的墟日进行物资交流,购买日常生活用品。


墟日的物资比较丰富,品种繁多。农村销售的物资主要是农副产品,如家禽家畜、鲜蛋、蔬菜、茶、烟、果、药、粉干、豆类、薯类、花生、芝麻、茶籽油、茶籽油、野生菌菰、野生动物、鱼仔干,以及城乡所需的家庭用具、包括蔑器、木器、铁器、苧麻、棉花、夏布等。县城到墟市销售的物资有:布匹、鞋袜、帽子、服装、南杂百货、金银首饰、餐具、灶具、小五金等。除上述城乡的物资交流外,还有各地土特产如三都的烟叶、西城、坊坪的茶菰、熊村的辣椒,这些产品都是通过墟日销往本县各地以及外地。而福建的闽笋、香菇、草纸、茶叶等也是通过熊村、西城、茶亭的墟日流入我县。尤其是春节期间的墟市更加活跃,物资更加丰富,除平时墟日的一些物资外,过年的物资有冬笋、洋芋粉丝、豆类制品、蕃薯片、米糖、冻米糕、糯米粉、海货、结白糖、红糖等应有尽有。赶集的人也是各式各样,农村赶集的主要是成年男女,有买的,有卖的,也有利用墟日串亲或亲朋聚会的。县城赶集的主要是商贩,有肩挑的、赶驴马的、手推单轮车的,同时还有手艺行业人员,他们是刻印章的,钉秤的,修理钟表的,修伞,补锅、补鞋的,算命卜卦的,他们为了生计,推销自己的产品,起早摸黑,翻山越岭,行程往返数十公里,朝不见床脚,晚不见盘脚。途中还要提防土匪抢劫,其艰辛和劳累是可想而知的。


但是,曾经作为城乡商贸和促进农商繁荣作出过贡献的墟日,据《黎川县志》记载,1958年受“左”倾思想影响,有关部门曾把传统的三天或五天改为十天一个墟日,且全县统一规定农历每月的初四、十四、二十四为墟日,有的地方借口“集中劳力搞生产”,随意关闭集市。


1961年,县内集市逐步恢复,但好景不长,数年后的“文化大革命”一些墟镇集市贸易被当作“资本主义”自由市场横遭取缔,尤其是“庙会”更是作为“迷信”活动的场所,被视为洪水猛兽而废止了。


1978年开始,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本县各集镇均按历史习惯恢复传统的墟日。作为如影随形的“庙会”相继恢复,而且日趋活跃,物资更加丰富,成为农村物资交流重要的渠道。


如今时代不同了,赶集的方式也不同,过去步行肩挑,取而代之是骑摩托、坐班车,甚至开小车赶集,所做的买卖方式也不同,现在不论大小商品,可以上门收购,也可以预约送货,产品展销,极为方便。随着形势的发展、城乡的商品贸易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过去极盛的墟日如今似乎淡化了,规模不如从前,那种人声鼎沸,拥挤不堪,热闹场景没有了,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交通发达,通讯快捷,乡村农民进城方便,小宗商品可以随时购买,大宗商品可预约送货上门;所产的物资,一个电话,随即有人上门购买,如粮食,可以直接到田间收购,过去那种肩挑步行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2、由于城市化的要求,许多农民甚至集镇的居民迁往城市,赶集的人自然少了。


3、新兴的物流行业兴起,网上购物方便,且款式新颖,且物美价廉,吸引许多年轻人时尚网络购物。


4、解放以后,供销合作社分布各个集镇,甚至各行政村都设有购销网点。解放初期,曾经对工商业改造时提过这样的口号:“农民生产,繁荣经济,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城乡互利,内外交流”。当时,除供销社外各地还有公私合营的合作总店,与供销社互相竞争,所以物资比较丰富,并经常送货下乡,一些日常生活所需物品基本可满足需求,而且废旧物资可以回收,有的可以互换,大大方便了乡民。


5、外出务工人员俱多,平时生活用品在外地购买。因此,墟日除一些农产品外,别的物资很少了。


基于这些原因,所以,现在墟日不时兴了,昔日繁荣墟日的景象也不如从前了。

庙 会
       庙会又称“庙市”或“节场”,是汉族民间宗教及岁时风俗,一般在春节、元宵节等节日举行,也是我国集市贸易形成之一,其形成与发展和地庙宗教活动有关,在寺庙的节日或规定的日期举行,多设在庙内及其附近,进行祭神、娱乐和购物等活动。

庙会多设在寺庙周围,所以叫“庙”,又由于小商小贩们看烧香拜佛者多,在庙外摆起各式小摊做生意赚钱,渐渐地成为定期活动,所以叫“会”,久而久之,“庙会”演变成了如今人们节日期间,特别是春节期间的娱乐活动。


“庙会”流行于全国广大地区。古代,“日中为市”,进行集市贸易。至南北朝时,统治者信仰宗教,大造寺庙,菩萨诞辰,佛像开光之类的盛会应运而生,商贩为供应游人信徒,南百杂货云集,遂成庙市。


北宗时,开封大相国寺庙极有名,有“千古第一才女”之称的女词人李清照曾与丈夫赵明诚相谐至庙会。


黎川庙会历史悠久,源于何时,不得而知。但庙会不是节日期间,而是每年农历七、八月份,一般是在农村早、中稻收割后,其它一些农产品已成熟可收获的时候,如瓜类、豆类可进入市场,农民口袋里有点钱购买商品,加之秋闲时节,农活不紧,天气晴朗,因此,这时正适合庙会活动的期间。


据有关资料报道,全国许多地方“庙会”祭神,都是祭祀佛教,而本县“庙会”则是祭祀道教(也有佛教),如“张将军”、“五谷大仙”等。


黎川的“庙会”,又称“嚷会”,有的以祭神(擎菩萨)为主,兼有商贸。在庙会期间,商贾云集,各地四乡八源乡民纷纷前来赶会,有的“庙会”只祭神,擎菩萨,没有集市,如洵口的下寨等地,也有的“庙会”只是商贸、物资交流,不搞祭祀活动,如资福、公村。据调查,全县既擎菩萨,又有商贸集市的庙会有枫树潭、三都、熊村、石陂、湖坊、大排、茶亭、皮边、荷源、德胜、东山、新店、下村、中田、宏村、樟村、西城、八都二十个庙会。这些地方的庙会一般二至三天,期间除擎神,商贸集市物资交流外,还要请梨园子弟唱戏几天,唱戏最多一个星期。由于亲朋都来赶会、看戏,吃住几天,所以庙会就近村庄的穷苦百姓有口难言,经济上实在不堪重负。


庙会期间,赶会的人众多,各式人员都有,一种是专程到寺庙还愿,曾经许过愿的人,并实现了其愿望,比如求子得子的人,会不惜家资,让求得的子坐戏盘(驷桥式),有的骑马、有的骑纸马(人在中间步行,人前用纸扎的马头及首脚,人后扎的后脚及马尾,远处看望,象是真马),到菩萨面前还愿;第二种求子或久病不愈或遇到灾难和不遂心的事,到寺庙许愿,并承诺:如菩萨能解脱其困苦或得一子,必有重谢,修庙宇,塑菩萨,绝不失诺。还有一种是虔诚的信众到寺庙拜忏、祈福、抽忏、祈求平安。除此外,有生意人做买卖,有买的,有卖的,还有耍猴的、耍杂技变魔术的、卖字画的、算命卜卦的,甚至有乞丐、小偷、赌博什么人都有。庙会摊位上的物资比较丰富,有南货、百货、布匹、针织品、小五金、洋油灯(美孚灯),凉扇、雨伞、戥子、鞋袜、镜子、梳篦、文房四宝、乐器、小儿玩具等。饮食方面,主要是小吃和瓜、桃、李、梨子、介糍、糕饼、熟瓜子、花生、凉水糕、仙草糕、煉饭圆、西瓜、金瓜、梨瓜、黄瓜、猪屎梨、甘蔗,这些小吃和食品最受小孩喜欢。庙会摊上最显眼的,要算农具和家具。家具方面有:桌凳、锅盆、碗盏、筷子、条羹、竹勺、饭匙、锅盖、甑 、 甑敢 、菜刀、镰刀、锅铲、铁勺、火钳、笤帚、撮斗、笏帚、竹垫、木脸盆、木脸盆、斗笠、簑衣、笞箕、勾桶、酒罌、酒缸等家庭用具。农具方面有:禾格、风搧、禾筛、谷箩、箩索、扁担、米斗、镢头、铁烧、塝铲、围䇽、翻谷耙、梨、耙、铁链、牛木架、梨横,梨园。庙会场上还有耕牛、驴马交易、猪仔、鸡、鸭、野生动物销售。


在过去交通极不方便的情况下,作为庙会的集市进行农商交易,活跃城乡市场,方便群众购买购卖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然而“文化大革命”,却把有利于百姓的“庙会”当作“迷信”活动的场所被横遭取缔了。时隔10余年,改革开放后,才逐渐恢复。


由于时代的变化,科学技术的进步,过去的一些产品已不适用了,耕田机可替代耕牛,有了割禾机就不需要禾格风搧、围篺了,就连七八十年代半机械化的打谷机也过时了。至于那些小买小卖、小吃更是微不足道,人们的饮食观念已发生了变化,生意经营方式也不一样,那点微利的小钱也不愿意赚了。因此赶庙会的人大大减少,尽管一些虔诚的信众在庙会时去寺庙朝拜,但毕竟是少数,大不如从前庙会时热闹的场景,与墟日一样也被淡化了。


庙会活动形式各地风俗不一,有的地方庙会既不擎神、擎龙,又不唱戏,只进行一两天商贸活动就算结束了;有的地方则既擎神,又擎龙,且唱戏。以石陂庙会为例,石陂庙会日期是农历七月初四初五两日,在庙会期间,寺庙外人山人海,有买有卖,有玩乐,有小吃,热热闹闹;而寺内更是人声鼎沸,人头攒动,许愿的、还愿的、抽忏的、祈福的,一片喧啸声、钟鼓声、鞭炮声、响彻雲霄。白天热闹得使人兴奋,晚上庙会周边的百姓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如果说“庙会”是集商贸、擎神、娱乐的一体,按石陂的传统,晚上才是庙会的主题。寺庙中主位菩萨叫杨泉大师,四方信士所朝拜的主要是这位“显灵”的菩萨。据说他曾在离石陂三华里处的金斗窠打过长工,夏天常在一口望天井边洗澡,所以当地百姓在庙会的早一天(七月初四日)下午将“大师”请到金斗窠沐浴,并在那里住上一夜,第二天早上仍将“大师”请回到寺,晚上大约七时左右当地10多条“龙”,神铳开路,“大师”由八人抬扛,这些“龙”配以乐器(吹打)、锣鼓(龙灯曲调)、灯笼、牌匾、前后簇拥着“大师”由吉祥古寺出发,经金斗窠、鱼山上、潘家、炉下、叶坊、黄源、南源、胡家排、石陂一路,途经9个村庄,行程十余公里,每个村庄要滚龙一次,折腾一翻,所经之地的百姓要备香纸蜡烛、鞭炮迎接“大师”的到来,有些人还跪地叩拜。如此一个通宵,第二天早晨才返回。寺内彻夜灯火通明,一些虔诚信众也一夜未睡,等天亮迎接“大师”回归。参加擎神者,虽然很累,但乐此不疲,余兴未尽,又要在寺内折腾一翻,此时,锣鼓喧天。钟鼓齐鸣,鞭炮震响,人们完全沉浸在狂欢中簇拥着菩萨归坐,这时热烈的气氛达到了极点。擎神结束后人们累得筋疲力尽,无精打采,象打败了仗的士兵歪着脑袋各自回家。


关于“杨泉大师”民间留传了许多故事,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些故事的内容。


故事一,修道成仙。相传杨泉师别名三光(nai),出生于本县潭溪乡文清村黄沙渡自然村,母亲是河塘叶坊人,所以是叶坊的外甥,有关他的家世当地百姓不大了解。由于家贫,大约长到十五六岁时,到金斗窠一付姓人家打长工。他年小体弱,重活难以承受,但他做事认真,能做的事,一定做好,别人做不了的事,他却做得漂亮,而且他做的一些事甚为离奇,有时一些本来需要几人才能完成的事,他一人可以完成,所以往往使人难以想象,疑惑不解。他很聪明,谦虚、谨慎、性格温和、待人礼貌、从不打诳,对东家百呼百应,所以东家非常喜欢他,而且待他不薄。他身具仙风道骨,故有某位神仙引渡他潜身修道,功德圆满后,修成真仙,取法号杨泉大师。从此,他经常“显灵”为当地百姓赐祥、赐福、送子、送财。他扬善惩恶,做的好事善事不计其数。所以远近闻名,每逢初一、十五和庙会期间各地的人络绎不绝的前来朝拜。由于他能保佑一方平安,所以民间集巨资建寺—吉祥古寺对他纪念和祀奉。吉祥古寺建在石陂西面的村口,占地面积500m2,古寺雄伟,蔚为大观,正殿安坐主位菩萨,即杨泉大师,两侧安放其它如五谷大仙等菩萨,寺内进大门口建一戏台。现在建设新农村,建有休闲广场,为每年“庙会”商贸、物资交流提供了很好的场所。据说三光的家乡黄沙渡与荷源乡的稠源毗邻,故荷源也建有天云峰寺对他的纪念和供奉。


故事二,泥人耘禾。据说三光(nai)在打长工时,某天耘禾,他将一坑垅几十担谷田的水全部放干,早饭后,东家未见他在田里耘禾,而是坐在田堘上捏泥人,中午吃饭时,东家问他,你将一坑垅田的水全放干了,何时才能耘完,他不吭声,只说请东家放心,不会担搁事的。午饭后,东家隐身山上窥视,果然见有十几个泥人在田里耘禾,一个下午全部耘完,东家觉得奇怪,就问他,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在田里耘禾,这些人是从那里来的,三光(nai)又不吭声,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故事三,芦苇灌水。一坑垅田的水全部放干,最少需要七至八天,才能灌满。本来,在一般情况下,先放最下面一坵田的水,耘完后然后一坵接一坵不会浪费水源。可是三光(nai)不管那么多,反正他有的是办法,但东家很是着急,三光(nai)看见东家愁眉苦脸,就告诉东家不要着愁,不会干死禾的。三光的办法是:将芦苇做成渡槽一根接一根从最下面有水的地方,如同现在的抽水机一样川流不息的往上倒灌,而且“渡槽”不用支架,腾空引水。第二天早上东家到田间巡查,果然全坑垅的田都灌满了。东家觉得不可思议,但又不好询问。


故事四,镰夹降雨。三光(nai)腰上平时绑着一个用木头或毛竹做的镰刀夹,除吃饭,睡觉在屋内休息外,镰夹从不离身。这个看似普通的镰夹,农村多数人都有,常人不过带镰刀方便,但三光(nai)不一样,他的镰夹可以呼风唤雨,只要他随意敲打几下,立刻乌云密布,大雨倾盆。所以当地久旱不雨时,求三光(nai)敲夹降雨。但三光(nai)敲夹是随意性的,有利也有害,因为他自己也不知敲夹能否降雨,所以他经常随意敲着玩,每敲一次,下雨一次,次数多了下雨成灾,当地百姓又不敢叫他莫敲,只有想办法将他的镰夹偷走,当柴火烧了,从此久旱遭灾,再也求不到雨了。这些故事一传十、十传百、久而久之,广为留传。因此远近闻名,在他打长工的东家对他也爱护有加,将他当成宝贝和摇钱树。有关“三光(nai)”的故事有很多,但已失传。


上述故事,尽管毫无科学依据,甚至荒唐,但人们总是希望类似的人物和事物出现,解除人间疾苦,消除灾难,能祥和平安。民间的“庙会”大概是这个意愿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