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橼:芬芳的摆设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23 15:46: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遂又往后看时,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也有一首歌词云:


二十年来辨是非,

榴花开处照宫闱。

三春争及初春景,

虎兕相逢大梦归。


——《红楼梦》第五回


看了很多资料,知道香橼和佛手的区别,佛手是香橼的变种,所以佛手又叫五指香橼。香橼又名枸橼子、枸橼、香泡。佛手在广州常见,见到就买上几颗放到车里,而与香橼却是缘悭一面。一直牵挂着,有一次看到一种跟柚子很类似的柑橘属的大大的圆圆果实挂在枝头,蔚为壮观,打开看,果肉味道苦涩,难以下咽,却香气浓郁,以为就是香橼了,一问花友老师,却说是香圆,顿时又迷茫了。


花友很专业,告诉我香橼单叶,叶柄无翅,与叶片连接处无关节,果皮比果肉厚。香圆是单身复叶,叶柄有翅,与叶片连接处有关节,果肉比果皮厚,香圆是柚子的一个变种。


理论知识储备了,还是没有感性认识,傻傻为香橼和香圆而迷惑,感谢强大的热心的朋友圈,潮汕的友帮去花店拍了香橼的图,山东的友寄了自家种的唯一疑似香橼过来让我鉴别,浙江的友干脆网上找了三个真正的香橼寄过来。


一起到达,一起取回来,一开包装,香气四溢,沁人心脾,个个美貌无暇。眼见为实,瞬间妥妥的分清楚了这些柑橘家的近亲们。



《红楼梦》中出现了很多柑橘属的植物,探春房中有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板儿要佛手吃,探春拣了一个与他说:“顽罢,吃不得的。”探春送了板儿一个佛手玩,后来巧姐儿(这个时候还不叫巧姐,叫大姐儿,可见凤姐儿的大大咧咧,家里那么多的文艺青年,也没想着早早给大姐儿起个文艺范儿的名)抱着一个大柚子玩,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


众人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巧姐。那板儿见这柚子又香又圆,更觉好顽,且当球踢着玩去,也就不要佛手了。我现在觉得,这里又香又圆的柚子很可能就是香圆,香圆的果肉是极为不好吃的,涩,所以也是观赏用的。冬天赏梅花时候,李纨命人给袭人送了吃食去,里头有朱橘、黄橙。这些佛手、香橼、橘、橙都是柑橘属的亲戚。


元春的下场扑朔迷离,从判词来看,不是普通的死亡,可能是惨烈的暴亡,原因不明。为她量身定做的红楼梦曲名[恨无常]: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抛;荡悠悠,把芳魂消耗。



望家乡,路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这里甲戌本有夹批:悲险之至!读之真是字字惊心。作为家中的长女,这个年轻的女子,从小就被送入宫中,步步惊心,义无反顾担负着稳定整个家族荣光的重任,书中没有描写她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竞争和煎熬在强手如林美女如云波云诡谲的后宫里脱颖而出,被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并得到省亲的机会,有机会回到朝思暮想的娘家。


三从四德的年代,女儿们出嫁后,命运就和夫家紧密相连,和娘家就成了时断时续的亲戚,若夫家娘家交通不便,那就更难回娘家了。书中没有提到贾母、王夫人、邢夫人、尤氏等有没有回过娘家,回娘家时是怎样的情形。


身为贾府至高无上的老祖宗,贾母也不可能和女儿常来常往,最宝贝的女儿贾敏的出嫁竟然就是和母亲的生离死别,连最后一面也见不成。唯一一次描写回娘家的也就是身份还不明朗却享受姨娘待遇的袭人,那份慎重和隆重,却是和娘家的生分之始。



为元春修建的大观园耗费巨资,这个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出色园林被称为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只接待了元春几个小时。高高在上的穿着黄袍的元春让宝钗仰视并向往,一众家族上下都匍匐在地,将她深深地敬仰,她的父亲对她说着冠冕堂皇的文章,她也回馈着毫无瑕疵的语言。


只有在老祖母的正室中,她方能满眼垂泪,一手搀祖母,一手搀母亲,三个人满心里皆有许多话,只是俱说不出,只管呜咽对泪。邢夫人、李纨、王熙凤、迎、探、惜三姊妹等,俱在旁围绕,垂泪无言。这是一幅令人伤感的画面。


在宫中待了多年以后,元春跟父亲说的:“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是肺腑之言,却也只能说说而已。


短短的元宵节的夜晚,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都是为她,她游赏了园林,叙了家常,跟弟妹们唱和诗歌,看戏,仿佛进行着无穷的丰富的节目,却终究在临走时分再次落泪,这一次,她自己控制住了,勉强堆笑,拉着贾母、王夫人的手,紧紧的不忍释放,再四叮咛:“不须记挂,好生自养。


如今天恩浩荡,一月许进内省视一次,见面是尽有的,何必伤惨。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靡费了。”这个家族赫赫扬扬,发展到了巅峰时刻,家族中的男子们都沉浸在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富贵繁华中,尽情享受,没人想到节俭,量入为出,开源节流,可持续性发展,大观园这个支出和维护未来也成为拖垮家中经济的重要元素。



元春有着隐约的不安,她一再强调,不要奢华过费,不可如此奢华靡费,她的话却是轻轻的一阵耳旁风,无声无息消失在夜空里。


纵然元春清醒而冷静,为家族劳神,为弟弟宝玉的教育和婚姻操心,身为女子,她也只能如同判册中的图案,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弓和宫谐音,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她也不过是宫殿里如同香橼一般的摆设罢了。




图片:网络

文章:红楼梦研究

文图版权归原作者

本平台致力于推广普及《红楼梦》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