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乡村】太行古道上的(北)小箕

伊侯山 2018-03-25 07:56:36

太行古道上的(北)小箕

伊山主人

 

“朝天一扇碑,二百零二狮,三百一棵槐,三十一孔桥”和“桥底桥,桥上桥,当中圪夹了个暗水道”,这在说什么?这说的便是太行古道(古太洛线)上的北小箕。

——题记

 

泽州大箕镇小箕村所在的太行古道,是古时南来北往重要的军事、商旅、人文交流要道,不知从这里往来过多少的过客,亦不知多少战争风云在这里发生过。

 

历史上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所谓“得上党者得天下”,先后有秦赵长平之战、宋太祖平李筠、日寇侵晋、解放军南下等等成王败寇兵家故事。今天,若不是被207国道、太焦铁路和晋济高速所取代,这里依然会是名副其实的“太洛线”,定会延续千百年前南来北往的车水马龙和传奇轶事,怎奈往事不堪回首!

 

若我百年前有幸,定会策马扬鞭出泽州府城南门(挹熏门),一路向南经黄花街、南寨、晋南第一桥南大桥沿太行古道转上一转,那二十里外的北小箕将会是我重要的人生停留,那定是件令人难忘的旅程。

 


一、我从古道来

 

小箕所在的泽州太行上党,古来就是“天下脊”,战国纵横家张仪曾说“上党为天下脊”,就连北宋文豪苏轼也感慨“上党从来天下脊”。遥想那一千八百年前,一代枭雄曹孟德面对上党天险,不是也感慨而出《苦寒行》:“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早于诗仙李白《蜀道难》好几百年,更不要说更久远的春秋战国了,至圣先师孔子原计划登太行北上晋国传道遇河望山而阻,秦赵争霸定鼎天下走的是太行古道,太行古道行路之难可想而知!

 

太行古道,也叫太行道、太行陉,是古时是泽州府通往怀庆府的必经之地,也是南北往来幽燕河洛的重要通道,更是明清五百年来北上京师南下中原的重要官道,更是泽商崛起和茶马古道的重要通道。位于泽州府二十里处的小箕村便是这古道上的重要一站,留下了许多的风云故事!

 

小箕村,因地势东高西低,状如小簸箕,故名小箕(见顺治十四年(1657)六月十五日玄帝庙铭“泽南二十里乡名小箕旧建玄帝庙宇岁久不能祭……”),后因与南边小(大)箕同名,遂又称为北小箕(最早见康熙六年(1667)六月十五日创建舞楼碑记“晋濩泽郡南二十里许乡名曰北小箕”)。记小箕和北小箕者,皆是“高都水磨头晋知音”,后为小箕社首之一。

 

据《凤台县志续》记载明清里甲,这里属五门乡(南乡)武城都富家里,所辖8村为:老海沟青杨掌(距城15里),申匠小箕下匠(距城20里),南坪南庄(距城22里),丰稔(距城23里)。

 

“城里关外,黄花街南寨”,一路向南踏马而来,未到小箕便被眼前巍峨的仙家景象所吸引,还有那古道上绵延不绝的行旅商帮,这样的繁忙景象,是太平时代的象征。越岭而上,既可拜玄天上帝也可拜关圣帝君,还有那东西两庙的诸多神仙。更可见庙前的青山,云雾缭绕,还有那青烟升起的人家,被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所吸引,循声而去,街道两侧的店铺人头攒动,或进伙食店、或刚出客舍,这样的场景绵延二里地,正寻思在哪家店铺喝点茶的时候,却被“清凉环绕”的圣境吸引,在看河厅观山看水,好不惬意!这正是《凤台县志》中记载的“通怀桥”,县南小箕村。

 

古道上,不只有太平盛世的繁荣,还有乱世的民之艰。远去的不说,1930年阎(锡山)冯(玉祥)蒋(介石)中原大战,阎冯联军战败后,冯玉祥和东陵大盗孙殿英败退山西先后驻防晋城,后孙部占据晋城三年之久。虽孙部战败,但人们说当年孙殿英是被人抬着从这里大摇大摆进城复命的。

 

除了战乱,还有荒年,大量的流民从南而来,择地而居!

 

二、郎张闫焦

 

小箕村,因古道而慢慢发展为村,百家姓那么多姓氏,为什么是郎张闫焦?这得从“郎御史和御史坟”开始。

 


据传当年最先在这里落地生根的郎姓,因着御史坟郎氏家人在这里守坟,遂发展而成太行古道上的重要村落。村人说的“郎御史”是谁?查阅《凤台县志》有永乐年间明经科年贡遂平县知郎福、嘉靖癸卯科孝廉科进士官至陕西佥事郎大伦、明朝年间吏目郎思荣?不知这三位哪一位才是村人说的那位郎御史?而位于村南的御史坟,历经多次运动和建设已被夷为平地,成为“大寨田”,更多的信息随郎御史一起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在岗头村“明恩赐寿官南山张公墓志铭”中有“乡进士承德郎北京太仆寺寺丞年家眷生南谷郎大伦篆”,或许可以侧面说明郎御史指的便是这陕西佥事郎大伦,只是其生平事迹少了一些。大箕镇多郎姓,这里的郎氏或许就是从附近比如东岭村迁居而来的。

 

也有人说,最先在这里安家的是焦氏,因焦氏祖宅焦家院位于古道上左青龙的上佳位置,据此推论当是小箕村最早择地安庄时的所在。概是一家之言,因未在早期天启年间题记中找到相关的线索,或许是焦氏买下了张姓或郎氏的宅院。在向南几十里外的小口,有北宋抗金名将岳家军焦赞在这里留下的焦赞城,这或许是忠义焦氏最值得称道的事了!不过,小箕焦氏从何而来?是泽西川底的焦家河,还是高都的焦家庄?

 


而今天,村上张姓和闫姓是大家族,郎姓、焦姓、朱姓等均为小家族。张姓,在乾隆年间出现过“双手能写梅花篆”的“乡饮介宾”,至今在其墓地外还有两只石毛笔,昭示着两百多年前,这位读书写字的能手、德隆望重的乡绅。乡饮介宾,是周制乡饮酒礼中的一种,“乡里处士之贤者为宾,次为介”,有点类似今天的政协委员,清代于正月十五和十月初一举行两次乡饮酒礼。

 

与我同姓的闫姓,人们说是这里的富人,概因其耕种起家后走上了经商的道路,留下了前东院、后东院等院落,以及“业耕读”的家训。“拨乱反正”四个醒目的标语,是我遇到的例外,那段历史近在眼前却也十分遥远。

 

除了“郎张闫焦”,还有王姓、苗姓、朱姓、常姓、晋姓、陈姓、刘姓、马姓等姓氏,择此四姓而成文,一则是最早的题记中只见郎、张二姓,二则今天张、闫二姓为村中大姓,三则焦姓或许是这里最早的先民。

 

明清几百年来,有的姓氏消失了,有的姓氏出现了,这多由古道人员往来方便的原因。总之,不论是谁在这里最先落脚,已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明末至今几百年来,共同演绎出这里的辉煌,这就足够了!

 

三、这是我的本色

 

“朝天一扇碑,二百零二狮,三百一棵槐,三十一孔桥”和“桥底桥,桥上桥,当中圪夹了个暗水道”,这是我本色的本色。说这是我的本色,那是因为这是我的信仰,这是我的文化,这是我的风趣

 

古道上南来北往的信士们,经年累月修建了东庙西庙山神土地庙,北阁南阁西阁百子阁,还有南堂和魁星楼。说不出,这里第一座庙宇是哪一个?是玄帝,是关帝……也说不出,是先有庙,还是先有先民,古道是早有的,猜想后来又有人在武当进香的大路上修建了玄帝行宫,后有人在路边择地安庄做起买卖,后繁衍成村……

 

西庙伏魔宫,是祀奉关圣帝君的庙宇。关圣帝君,儒释道三教皆祀奉为神,一般多是关姓的祠堂,更多的是人们经商文攻武略的保护神,在这里更多体现在行商和武略上。其正殿三楹为关帝圣君和诸弟子,外有何仙姑蓝采和曹国舅韩湘子李铁拐吕洞宾张果老汉钟离和梅兰竹松四君子壁画,内有关羽桃园结义等忠义故事,一幅“孤舟伐吴魏千载豪气塞乾坤,清夜读春秋一点烛光燦古今,灵昭千古”的对联凝练忠义关圣。左殿为奶奶殿,右殿为马王殿,前为献殿,东西厢房今为守庙人的住所。下院为东西看楼和戏楼,东南方向为伏魔宫大门,门左为“卡棚房”,门右为北阁。当年泽商崛起的时候,这里有州府设卡收费的卡棚。西庙曾是村上小学所在,那时候一至四年年级在西庙,读高小则到左匠高小,那时候小箕属左匠乡管辖,故而高小在左匠。

 


东庙静乐宫,位于庙岭太行古道东边,原址不在今天的位置,后来因信士们南下武当山进香受吴三桂大乱兵荒所阻,遂迁建玄帝行宫于今址。说来,和康熙皇帝平吴三桂三藩有关。原来东庙里有“xiaoxi”(机关),当不熟悉的人进入的时候,踩住“xiaoxi”时,庙内的老爷像就圪哈(倾倒)过来了。在走集体的时候,东庙曾做过库房,后来是村上幼儿园办学的地方。三百一棵槐,说的便是这里“三棵柏树和一棵槐树”。

 


北阁三清阁,位于东庙西庙中间太行古道上,其左为观音殿,是“朝天一扇碑”的所在。站在这里向北望,二十里外便是泽州城,向南望便是群峰茫茫的南太行,古来多少豪杰望太行而却步,亦有多少英雄登太行出太行成就丰功伟业。

 

百子阁,是人们乞求多子的地方,概是祀奉四奶奶四爷爷(周文王夫妇)的。曾有教师在这里居住,在墙壁上还留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标语。

 

山神土地庙,山神土地二神并祀一庙,这样的情况不多见,也算小箕本色吧!

 


三官阁,是祀奉天官地官水官天地人三才的场所,毁于1958年,位于村西下河泊池处,两米见方,旁有下河水井。

 


南堂,是人们说的奶奶堂,有天启元年的供棹上有石刻观音图像和信士题记,可知这是一座送子观音堂。人们说,在现代医学接生以前的漫长封建社会,这里曾住着几代接生婆,是小箕郎张闫焦家族和附近村落妇女生孩子的保护神。

 

南阁,人们称之为文章阁,据大清乾隆四十二年碑文记载为“梓潼帝君阁”,阳面为“秀嵐辉映”,阴面为“清凉环绕”,留有“文官下轿、武官下马”的讲究。当年,蒋介石、冯玉祥、孙殿英等就是从这里进入泽州(晋城)的,人们称蒋介石为“前麻子”,群众当时对这些拿枪的不对是“远接近送”的。南阁,是“桥底桥,桥上桥,当中圪夹了个暗水道”的所在,这说的是太行古道上通怀桥的特点。桥底桥,前桥为梓潼帝君阁,后桥为通怀桥。桥上桥,前桥为通怀桥,后桥为梓潼帝君阁。暗水道,则是当街来水经南堂南阁流向小南庄河的水道,外看只有一个排水口。通怀桥横跨南北,有99块石头组成,石头间有类似“锁扣”的构建,以确保桥梁牢固。

 

村人原计划在村东南方向建魁星楼,以启文运昌盛,后不知何因未修建,成为今人茶余饭后的一段遗憾。

 

行文至此,谜底揭开。朝天一扇碑,说的是北阁券底的一块石碑,碑面朝地,人若看碑时需仰面朝天,故有此说。二百零二狮,说的是西庙有两棵柏树,庙门外有两只狮子,庙西门外还有一直狮子。三百一棵槐,说的是东庙内的三棵柏树和一课槐树。这是利用传统文化谐音之妙,也充分反映了小箕先民们的智慧和达观,给后世留下了这些许的乐趣。还有那三十一孔桥,说的是村南浅井和深(chen)井间曾有一座小石桥,由三块石头铺嵌而成,后人们讲两井间的沟壕填平,遂将小桥掩埋。

 


四、学不走的小箕队鼓

 

(小箕民间艺人焦占峰泥塑对鼓)

小箕对鼓,也称泽州对鼓,是山西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流行于何时无从考证,据村上的老艺人口口相传大约流行于明末清初年间,距今近四百年时间。

 

最开始也只是村上迎神、祭祀、祈雨的时候有几个人玩。那时,小箕对鼓多在传统佳节元宵节的时候出来闹红火。发展至今,几十人上百人的规模都有。今天,城内的商铺商业庆典的时候,有越来越多的商家请去商演,以示热闹。

 

说起这学不走的小箕对鼓,也有一段动人的传说,说是:求东岭,祈西坡,不如小箕去土河。这是怎么回事呢?农耕文明离不开水,泽州又十年九旱,故而,祭祀汤王、龙王等神灵的庙宇特别多,同时祈雨文化也十分盛行。小箕,这一带也不例外。相传,在很久以前,小箕焦氏的一名善良的姑娘(因没有头发,村人称“秃姑姑”)在南河边洗衣服的时候,被(土河)黄龙洞的巨蟒(黄龙神)一阵狂风卷走了,从此,和巨龙生活在一起。老姑奶奶,急中生智留下了一团毛线,一直扯到土河的黄龙洞。那时,家人们不知“秃姑姑”去了哪里,四下寻找,无果。只见南河边上有散落的红线绳,这才根据留下的红线绳找到了土河黄龙洞,也认下了这门亲事。


从此,小箕和土河皆为社亲,在小箕,人们称“秃姑姑”和“黄龙神”为“老姑奶奶,老姑爷”。而在土河,人们称之为“黄龙神”“黄龙奶奶”,每到十月初一都会敲着队鼓去黄龙洞祈福,在干旱的时候,也会去黄龙洞祈求风调雨顺的时候都十分灵验。


村人津津乐道的说,“最红火的时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人们刚刚宣告解决了温饱,也在改革开放上迈出了步子,正逐渐从贫穷走向富裕,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和激动,也对美好生活充满憧憬,故而,在一年一度的上元节,小箕对鼓挨村串。那时候各村都有街头故事杂耍等,在乡上在镇上在县城游街的时候,走在队伍最前头的就是小箕对鼓,每当游街队伍被热情围观的群众阻断去路的时候,小箕对鼓还要回头“救驾”,就连维持秩序的警察叔叔也不得不说“政府有令,误伤不管”。

 

我是没有见过小箕对鼓的盛大场面,但听人们自豪说起“别看小箕对鼓的鼓、大鼓、小叉、大叉、扣、云锣等打击乐器不起眼,却是队伍的最头一伙”时,我十分想亲眼目睹一下。

 


小箕对鼓起于何时,无从考证,口口流传至今的有十套谱,“叽叽狗叽叽狗,叽叽狗咚叽叽狗,咚咚叽叽狗,咚咚叽叽狗……”

 

据说,有外地(鲁村)等地人们来这里拜师偷学,也有本村人氏经不住诱惑而偷传,然终不得要领,没有一家能够学得像模像样的。为什么会偷学,又为什么会透传?人们说,小箕对鼓“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传媳妇不传闺女,不分郎张闫焦”。

 

五、除了店才是院

 

有点名头的村,多以“小北京”自居,不知何意?阳城的皇城相府、泽州的大阳古镇、大箕的楸木山庄等等莫不如此,这里也不例外。就像今天有点实力的村,多在村外建“平安楼”(像天安门城楼)那样,正是古时以小北京自居的表现。北京,真有那么好么?

 


村人说这里就是小北京,四面绕水山环水绕,多是堪舆上的讲究吧?北京,就是最佳的堪舆。堪舆,即是山水,这是我的理解。古时这里河流很多,虽没有伊侯山晋普山这样的大型山脉,只有老毛岭、羊场岭、哑巴岭、西岭、庙岭、花园岭等诸多丘陵,人们形象地称为“塌山”,但却植被茂密形成了疙瘩河、两河、狼屋河、后河、上河沟河、石板河、小南庄河等诸多的河流,每当春夏秋雨季来临的时候,人们争先到南阁看河厅观河畅怀。因受东高西低南北高的地形所限,这里的河流多是季节性的向西流的小河,径流量小且流域范围多在小箕范围之内。于是乎,一个山环水绕的小北京就这样发展而来了,形成了诸多庙宇和店院结合的独特村落。

 

这里的院落不像别处的那样叫做“什么什么院”,多叫“什么什么店”,也是区别于古道外村落的标志。沿当街由北至南依次有北店、西店、大店、南店以及二招院等有名头的店院,从这些名字上可以看出当年这里店铺的大概。除了当街的店院,还有井谷洞上院落、后谷洞(东街、背街)的老院(朱家院)、新院、三招院(三进院)、前东院、后东院和券底疙瘩东院、疙瘩西院,南阁处的井道南院。

 

这些店院,多以当街为分,街西多店,街东多院。这样的布局,也是一种对称美。只是这店院的故事,我这个晚辈未曾走进去不曾见证,什么客店、什么货店、什么伙食店、什么起火店……。遥想当年车马往来不绝,再看如今门庭荒芜废弃,怎不叫人感慨万千怎不叫人触景伤情怎不叫人悲从中来。

 

当年日军侵占晋城的时候,从河南方向而来,往往采取飞机对交通要道先行轰炸的策略,这里的二招院、三招院还有路边的老槐惨遭鬼子轰炸。非但如此,日占晋城期间,还时常对这里进行扫荡,今天九十岁的奶奶任月兰老人就是那段历史的见证者之一。

 

生存离不开水源。这里有浅井、深井、圆锅井和下河井四口水井,还有众多的河流。一切皆有缘起,水井也不例外。人们最开始立足于此时,除了山间河流就是水井,四口井中当属浅井了。浅井在村东南河沟旁,概是井深较浅,故名,是村人主要的取水点。后来随着人口的增加,无法满足生产生活需要,又有了深井。人们说,深井原来多用来取水浣洗衣服。在浅井和深井间,曾有一座石桥,三块巨石构成,是“三十一孔桥”的胜景。圆锅井所在的井谷洞,曾有一个应声娃娃,在这里喊话,三官阁外都听得清楚。圆锅井,是人们说的西井,因水质不好,吃的少,多用来洗涮。上个世纪六十年学大寨的时候,村南的丘陵地块被改造成大寨田,原来的河道也被改道,流经村南的小泉,后该为水井,是一口“泉改井”。在南阁河道上原来也有一个应声孩,可惜也被人破坏,不然在阁里喊话,远在阁外几百米开外的南坡古道上也听得明白。

 

在漫漫的岁月中,郎张闫焦等家族在古道演绎了多少传奇故事,小箕店院中又隐藏着多少悲欢离合。时至今天,人们依然说“走大路的人,住在大路边的人,硬气!”今天的大道是什么呢?国道,高速,高铁?

 

六、古道归来

 

2016年以来,泽州大地刮起“古韵泽州,全域旅游”的大风,泽州大箕正依托秋木洼泽商泰来故居、小寨圣母玫瑰教堂、南河底河阳古镇、孔庄、晋普山松林寺、老公山等自然人文旅游资源发力全域旅游,小箕若能借此东风抓住太行古道重要一站以及丰富的人文历史资源,与南河底一道延伸大箕王氏义修的太行(古)道,再现古道辉煌,也不失为除对接城市化发展之外的第二战略。

 

然令人痛惜的是,小箕当街的青石板路于2015被硬化为水泥路,古道南北的青石板路能被人毁坏的也早已毁坏,没有了昔日历史的面貌。欣慰的是,在南坡尚留下为数不多的古道遗迹。在古道行走,总有总穿越历史的感觉,总觉得那些经年累月留下的马蹄印从未消失。古道两边的店院尚保留有古貌,尽管说因无人居住多有塌毁,但若加以修旧如旧的修缮,也能够再现古道辉煌。听闻有老板想复建泽州黄花街,何不在这里恢复一下呢?黄花街和小箕有太多的相似。为改善居住环境,沿街的老院原址翻修的有好几家,真希望他们能保持历史原貌。于我而言,无法体验古道遗民生活生产的诸多不便,但我更希望看到古色古香的人文小箕能在历史长河中走得更远些。

 

当年,从这里出北阁向北走,经乾河(西峪)茶棚、茶元(碾子谷)、金刚岭一家庄、窑头、南大库、南大桥(晋南第一桥)、南寨、黄花街便可到泽州城。出泽州东门(迎晖)经景忠桥(永济桥)、三里桥(常涧桥)、七岭桥、王泰(台)铺、巴公镇、李村堡、三家店、界碑岭便出凤台(泽州)县界北上潞州府,出西门(霁景)经景德桥(沁阳桥)、二十里铺、周村(长桥)抵阳城界向西通往平阳府。从这里出南阁向南走,经道口(初名戏楼底,因为与古时候通往河南的大杭古道上,往来客商捐款修建戏台而名,后官府在这设卡收费,改名道口)、北坡头双栅栏、南河底(河阳古镇、河底镇、有营讯驿铺社仓等)、南坡头李家庄、关坡、天井关、晋庙铺、一路经小口(隋大业三年帝幸河内张衡宅修直道九十里)、一路经大口(宋太祖平李筠负石开道)通往河南河内。从这里,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在这里,也留下南来北往商旅们带来的奇闻趣事,只是随着时间的消逝也沉淀进历史的深处。

 

七、杂记

 

在小箕行走,你能够见到几百年上千年的历史。隋大业三年帝幸御史大夫张衡宅修直道九十里、宋太祖平李筠、学大寨、阶级斗争、拨乱反正、小箕大队、大箕乡小箕村村务公开栏,历史连贯清晰,给人的感觉十分清新。

 

浪(井)南(河西)公路,也叫南河西专线,建于1968年,由南村镇浪井村经大箕乡小箕村庙岭、南河西乡左匠村和石门村至南河西,全长16.7公里,是驻地部队开通的简易公路。改革开放后,浪南公路是国道207路段的重要支线,极大地方便了沿线群众的出行,改善了出行条件缩小了进城距离,更促进了小箕村的繁荣,使得小箕村一度成为乱石峰、泉头、苇元、左匠、王匠、冶头、道口、下庄等村物质交易的中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小箕的地位堪比大箕和南村,后来随着金左线的开通以及人们生活条件的改善,这里逐渐萧条起来,直到煤矿关停后。

 

小箕碑刻题记有很多,除了保留下来的,还有很多被破坏的,历经平坟学大寨、全民炼钢铁、破四旧立四新等运动和建设,毁坏无数凝聚着传承文化和历史的有价值的,历史就这样被中断,能够保留下来这么多的碑刻题记,也算是造化。破立之间如何平衡?是值得人们认真思考和面对的。从大历史上讲,有各种花样的对文化和历史的摧残,从小地方上讲,亦有诸多对文化和历史的抹杀。

 

八、后言

 

曾经好多好多次路过小箕,为这篇专题文章,于大暑节气又专程前往两次,对这个太行古道上的北小箕多了一些未曾认识到的东西,两次前往路遇好心人的讲解、路遇九十岁的任月兰奶奶、路遇七零后的焦大哥以及许多的好心人,在这里一并感谢,祝愿好心人一生平安!

 

走访期间,村上正进行环境卫生整治,村上编写的村志也即将付梓,焦哥正准备着参加镇上的小箕队鼓泥人模型,看到这向好的方向努力的行为,衷心祝愿古道小箕能够以环境卫生整治为突破,充分挖掘古道文化,借助“古韵泽州,全域旅游”的东风,走的更稳更远!


附一:一点历史

1912年属晋城县

1939年属晋城县第一区

1942年属晋沁县第三区

1945年属晋城县第四区

1953年属王匠乡

1956年属王匠乡

1958年属大箕乡

1962年前属南村乡后改为南村卫星人民公社

1962年属大箕公社

1984年属大箕乡后改为大箕镇

 

附二:小箕碑文题记

万历三十二年二月三清阁碑记

天启元年十月十八施南堂供棹

天启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施东庙供棹

顺治十四年六月十五日玄帝庙铭“泽南二十里乡名小箕旧建玄帝庙宇岁久不能祭……”

康熙六年六月十五日创建舞楼碑记“晋濩泽郡南二十里许乡名曰北小箕”

康熙十一年七月施山神土地庙棹

大清康熙二十四年十二月创建玄帝行宫碑记“斯乡离州二十里名曰北小箕村原有玄帝行宫一座紧邻村北厥来旧矣……王大用……二十六家……积会……武当进香值吴兵大乱南路阻塞……会银……迁移行宫……京东盐行生益天宏……王公开泰河南盐店……武举人马麟瑞”

大清康熙三十六年五月二十九日创建两厢山门戏楼由始成终序

康熙五十二年七月十五日重修关圣帝君大殿“泽州南二十里乡名北小箕”

康熙年间碑记

大清康熙年间众塑金粧三教圣像碑记

大清康熙十三年八月创建茶棚碑记

大清乾隆四十二年岁次丁酉冬月创建梓潼帝君碑记

大清乾隆四十六年“皇清故显考乡饮介宾两菴府君暨郑太君之墓孝男张鸣岐祀”

嘉庆九年十二月十六日“遵瑜除弊”告示

附三:小箕拾遗

 

谨以此文献给北小箕!

感谢

路遇的好心村民

特别感谢

焦大哥热情相伴

大爱景安斋

特别祝愿

任月兰奶奶古稀人瑞

欢迎点击阅读山水大箕

【家乡美】你的美,我怎样形容(山西晋城开发区苇元社区)

【乡村】一个被包围的泽州乡村——岗河

【乡村】耕读传家美丽苇元

原创图文  感恩转发

伊侯山│伊尹│尧舜禹汤│梦回大商

原创有我,更精彩!

识别扫码关注伊侯山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