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诗训(二):日暮秋风起 屈子怨何深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08 16:48: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在春秋之后的战国时期,在当时的楚国,也就是奶爸的老家——现在的湖北省地方,出现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大诗人,屈原。屈原是楚国的贵族,早期受到楚怀王的信任,参与楚国的政治,主张内修德政、外抗强秦,后来被其他旧贵族排挤毁谤,长期被流放,报国无门。在楚国都城被秦国攻破以后,诗人在苦闷中自沉于汨罗江,以身殉国。

屈原的主要贡献,当然不是——让咱们过节吃粽子

——而是他吸收楚地语言、歌谣、神话之精华,创作了《离骚》、《九歌》、《九章》、《天问》等优秀作品,开创了楚辞的体例。这些作品在形式上突破了《诗经》常用的四言句式,句法参差变化,句中句尾多用“兮”字协调音节,同时将短小的古歌谣发展为起伏回环、唱叹多致的长篇巨制;在内容上既反映了当时的历史现实,又大量融入神话传说,想象奇特,辞才绚烂,意向瑰丽,感情丰沛,形成了“香草美人”的比兴传统。以屈原作品为主体的《楚辞》一向与《诗经》并称为“风骚”,成为中国诗歌的源头和代指。屈原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诗歌由集体吟唱进入到个人创作的新时期,他也被成为中国的“辞赋之祖”。

屈原最重要的代表作,当然是长篇政治抒情诗《离骚》。这首诗先描述了作者在现实世界中的奋斗与挫折,然后由不被人理解的孤独过渡到在神话世界中求索,通过人间天上的双重悲剧表现了诗人顽强奋斗、死而无憾的爱国情操。作者自身有高洁的情操“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对人民又有深切的关怀“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所以为国为民不辞辛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不怕挫折乃至牺牲“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全诗体量宏大,意向万千,只可惜也存在文字理解上的障碍,不适合现在就给六一细讲。

所以这里我们仅另选屈原的两句诗来细说,这两句诗虽短,却开创了千载之下悲秋伤别、望远怀人的一个强大的传统,它就是《九歌·湘夫人》的开头:“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渚(音同主),水边的小块陆地。眇眇,类似现在用的邈邈,指远望却看不到的样子。嫋嫋,就是现在讲“炊烟袅袅”的袅袅,指绵长不绝的样子。第一句意思就是湘君降临到水边的小洲上,远望却望不到湘夫人啊诗人惆怅。后一句怎么表现这种惆怅呢?诗人另辟蹊径,一笔宕开,却去说连绵的秋风吹过呀,洞庭湖上水波不绝,水边落叶纷纷飘下。这样就巧妙解决了直接描写一种抽象情感的困难,通过投情入物使读者自然触物生情。

屈原以后,又有重要的楚辞作家宋玉(也有说是屈原的弟子)写了长篇抒情诗《九辨》,开头就是“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慄(音同了利)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开篇点明悲秋主题,然后后面十章将时节的变化与人生的际遇紧密结合,反复抒发悲伤失意之情。《九辨》把秋天凋零、萧瑟的自然景致与诗人失意、不平的内心思绪有机结合,形成一种情景交融、翻覆缠绵的悲剧气息,引发读者对自然变化、人事浮沉的共鸣,可谓是从此就给秋天定调了。

屈、宋之后,悲秋之愁绪就与时光已逝、事业无成、忠不见信、忧谗畏讥、去国怀乡、念远思归等等怨念都挂上了钩,成为一个经典主题。历代诗人在这个主题下创作了数不清的佳句,比如说:

汉武帝刘彻《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魏文帝曹丕《燕歌行》: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鹄南翔,念君客游多思肠。

西晋张翰《思吴江歌》:秋风起兮木叶飞,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禁兮仰天悲。

南北朝汤惠休《秋思引》:秋寒依依风过河,白露萧萧洞庭波。思君末光光已灭,眇眇悲望如思何。

南北朝王褒《渡河北》:秋风吹木叶,还似洞庭波。

唐上官婉儿《彩书怨》: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

唐李白《秋思》:天秋木叶下,月冷莎鸡悲。坐愁群芳歇,白露凋华滋。

唐杜甫《登高》: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唐贾岛《忆江上吴处士》: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

清曹雪芹《代别离·秋窗风雨夕》: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叶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还有奶爸自己写的《立秋》:耿耿星夜长,郁郁立中堂。秋风不得意,枉自送清凉。

其实秋天并非只有草木凋零的凄冷,也有天高云淡的清爽,还有橘黄蟹肥的喜悦。宋人杨万里就在《秋凉晚步》中说“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只可惜屈原、宋玉的影响发生得早而且强大,像刘禹锡“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这样执拗的人只能是少数例外,大趋势还是陆游总结的“宋玉悲秋千载后,诗人例有早秋诗”。“宋玉悲”甚至作为一个典故成为了悲秋的代指,比如柳永《玉蝴蝶》“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辛弃疾《踏莎行》“是谁秋到便凄凉?当年宋玉悲如许。”等等。

一个人的秋心,引动千万人的秋心,我想,一方面是因为“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方面也是因为诗人爱之切、怨之深,情深意切才能动人。屈子一怨生而定千秋调,难怪唐代诗人戴叔伦要在《三闾庙》中感慨“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了。只不过站在秋天的立场上,那却是“你愁就愁、怨就怨,为啥非要和我扯上关系…”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