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丘祖西行之路《十二》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02 15:31:2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黄昏,离开深泽县城,沿302省道西行,经赵八乡、七汲镇,深夜到达无极县,休息于旅店中。

   
元月十日,天明起身,在城里随意看看,吃点早餐,然后来到城隍庙。【无极城隍庙坐落于县城中心,建于元朝,历代进行过多次重修,每次重修、重建或扩建,也都勒石刻碑,留有碑记。原有前殿、中殿、后殿、钟楼等,然而岁月荏苒,雨打风吹,加之人为破坏,这些建筑除了城隍殿以外。有价值的碑记,已经存世不多,1956年,在城隍庙前建立了人民礼堂;1998年,拆除人民礼堂,城隍庙大殿也得以修缮。人民礼堂拆除后,在其地基底层,发掘出六通石碑,是历代重修、重建或扩建城隍庙的碑记。这些碑记的文本,在旧县志中也能找到。这些石刻碑记的重新发现,实为一大幸事。

   城隍产生于古代自然祭祀,后来衍化为道教的地方守护神,专门处理阴曹地府诸事宜的地方神祇。在上古时代,只有天子可以祭祀城隍,当时祭祀的方式只筑土坛,且每年有春、秋二祭。 在周朝,每到秋收之后,到了除夕,人们都要腊祭八神【天子蜡祭的八神是指:“先啬一也,司啬二也,农三也,邮表啜四也,猫虎五也,坊六也,水庸七也,昆虫八也”。啬即穑的初文,先啬就是古代种庄稼的能手,死后成神,受人祭奠。司啬是掌管庄稼的神,一般认为是指后稷。农就是指农神。邮表啜,郑玄认为是“田唆所以督约百姓于井间之处”,即田官在田间督耕时住的庐舍。坊是堤坝。水庸是水渠。先啬、司啬、农都是入神,而猫、虎、虫都是动物神,邮表啜、坊、水庸都是田间设施之神,它们都关系着农业之丰歉,故同时应受祭祀】,其中第七神就是水庸神,水即隍,庸即城,水庸神即城隍神。唐代以后,城隍逐渐人格化,祭祀城隍神相对,韩愈、李商稳、张说、张九龄、杜牧等文人都有祭城隍的文章,主为祈雨、禳灾的祭祀行为。在后世民间信仰中,有很多古代名贤死后,都被人们景仰,传说都做了城隍。分别有:北京城隍杨椒山福州城隍陈文龙福建省都城隍周苛、芜湖城隍纪信、柳州城隍柳宗元苏州城隍春申君邕州城隍苏缄南昌城隍灌婴绍兴城隍庞玉、曲沃城隍申生济南城隍铁铉郑州城隍纪信和县城隍范增谷城城隍萧何杭州城隍周新台南小南门城隍朱一贵等等。】


   城隍庙目前处于城中心街道无极路北侧,没有牌坊,走进院里,首先看到的是“闻鸡起舞”碑廊,这是为纪念晋代名贤祖狄和刘琨而打造的,碑廊里有一些国内知名人士的刻石题字。走过碑廊,来到城隍殿,殿堂显得颇为古老,里面供奉城隍的塑像。碑廊两侧和城隍殿后面立着一些重修城隍庙碑记的石碑,地面上有一些残碎的石碑、石像、石雕等等文物,看起来凌乱不堪。

   城隍庙本来是一个的庙宇,曾经香火绵延,因为时代的变迁,人们信仰的淡薄,再加上是文物保护,又没有专人管理,所以看起来很冷清。殿门上了锁,我不能进入,只好在门外拜礼,然后离开。

   别后感怀之余,聊寄之以诗。

寄无极城隍庙

《一》

寻真无极拜城隍,霜雾迷蒙锁画廊。

尘封殿阁香烟冷,恳祷神明少咎殃。

《二》

祠殿凄寂谁见伤,无情战乱毁雕梁。

石碑凌乱扔庭院,转使寒客叹一场。

《三》

晋代刘琨出魏昌,闻鸡起舞令名扬。

半生忠义文华著,清啸一曲泪数行。







































   无极城隍庙坐落于县城中心,占地6.5亩。自元代建立以来,进行过多次较大规模的重修、重建、扩建;每次重修、重建或扩建,也都勒石刻碑,留有碑记。然而岁月荏苒,雨打风吹,加之人为破坏,这些具有重要文物价值的碑记,已经存世不多,未免遗憾;历经七百年沧桑,特别是战乱等历史变故,城隍庙屡遭破坏,文物也流失殆尽。1956年,在城隍庙前建立了人民礼堂;1998年,拆除人民礼堂,改建为街心公园,城隍庙大殿也得以修缮。



     奇迹也就在这时发生了:人民礼堂拆除后,在其地基底层,发掘出六通石碑,是历代重修、重建或扩建城隍庙的碑记。这些碑记的文本,在旧县志中也能找到。但碑刻的文物价值无与伦比,而石刻碑记的重新发现,也不啻为无极文物史上的一大盛事。

  旧时的城隍庙。门前竖三丈高的大旗杆,两旁分列四通高大的石碑,门口两旁还有两个马童牵着高头大马。走进大门是雄伟的高台戏楼,人们可以观赏戏曲名角的精彩表演。也可以在前殿欣赏大民间画师的壁画杰作。

   城隍庙中院。东西两廊设有十殿阎君的塑像,他们以不同的姿势 不同的形象显示着威严。墙壁上绘有上刀、下火海、下油锅、上锯解、上磨研、上称吊以及二十四教等迷信说教内容的壁画。再往北有两个香池,供香客烧香。中院北头是城隍大殿,殿前六个黑衣隶分别两旁,大殿神案正座是城隍塑像,下设四大金刚分别两旁,双目怒视,阴森可畏。

   庙堂后院,东西两厢房塑有天兵天将神像,北房正中是城隍父母神像。此房西北角有怀抱男婴送子奶奶的立体塑像。是求嗣的必来之地。每年的农历五月十五日,是城隍庙的正庙日。古时庙会这天善男信女们都来这里烧香许愿。

    历经几百年仓桑,特别是在战乱中城隍庙屡遭破坏。文物也流失殆尽。建国后,1956年在城隍庙前建人民礼堂。1998年人民礼堂拆除并改建为街心公园,临街建起三层楼房的老干部活动中心。院内建有反映无极县古代名人刘琨和甄洛的石雕艺术作品,院内东西两侧设有古代风格的亭廊,前后相通。有六百多年历史的城隍庙大殿修缮一新。院内东侧的“闻鸡起舞”碑苑建于2000年,是无极籍将军田永清少将20多年收藏由党政高层领导、书法界名家和社会知名人士题写的“闻鸡起舞”墨宝228件,复制雕刻而成,成为一处难得的当代书法艺术宝库。


  城隍产生于古代祭祀而经道教演衍的地方守护神。城隍本指护城河,班固《两都赋序》:京师修宫室,浚城隍。祭祀城隍神的例规形成于南北朝时。唐宋时城隍神信仰滋盛。宋代列为国家祀典。元代封之为佑圣王。明初,大封天下城隍神爵位,分为王、公、侯、伯四等,岁时祭祀,分别由国王及府州县守令主之。明太祖此举之意,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

城隍下辖有文武判官、各司大神、甘柳将军、范谢将军、牛马将军、日夜游神枷锁将军等神。

其中城隍的僚佐为各司,而各司依各庙配置,并不相同,有三司、六司甚至到廿四司或卅六司之说,且各司名号,也不尽相同,如头城城隍庙则以吏、户、礼、兵、刑、工六部为司。唯大抵以阴阳司为诸司之首。阴阳司是城隍爷的第一辅吏,协调诸司,监察诸案后,方陈报于城隍。

三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

七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增禄司、注寿司。

八司:阴阳司、速报司、纠察司、奖善司、罚恶司、财神司、注寿司、功过司。

廿四司:阴阳司、速报司、良愿司、查过司、文书司、地狱司、功曹司、掌案司、检簿司、驱疫司、学政司、典籍司、罚恶司、注福司、注寿司、督粮司、巡政司、感应司、保安司、仪礼司、稽查司、赏善司、提刑司、考功司。

廿四司:阴阳司、速报司、功曹司、功过司、注福司、瘟疫司、感应司、罚恶司、功考司、记功司、事到司、监狱司、巡察司、赏法司、刑法司、察过司、见录司、来录司、警报司、赏善司、库官司、改原司、保健司、人丁司。

廿四司:阴阳司、吏部司、司封司、司勋司、考功司、户部司、度支司、金部司、仓部司、礼部司、祀部司、主客司、膳部司、兵部司、职方司、驾部司、库部司、刑部司、都官司、比部司、司门司、工部司、屯田司、虞部司、水部司。此组廿四司,为采用朝廷六部廿四司而来。

廿四司:阴阳司、任免司、感应司、差捕司、讯问司、府库司、科甲司、农啬司、匠工司、商贾司、钱银司、幽冥司、纠察司、婚娶司、子孙司、医药司、寿命司、功过司、曲直司、监狱司、兵戎司、运途司、文书司、土地司、江海司。此组廿四司,司名皆为对偶,相当骈俪,文艺程度较高;且各司之职称,皆为民众所求而设定。

 
   无极县
据有关志书记载,无极域内汉代就设县。西汉时,在县域的西部设毋极县,东北部为苦陉县。东汉时,为了讨吉利,将苦陉改为汉昌。到曹魏青龙三年(公元
235年),曹魏政权将毋极、汉昌两县合并,称魏昌县,隶属中山国。这种建制,一直从曹魏,经两晋,延续到南北朝。到了北魏太和十二年(公元488年),又被一分为二,分设毋极、魏昌两县,连毋极县城也由西部(新城)迁到今无极县城所在地。

  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这种分、合不时上演。北齐两县并为一县,废魏昌,并入毋极,属中山郡辖。合县的局面还没有维持到50年,转眼到了隋代,又面临分家。隋开皇十六年(公元596年),将毋极一分为二,保留毋极,而将魏昌改名为隋昌。进入唐代,县名还是被改来改去。唐武德四年(公元622年),改隋昌为唐昌,天宝初又改唐昌为陉邑;唐武后万岁通天二年(公元697年)改毋极为无极,直到北宋初,将陉邑并入无极,隶属中山府,这种分分合合、改来改去的局面才告结束。

闻鸡起舞成语出自《晋书.刘琨祖逖传》:祖逖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逖、琨并有英气,每语世事,或中宵起坐,相谓曰: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后世之人誉有志报国,及时奋发,常用闻鸡起舞之成语。

闻鸡起舞的典故出自《晋书·刘琨祖逖传》。史料记载,刘琨二十岁时与祖逖同为司州主簿(司州,今河南洛阳一带。主簿,管文书簿籍的官吏),祖逖、刘琨两人意气相投,对于当时内忧外患的国家危局抱着共同的看法,也怀着共同的报国决心。两人夜间同睡一床,经常谈到深夜。有一天,祖逖和刘琨在睡梦中被公鸡的鸣叫声惊醒,祖逖说,别人都认为半夜听到鸡叫声不吉利,我不这样认为,这是在催促我们起床练剑啊。刘琨欣然同意,于是他们每天鸡叫后就起床练剑,寒来暑往,从不间断,最终成为能文能武的全才。后刘琨做了都督,兼管并、冀、幽三州的军事,充分发挥自己的文才武略;祖逖被封为镇西将军,实现了报效国家的愿望。
 
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人,汉中山靖王胜之后也。祖迈,有经国之才,为相国参军、散骑常侍。父蕃,清高冲俭,位至光禄大夫。琨少得俊朗之目,与范阳祖纳俱以雄豪著名。年二十六,为司隶从事。时征虏将军石崇河南金谷涧中有别庐,冠绝时辈,引致宾客,日以赋诗。琨预其间,文咏颇为当时所许。秘书监贾谧参管朝政,京师人士无不倾心。石崇、欧阳建、陆机、陆云之徒,并以文才降节事谧,琨兄弟亦在其间,号曰「二十四友'。太尉高密王泰辟为掾,频迁著作郎、太学博士、尚书郎。

   琨少负志气,有纵横之才,善交胜己,而颇浮夸。与范阳祖逖为友,闻逖被用,与亲故书曰:「吾枕戈待旦,志枭逆虏,常恐祖生先吾著鞭。」其意气相期如此。在晋阳,常为胡骑所围数重,城中窘迫无计,琨乃乘月登楼清啸,贼闻之,皆凄然长叹。中夜奏胡笳,贼又流涕唏嘘,有怀土之切。向晓复吹之,贼并弃围而走。

 
《晋书·刘琨祖狄传》记载:刘琨,字越石,大兴四年(321年),晋元帝以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6]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但无远见,无助于北伐,而且自己既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却突然由如此从容不逼的文臣统领,心中甚为不快。同时,祖逖忧虑权臣王敦和宠臣刘隗对立,内乱将会爆发,北伐难成,因而忧愤成疾。祖逖虽然患病,但仍图进取,抱病营缮虎牢城,同时派人修筑营垒作为南部部队的据点以防后赵进侵。[2]

史臣曰:刘琨弱龄,本无异操,飞缨贾谧之馆,借箸马伦之幕,当于是日,实佻巧之徒欤!祖逖散谷周贫,闻鸡暗舞,思中原之燎火,幸天步之多艰,原其素怀,抑为贪乱者矣。及金行中毁,乾维失统,三后流亡,递萦居彘之祸,六戎横噬,交肆长蛇之毒,于是素丝改色,跅弛易情,各运奇才,并腾英气,遇时屯而感激,因世乱以驱驰,陈力危邦,犯疾风而表劲,励其贞操,契寒松而立节,咸能自致三铉,成名一时。古人有言曰:"世乱识忠良。"益斯之谓矣。天不祚晋,方启戎心,越石区区,独御鲸鲵之锐,推心异类,竟终幽圄,痛哉!士稚叶迹中兴,克复九州之半,而灾星告衅,笠毂徒招,惜矣!

  赞曰:越石才雄,临危效忠,枕戈长息,投袂徼功,崎岖汾晋,契阔獯戎。见欺段氏,于嗟道穷!祖生烈烈,夙怀奇节。扣楫中流,誓清凶孽。邻丑景附,遗萌载悦。天妖是征,国耻奚雪!

祖逖,字士稚,范阳遒人也。世吏二千石,为北州旧姓。父武,晋王掾、上谷太守。逖少孤,兄弟六人。兄该、纳等并开爽有才干。逖性豁荡,不修仪检,年十四五犹未知书,诸兄每忧之。然轻财好侠,慷慨有节尚,每至田舍,辄称兄意,散谷帛以周贫乏,乡党宗族以是重之。后乃博览书记,该涉古今,往来京师,见者谓逖有赞世才具。侨居阳平。年二十四,阳平辟察孝廉,司隶再辟举秀才,皆不行。与司空刘琨俱为司州主簿,情好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逖、琨并有英气,每语世事,或中宵起坐,相谓曰:"若四海鼎沸,豪杰并起,吾与足下当相避于中原耳。"

石勒不敢窥兵河南,使成皋县修逖母墓,因与逖书,求通使交市,逖不报书,而听互市,收利十倍,于是公私丰赡,士马日滋。方当推锋越河,扫清冀朔,会朝廷将遣戴若思为都督,逖以若思是吴人,虽有才望,无弘致远识,且已翦荆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一旦来统之,意甚怏怏。且闻王敦与刘隗等构隙,虑有内难,大功不遂。感激发病,乃致妻孥汝南大木山下。时中原士庶咸谓逖当进据武牢,而反置家险厄,或谏之,不纳。逖虽内怀忧愤,而图进取不辍,营缮武牢城,城北临黄河,西接成皋,四望甚远。逖恐南无坚垒,必为贼所袭,乃使从子汝南太守济率汝阳太守张敞、新蔡内史周闳率众筑垒。未成,而逖病甚。先是,华谭、庾阐问术人戴洋,洋曰:"祖豫州九月当死。"初有妖星见于豫州之分,历阳陈训又谓人曰:"今年西北大将当死。"逖亦见星,曰:"为我矣!方平河北,而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俄卒于雍丘,时年五十六。豫州士女若丧考妣,谯梁百姓为之立祠。册赠车骑将军。王敦久怀逆乱,畏逖不敢发,至是始得肆意焉。寻以逖弟约代领其众。约别有传

同年九月,妖星见于豫州之分,祖逖仰视星空,叹道:为我矣!方平河北,而天欲杀我,此乃不祐国也。不久,祖逖病逝于雍丘,享年五十六岁,追赠车骑将军。豫州百姓如丧父母,谯梁百姓为之立祠。祖逖死后,王敦大喜过望,认为朝廷中再也没有敌手,谋逆之心日益明显。[2]

祖逖之弟祖约代替其兄统领部众,但节节失败,祖逖收复的河南大片土地最终被后赵攻陷。


清啸退敌的典故:

 刘琨(公元271318年),字越石,晋中山魏昌人,汉中山靖王刘胜之后,西晋爱国将领、诗人、口哨艺术大师。

 史载:公元312年正月十五晚,数万匈奴骑兵已围困晋阳(现太原)月余。西晋大将军刘琨乘着月色,登上城楼巡视。刘琨环顾城下,只见数不清的匈奴兵的盔甲和兵器泛着微光,令人不寒而栗。此时的刘琨不仅没被敌人吓倒,竟然用口哨吹起了歌曲。刘琨的口哨吹得雄浑、沉稳,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被敌军重重包围。本来城下敌营中一片嘈杂声,刘琨的口哨响起,城下立即安静下来。匈奴大小将士侧耳细听,原来口哨的旋律来自城楼上。刘琨一曲未终,匈奴军上下叹道:刘琨身处绝境而能发出如此口哨声,足见他不害怕我们匈奴军啊!这样的城我们能轻易攻得下吗?口哨震慑敌胆,敌军斗志难续。在口哨吹奏展现的坚定破敌信心面前,膘悍的匈奴军人的攻坚意志开始消减。午夜,刘琨又让部下用匈奴人自己的乐器胡笳演奏匈奴的家乡曲。匈奴军听着熟悉的曲子,开始思念故乡,斗志进一步瓦解。天快亮时,刘琨又开始吹奏匈奴人的家乡的乐曲。匈奴人一夜无眠,不再恋战。匈奴将领感叹:刘琨的清啸表明他不怕攻。他吹奏的我们的家乡歌曲又让我们无心再攻。天快亮时匈奴骑兵弃围而走。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刘琨清啸退敌。

 刘琨清啸退敌,详见于《晋书·刘琨传》。其中虽没有记载刘琨清啸退敌的确切时间,但据考证《资治通鉴》及《晋书》相关各传,刘琨镇守并州、坚守北方的十年中,匈奴曾三次进攻晋阳,只有元嘉六年,即公元312年正月的这次,刘琨在晋阳城内,被围月余。

 此后有不少诗人以刘琨清啸退敌,作为歌之吟之的对象。唐代诗人武元衡有诗赞云:刘琨坐啸风清塞,谢脁题诗月满楼。将刘琨之啸与谢脁之诗类比,足见刘琨清啸之尊荣。

 刘琨清啸退敌,古人简称刘琨啸月。因今人多不知何为啸,亦有将刘琨清啸退敌,叫作胡笳退敌或吹笳退敌。

 刘琨清啸退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战争史上的奇迹,堪称历史上经典音乐退敌故事。刘琨也无愧于最伟大的口哨艺术大师。

从被围月余的城中窘迫无计乘月登楼清啸,接着中夜奏胡茄,再到向晓复吹之,可看出,刘琨有意设计了音乐退敌三步曲并亲力亲为。

 而清啸退敌是经典的音乐退敌范例。清啸退敌用口哨艺术的感染力震撼敌胆、深深打动了敌方听众。再奏匈奴曲,又拨动了匈奴人心中思乡的那根弦。原来乐曲动人也可在战场!

 刘琨坚守的晋阳是匈奴铁骑兵临城下的危城。如守军稍微松懈,恐城破矣!事实上,一个月里,守军困难重重但一直严阵以待。双方在拉锯,就看哪一方的意志更加顽强啦!

 攻守双方在春节整整相持了一个月,迎来了元宵节。元宵节之夜,人们仰望圆月,思乡之念更深;匈奴骑兵也不例外。刘琨楼啸震撼于前,胡笳乐曲动情于后。匈奴人情何以堪?

  空城计作为罗惯中虚构出的经典文学故事,清啸退敌作为历史上经典的音乐退敌故事,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妙。计谋、音乐皆存乎其内。清啸退敌重于音乐,而空城计重于计谋。清啸退敌对口哨艺术的复兴、意义尤其重大。

啸歌之士何其多,有啸于山林,有啸于公堂者。然唯越石之楼啸,宇内无出其右者。刘琨因清啸退敌,称作历史上最伟大的口哨大师,当之无愧!


修建闻鸡起舞碑苑记

   自古以来,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我们无极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史不绝书。

   早在西汉初年,汉高祖刘邦即称赞中山陉城(今河北省无极县)人士田叔:汉廷臣无能出其右者。成语无出其右即来于此。

   尤可称道者为西晋时期刘琨,他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省无极县)人,少有大志,任侠、勤学、能诗文、喜交游、心存社稷,官由并州刺史至大将军,讨伐匈奴,屡建战功,政绩卓著,著述颇多。

   刘琨少时与范阳遒县(今河北省涞水县)人祖逖为莫逆交,二人并有英气,情同绸缪,共被同寝,中夜闻荒鸡鸣,蹴琨觉曰:此非恶声也,因起舞’”。其后誉有志报国、及时奋发,即用闻鸡起舞之成语。又枕戈待旦先吾着鞭多难兴邦三成语,亦来自刘琨、祖逖之故事。

   “闻鸡起舞之精神,予历代有志之士以激励。宋朝女词人李清照诗云:南渡衣冠缺王导,北来消息欠刘琨。大诗人陆游诗云:刘琨死后无奇士,独听荒鸡泪满衣。民族英雄文天祥盛赞刘琨:双手扶晋室公死百世芳。毛泽东曾将刘琨、祖逖闻鸡起舞与大禹惜寸阴、诸葛亮不靖中原,誓不回师相提并论。周恩来读中学时曾称颂闻鸡起舞之刘琨,击揖中原之祖逖,在延安时他还为叶挺之子题词:闻鸡起舞,要做一个革命将军的好儿子。碑苑中所刻周恩来手书闻鸡起舞,用的就是这幅题词中之四字。

   无极历史上出现过一代又一代的英雄豪杰,产生过这样颇富教育意义的五个成语。这是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必将成为激励无极人民自强不息、不断前进的巨大动力。

   无极籍田永清将军,久居北京,关心乡里,广交博览,有儒将之风,他将自己数十年收集的闻鸡起舞书法墨宝,提供家乡,以建碑苑,作为奉献给无极人民的一份厚礼。

   人杰地灵,无文不显。县委、县政府决定,修建以闻鸡起舞为主要内容的书法碑苑,以继承前贤,激励后人,愿我世世代代无极人民,发扬闻鸡起舞之精神,培养枕戈待旦之意志,鼓足先吾着鞭之干劲,牢记多难兴邦之责任,瞻望无出其右之标准,将无极建设得更加富饶、更加文明、更加美好!

                        中共无极县委

                        无极县人民政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