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有谈资|1955年震惊全国的政治大骗案

新周报 2018-08-09 16:50:04

1955年,公安部门破获了一起特大诈骗案,这就是后来被称之为政治诈骗第一案的“李万铭案件”。后来,老舍先生以“李万铭案件”为原型,于1956年初创作了5幕话剧《西望长安》。话剧公演后立即轰动全国,李万铭也成了当时家喻户晓的人物。


《西望长安》剧照

行为不端的胆大少年

与其他骗子不同,李万铭的行骗本领像是与生俱来。生于1927年,死于1991年的李万铭,一生中最亮的看点,就是那些“骗绩”了。

由他本人口述、别人整理成书的《我曾经是个骗子—李万铭忏悔录》第一章这样写道:“1927年元宵节,母亲一胎得二子,遂唤大喜二喜。我是大喜,李万钰是二喜。”“我与万钰性格相反,我奸诈,他诚恳,我胆大,他胆子小得树叶下来怕砸着头。”

上小学时,李万铭的“胆大”就崭露头角。他因盗窃学校东西并私改成绩单,结果被开除。据书中记载,1944年初,县城银行招考佣人,由于李万钰只有小学文化程度,没把握通过考试,李万铭父亲便让李万铭去替考。通过考试以后,李万钰去银行上了班。

不过,此次小试牛刀肯定不是这位农村少年的首次行骗,否则,他的父亲决不会胸有成竹地选择他去冒险替考,而且一举成功。

而对于李万铭而言,大概这次冒名顶替,对以后成为“惯骗”具有里程碑式的引领意义。因为,在他以后一发而不可收的欺骗生涯中,一个接一个的全是假冒连环。


骗局连成的人生曲线

1945年1月,李万铭决定离开家乡,到外面施展抱负了。很快,他的“胆大”又有了令人刮目之举。在别人对当兵避之唯恐不及之时,他却主动报名加入国民党的青年军。

解放战争中,他随军到沈阳。因为有文化,当了文书。见有机会,李万铭的骗心蠢动起来,他开始冒领退伍费。未料出师不利,露馅儿后被关进陆军监狱三个月。所幸又因胸有点墨,被一国民党军官开脱,后又进了国民党南京陆军医院。

1949年南京解放后,李万铭隐瞒这段历史,伪造证件,冒充南京中央大学学生,考入解放军二野军政大学。同年10月,他从二野军政大学毕业后,嫌分配的地方苦,没去,而后私刻公章、伪造信件,混进了常州市政府。

很快,他又嫌科员职位太低,干了一周,便溜之乎也。接着又伪造印信,谎称是二野军政大学的“党员教育科长”,“因参加淮海战役负伤致残”,前往苏南公署要求安置。结果骗局在交验证件时被识破,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1951年1月,李万铭因病获假释。由于原籍是陕西安康,被转回老家。可是,刚到安徽,李万铭的老毛病就又犯了,他故伎重演,私刻二野军政大学公章,伪造了一封给陕西省政府主席的信,要求给他这位有二野军政大学“军政科副科长”身份的残废军人在陕西分配工作。这一招竟然灵验,他不但被安排到安康专署民政科,随后还成了“党员”,并获得了“人民功臣”奖章和“革命军人残废证”。

骗子何以弄假成真?原来,李万铭惯用拉大旗作虎皮之术。他的履历证明人填的都是王震、陈赓、罗瑞卿这样的高层领导,不但基层单位不可能去核实,而且无形中增加了可信度。

李万铭“功成名就”后,心犹不足,越发胆大妄为起来。他借单位送他到西北农学院进修之机,又伪造了一封由二野军政大学组织部给西北农学院的“军事调令”,声称“任命李万铭为某军某师某团参谋长,速赶赴中南局报到”。

1952年2月,李万铭从西安赴武汉,趁自带档案之机,又伪造了“1936年参加红军,历任359旅连长、营长、志愿军参谋长,曾获战斗英雄、模范共产党员称号”的履历表,塞入档案。凭着这些“履历”,他混进了中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工作,随后又被派往中南农科所,担任秘书主任。同年4月,还作为中国农民代表团成员出访苏联。

1953年,中南大区撤销后,人员重新分配工作。这时候,李万铭的档案里,不但有他伪造的光荣历史,而且有了行骗任职的几个单位官方的证明材料和“美言”,加之访苏这样非同一般的经历,李万铭很容易地通过关系调到了北京的农林部,并当上了处级干部。至此,李万铭在短短几年间,地到市,市到省,一直骗到北京城,可谓步步“登峰”,而且,连连“造极(级)”。但是,李万铭的魔鬼生涯,远未到此为止。


“革命功臣”的经典“骗段”

李万铭平时口吃,他骗别人说是因抗美援朝时中了美军毒气。但一行起骗来,就十分兴奋,一兴奋,就非但不再结巴,而且口若悬河。李万铭随团出访苏联时,对同机的一位年轻女性大肆吹嘘编造出来的光荣身世,激情迸发,语言流畅,极富感染力,令这位单纯的女共产党员好生佩服,竟同意与李万铭牵手走入爱情殿堂。

李万铭少小不努力,虽被学校开除,但却有些歪才,比如书法不错,而且特别擅长字迹模仿。他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助推骗局屡屡成功。

比如,1952年在武汉,他想去疗养,就编个谎话,说北京的首长陈赓想见他,来电话了。李万铭的直接领导姓徐,正是陈赓的老部下,便托李给老首长捎封信去。不久,李万铭回来了,还带回了陈赓给徐领导的一封信。当然,这封信是“书法歪才”伪造的。但徐领导深信不疑,对李万铭也深怀敬意。信中提到让李万铭疗养的事,徐领导自然照办。

为了关键时刻行骗得手,李万铭平时就很注意培养形象。在农林部时,他上班拄着双拐,身着呢军服,俨然一位有贡献的高级军官。他的屋子里,战斗英雄、模范党员的奖章奖状,真的假的,全部显眼地摆挂。去苏联时得到的留声机,骗得的军政首长的赠品、签名簿等等,当然更忘不了时时炫耀。

当时,一个人的津贴一个月只有几元钱,但李万铭每月报销看病的三轮车费就有60多元,让你不得不相信这是一位享受特殊待遇的共和国功臣。


骗局滑稽谢幕

但是,骗子终究是骗子,总在河边站,岂能不湿鞋?奇的是李万铭不是败在别人追捕,而是自投罗网,只因跑到关公门前耍大刀,找错了对象,演砸了。

1954年底,李万铭又伪造了一封急电,称某军司令员任命他当参谋长兼师长,并写来令他飞往兰州商谈重要军务的“亲笔信”。农林部未敢怠慢,遂为其买好机票。

1955年1月,李万铭先飞抵西安。因其曾在西安工作学习过,报上又曾宣传过他的“丰功伟绩”,很多熟人朋友便纷纷来看望这位知名的“功臣”、“模范”。消息传开,省委也知道了。

在一个场合,李万铭见到了时任陕西省委书记张德生。谈话间,李又大肆标榜自己,并煞有介事地吹嘘此次赴兰州将担任要职。张德生曾任二野政治部主任,当时又身兼兰州军区政委,对李所言情况却了无所闻,不免心生警觉,便通知省公安厅调查。

这一查,伪装很快就被揭穿了。因为李万铭那些经历全是假的,谁也不能证明,处处对不上号。1955年1月,李万铭被逮捕。

与一般骗子不同,李万铭被捕后,既不抵赖,也不隐瞒,把行骗经过从头至尾、从根到梢悉数供出,听得办案人员既沉重又惊愕,太匪夷所思了。

这个案子在当时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连中央都很重视。社会上各种猜测皆有,有人怀疑李是国民党特务,甚至美国间谍,打入共产党内窃取机密;有人说他是政治野心家;有人说他背后肯定有一个反革命集团,否则怎会隐藏这么深这么久……

但是,人民法院对李万铭案子仍然坚持了实事求是的态度,没有被各种猜测左右,而是以事实为依据,查了一年多,到1956年8月30日才判决。

经查实,李万铭行骗没有政治野心,也没有骗取公款、为他人牟利等经济目的,他就是想利用欺诈手段骗取荣誉、不劳而获,得到个人享受。虽然没有政治背景,但因为他是通过政治手段行骗,影响又十分恶劣,北京市中级法院判处他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今天的人们不容易理解那时的干部为什么那样容易上当受骗,使李万铭一路畅行无阻。这中间,除了李万铭这个骗子确实“史无前例”,人们缺乏抵抗力外,还有很多客观因素。比如建国之初的制度漏洞、信息不畅、机构人员变动频繁以及当时的官僚主义、崇拜英雄、盲目、轻信,等等。这一切与骗子的狡诈混杂交叉,终于酿成了一幕接一幕颇具讽刺意味的政治闹剧。                



附录

李万铭出狱之后

判刑后,李万铭被送入北京市监狱劳动改造,当他改造的第10个年头时,由北京转到西安市东南郊(新安劳改砖厂)。1968年,由于“文化大革命”,他被加刑10年。

1978年3月24日,李万铭用了整整23年时间书写的弃恶从善、重新作人的答卷,终于得到了党和人民的肯定。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提出平反冤假错案,李万铭在“文革”中被加刑10年属于错案,不仅得到了平反,而且还领到了一笔“冤狱费”—现金500元。

他自50年代被判刑后,老婆离婚,儿子下落不明。1982年,电视台播放了介绍李万铭新生的新闻后,儿子终于得知李万铭就是自已的生父,于是给《陕西日报》写信,不久,他们父子终于相认了。

1983年春节期间,李万铭经人介绍,同凤翔县一位勤劳朴实的妇女结了婚,二十余年孤独一身的他,又有了一个温暖幸福的家。

1984年4月,时年57岁的李万铭已超过国家规定的招工年龄,本不能转为正式工人,但党和政府考虑到他表现比较突出,作为特殊情况,把他转为了国家正式工人。

1991年4月,李万铭突然腹痛难忍,住院治疗,不久就去世了。按照惯例,医院出于爱护病人,对特别重的患者,会向患者隐瞒病情。李万铭大概不会想到,他一生骗了无数人,但生命结束时,反被好心的医生温柔一“骗”。


长按↑图片,自动识别二维码,点击关注

或直接搜索微信号:xinzhoubao


     最新出刊《新周报》,更多精彩等着您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