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小吃餐饮联盟

重华宫 | 乾隆皇帝的梦家园(三)

故宫宣教 2018-05-15 17:20:48

点击上方“故宫宣教”可以订阅哦


“以武开基,右文致治”是乾隆皇帝奉行的治国理念,在达成所谓“十全武功”的同时,他兼以文治思想统御天下、教化人心,以期长治久安,建立一个礼乐兴隆的太平王朝。乾隆帝在文化事业上大力投入,编纂了以《四库全书》为代表的各种官修书籍百余种,形成了“文治之极盛”的崭新局面。重华宫便是乾隆一朝盛世文治的极好见证。(点击链接,阅读《重华宫——乾隆皇帝的梦家园》前文:第一篇第二篇


第三篇  文治梦,盛世梦

重华宫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文化气息,“重华”一词被唐代著名经学家孔颖达释为“重其文德之光华”。乾隆时期,这里活跃着一项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文人雅事——重华宫茶宴联句。


茶宴联句早在唐代已十分盛行,著名书法家颜真卿任湖州刺史时,常与茶圣陆羽等文人墨客饮茶和诗;入明以来,以唐伯虎为代表的江南才子也留下了众多文采四溢的联句诗篇。


(明)唐寅《自书诗》,藏于故宫博物院

该诗系唐寅、沈寿卿、吕叔通等三人所做七律联句,书于正德五年(1510)


对儒家文化仰慕之切的乾隆帝自然也倾心此事。乾隆初期,茶宴联句活动并无固定的时间、地点和人数。乾隆八年(1743)起,于每年正月择日在重华宫举行,从此成为定制。赴茶宴者多为殿阁学士、枢机近臣,间有宗室王公,自乾隆三十一年(1766)后定为28人。乾隆御制诗中曾言:“每岁茶宴联句所用二十八人,恰如列宿之数。”体现了天人合一的理念。至嘉庆二年(1797),乾隆帝共在重华宫举行茶宴联句44次,出席者过千人。


茶宴当天,皇帝设座于重华宫正殿,廷臣坐东配殿葆中殿,宗室王公坐西配殿浴德殿。配殿中各设矮桌,桌上备有茶碗、果盒及笔墨纸砚。28位参与联句者只有18人可以入席饮茶,取“十八学士登瀛洲”之意,其余只能在旁和诗。


茶宴中,君臣且吟且饮。由乾隆帝先出题目,并率先作两首诗以定韵,然后群臣依次和诗,这样便产生了每句用韵的“柏梁体”七言长诗。


(清)弘历行书《重华宫茶宴廷臣及内廷翰林等题程棨〈耕织图〉联句复成二首》诗页,藏于故宫博物院

此二首诗作于乾隆三十七年(1772)重华宫茶宴联句之时,为乾隆帝手稿。2014—2016年,故宫博物院首次对院藏乾隆御稿进行按页清点。目前,部分乾隆御稿正在延禧宫“大隐于朝——故宫博物院藏品三年清理核对成果展”展出,展览将持续至4月15日。


诗句内容初期多是节令气象,如元宵燕九、雪景冰灯;后期转为弘扬文化事业,如《四库全书》的编撰,《历代职官表》的刊行;之后又多关注军国大事,如靖台湾、平安南、定苗疆;此外还涉及人理伦常,如五福五代、八徵耄念等等。乾隆帝所作的两首定韵七律诗均挥毫写于纸上,然后悬挂在重华宫前殿崇敬殿内。多年之后,崇敬殿壁上均己挂满,又寻他处悬挂。群臣所成诗文则被收录在《御制诗集》中流传后世。


茶宴之后,皇帝要对群臣颁赏。赏赐物中有荷包、如意、端砚、画轴等,画轴上必由乾隆帝亲自题写御制诗句。这些赏赐物,在茶宴前就已备好,赏赐时由皇帝钦定名次颁发。


(明)文徵明《双柯竹石图》,藏于上海博物馆

画作上有乾隆题诗及诸收藏印记。裱边上有董诰题跋:“乾隆三十八年正月十二日重华宫茶宴联句,赐内廷供奉、日讲起居注官、翰林院侍读,臣董诰。”可知此画为乾隆三十八年(1773)重华宫茶宴联句时的御赐之物。此次联句活动有28位大臣参加,董诰名列第25位。


值得一提的是,茶宴中的饮品是著名的“三清茶”。该茶以梅花、佛手、松子,加雪水烹制而成。之所以选用雪水,是因为乾隆帝曾以银斗称量天下泉水,以轻重定泉水质量之高下。经称量,京师玉泉山之水斗重一两,是天下泉水中最轻,因而被誉为“天下第一泉”。又称雪水,却比玉泉水还轻三厘,更为上品!故“遇佳雪必收取”,以供茶宴所用。


乾隆三十三年(1768),重华宫内专以“三清茶”为题联句。


   (清)乾隆御题《三清茶》诗青玉盖碗,藏于故宫博物院


乾隆帝在《三清茶联句》序言中写道:“遑云我泽如春,与灌顶醍醐比渥;共曰臣心似水,和沁脾诗句同真。藉以连情,无取颂扬溢美。”旨在令臣下在共品三清茶时,无须歌功颂德,而要茶诗相和,尽抒胸臆,以加深君臣之情。所谓“共曰臣心似水”,实为教诲臣下要做如水清官。在联句最后,乾隆总结道:“治安均我君臣责,勤政乘时共勖诚。”勉励群臣要精诚、勤政,希望君明臣清、君臣勤勉。一期茶宴,蕴含着乾隆帝推文治以达郅治的盛世梦想。


从皇子到皇帝继而太上皇,重华宫伴随乾隆帝度过了七十余年人生岁月。他在《重华宫记》中写道,自即位以来,“元旦除夕无不于此少坐”。


   (清)弘历《御制重华宫记》,藏于故宫博物院


这里是乾隆帝践行君王理想的场所,也是他筑梦、圆梦的舞台。嘉庆三年(1798)腊月二十九日,太上皇帝最后一次驾临重华宫,赐宴朝鲜、暹罗使臣。四天后,乾隆帝去世,重华宫也自此静寂五载,直到嘉庆九年(1804)才恢复了茶宴联句活动。但斯人已去,盛世梦断,重华宫与康乾盛世一道走向沉寂。唯有崇敬殿中满壁联句与重华宫内一室茶香,依旧诉说着“十全老人”的是非功过与昔日梦想。


(清)《弘历朝服像》,藏于故宫博物院

此画绘于嘉庆元年(1796),乾隆帝已将皇位禅让给嘉庆帝颙琰。画中乾隆帝86岁,虽然眼袋、皮肤松弛,但仍显露出矍砾的精神状态。诚如英使马戛尔尼在笔记中所述:“余静观其人,实一老成长者,形状与吾英老年绅士相若,精神亦颇壮健,八十老翁,望之犹如六十许人也。”


责编:孙晓晔   




Copyright © 武汉小吃餐饮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