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仙界篇》第四十八章,四十九章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52:1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四十八章 劫持


“不要左顾右盼,你只有五息时间!”    这时,通虚仙长的声音突然从上方传来,竟如闷雷滚滚,惊得方磐不由心中一悸。    他连忙收敛心神,四顾望去,满目所见除了绵延不尽的山水之外,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但紧接着,他心有所感般猛地一低头,却见脚下水面中,隐隐有一道淡金色血线向着水面下方衍伸而去。    方磐凝神望去,发现水面之下,模模糊糊有一道青色身影浮现,忽远忽近,似实似虚,他努力想要看清,却根本无法做到。    正当他想低下身子,一头扎入水中去探个究竟时,脚下那缕血线却是突然一阵模糊之下溃散开来,消失不见了。    他微微一怔,未及多想下,周围的景物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变得扭曲起来。    等他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依旧站在青铜大瓮旁,躬着身子,双手扶着瓮沿。    他低头望去,就见瓮内的液体依旧漆黑如墨,方才的一切,犹如做梦一般。    “说吧,看到了什么。”长须老者的淡淡声音传来。    “晚辈惭愧,好像未能看清什么……只觉得那人身影似远似近,颇为模糊,看不分明。”黑衣青年摇了摇头,将所观察到的情况,如实说了出来。    “所谓当局者迷。天机瓮内之所以呈现出如此情形,多半是因为精血的主人,如今并不在北寒仙域之中,而是处在仙域的某个隐秘秘境之中,亦或是……处在直属仙域的某个下位小界面之中。”通虚仙长略一思量后,如此说道。    “仙长能否进一步确认,那人究竟在哪一处秘境,或是在哪个下位界面?”方磐闻言,忍不住追问。    “荒唐!你以为这渺渺仙界与那些蕞尔小界一般,没有任何标记,单凭区区一滴精血,就能轻而易举寻找他人?”通虚仙长冷哼一声,有些不悦的说道。    方磐见此,连忙拱手说道:“是晚辈唐突了,还请仙长不要怪罪。”    片刻后,青翠山峰外。    方磐倒背双手的站在半空中,目光阴冷,面上神色有些阴晴不定。    “哼!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说着,他伸手在腰间一抹,取出一块传讯阵盘,嘴唇翕动的低吟几声密咒,又单手冲自己眉心一点,向外猛一拉取,一道光幕便浮现在手掌心。    光幕上映着一个体型高大的青年身影,身着青袍,面容普通。    随着方磐手掌一挥,那道光幕也随之一阵模糊缩小的飞入了传讯盘中,消失不见。    ……    数日后。    丰国西北一处深山峡谷,谷内充斥着浓浓的山雾,翻滚不已。    隆隆的爆裂声和法器撞击之声从浓雾中不时传出。    突然间,伴随着“轰”的一声惊雷般巨响,雾气猛地炸裂开来,接着一道绿色遁光从里面飞射而出。    遁光中是一个绿衫少女,周身漂浮着三块灵光四射的青色玉牌,绕体飞舞,脚下踏着一只碧绿玉梭。    少女明媚皓齿,容貌清丽,正是柳乐儿。    她还没有飞出多远,山谷浓雾一阵剧烈翻滚,五道遁光从里面飞射而出,尾随急追而来。    遁光气势不俗,赫然都是元婴期修士。    柳乐儿虽然全力催动足下飞梭,但遁速比起身后几人仍慢上几分。    如此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双方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三十丈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对我这般穷追不舍?”柳乐儿手中法决一催,当即遁光一停之下,朝后方娇喝一声。    当先一道乌黑遁光一顿,现出了一名虬须大汉,瞅了一眼少女足下的飞梭,毫不掩饰目中贪婪之色的嘿嘿一声道:    “嘿嘿,不该问的别问。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还能免受皮肉之苦。”    其他四道遁光也一分为二,划了两道圆弧,从左右两侧的包抄而上,将柳乐儿围在了当中。    遁光敛去,现出四个人影,分别是一个红脸老者,一名紫袍少妇,还有两个黑衣青年,外貌竟然一模一样,似乎是双胞胎。    “这么多人以大欺小,莫非觉得我冷焰宗弟子是好欺负的不成?”柳乐儿冷冷的扫了几人一眼,如此说道。    “一名小小的结丹修士,口气还真是不小。先来尝尝老夫的厉害!”红脸老者低喝一声,袖袍猛地一抖。    赤光一闪,一枚赤色圆环脱手射出,化为重重赤影的朝柳乐儿滚滚而去。    除虬须大汉外,其余三人也各自取出一件宝物,法决一催下,化为三道颜色各异的法术攻击,从另三个方向夹击而去。    柳乐儿俏脸微凝,但早有准备的她,两手轻挥,口中念念有词下,簇拥身周的三块青色玉牌陡然涨大数倍,幻化出层层牌影,将其身影笼罩在中间。    “轰隆隆”一声下,四团刺目光团爆裂浮现!    青色牌影光芒狂闪下,发出密集的破碎声,表面灵光黯淡了大半,不过也勉强抵住了四人的攻击。    这让包括虬须大汉在内的五人俱是一惊。    “此地不宜久待,必须速战速决,注意不要伤此女性命。”    虬须大汉沉声吩咐一声后,单手一扬,手中之物离手,滴溜溜一转下,化为一块十余丈大小的黑色巨砖,也加入了战团。    五名元婴修士联手下,攻势更猛,青色牌影表面灵光迅速黯淡。    结果就在牌影溃灭的前一刻,柳乐儿不慌不忙的单手一扬,祭出一件灵光萦绕的白绫法宝,品阶似乎还不下于此前的青色玉牌。    白绫在此女头顶只是轻轻一绕,灵光闪动下,层层洁白霞光浮现而出,一圈圈的白色波纹四下荡漾开来,将此女身影再次笼罩其中,变得若隐若现。    虬须大汉五人心中是又惊又怒,显然没料到一名结丹修士身上,竟有如此多的高阶法宝。    不过几人显然不是第一次联手,不约而同的同时加大了往各自法宝注入的法力强度!    轰鸣声四起!    白色霞光顿时剧烈颤抖起来,不过一时之间,还没有破碎的迹象。    柳乐儿身处白霞包裹之中,急忙服下一粒丹药后,两手飞快的掐诀不停,但小脸紧绷,心中更是紧张之极。    这还是她第一次独自面对数名修为远高于其的敌人,毕竟当日之所以能够手刃化神修为的贾仁,仰仗的可是韩立用特殊手段封印于其体内的精炎火鸟,若非提前服下一枚暂时提升法力的萃灵丹以彻底激发此鸟威能,根本不可能做到一击必杀的。    如今之所以可以支撑到现在,也是靠了韩立在其临走前为防万一所赐的这些法宝和灵丹,即便如此,她的处境也越来越不妙起来。    “不,我不能出事!我答应哥哥要保护好自己的!”    少女贝齿紧咬,苍白面容上目光微微闪动,蓦然一抬左臂,手中一掐诀。    左臂上一个玄奥的银色法阵骤然亮起。    伴随着一声清鸣,一只比此前小几分的银色火鸟从中飞射而出,并双翅一展下,马上一闪的飞出白霞,朝一侧飞去。    “噗噗”的两声几乎同时响起!    “啊,这……这是什么!”    “不……”    在两名黑袍青年的惊恐惨叫声中,银色火焰瞬间将二人包裹其中。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虬须大汉等其余三人还根本没反应过来,两名黑袍青年便在眼皮子底下化为了一团烟雾,连元婴都未及逃出,就彻底从世间消失了。    就这么片刻的耽搁,红脸老者也在银光一闪下,整个人便被银焰吞没,护体灵光毫无作用,甚至连惨叫声都未及发出。    终于反应过来的虬须大汉与紫袍少妇,早已是心惊胆寒,二话不说的转身分头而逃。    其中前者修为比后者高上几分,速度也自然也要快上些许。    银色火鸟却根本不给二人机会,闪电般的一窜下,化为一道模糊银光疾追而去,眨眼间便跨越了数百丈距离,从紫袍少妇背后洞穿而过,使之化为一团火球的直坠而下。    “师傅,救……”    没过多久,伴随着一声戛然而止的凄厉惨叫,虬须大汉身形淹没于银焰之中,没了声息。    银光在远处一个盘旋后电射而回,一闪飞入了少女手臂,不见了踪影。    柳乐儿心中一松,但脸色早已苍白如纸,身形晃了几晃,有些站立不稳起来。    连忙取出一枚灵丹服下后,脸色才恢复了几分血色。    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她头顶虚空波动一起,接着一只乌黑魔爪凭空出现,猛地抓下。    尚未真的落下,下方虚空就先泛起阵阵无形波动,一股无形灵压直接冲少女压下。    嗤啦!    护体的白绫霞光本就有些不稳,在这股灵压之下,终于溃散!    少女大惊失色,急忙想要提动灵力,施展遁术而逃。    但下一刻,她只觉周身一紧,不要说掐诀,就是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魔爪掌心中飞出一缕缕黑光,凝成一张黑色大网,将其身体捆住。    乌黑魔爪一闪之下,隐没在虚空中,接着不远处的半空中,一个黑袍老者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鹤发黑须,身形干瘦。


第四十九章 要挟


“真没想到,你这小妖狐竟身怀此等天地异火。哦……我明白了,是那姓韩小子给你的吧,难怪此子如此难缠。不过这倒真是一个意外之喜,看来老夫的机缘到了!哈哈……”黑袍老者双目死死盯着柳乐儿左臂上的银色封印,抚掌大笑起来。    柳乐儿此刻被黑网捆住,如同一只粽子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听到老者所言后,马上一下恍然的想起什么,蓦然失声地叫出声来:    “你是天鬼宗的齐煊!”    “不错,老夫正是齐煊。看来你也该清楚老夫的来意了吧!”齐煊笑容一收,脸上隐现狰狞之色。    “想用我引哥哥过来,你休想!”    柳乐儿怒喝一声,煞白无血的脸孔上隐有一丝决然闪过。    接着少女双瞳陡然亮起幽绿光芒,眉心处出现点点晶莹绿光,剧烈闪烁起来。    老者见状,单手一指,一道黑光脱手射出,瞬间没入柳乐儿眉心处。    柳乐儿眉心绿光一闪而灭,未等其有其他念头,就两眼一黑的昏迷过去。    “哼!现在还不是你死的时候,等我抓到了那个韩立,自会在侄孙灵位前,将你们一起用地鬼之火炼成灰飞,从此永不超生!”    齐煊恨恨的自语几句后,目光再次回到了少女左臂之上,略一沉吟下,翻手取出一只火红圆瓶,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各种不知名符文。    他将手中圆瓶一抛之下,悬浮在了身前处,接着口中念念有词,十指连弹之下,似乎在缓缓催动什么秘术。    半晌后,其口中一声低喝,单手冲圆瓶一点指。    “噗”的一声!    瓶上所有符文顿时亮起,一股火红霞光从中飞射而出。    数十根火红晶丝从霞光中飞出,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少女左臂的银色封印,然后往外一拉扯。    嗡嗡嗡!    银色封印顿时光芒大放,在晶丝拉扯下,浮现出点点银色火焰。    齐煊心中一喜,双手飞快一掐诀。    瓶口喷出的霞光顿时浓密了许多,更多的晶丝从中密密麻麻的浮现,一股脑儿的没入了银色封印中。    柳乐儿身子微微一颤,左臂抽搐了一下,呻吟了一声。    封印中被拉出的银焰越来越多,隐约组成了半只银色火鸟模样,但气息衰弱无比,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就在此时,封印底部泛起一阵青光,隐隐透出一股力量,想要将此火鸟往回扯去。    齐煊见此,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一张口,喷出一口精血,融入圆瓶中。    随即瓶身红光大放下,所有的晶丝一阵交织缠绕下,顷刻间凝成两道晶莹锁链,“咔”的一声,锁住了银色火鸟的脖子。    此鸟体表银光一闪下,竟就此苏醒了过来。    似乎是注意到脖子上的锁链,发出一声愤怒清鸣,双翅一展下,体表银焰大盛,口中喷出一道银色火柱。    晶莹锁链方一接触银焰,眨眼间化为了乌有,火柱速度不减的直接穿透火红圆瓶,继续朝齐煊射去。    因为事发突然,再加上火柱速度惊人,眨眼间就到了老者身前处。    齐煊心中大惊,不及多想的挥手祭出一只碧绿色小盾一挡,同时身形带着一连串的残影的倒射而出,出现在了数十丈外,但一条左臂,却因为触及了些许银色火苗,赫然化为了灰烬。    若非这火苗似乎后力不足,恐怕其不死也得重伤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翻手取出一枚血红丹药服下,断臂处肌肉疯狂蠕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新肉。    几个呼吸过后,他的左臂便重新长了出来。    老者这才心有余悸的朝柳乐儿方向望去。    火红圆瓶和碧绿小盾早已被银焰吞噬的干干净净,而银色火鸟一击过后,则在少女左臂封印青光一闪下,就此重新没入其中,不见了踪影。    虽然他不及防下吃了一个暗亏,但越是如此,望向封印的目光却愈发的火热起来。    ……    一片山势逶迤的苍翠山脉中,雾霭蒸腾,灵气弥漫,到处分布着一座座精雕细琢的楼阁宫宇。    某处偏远山谷上空,七八道人影从远处长掠而至,朝着谷口处落了下来。    这些人中,为首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雪白衣衫,容貌俊朗的脸上傲气十足。    其方一落地,就立即冲其他人说道:“立刻进谷,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它跑了。”    “是!”    众人齐声应和,立即冲入了山谷之中。    一名身着灰袍的白发老妪却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听令,而是手拄着一根造型奇异的紫色拐杖,来到了少年身边。    “孙婆婆,你也一起去吧,这紫云貂实在狡猾得很,没有你出手话,他们几人恐怕难以成事。”少年看了一眼身旁老妪,如此说道。    “少主,老妇奉观主之命护你周全,可万不能擅离职守。”白发老妪摇了摇头。    “只是先我一步进谷,去捉拿那只紫云貂而已,怎算擅离职守。”少年眉头微蹙。    “观主命我一步不离少主,要是您出半点差池,老妇万死难辞其咎。”老妪仍是不愿遵令。    少年面上浮现一丝不悦神色,道:“这片葫芦谷地处我境元观辖境,离我们宗门亦是弹指即至,哪个大胆狂徒敢来此造次,岂不是嫌命太长么?”    “话虽如此,可……”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少年不耐烦地打断:“不必多言了,再耽误下去,跑了这紫云貂,我才要上告老祖,拿你是问。”    老妪面色变得有些难看,但仍是迟疑着没有动身。    “还不快去!”    少年见状,顿时勃然大怒。    白发老妪只得暗自一咬牙,手中紫杖重重一点地,化作一道长虹,冲入山谷之中。    少年望向老妪背影,仍是有些气闷,重重一拂袖,抬步朝谷内走去。    结果才刚走出两步,他就觉得身后似乎有异,下意识回头看去,只看见两道撼人心神的深邃蓝芒晃动不已,神识就立刻就变得模糊起来。    在其身后虚空之中,一身青袍的韩立缓缓现出身形,瞳孔中蓝芒闪动,手指夹着一张紫色符箓。    他从容不迫的收起那张太一化清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走到少年面前。    此时的少年双眼无神,神情呆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境元观的聚星台在什么地方?”韩立直接问道。    “在九宫峰……峰顶上。”少年嘴唇蠕动的答道。    “哦,为何不在主峰敬天峰上?”韩立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    “九宫峰山势最高,山顶视野最为开阔,更利于接引星辰之力,故而祖上才将法阵设于此山之上。”少年毫不迟疑的答道。    “聚星台上由何人驻守,修为如何?”韩立点点头,继续问道。    “观内安排……”少年面无表情,嘴巴不断开合,将九宫峰上的情况,如同倒豆子一般悉数说出。    九宫峰作为仅次于敬天峰的宗门大峰,自然也是境元观的一门重地,平日里便有大量宗门长老和弟子在其上修行。    只是聚星台所处的峰顶,却是门中一大禁地,除了部分内门长老和一些核心弟子之外,其他人等闲皆不可入。    据少年所述,这聚星台上外有强大禁制封禁,内有人数不详的长老驻守,可以确认的是,至少有一名合体期长老坐镇。    韩立沉吟半晌之后,并指在少年眉心轻轻一点,随后身形如烟似雾气般消散在了原地。    白衣少年眼神这才重新恢复清澈,犹自记得身后有异,忙回头望了望,却见那里空空如也,并无一人。    他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转身继续朝山谷内走去。    另一边,韩立身影从一棵古树后转出,脚步一抬,正欲飞身而起。    这时,其腰间忽然有一道光芒亮起,一张黄色符箓未受召唤,竟然自己飞了出来,悬停在了半空。    韩立一见此符,眉头微微一蹙。    “呼”的一声响。    一团火光在半空中腾起,符箓凭空自燃起来。    火苗升腾,一片模糊的虚影出现在了火焰中,渐渐清晰起来。    虚影中,他一眼就看到了瘫倒在一张石桌上的绿衫少女,清丽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双眸紧闭,已经昏死了过去。    而其纤纤皓腕,正被一只枯瘦的大手死死扣住。    那只手的主人一身黑袍,鹤发黑须,身形干瘦,正一脸阴骘看向他。    “你是齐煊吧!”韩立看了老者一眼,再瞅了瞅对方身上的衣袍,双目一眯后,蓦然如此问道。    “哼!韩小贼,你两年前杀我侄孙浩儿,后又阴险算计我挚友陆崖,之后一直龟缩在冷焰宗内,可真让老夫好找啊!今日这小狐妖落到了我手中,你救是不救?”老者面上煞气一闪,桀桀笑道。    “阁下想怎么样?”韩立神色不变的问道。    “一个月内,来我天鬼宗酆阴山脉幽鬼峰。记住,只许你一人前来,到时候若没有看到你出现,可就别怪老夫辣手无情了。”齐煊声音骤然一寒的说道。    说着,他抓在柳乐儿手腕上的力道又加重几分,疼得昏迷中的少女眉头紧蹙,脸色愈加苍白起来。    韩立见此,脸色阴沉起来,沉默不语。    伴随着一阵狞笑,眼前火光便在一阵扭曲后消失不见了,只余下一团灰烬,被山风一吹,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