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探案录》 第六十七章 虚晃一枪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13 17:55: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既然已经推断出凶手是御猫会的一员,看到眼前人是吴大掌柜时,王江宁倒也并不吃惊。

张会首上前一步,黑着脸望向吴大掌柜:“我们当时就奇怪,虽然是在你的管辖区发生的事儿,怎么你就能这么快判断死的人是金安仁。到底还是李老吹那老东西心眼多,他早就察觉我们御猫会中有黑子,却谁都信不过,这才硬把他的宝贝徒弟塞进来,让这个外人从外向内查。这小子看上去呆头呆脑的,倒也是歪打正着,真揪出了你这只老狐狸。”

张会首如同洪钟一样的声音震得王江宁耳朵都有点发颤。王江宁听到这番话也是哭笑不得,这到底是夸啊还是骂啊?

-

“老吴,大家一起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了,不要临老了反而兵戎相见。收手吧,还来得及。”荆老板虽然语气依然怪异,但是话语里的真诚连王江宁都听出来了。

“你扔出去的刀,收得回来吗?”老吴冷冷地怼了回去。话音刚落,他一个箭步就向身旁的一个木料堆冲了过去。王江宁这才惊觉,吴大老板一把年纪了,怎么身手还如此灵活,若只是灵活也便罢了,他刚才被自己和吕冲元一路追赶,跑了小半个南京城,怎么连大气都不喘一口?

王江宁在这里思前想后的,其他人却暗叫了一声不好。御猫会众人虽然前后夹击把这仓库的两扇门堵死了,可万没料到这老吴竟然能直接跃上木料堆。

眼见此人动作异常灵敏,荆老板一咬牙准备丢飞刀了,却又听到一声重物破空之声嗖的一下传了过来。

-

“啊!”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根手杖,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老吴的膝盖上。他顿时失去平衡,从木料堆上一个跟头栽了下来。还没等他在地上挣扎几下,眼疾手快的吕冲元已经冲上去用那根断了的绳索把老吴捆成了粽子。

“让你吊我!让你吊我!”吕冲元自从出山以来还没遭遇过这样丢脸的事情,给人吊在半空中毫无还手之力。此刻他忍不住一边捆一边痛快地吆喝着。

“这手杖是……”王江宁捡起那根手杖,顿时觉得眼熟得很。

“臭小子,都这么大人了还要师父来救场,师父这一把年纪了,来一趟容易吗?哎哟,腿疼死了!”李老吹装模作样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王江宁顿时大喜过望:“师父!你老人家怎么也来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丢手杖这一招的?又准又狠!真厉害!”

“废话,你以为御猫会是这么好进的?讲究的是文武双全!当侦探,没脑子当然不行,只有脑子,也不行!为师年轻的时候啊……”李老吹露了这一手也颇觉得意,捋着胡子就要继续吹起来了。

-

王江宁知道自家师父这话篓子一旦打开,没半个时辰关不上,正要出言打住,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刹车声,紧接着刺眼的车灯照进来,可不就是梅檀那辆让王江宁眼馋之极的摩托车。

只见一道利落的身影从摩托车上跳下,风风火火地冲进来,是徐思丽。她迅速打量了一眼仓库内的情况,只瞧见被捆住的吴大老板,却没看到李错,心中一紧,急忙问道:“李错呢?”

“他们从后门跑了,留下这人拦着我们!”王江宁话音刚落,徐思丽已经顺着他指的方向和小道士一前一后追了出去。

-

王江宁跟着跑了两步,突然心念一动折回来道:“把吴掌柜也给带上!”跑出仓库的吕冲元和徐思丽却是一愣,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仓库后门就已经是长江边上了,那群人总不能千里迢迢跑过来要把李错扔长江里吧?而王江宁看到这情况却心头一松,看来他猜对了,这群人抓走李错一定有什么目的,李错的性命暂时无虞。

“那儿有艘船!”吕冲元眼尖,一眼就瞅见了唯一可能的去处。一艘大船停在江边,却没有如其他停泊的船只一样在岸边挂着缆绳,而是只搭了一块跳板在岸上。

“不行,不能让他们跑了!”王江宁心中更急,若是对方乘船逃走,这一时半会可如何追赶?只是不知道吴掌柜在那群人眼中价值几许,能不能换回李错。

-

“这艘船!你记得吗?”梅檀盯着眼前这艘船,突然对徐思丽喊道。

徐思丽被梅檀一喊,先是愣了一下,望着眼前的船,她立刻想了起来:“那张照片?”眼前这艘船,就是自己给梅檀看过的,被摄影师拍到的艾梁与陶长根出现的那艘船。

仿佛是要验证他们的猜测一般,一个让众人又熟悉又痛恨的声音从船上飘了过来:“你们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艾梁!”王江宁真是再也想不到,居然在此情此景此案中还会见到艾梁。到底是谁阴魂不散?

“王江宁,你也算是有几分本事的,我是个惜才之人,不想杀你,可你屡屡坏我的大事,实在可恨。不过若你愿意投靠我,我也可以不计较你的行为,放你一条生路。”艾梁穿着一身风衣,站在两层楼高的船楼上,向众人冷笑道。他身边站了一个矮胖的老头,还有一排的黑衣人。

“他旁边那人就是真正的金安仁。”徐思丽小声说道。

“艾梁,把李姑娘交出来!不然今晚就是你的死期!”王江宁此刻哪里还在乎什么金安仁,只是咬牙切齿地大喊道。

一旁的徐思丽虽心挂着李错,但多年的工作生涯教会她越是在紧急关头越是要冷静下来。很快她意识到了问题所在——艾梁完全可以不用在意王江宁的鼓噪,他这艘船随时能走,己方根本没法追。他还有李错这个人质在手更是有恃无恐。而他竟然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和众人聊天,必有所图。不过好在自己喊来的警察应该很快就能到了,到时候形势还是有转机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拖住他。

一念及此,徐思丽也扯着嗓子喊道:“艾梁,你放了李错,一切都好说。”

-

“哈哈哈哈,久闻中调科的徐科长足智多谋,今日一见看来也是不过尔尔嘛。李寨主是在我手上,要和各位换个人。”

艾梁的话没说完,被王江宁劈口截断:“你要吴大掌柜?没问题。”

“王江宁,你果然是个聪明人。”艾梁哈哈笑了两声,“没错,你们把吴掌柜放了,我便将李寨主还给你们。”

徐思丽白了王江宁一眼,显然不满他表现出来的太过急切,要知道谈判之时最忌急切。稳了稳心神,她看了看身后被绑成粽子的吴掌柜,这才大声冲艾梁喊道:“交换人质当然没问题,可你打算怎么换?你该知道,你的信用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徐科长的信用也不在我的考虑之内。你放心,既然是交换人质,我当然是讲信用的。”艾梁微微一努嘴,他的手下立刻抬着一个被白色被子裹得严严实实如同一个特大蚕茧一样的东西放在了跳板上。

那跳板一头架在船上,一头架在岸上,只要船一离岸,或者被子里裹的人稍微挣扎一下,立刻就会掉在水里。王江宁见艾梁如此狡猾,气得牙都咬得嘎嘣响。

那被子倒是老老实实地没有动弹,也许李错晕过去了还没醒过来。

千万不要乱动,王江宁在心里暗暗想道。

-

“规矩很简单,你们把吴老板送过来,李姑娘就给你们接回去。王江宁,我知道你鬼主意多,别想耍花样,只要让我发现哪里不对,我就把李姑娘当靶子练练手。”艾梁一抬手,举起了一把驳壳枪,对准了跳板上的被子包。

“你!”王江宁这下真是彻底没主意了,主动权完全在艾梁手上。他只要一扣动扳机,李错是必死无疑的。

“老老实实换人吧,能换回来就是胜利。”徐思丽叹了口气,一副无奈又不甘的模样,但却趁着转身飞快地低声在王江宁耳边耳语了一句,“想办法再拖延会儿时间。”

王江宁会意,徐思丽肯定不会就这样单枪匹马地过来,定然有后手。于是一边往押着吴大掌柜的御猫会各位探首那儿走,一边向几人中最机灵的万筹使了个眼色,开口道:“各位前辈,我知道吴掌柜是御猫会的叛徒,理应交给你们处置,可现在,救人要紧,还望各位行个方便。”

“王江宁,你也是个侦探,难道要为了儿女情长让这恶贯满盈的凶徒逍遥法外吗?”万筹厉声呵斥道。

能进御猫会的哪个不是人精,一看两人这副做派,还能不明白,当下七嘴八舌地都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来。

不过拖延了短短的几分钟,王江宁却觉得简直像过去了好几年。终于,远处传来了警笛声,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察包围了码头。

-

“人多枪多也没用啊,别做蠢事。”一见到有警察包围过来,原本站在船楼上的艾梁和金安仁立刻缩回了船舱里,只留下那一排黑衣人依然站在原地。但是他的声音依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谁敢开枪,我就打死李寨主,谁敢耍花招,我也打死李寨主。王江宁,你送吴老板上跳板,接李姑娘回去。我是守信用的人。我再说一遍,别耍花招。”艾梁的人还是看不见,可众人却看到一只握着枪的手从船舱的舷窗里伸了出来,不偏不倚地指向了跳板上的被子包。

王江宁恨得牙痒痒却无半点办法,无论如何他没法罔顾李错的性命,艾梁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敢如此嚣张。

徐思丽皱着眉,终是摇了摇头,于是王江宁粗暴地提着捆住吴老板的绳子,押送着他慢慢走向了跳板。

徐思丽早已下了死命令,在场的警察自然也是一个都不敢动,连御猫会的各区探首们在这样的局面下也是毫无办法。李错命在敌手,此情此景就是诸葛再世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交换人质。

-

“人我送来了!”走到岸边,王江宁踏上跳板,距离被子包只有三四步的距离。

“解开绳子。吴老板,辛苦你,跨过李姑娘上船。王江宁,你听好了,你们这么多人,我交出了人质自然怕你们报复,所以你也不许靠近李姑娘,你双手抓牢了跳板,我船一动,你只要一松手,李姑娘就会掉进长江里。所以你可要抓牢了,哈哈哈哈。”船舱中艾梁的声音简直是肆无忌惮。

解除束缚的吴老板冷笑了一声,示威似的环视了一圈在场的人,然后一个纵身越过被子包,毫发无损地上了船。

围观的李老吹等众人一阵长吁短叹。

王江宁则深吸了一口气,言听计从地牢牢抓紧跳板。他明显能感觉到船在开动了。此刻他只要一松手,李错肯定会掉在江里,而自己如果稍微靠近点李错,悬在头顶的那支枪随时可以要了李错的命。

只能屈服。

-

“王江宁,看今日这情况,你应该是不会投靠我了。既然注定要为敌,留着你这么个隐患我还真是有些不安心,不如就让今日成为你的忌日吧!”随着艾梁的声音愈加冷酷,王江宁一抬头,发现那支原本指着李错的枪,已经缓缓地指向了自己的头。

逃无可逃。

“也罢。”王江宁把眼一闭,身体往前压得更低,这样就算自己中枪,往前倒下也能靠身体的重力压住跳板,李错还能得救。

这一下形势突变,众人的惊呼声此起彼伏。

然而人的叫声再快,到底也没有刚出膛的子弹快。

“砰!”一声枪响,划破长空。几乎与枪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伴随着四溅的火星,在王江宁的头顶上迸发。

-

王江宁猛地睁开眼。

“我没死?”

一把被打碎的驳壳枪从头顶上应声落下,扑通一声掉进水里。

远处,从离开仓库后就消失不见了的梅檀正端着一把枪口还在微微冒着烟的长枪,半蹲在一辆汽车顶上,难得地笑了一下。他自己也没想到,在留学时练就的卓越枪法,居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发挥了作用。

方才在艾梁提出这种交换人质的方法时,梅檀便在暗自思索办法,直到后来徐思丽安排的警察来了,他当机立断悄悄地从警察那里挑了一支趁手的长枪埋伏在警车的车顶上了,虽然还是瞄不到艾梁可是能瞄准他手中的枪。一看到艾梁的枪口转动,梅檀立刻意识到他是要打王江宁,早已瞄准半天的梅檀便毫不犹豫地开了枪。

用长枪打短枪。一击即中。


插图画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光之战士


-

王江宁反应极快,一看到头顶的枪被打掉了,他也顾不得看是哪里来的这神准一枪,立刻抽住跳板往后一拽,把悬在半空中的被子包一下子扯到了岸上。

安全了。王江宁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艾梁的船虽然已经离岸,但船速并不快,徐思丽见有机可乘,立刻大喝道:“全体注意,瞄准那艘船!”

所有的警察立刻唰的一下瞄准了那艘船,子弹的上膛拉拴声此起彼伏。

令人意外的是,船上站的那一排黑衣人似乎像没事发生一样,丝毫不躲避,依然站在船楼上。

“预备!”徐思丽高高举起右手,只要这只手落下来,这艘船瞬间就能给打成筛子。

“我还真是低估了你们,不过你们也低估了我。看看这是谁?”艾梁再次出现在船楼上,他捂着自己的手,看来梅檀那一枪虽然没打中他,也让他的手十分难受。

不过众人此刻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艾梁身上了,而在与艾梁并排而站的吴老板身上。吴老板一手拿着枪,另一手搀着一个人,枪顶在那人的太阳穴上。

那个人是李错。

王江宁惊得目瞪口呆。

是的,肯定是李错不会错,虽然离得有些远,可他可以肯定,那个还昏迷着要靠人搀扶的人就是李错。

那他抢回来的这个又是谁?王江宁脑中嗡嗡作响,急急忙忙把里三层外三层的医院被子扯开,从里面滚出一个昏迷不醒的人来。被他这么一扯,那人一头摔在地上才迷迷糊糊地哼了两声,似乎要恢复意识。

可这人非但不是李错,还是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中年男人!



本篇完 

插图画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光之战士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