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 | 一年逢好夜,月满人团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1-20 15:15: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夏历八月十五日,正是「三秋恰半」,故名中秋。宋朝时的中秋节有赏月、赏桂、观潮、赏灯、吃月饼、饮酒赋诗等习俗。宋太宗时把中秋与新年、端午列为三大节日。


古时候,月饼其实是祭品。《周礼》中记载着「秋暮夕月」、「天子春朝日,秋夕月」,也就是祭拜月神。宋朝时,每年中秋,皇帝都要举行盛大的晚宴,在京六品以上官员都要出席。君臣同乐,赏月赋诗,祭祀月神。那时候,宫廷里流行中秋节的时候吃一种「宫饼」,民间把这种饼也俗称为「小饼」或者「月团」。苏东坡写:「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默品其滋味,相思泪沾巾。」可见北宋的文人已经吃「月饼」过中秋了,饼里还有酥油和糖作馅。不过,全民吃月饼过中秋,是要到明朝时候的事儿了。



「月饼」一词最早应见于南宋时吴自牧的《梦梁录》里。吴自牧是钱塘人,宋朝灭亡以后,他编写了《梦梁录》回忆南宋都城临安的城市面貌及繁华盛景。《梦梁录》里中秋节的部分读来令今人神往:「此际金风荐爽,玉露生凉,丹桂香飘,银蟾光满。王孙公子、富家巨室,莫不登危楼,临轩玩月。或开广榭,玳宴罗列,琴瑟铿锵,酌酒高歌,以卜竟夕之欢。至如铺席之家,亦登小小月台,安排家宴,团围子女,以酬佳节。」而正如欧阳修《沧浪亭》诗云「清风明月本无价」,「陋寠巷贫之人,解衣市酒,勉强迎欢,不肯虚度」。此夜「天街买卖,直至五鼓,玩月游人,婆娑于市,至晓不绝」。

中秋赏月的活动大约始于风雅的魏晋时期,最初是文人兴起,到唐宋时已非常兴盛,扩展到了民间。宋代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里写到了北宋京都中秋节赏月的盛况:「中秋节前,诸店皆卖新酒,重新结络门面彩楼花头,画竿醉仙锦旆。市人争饮,至午未间,家家无酒,拽下望子。是时螯蟹新出,石榴、榅勃、梨、枣、栗、葡萄、弄色枨橘,皆新上市。」「中秋夜,贵家结饰台榭,民家争占酒楼玩月。丝篁鼎沸,近内庭居民,夜深遥闻笙竽之声,宛若云外。闾里儿童,连宵嬉戏。夜市骈阗,至于通晓。」

《水浒传》第三十回里,张都监携宅眷在鸳鸯楼安排筵宴,庆赏中秋,邀武松一处饮酒,还叫心爱的养娘玉兰唱个「中秋对月时景的曲儿」以助兴,乃是东坡学士的「中秋水调歌」,武松在这样的家宴上被设计陷害。《水浒传》里写到的中秋节惊心动魄,却也从侧面反映了宋朝时度中秋的隆重繁华。


宋人金盈之的《醉翁谈录》亦记载了许多宋代京城风情。其中写到了中秋拜月的风俗:「京师赏月之会,异于他郡。倾城人家子女,不以贫富,自能行至十二三,皆以成人之服服饰之。登楼或于中庭焚香拜月,各有所期。男则愿早步蟾宫,高攀仙桂,……女则愿貌似常娥,圆如皓月。」不过,在广东潮汕各地,有「男不圆月,女不祭灶」的俗谚,中秋拜月多是女人和小孩做的事情。

与《梦梁录》和《东京梦华录》类似,南宋的文学家周密,也写过一本叫做《武林旧事》的笔记小说。《武林旧事》听起来很像《武林外史》或者《武林外传》什么的,不过这里的「武林」指的不是江湖,而是旧时杭州的别称,因武林山而得名,武林山就是现在灵隐寺的所在地。

《武林旧事》里记述了南宋时临安的山水名胜、人文古迹、城郭宫殿、皇家园林,也有城市景观、市肆商品、娱乐活动和世情风物。其中为我们所熟悉的一篇,就是初中时语文课本上学过的《观潮》:「浙江之潮,天下之伟观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为最盛。方其远出海门,仅如银线;既而渐近,则玉城雪岭际天而来。……江干上下十余里间,珠翠罗绮溢目,车马塞途,饮食百物皆倍穹常时,而僦赁看幕,虽席地不容间也。」

其实,在古代的浙江一带,观潮也是中秋时的一个重要风俗。《梦梁录》中也有观潮记载:「每岁八月内,潮怒胜于常时,都人自十一日起,便有观者;至十六、十八日倾城而出,车马纷纷。十八日最为繁盛,二十日则稍稀矣。」


宋朝的中秋之夜,还有赏灯的习俗,与元宵节的大型灯会不同,中秋节主要是放水灯。《武林旧事》里记载:「此夕浙江放「一点红」羊皮小水灯数十万盏」,以期得到江神的保佑,小河灯「浮满水面,烂如繁星」,令人叹美。至于皇宫中,更有繁华盛景:「禁中是夕,有赏月延桂排当,如倚桂阁、秋晖堂、碧岑,皆临时取旨,夜深天乐直彻人间。御街如绒线、蜜煎、香铺,皆铺设货物,夸多竞好,谓之歇眼。灯烛华灿,竟夕乃止。」简直如仙界一般了。


与唐人不同,宋代文人的赏月有了更多的感伤。苏轼《中秋月》诗云:「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辛弃疾在《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里感叹:「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关于宋朝时文人过中秋节,还有一个小故事。有一年中秋,欧阳修与诗人王君玉备好酒席,叫来歌女,待赏明月。不巧赶上一场大雨,不得见月,但两人仍赋诗自娱,雨夜不眠,欢度中秋,欧阳修写下了《酬王君玉中秋席上待月值雨》作为纪念:「池上虽然无皓魄,樽前殊未减清欢」,此情此景,与王子猷雪夜访戴「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的魏晋名士风流,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处。与此相似的,还有苏轼的《水调歌头》。这首词里,我最喜欢的部分并非词的正文,而是开头十七个字的序:「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其豪迈疏狂,长久以来令人心向往之。

时至今日,中秋节作为传统节日的民俗意义已发生了许多变化,然而宋朝吴自牧的《梦梁录》、周密的《武林旧事》、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金盈之的《醉翁谈录》、明代田汝成的《西湖游览志会》、刘侗的《帝京景物略》、张岱的《陶庵梦忆》等文言随笔,仍然总能在寥寥数语间,就将忙碌到无暇团圆的今人,带回那些「灯宵月夕,雪际花时,金翠耀目,罗琦飘香,新声巧笑于柳陌花衢,按管调弦于茶坊酒肆,箫鼓喧空,几家夜宴」的数百年前的中秋之夜



中秋诗词欣赏




中秋月

唐·张祜


碧落桂含姿,清秋是素期。

一年逢好夜,万里见明时。

绝域行应久,高城下更迟。

人间系情事,何处不相思。




西江月

宋· 苏轼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八月十五日夜玩月

唐·刘禹锡


天将今夜月,一遍洗寰瀛。

暑退九霄净,秋澄万景清。

星辰让光彩,风露发晶英。

能变人间世,翛然是玉京。




八月十五夜月

唐·杜甫

 

满目飞明镜,归心折大刀。

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

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

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八月十五日夜禁中独直对月忆(一作寄)元九

唐·白居易

 
银台金阙夕沈沈,独宿相思在翰林。

三五夜中新月色,二千里外故人心。

渚宫东面烟波冷,浴殿西头钟漏深。

犹恐清光不同见,江陵卑湿足秋阴。




送李秀才归荆溪

唐·韦庄


 八月中秋月正圆,送君吟上木兰船。

人言格调胜玄度,我爱篇章敌浪仙。

晚渡去时冲细雨,夜滩何处宿寒烟。

楚王宫去阳台近,莫倚风流滞少年。




永遇乐 

宋·苏轼


孙巨源以八月十五日离海州。坐别于景疏楼上。既而与余会于润州。至楚州乃别。余以十一月十五日至海州。与太守会于景疏楼上。作此词以寄巨源。 


长忆别时,景疏楼上,明月如水。美酒清歌,留连不住,月随人千里。别来三度,孤光又满,冷落共谁同醉。捲珠帘,凄然顾影,共伊到明无寐。


今朝有客,来从淮上,能道使君深意。凭仗清淮,分明到海,中有相思泪。而今何在,西垣清禁,夜永露华侵被。此时看,回廊晓月,也应暗记。




中秋对月有怀

清·曹雪芹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本文选自知乎问答《宋朝时候的文人是怎样过中秋节的?》燕仰的回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END


推荐阅读

《庄子》里的成语精髓:人生要懂得适度,见好就收

人间有味是清欢

古训:常与高人相会,闲与雅人相聚,每与亲人相伴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