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为何成了大宋的狂欢节? 豫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8-12 16:34:1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老听人们感慨无论春节还是元宵节,都没有味道了。如何过一个喜庆又欢乐的节日,一千年前的北宋人非常有经验,他们有钱、有闲、极富娱乐精神,尤其是夜生活,很豪放。


豫记 谷乐 | 文


宋太祖赵匡胤不装逼,明事理,不唱拯救天下苍生的高调,也不说修齐治平的滥调,在杯酒释兵权的时候,发表了一番享乐主义的宣言:“人生如白驹过隙,所为好富贵者,不过欲多积金钱,厚自娱乐,使子孙无贫乏耳。尔曹何不释丢兵权,出守大藩,择便田宅市之,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之业,多置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


这句话奠定了有宋一代的娱乐精神。赵匡胤及宋太宗赵匡义皆擅长蹴鞠,没事踢两脚,还都成了宋初的足球明星。娱乐基因代代相传,直到宋徽宗赵佶玩出靖康之耻,娱乐至死。


北宋人有钱,掌握了全世界五分之一财富,人均GDP据说直到英国发生工业革命后才追上。北宋人有闲,盛行于唐代的宵禁制度逐渐废除人们有了夜生活,元日寒食冬至放假七天,天庆节上元节同天节夏至先天节中元节降圣节腊日放假三天,还有各种巧立名目放假一天。北宋废除了坊市隔离制度,市者买卖之地,坊者居住之所,消费与生活融为一体,娱乐与经济比翼齐飞。


宋代从宫廷到民间流行女子相扑,女相扑手穿着暴露,动作激烈,活色生香。嘉佑七年元宵节,宋仁宗赵祯携后妃到宣德门观看百戏表演,不知不觉被女相扑勾走了魂魄,一番春心荡漾爽不自禁之后,赏赐女相扑手银娟。此事令司马光大为恼火,上书取缔女子相扑,将其斥为“妇人臝戏”,堂堂一国之君怎能带头看AV表演!


有钱有闲的宋人,从娱乐走向了狂欢,狂欢中透着狂放。宋人偃武修文饱食终日,体内旺盛的荷尔蒙无从发泄于战场,只能消耗在别的方面,艺术和情色首当其冲,所以北宋文艺和性产业都发达,出名家,也出名妓。




春回大地,万物发情,正月十五闹元宵,一年一度的狂欢高潮来也。


都城汴梁人口约150万,民丰物阜,享乐成风。元宵节期间,各地张灯三日,汴梁张灯五日,御街张灯结彩富丽堂皇,歌舞百戏,乐声悠扬,士民云集于此。你看到的表演有击丸、踢球、傀儡戏、魔术、杂剧、讲史、猴戏、鱼跃刀门、使蜂唤蝶;自然还少不了猜灯谜、舞蹈、舞狮、舞龙灯、放烟火……你吃到的有鹌鹑馉饳儿、香药灌肺、羊脂韭饼、七色烧饼、八糙鹅鸭、炒螃蟹、鹿肉豝子、皂儿糕、果蜜、蜜麻酥、橘红膏、荔枝糕……《武林旧事》有份东京汴梁的食单,分九大类,吃喝一应俱全,仅蒸作类就有54种。


汴梁的年轻姑娘结束如男子,短顶头巾,穿杂色锦绣捻金丝番缎窄袍、红绿吊敦,用腰带系紧;她们用铅粉美白,以墨化眉,用进口香料焚香、熏衣,并佩戴香囊。姑娘们出来游玩,锦衣绣服,散发着体香,绝对是元宵节不可错过的风景。


另外,一支精心筹备、连亘十余里的舞队在街上穿行,人们乔装成各种角色,极尽搞笑滑稽之能事,招摇过市。这些光怪陆离的人物很可能出自宋杂剧,这种风俗至今还能看到,春节或元宵,人们装扮成猪八戒、孙悟空、张果老等人物,美滋滋,喜洋洋,在街上来回走动。


今天英国皇室存在的最大意义是填充八卦版面,供英国人乃至全世界人民消遣。北宋皇室也曾糟蹋自己娱乐别人,元宵节,宋徽宗登宣德门供万民围观。名义上是“瞻圣容”,其实人们的心态跟看耍猴无异,图个新鲜有趣。宋徽宗还令人在宣德门上撒钱,看百姓争抢。想象一下,万千俊男美女一起哄抢金钱,推搡抚摸,尖叫呻吟,肌肤可以相亲,嘴唇可以相吻,异性恋揩油,同性恋偷欢。当时有人作《撒金钱》:“频瞻礼,喜升平,又逢元宵佳致。鳌山对耸,对端门,珠玑交织。似嫦娥降仙宫,乍临凡世。恩露均施,凭御栏,圣颜垂视。撒金钱,乱抛坠,万姓推抢没理会。告官里,这失礼,且与免罪。”


词中说的鳌山又称灯山或彩山,呈台阶状,上面画有神仙故事,左右用彩绢结成文殊、普贤菩萨,张挂无数新巧彩灯。鳌山顶端安置一木柜贮水,不时放水,有如瀑布飞溅而下。还有用草把做成双龙,遮上青幕,里面放上万盏灯柱,远观似双龙蜿蜒腾飞。




元宵节也是谈情说爱、发生一夜情的好时候。一代才女李清照到相国寺赏花灯,偶遇赵明诚,俩人一见钟情。赵明诚到李家拜访,李清照作《点绛唇》一首:“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剗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撒娇女人最好命,李清照深谙追男朋友之道,貌似被动,实则主动,先是湿身诱惑,继而脱衣挑逗,一脸娇羞嗅青梅。欧阳修貌似元宵节这天有过“一夜情”,有词为证:“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意思说的很明白,去年元宵节咱俩幽会,很美,今年元宵节我还想有,结果你没来,我很伤心。


北宋是中国妓女的黄金时代,东京城内妓馆遍地,宋人《清异录》记载“今京师鬻色户将及万计”,歌楼、酒馆、瓦房都有妓女表演。宋代的妓女分三种,官妓、家妓和私妓,卖淫不仅实现了合法化,而且还有国营,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相结合。柳永从妓女身上寻找创作灵感,范仲淹苏东坡从妓女身上寻找政治失意后的心灵慰藉。一代名妓李师师,词人周邦彦、浪子宰相李邦彦都是她的常客,宋徽宗也抵不住诱惑微服私访。


元宵节,妓女群坐喧哗,勾引风流子弟买笑追欢,妓院更是人满为患,嫖客如云。


吴自牧《梦粱录》“元宵”云:“公子王孙,五陵年少,更以纱笼喝道,将带佳人美女,遍地游赏。人都道玉漏频催,金鸡屡唱,兴犹未已。”


(内容编辑:张涵 图片来源:网络)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