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笔会 | 《又到端午》等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05 16:22: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点击上方“扬州文艺创作研究”可订阅哦!


端午笔会

又到端午

文 / 储怀明


又到端午,
粽香、艾香,
几杯雄黄,
龙舟赛罢酹罗江。

屈子祠堂,
殉国家乡。
《九歌》、《九章》,
《离骚》唱后绝天长。

又到端午,
地老天荒。
家国情怀,
《天问》问后谁苍茫?

香草美人,
《楚辞》雄章,
一代骚体,
大夫身后端午常。

寄端阳书 

文 / 向翔


       于菖蒲作笺,艾叶为笔,蘸满满的雄黄,与香囊饰配,寄向端阳。

       汩罗江上的大夫,可曾读到这千年后写下的诗行。

       孝女寻父的泣声是否也离愁了这千年的江风。

       月下的幽香,初至的仲夏,齐齐渲染向晚的夕阳。
       龙舟划开江水,早已驶过千年,驶向现代。
       菖蒲与艾草被挂上了屋檐,风干的腊肉裹进了玲珑的棕子。

       读一读离骚,向天问问,是否这样的诗章也寄给端阳。
       也要在童子的额上画三横一竖的王,煮熟千年时光,结七彩的百索,把故事装进胸膛。

       就点燃一支艾草,虔敬的香,俯下身来,把一笺心事诉与千年之后。

       蒲笺正在路上,风随随冉冉,早已铺满端阳。


青青粽叶勾思念

淡淡粽香醉人心

    文/贺镛


       五月五、过端午,挂艾草、插菖蒲。端午祭、吃粽子,端午节是为了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日子。

       忆得小时候,每逢端午节前夕,母亲都会早早地从自家门前的河坎池塘边,摘上新鲜而又宽窄适中的芦苇叶,裹起各式各样造型的粽子。母亲裹的粽子有着三角、四角、小脚,正反倒置三角合体之分,三角合体的颇为有趣,样子好似大号版菱角的样子。母亲为了给我们姐弟俩,能有换着吃而不腻的口味,所以在我们家,白糯米、赤豆泥、咸肉、红枣子为馅的多种类粽子都会来上一些。

       母亲的手很灵巧,不光光裹出的粽子造型别致,那味道也是美极了。裹粽子先要将摘来的芦苇叶下锅焯水,过掉其硬性。使得它更为柔软且不易破碎,包裹起来更为方便,最主要的还是要留有芦苇叶原本的清香。焯过水的粽叶得用清水浸泡,为了是让其不会变黄保持原有的清绿色。刷净叶面与叶背待用,洗刷是为了去掉叶子上的细虫卵与残污,再用剪刀修剪掉茎这边的头子与尾梢的碎叶,使之齐整更为服贴,上手那才更为好用。

       裹粽子貌似简单,可也是件有技术含量的活,小时候我也照母亲的样子学着裹过,但都未成样子,我不是把粽叶折腾得弄破了,就是把糯米弄洒了一地。现如今的大多年轻人可能都是我这般的模样,只会吃而不会做了。

       儿时的清晰记忆中,只见母亲先拿上两片芦苇叶并排错开窝起在手心,将芦苇叶弯成似漏斗状,只是下面没有了漏,很严实的锥形体。用小汤勺挖上几勺浸泡好的糯米,层层叠叠,再添置粽心里需要加入各种馅的辅料,用筷子将糯米捣实压平,在上面再插上一片芦苇叶封头包裹。芦苇叶在母亲灵巧的手下弯卷自如,渐渐成型,母亲用牙齿咬着棉线的一头,左手拿着包裹的粽子,右手将线的另一头在粽子身上交叉缠绕绑扎,使包裹好的粽子更加的严严实实,有棱有角,母亲喜欢将俩个粽子用线连在一起成一双,提拎在手上也熬是好看。

       裹好的粽子就得下锅煮了,儿时那会农村老家里的老灶台大铁锅,煮出的粽子那真叫是一个香。先武火,后文火,粽子得慢慢的煨煮。火候恰到好处的控制,这个活父亲是拿捏得妥妥当当,平时不烧的柴在煮粽子时派上了大用场。用不了多久,青青粽叶的淡香,粽子里糯米煮熟的糯米香,咸肉、红枣的香味混合凝结在空气中,老远便能吸引起我舌尖对味觉上的诱惑,我会迫不及待的从锅中捞出一个滚烫,第一个来尝上新鲜。闻着香味,拆开道道棉线,剥开层层粽叶,晶莹中,粘粘的糯米,一口下去,我已不舍离口。

       粽子快煮熟的时候,母亲还会在锅里特意放上些咸鸭蛋,粽子熟子,蛋也熟了,蛋放得过早,时间久了是会要煮破的。我会精心挑选上几个带去学校与小伙伴们撞蛋,撞蛋实为斗蛋。小的时候不像现在,玩的东西很少,所以不知是谁发明了这个端午节撞蛋的课外活动,也不能不说是那个时候端午节在校园里的一个乐趣所在。小伙伴们你俩个我仨个的小心翼翼带着揣在兜里装着,就生怕自个的活宝贝在哪不小心被碰坏了。要说撞蛋,这也是个有着技巧的活,煮熟的咸鸭蛋是个一头尖实,一头圆而空的东西。得细心挑选上几个蛋壳厚实且没被煮有被裂缝了的,只有这样自己觉得完美了的蛋,才不会被小伙伴们的轻易击碎得而光荣“牺牲”。谁的鸭蛋结实,留到了最后的那便是“蛋中之王”,这样的“将军”拿在手里把玩上好几天都是舍不得将它吃下肚的。

       过端午在我们扬州地区小孩子都是要配戴百索子的,百索子,扬州地方方言,就是用多种色彩的线绕成个扣,扣在小孩子手腕与脚腕上的线圈圈。有着驱毒避邪之说,小时候我也配戴过,我们那时都是母亲自制,不似现在市面都有现成的卖了。端午节家家户户的床檐下还得配挂上纸虎头与野兔的尾巴,这也是有给小孩子的人家能避上邪气的一种通常做法。百索子从五月初五开始,一直要配戴到农历的六月初六,大人们才会将其剪下撂上各自人家的屋顶,以示小孩子们平安地度过了整个毒五月无大碍了,这些都是地方的习俗,祖上一代一代传承沿袭下来的民俗文化。

       儿时的童年光阴是快乐的,也是短暂的,也是让人记忆最最深刻的,现在工作原由常常都不能在家过端午了,但母亲的手艺还在延续,造型别致的粽,那个儿时的粽香,那个儿时的味道,时刻还留在我的心底……


征稿

欢迎各艺术门类的

创作作品和研究

成果文章




扬州文艺创作研究


主    管:扬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办:扬州市文艺创作研究会

邮    箱:yzwyczyjh@163.com

小    编:13328126511(大松)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