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越生气,他越开心,拉着她当众么么哒!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2-10 14:38: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章简介:

她不小心撞进他的房打扰了他的好事,从那之后,他欺她上了瘾。听说他要订婚,她去他的订婚宴挽着他的胳膊故意捣乱,却不想他突然反拉她的手,大声宣布:“我要娶的女人,是她!”

她睁大眼睛,捣乱不成惹了一身骚!这多不好!逃跑!来不及了!她越生气,他越开心,拉着她当众么么哒!“总裁!可我要嫁的男人,是他!!”她指着不远处自己心爱的男人。“……”场面一片混乱,总裁大人很生气。

第一章


“臭小子!敢冲撞本爷爷!给我打!死里打!看不打死你这狗东西!”深沉的黑夜,酒吧的小巷口传来打闹声。

刚从酒吧走出来的女人夏芷苏看一眼阴沉的天。

撑起伞走了出去。

经过酒吧隔壁的小巷,她就看见一群人在围殴一个男子。

那地上的人已经喝得酩酊烂醉。

那群混混对着他拳打脚踢。

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夏芷苏已经看习惯了,就这条泥泞的小巷,每天都会有这么多的打架斗殴,实在是家常便饭。

正准备走,夏芷苏听到地上的人一声熟悉的痛呼。

地上被打的人猛然就跃起,发狂一样跟那群混混厮打起来。

苍白的月光落在他的脸上,俊美的脸颊带着青紫的伤痕,那是夏芷苏熟悉的脸。

“欧少恒?”夏芷苏诧异,竟然还能看到欧氏大少如此狼狈的模样。

眼看着欧少恒体力不支,夏芷苏叹息一声。

她是真的不想插手。

可还是上前,喊了一句:“住手!!”

那群混混全都停住,看到夏芷苏出来打抱不平,都觉得好笑。

“哈哈哈!小妞!就你这身板也来打抱不平?怎么?也看上这小子了?”一个混混哈哈大笑着。

顺手就打了欧少恒一拳。

欧少恒疼得弓起身子,整个人被几个混混架住。

“都叫你们别打了??”夏芷苏叹息着说。

虽然看到欧少恒被打她心里很是爽快。

可是,欧少恒再被打下去就死翘翘了。

“就打了!你怎么滴?想救他!好啊!给爷们好好乐呵乐呵??”那混混走上来,就去摸夏芷苏的脸。

夏芷苏侧身避开。

见她躲开,混混更加来劲,“小妞!别躲别躲嘛!!等乐呵完了!爷爷们立马放了这个小白脸!”

扑上去,夏芷苏躲到他的身后。

抬腿一脚踹了过去。

看似轻轻一脚,却把人踹到了对面的墙壁,鼻子上有血流了出来。

混混一摸满鼻子的血,顿时怒了,“你这臭-婆娘!!你竟然给脸不要脸!!找死!!”

冲上去想打夏芷苏,夏芷苏再次轻松避开。

一脚把他重新踹到墙上,抱胸冷笑,“都说让你们放了他,怎么那么不听话!再来,就把你们一个个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好狂的口气!!!”一群混混简直被气得抓狂。

这个女人好拽!!

“你一个女人!我们几个大男人还怕了你不成!!”几个人丢开欧少恒扑到夏芷苏面前。

还没扑上,夏芷苏一个旋转踢。

“啪啪啪!”一个接着一个混混被踢到墙上。

连叫都叫不出来。

夏芷苏拍了拍手,“都说了,会把你们拍墙上,还不快滚。”


第二章


“快!!快跑!快跑!!”混混们惊恐地望着面前的女人。

实在是怕了夏芷苏的身手,跌跌撞撞地跑远。

完全丢下欧少恒不管。

欧少恒站得摇摇欲坠,浑身酒气,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欧少恒!”还没摔地上,夏芷苏跑上前就扶住他,却接触到他滚烫的手臂。

夏芷苏下意识地放开。

欧少恒整个人倒在她怀里,抬眼看到眼前的女人。

“怎么是你!夏芷苏!滚开!你这个恶心的女人!”欧少恒的脸上满是厌恶。

猝不及防,夏芷苏被他推到地上。

欧少恒还踢了她一脚,眼前一晕,自己反倒一头栽倒在地。

站起身,夏芷苏捂着被他踢疼的腰,看着地上的男人怒火中烧。

“你才恶心!”抬腿一脚就踢回去,地上的男人呜咽了一声没反应。

真想丢下他不管!

可夏芷苏还是扶起他,吃力地抱住他的手臂,到路中间去拦车。

看一眼怀里的男人,反正这货有钱,就帮他选个五星级的酒店吧!

“师傅!去最好的酒店!”夏芷苏没打算给他省钱。

酒店里。

夏芷苏刚把欧少恒放到床上,没起身,他长臂一伸就把她揽了过去。

她跌在他滚烫的身,他的嘴里还在呢喃:“丹妮??丹妮别走??”

“我不是丹妮!我是夏芷苏!你最讨厌的夏芷苏!”夏芷苏拿开他的手,说。

丹妮,是她的妹妹,她养父的女儿。

好像听到了极其恶心的名字,欧少恒嫌弃地皱眉,真的丢开了她的手。

夏芷苏的心里被刺了一下,还是倒了冰水给他,“欧少恒!张嘴,喝点水!”

欧少恒迷迷糊糊地睁眼,只觉得口干舌燥,喝了一口,又难受地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热??好热??”欧少恒低-吟,声音沙哑。

夏芷苏看出他的反应不对,见他满脸通红,浑身燥热,愕然,明白。

“不会是被人下-药了吧!啊!”她才刚说完,她的身子就被扯了过去。

她跌在床上,他翻身就上来。

“丹妮??我热??”倾身就吻上她的唇。

夏芷苏睁大眼睛,双手推拒他的胸膛,“欧少恒!放开我!我不是丹妮!我是夏芷苏!夏芷苏!”

她重复着这名字。

欧少恒真的止住了动作,看清楚面前的女人,扬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夏芷苏!你这贱女人!你怎么还主动爬上来!真是下--贱!”

夏芷苏被打得脑袋嗡嗡作响,她好心救了他,她还不至于给他做解药的地步!


第三章


不感谢就算了,还打她!狠狠的,她一脚把他踹开。

“欧少恒!是你主动拉的我!”夏芷苏怒吼,翻身就下床。

欧少恒猝不及防被踢得弓起了身,见这女人敢踢他,顿时怒火中烧,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拉回来。

酒鬼的力气那么大!

“啊!你干什么!放开我!”夏芷苏脸颊被打得通红,吃痛地大叫。

“干什么?你说干什么?还敢踹我!你不是很想嫁给我?我现在做的事,你开心还来不及!”欧少恒被踢了一脚,突然发狂。

夏芷苏努力抓着衣服,屈-辱喊叫,“欧少恒!我救了你,你就那么报答我!”

“对!你救了我!既然救了一次,也不差再来一次!”欧少恒已经失去理智。

“你这个混蛋!”夏芷苏不断挣扎。

她越挣扎,他越把她扣得紧紧,不让她动弹。

夏芷苏身手虽然好,可是力气终究抵不过男人。

何况是此刻对她有想法的男人。

手无意间抓了床头柜的烟灰缸,夏芷苏本能地拿起来砸向他的脑袋,欧少恒浑身一阵僵硬。

不敢置信地看着夏芷苏手里的烟灰缸,手一摸,掌心都是血。

“你这个贱女人!还敢打我!找死!”欧少恒瞬间发狂,扬手就要打她。

夏芷苏也吓住了,她这样打他原本还怕他出事,没想到他还没事。

他没事她就倒霉了!夏芷苏几乎绝望地闭上眼。

欧少恒却是眼一闭,瘫倒在床上。

沉静了好一会儿,夏芷苏确定身上的男人失去了意识,这才小心地挪开他。

“欧少恒?”夏芷苏推他。

没死吧!小心地探了探他的鼻息,有呼吸!夏芷苏松了口气。

见欧少恒脸朝下翻在床上,头上还流着血,夏芷苏实在是想把他丢下算了。

可他是妹妹姚丹妮的未婚夫,他要是直接死了,养父一定不会放过她!

只能叫了客-房-服-务送了些药过来。

给他包扎好伤口,看着他俊美的脸颊,夏芷苏叹息。

都包成粽子了,这脸还是那么俊!她从小到大看了那么多年竟然都没看腻歪,想来自己也真是很贱!

正准备起身,手腕突然被拉住。

“欧少恒!你醒了!”夏芷苏愕然地睁大眼,甚至心理微微恐惧。

“打了我就想走?夏芷苏!你只是姚家的养女,你姓夏不姓姚!!还真以为自己是姚家的千金小姐!我欧少恒你都敢打!”欧少恒嘲讽,起身,想把夏芷苏扯过来。

夏芷苏直接跳起来就往外跑。

欧少恒也起身,虽然踉跄了一下,但还是追出去,“夏芷苏!你还敢跑!”

夏芷苏一边跑一边往后面看,欧少恒不紧不慢地跟着。

她跑到电梯口不断摁电梯,可是电梯没来,欧少恒却越来越近。

无奈,她只能往酒店走道继续跑。

她现在后悔死了!没事救这头狼干什么!

眼神一暗,她知道她终究是不会眼睁睁看着欧少恒被那些混混打死在街头!

“夏芷苏!本少爷看你往哪里跑!”欧少恒看着夏芷苏退无可退,站在原地看着夏芷苏紧张害怕。

突然夏芷苏身后的门被打开,也不管不顾里面有什么人。

夏芷苏直接冲了进去,然后关门。


第四章


门外立马响起了敲门声,“夏芷苏!给我出来!”

“你有本事进来!”夏芷苏在里面喊。

“你有本事出来!”欧少恒狠狠地踢门。

她才没本事!正松了口气,夏芷苏抬头就看到一双漆黑如点墨的眸子定定地望着自己,而他只围了一块浴巾。

她一低头,脸刚好就撞上他的胸口。

夏芷苏本能地后退,“抱歉,先生!我只是进来躲一躲??如果打扰??”

“打扰了又怎样。”声音冰冷,带着嗜血的残忍。

“我??我等一下就出去!”

“现在出去。”

“不要了!外面有人追我,您应该听到了!我现在要是出去就是找死啊!”夏芷苏哀求。

“你死了关我什么事。”男人冷峻的脸上是不可一世的张狂。

他的狂与身俱来,他一个眼神就让夏芷苏很有压迫感。

“先生,真的!我就躲一下下!”夏芷苏比划着手势。

眼前的男人根本不为所动,抓起她的领子就要把她丢出门。

“凌少!我出来了哦!”洗手间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夏芷苏扭头睁大眼睛,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薄纱裙的女人一条腿先从洗手间出来,然后腰肢款摆,扭啊扭直接从里面扭出来了。

先是背对着他们,然后双手妖娆地伸展,娇躯扭动如蛇精,很快就要来个颠倒众生的回眸了。

夏芷苏扶额,她这是干了什么蠢事啊!宁可出去被打死也不要打扰人家好事啊!

正要出去,这次却轮到她的腰被抱住。

夏芷苏愕然地仰头,看到身边被称为凌少的男子微微扬起着唇角,眉梢微挑,看着不远处的女人卖-弄-风-骚,饶有兴致的模样。

他是该有兴致啊!这么个**美人,如此妖-娆的身段,穿成这样勾人心魄,哪个男人不兴奋啊!

“放开我啊??”夏芷苏用嘴型跟身边的凌少说。

凌少看见了,却当没看见,只是兴趣十足地等着那女人转身。

“凌少??我美吗?”那女人慢慢回头,脸上妖媚的笑容在看到夏芷苏的刹那瞬间凝固。

“啊啊啊啊!你是谁啊!!”女人尖叫,立马捂住胸口。

夏芷苏也捂住耳朵,而旁边的男子却兴趣更足,好像看到那女人的表情他就欢乐死了一样。

“我??我是??是那个??那什么??”夏芷苏要解释,必须解释。

她打扰人家的事已经不对,如果让人家女友误会,是多么丧尽天良啊她!

“她是我的女人。”凌少突然说,扬起的唇角带着邪佞的味道。

什么!夏芷苏瞠目结舌,刚才他是指着她说的吧!这男人脑子没坏吧!

他刚还赶她出去啊!这变脸也忒快了!

“凌少!今晚是我陪你呀!”女人很快恢复常态,扭着腰肢撒娇。

凌少却看着夏芷苏的表情,满意,更把她往自己怀里揉,“既然我已经有女人,现在??你可以滚了。”

里面的女人简直暴跳起来,可看到凌少,又瞬间软下来,“凌少??您早说吗!多一个人而已!我不是不能接受的!只要您玩的开心!”


第五章


说着那女人走过来横了夏芷苏一眼,恨不得把自己身子贴到凌少身上。

凌少唇角依旧邪肆地张扬,面上不动声色,眼底却满是厌恶。

“你有这种口味,本少可没有!”凌少打开门,直接把那女人推了出去。

见门开了,夏芷苏反应过来,立马要跑出去。

“你也想跑啊?”身后恶魔般的声音传来,他圈住她的腰,把她拽了回去。

“啊!你??你想干什么!你女朋友在外面!你搞错对象了!”夏芷苏立马拿开他的手。

“不是不愿意出去,刚才我可给过你机会,是你不要!”凌少一手就扛起她走进里屋。

“我要!我要!我现在要!”夏芷苏急的大叫。

“哦?你要什么?”凌少把她扔床上,眼角是邪佞的笑,见夏芷苏的衣服早被扯烂,他冷笑,“怎么,一个晚上要跑好几场?”

她竟然秒懂了他的话,气得想打人,“你你你你??你说什么呢你!!”

他抓住她的手腕,“我说什么话你听得懂,不然这么多房间,你怎么偏偏跑我这来。”

“那是因为你的房间刚好开着!放开我!你女友在外面!咱们不认识!”夏芷苏大叫。

“女友?”听到这个词,凌少好像听到了什么滑稽可笑的话,“不过是别人送来的晚餐,我对晚餐的要求可是很高。”

“很高你还抓着我不放!”夏芷苏非常不淡定了。

“听本少把话说完,山珍海味吃多,偶尔吃餐农家饭,本少也可以接受。”说着低头想解她的腰带。

农家饭?你才农家饭,你全家农家饭!

夏芷苏抬腿想踢,可是双腿很容易被遏制,烟灰缸对欧少恒有用,她照样能拿烟灰缸砸人。

想到这里,夏芷苏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逃出狼窝,结果更是进了虎Xue!

“就这东西还想对付我?”凌少抓起夏芷苏的手腕,丢开她手上的烟灰缸。

他邪佞地眼,张狂地扬起唇角的模样,她真的想一巴掌拍死!顺便把他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眼前这货完全跟欧少恒不是一个等级!他技能厉害多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今晚要敢动我!我爹地不会放过你!”夏芷苏无奈只能搬出她的养父。

“你爹地?哦?本少倒真想知道,你又是谁送给我的。”他看着她,像看着别人送他的宠物一般。

夏芷苏觉得很恶心,“你听好了!我爹地是姚氏集团总裁姚正龙!”

凌少果真停顿了动作,姚正龙,本城著名的商贾,也是本地商会的老大,听说在当地可是首富!

“哼!怕了吗?怕了就赶紧放了我!”夏芷苏见他凝眉,更是鼓起了勇气。

“你是他的女儿。”凌少抬起她的下巴迫使她看自己,“没想到姚正龙这个老顽固还能生出你这么举止开放,哦不,是行为放--荡的女儿!”

夏芷苏一下子被气到,“你才放--荡!你全家放---荡!”


第六章


“对,你这话说对,我是放--荡。”凌少唇角的笑容更加邪肆,“而且全家放--荡,刚好配放--荡的你。”

!!!!!

“唔??”这次完全不等夏芷苏说什么,她的唇就被堵上了。

夏芷苏拳打脚踢都没用,她的拳头落在他健壮的身上,就好像挠痒痒。

她哪里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这都什么啊!她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眼看着完全没办法,夏芷苏干脆闭上眼,算了,就当被猪拱了!

夏芷苏竟然放弃了挣扎,这让凌少更加确定这个女人是人家送上来给他的!

冷哼。

“砰!!”重重的,门被踢开。

“扫黄!!”一群警察冲进来,大喊着:“都蹲下!起来!”

凌少眯眼看着眼前的阵势,果然是被设计了,刚才被他轰出去的女人,不过是有心人送来的点心。

他将计就计看他们玩什么花样!

闹了半天,就给他这么个惊喜啊?

扫黄?唇角上扬,划过残忍的笑。

夏芷苏看到警察来了,吓得立马推开凌少,抓了衣服堪堪遮住身体,立马蹲下。

“还有你!蹲下!”一个警察喝令凌少。

凌少不紧不慢地扯过浴巾围住,微微翘起的唇角满是不屑,漆黑的眸子是好事被打断的愤怒,可是他俊朗的脸却张狂地睥睨那身高只在他肩膀的警察。

“本少蹲下,你受不起。”凌少狂傲地吐字。

那警察真的吓得退了几步,结巴地喊:“我们例行公事??你??你蹲??”

凌少一个眼神扫过,那警察自己要跪下了!

夏芷苏突然感觉自己相比这个男人,简直太没出息了!

“你蹲好!双手抱头!”那警察突然指着夏芷苏喊。

夏芷苏简直气得要跳起来,可她是很清楚,自己绝对不能得罪警察,不然被养父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凌少懒懒地扫过夏芷苏,眸色一深,他都还没享受,这些个不懂事就冲进来!

“你??你站好??”警察又结巴地命令凌少。

凌少挑眉,竟然有人敢命令他!


第七章


“凌少!”门口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对凌少恭敬地欠身。

然后那男子让开,又有个穿着制服的人进来。

他一进来,所有警察都鞠躬,“陈组长!”

“凌少!不知道您在这里!我们真是打扰您的雅兴!抱歉抱歉!”陈组长不停道歉。

又给那些警察使眼色,众人纷纷欠身,擦了把冷汗,连组长都毕恭毕敬的人啊!差点得罪了!立马退出门!

“站住。”凌少突然叫住。

众人都躬身一副听候差遣的模样,夏芷苏瞠目结舌地看着。

此时她是蹲在地上的,双手还抱头,就这么仰望着他。

而凌少高傲地睥睨,一副恩赐的模样,“不是扫黄,总得扫些什么去。”

“凌少!不不不!我们去别处!您继续继续!”陈组长立马道歉。

“雅兴都没了,怎么继续。”凌少冷冷一哼。

陈组长都快跪下了,又听懂了凌少的意思,扫些什么带走,看一眼地上的衣-衫-不-整的女人。

“你们把这女人带走!!”陈组长大手一挥。

警察立马抓起夏芷苏。

夏芷苏愕然,指控凌少,“带我干什么!是他!是他强迫我啊!”

“真是瞎话!凌少强迫你!带走!”陈组长冷笑。

“喂!你说话啊!”夏芷苏只能指望凌少。

凌少却冷冷地睥睨,眼角滑过邪佞的笑,“说什么,我们又不认识。哦,对了,请问小姐你哪位?”

夏芷苏再次嗔目结舌,她真的气得肺都炸开了啊!他扛着她跑床上去的时候,她吼着咱们不认识!

他现在竟然反过来说不认识她!!

不认识她,他抱着她亲啊摸啊!她能说自己是姚氏集团姚正龙的女儿吗?

明天的头条都会是她扫黄被抓的新闻!

“我们!我们就算不认识!我跟你无冤无仇啊!”夏芷苏大喊。

“无冤无仇,你爬上我的床。”不屑地冷哼,看到夏芷苏的表情,他满意。

商业会长,姚正龙的女儿扫黄被抓,这新闻可真是够劲爆。

夏芷苏看着他欠削的表情真的想削他一顿!于是她趁警察不注意,真的冲上去揍人。

“谁爬了!要爬也不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混蛋你个种-马!爬你-妹啊!”夏芷苏上前就膝盖一屈,直接撞了上去。

凌少猝不及防,疼得皱眉,却还是保持原有的姿势,傲气地睥睨眼前的女子。

眸子是怒火在燃烧,唇角更是残忍的血色。

“凌少!凌少您没事吧!快把这疯女人带下去!”陈组长一见了立马呵斥。

“疯女人!在我们面前还敢动手!”一个警察举了警棍就要打夏芷苏。

夏芷苏下意识地抬手想躲避,凌少先一步握住警棍,甩开那警察。

“凌少!”所有人都不敢发话。

此时凌少冷峻的面孔浑身的肃杀,张扬的头发像他的爪牙,张狂地飞舞。

眼底更是充斥着怒火,这女人说什么,要爬也不爬他的!她还想爬谁的!

还在烦恼书币不够用吗?

动动手每日书币领到手软!
领币通道:菜单“个人中心”→“签到领币”


摘自【落初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