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啷当 by司马拆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13:46: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攻是一个很严肃会为生活制定严苛计划的人,受是他的一个意外,所以看的时候前期会特别着急攻,他喜欢受受也喜欢他可他就是不同意跟受在一起非要做兄弟,好在想通的时候也特别坦诚,感受感受情话:〖“你就是一堆高风险资产,但是…可不可以给我个机会收购,我想终身持有,不论盈利还是亏损,都和你分担。”〗很喜欢了!!

内容摘录

临下课,商汤收到微信,就一个字:“饿”。

大教室里,讲上古史的教授正举着老花镜哗啦哗啦翻花名册点人回答问题:“老师上课你们都不答,是听懂了还是听不懂,我一个人在这说,你们看老师笑话吗!”

这会儿教室里一百多号人连个屁都不放。

老先生姓高,人送外号巴尔扎克名着“高老头”,出了名的脾气古怪,谁愿意在他火烧得大的时候扑上去救火?

商汤背脊挺直,抱着手臂,脸板成一块铁板,心底皱眉:半小时前收到那祖宗的微信,还叫着“饿死了”,现在变成有气无力的“饿”,再不下课给他带饭只怕要翻天。

他毅然起身,像堵枪口似的用自己的胸膛堵住那个在心虚的两百人大教室上空悬五六分钟的问题。

对不对不管,至少振振有词掷地有声,气势凌人,连高老头都瞪着眼睛看他,吓醒几排上课睡觉的难兄难弟。

十分钟后,商汤成功冲向食堂加入人头攒动的排队大军,饿狼一群的大一大二男生撞见他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眼神,纷纷矮了一截给这位师兄让路。他还分出手来发短信给夏柯:“四食堂肉夹馍?”

对面饿得连打ok的力气都没有了,就回个拇指表情。

宿舍楼外面满地积雪,商汤披着羽绒服,整个人照样挺得笔直,像一竿移动的标枪,拎着那盒肉夹馍大步流星走上四楼,肉夹馍还有余温。

商汤不住这栋楼,这栋楼基本是大四生。大四下半学期刚开学,宿舍里不剩几个人。

有陪女朋友去外面住的,有实习的,有正找工作的。夏柯他们一个宿舍四个人里不见了三个,他在宿舍里别的兄弟在的时候还不敢放开了抽烟,这会儿只剩他一个,推门一看,烟雾效果跟进了寂静岭似的,商汤差点没摔门。

他皱着眉毛环顾,夏柯不在,走廊尽头408倒是传来幽怨的啜泣。

商汤推开408的门。

正赶上夏柯如饥似渴地吮`吸掉最后半滴泡面汤,伸长舌头够到一点胡萝卜丁,把叉子舔干净三遍,才断电一样倒回椅子里瘫着。双目无神,表情呆滞,活脱脱一个重度肌无力,晚年脑萎缩。

408的老四全身上下就一条小裤衩,此时正披着被子一边抖一边垂泪。

商汤铁青着脸出门,把408老大拉进来:“这怎么回事?”

老大捧着个陶瓷杯,探头一看,兴致勃勃地说:“嘿,你们夏会长,人渣,禽兽啊!禽兽不如!你看看我们四儿,被打击得!”

本校风格务实,学生普遍没什么做官的欲`望。以至于夏柯这卖相都当过一届两年的学生会长。大四上学期卸的任,商汤比他小一年,刚好接棒。

夏柯不要脸,学生会还要。商汤恨不得脸上就贴着“我们学生会跟这人没关系”,他强调:“前会长。”

老大瞟瞟商汤再瞟瞟夏柯,摇头晃脑:“卸不卸任有区别?就你对老夏那任劳任怨的劲儿,他到底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见商汤脸色越来越难看,立即打住,把发生在408的惨剧活灵活现讲解一遍。

话说408老四昨晚通宵游戏,今天中午刚爬起来,美滋滋洗个澡,穿上一条干净内裤泡一碗正宗红烧牛肉面,正剥火腿肠呢,香味传出,宿舍门猛然被撞开。

却说那歹徒,身高体壮,饿狼扑食黑虎掏心一般扑将上前,老四只觉二十二年守身如玉,清白危在旦夕,遂放声尖叫,只盼路见英雄相救!正当他绝望地以为要被歹徒这样那样蹂躏糟蹋,失去宝贵的处男之身,哪能料到——

老大啧啧不平:“你说强`奸就强`奸吧,竟然弃老四的鲜美肉`体于不顾,而夺泡面!你让老四怎么想?我们四儿细皮嫩肉唇红齿白,不说是历史系系草也是系花,脱光了竟比不过区区一碗红烧牛肉面,这传出去四儿还怎么做人?”

老四小媳妇地擤两下鼻子配合。

商汤果断发声:“我的错。”

“没早点给老夏带饭,让他祸害到隔壁宿舍,当然是你的错。”老大撇嘴,看到他手上拎的东西,目光飘忽:“既然是你的错,那个……我们老四的精神损失费?”

受害者也不抽噎了,从角落里蹭出来。

商汤一看这情形,从肉夹馍里拨出两个留给夏柯,剩下的全递出。

然后把膏药一样黏在椅子里的作案人扯开,拖出门。

夏柯的宿舍里烟味散了大半。

一地乱七八糟,商汤忍不住替他收拾:“我回家过个元宵,你怎么混成这样?”

夏柯还没从霍金的状态里回神,长叹一声:“命啊——”声音哑得没法听。

他的直博已经板上钉钉,导师越看好他就越要压迫他,大四下学期就开始和师兄师姐们一起被恩师驱使。

给导师干活本来不至于把他弄成这副样子,他和师兄师姐们混熟以后就要人给他介绍私活,攒攒书,代代课,开开辅导班什么的,总之是要挣钱。

商汤做着事路过他旁边,见他连袋子都不拆,干脆自己拆袋,把肉夹馍递到他嘴边。夏柯半点不客气,接过来就嚼。

商汤问:“又缺钱了?”

夏柯不像困难家庭出生,但是就是缺钱,大二摸着了赚钱的门道还好,商汤听说在他来以前,夏柯大一刚来,在食堂吃饭都是馒头酱菜,贫困生标准,还不要学校的补助金。他嘴里被肉夹馍塞得满满的,含糊说:“钱嘛是越多越好……哦,这个肉夹馍的钱记得提醒我还你。”

就这么个肉夹馍的钱还计较。商汤胸中窜起一股火,看向他。

元宵过后下雪的天气,夏柯穿一件无袖迷彩T,一条灰叽叽看不出本色的睡裤。短发支棱棱竖起,眼袋青的,两眼血丝,吃得满嘴流油,整个人一米八的身高,手臂露出恰到好处的肌肉,偏偏坐得歪七扭八叠成三叠。正常人看了都该给他一巴掌,商汤却更想给自己一巴掌,掐住自己脖子:什么眼光,什么审美,狗屁,你一个大好青年,就看上这么个人?

但他没说出口,只能认了,把火气都发泄在扫地上。过不了几秒,不出意料,夏柯被一大口肉夹馍卡住喉咙,垂死老人似的干伸手。商汤扫过他床下,面不改色,把矿泉水瓶塞给他。

夏柯吃饱就瘫着,这回被子捂头沉沉睡去。

商汤也不见外,把地扫了,桌子整理了,就拖张椅子对着玻璃窗坐,安安静静看外面雪片飞扬。

今年元宵很早,才二月十一。今天也才二月十二。

商汤下午没课,就在这读期刊做案例分析,读完一篇就抬头看夏柯的被子一会儿。四五个小时以后,闹钟响,夏柯那团被子里传出一声长叹。他打着哈欠爬起来,按掉闹钟,抓两把头发,眼珠开始动。商汤关掉pdf期刊,大脑里理智地配旁白,字正腔圆:一只美国大蜥蜴结束了冬眠。

夏柯的神气跟刚才对比,就跟电视从黑白变成彩色,总算活过来了。他转头看向商汤,语气特别惊讶:“哟,你来了,什么时候来的?这楼人走得差不多了,408那两个整天嚎啕连牌搭子都凑不齐,怎么没拉着你打牌?”

商汤冷漠地说:“高老头今天问我,这节课你到底去不去上。”

夏柯“啊”了一声,边洗脸漱口边说:“这几天不去,马上情人节了……你笔记先替我记着。”

商汤根本不在历史系,他一个经济管理学院的,上这么节上古史完全是被夏柯忽悠。去年选课,夏柯很诚恳地对他说:“商汤啊,你看我们都越来越忙,我是真的很想和你上同一节课。”该怪那晚的月光还是夏柯对谁都百转千回一片深情的烟嗓,商汤现在一想起就要呸个不停,但是当时鬼使神差把那节课加成选修,手心里还都是汗。

谁知道夏柯把他忽悠瘸了,开课至今自己反倒一天没出过勤,就指望商汤风吹雨打下刀子都一节课不缺地替他记笔记划重点。商汤真是哀自己不幸,恨自己不争:“我给你打饭,我替你上课,你是我女朋友还是我是你女朋友?”

夏柯一嘴泡沫笑着探出头来,意味深长:“也不是不行——等我跟敏敏过完情人节就考虑你。”

商汤听前半句的时候心高高吊起,等听到后半句脸就黑了。

夏柯每年情人节都要干件大事,批发红玫瑰和毛茸玩具,玫瑰二十五一枝,玩具十五一个,过节当天在校园里叫卖。对有女朋友的男同胞而言,这种卑鄙行径无异于拦路打劫。

商汤不像夏柯,做这种天怒人怨的事还能没皮没脸打打闹闹的。商公子大一就在经管学院的活动上发言,白衬衣,黑长裤,和其他学生代表站一排,就像一只白鹤单腿立在鸡群里,从开学第一天起奠定他经管院大批公子小姐中风云人物的地位。

商汤不掺和夏柯情人节发财,自有人掺和。掺和的人比他只晚一届,却小三岁。

商汤那届下一届有个十六岁上大学的小朋友,读的还是法学院。如今大二下学期,还差几个月才成年,可谓全校姐姐们的重点保护对象。

小朋友时不时在校论坛上被讨论一回,他姓周,叫旻旻,男同胞们懒得选字,就取同音跳出来的第一个“敏敏”,久而久之,本校法学院周敏敏同学的芳名流传开去,不知情者还以为是智慧与美貌兼备,既秀若芝兰又灿若玫瑰,周芷若和赵敏的结合体。


隔壁扫文组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可以直接观看全文呢,更多的精彩尽在隔壁扫文组!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