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人要睡他,他却躲在厨房里做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5:41:4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朱亚文,著名演员,曾出演《闯关东》《红高粱》《黄金时代》《我是证人》《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等多部影视作品。本文节选自食帖第7本书《大丈夫生于厨房》。


见到朱亚文的那天,北京下了一天的雨。他从外面走进来,把雨伞收在玄关,径直走向了厨房,原来是去查看几只螃蟹的状态。


在他走进房间之前,我们其实有挺多“问号”。

朱亚文做饭的程度到底是会做,还是会做?(博大精深的中文)

今天他会不会真的亲自做饭?

 亲自做饭至少要在油烟中折腾两三个小时,他是否做好心理准备?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他做完会不会给我们吃?





事实证明,我们多虑了。他一人hold住全场不说,连洗菜切菜这种小事,都不让旁人插手。只见他麻利地系上围裙,挽起袖子,洗干净手,从墙上挑了把趁手的刀,在案板前站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只是摆拍,我就不来了。但你们真的让我做,那就只管等着吃。”




行走在厨房里的荷尔蒙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朱亚文。


不是《闯关东》中叛逆不羁的朱传武,不是《红高粱》里粗野执拗的余占鳌,也不是《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里喜欢坏笑的赵小亮。虽然大家都相信,“他们”的身上多少带着朱亚文自己的影子。在性别界线愈发模糊的今天,这股生猛热烈的“直男”气息,令他早就收获“行走的荷尔蒙”称号,打开他的微博评论,随处可见“我要睡你”这样的调侃。



但此刻,朱亚文戴着黑框眼镜站在冰箱前,弯着身子翻看肉馅,所有横冲直撞的光芒都被收敛了。见他眉头微蹙,自言自语:“牛肉馅不够香,这菜要用猪五花。”



朱亚文做的第一道菜是“藕滩子”。温柔仔细地冲洗香菇,熟练利落地切葱姜蒜和藕丁,偶尔拿起抹布擦拭一下案板……手起刀落的节律间,忽然发觉这个多少人梦中的“硬汉男神”,的确有着南方男人细腻的一面。




朱亚文生于江苏中东部的盐城,2002年进入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同年便接演了他的第一部作品《阳光雨季》。如果从第一部戏开始算起,至今他已入行十余年。十余年间,他的作品诞生得不徐不疾,人气踏实累积。事业以外,他也在适合恋爱的年纪遇到了对的人,适合结婚的时刻结了婚,想要小孩的时候就造娃成功,喜得可爱的女儿哈哈。正如他在某个访谈中说的:“像是被祝福了一样。”但被祝福的力量果真有这么大?能在疾风骤雨的演艺圈中,守护好自己的家庭、爱人、生活的人,是他自己。




即使被戏称为“行走的荷尔蒙”“变态帅”,即使在微博评论中满眼皆是要“睡”他的热情粉丝,蜕去戏中角色,他仍是圈中出了名的“绯闻绝缘体”。他不自称“好男人”,却在心中定下一条条准则,有些原则来自不凡的教养,有些是在演艺圈中生存,为保护私人生活不得不竖立的“防线”。他有太多可供舆论消费的资本,只是缄口不提。在这个“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环境中,他深知,炒作给不了他想要的生活,只有踏踏实实地当一名好演员,才能用实力承接住那些令人惶恐的爱、不明来由的恶,以及这条路上所有的起伏涨落。




这个金牛座的男人,想保护的东西其实非常简单:一种平凡百姓的烟火生活。要说他身上那种令人无法忽视的男人味来自何处,健硕身形倒是其次,眉宇间的担当、踏实、执着,对家庭的守护,或许是更重要的原因。



会做饭这个本事,朱亚文很少对外提起。尝到他做的菜之前,以为他只是爱做,没想到,真是好吃。和他聊下厨之前,以为他只是偶得闲情下厨解闷,没想到,下厨才是他的日常。


妻子不常做饭,爱下厨的他就独自“承包”了这项重要业务,不工作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在厨房。“我觉得厨房是决定家庭亲情关系的场所。你能让厨房的气氛high起来,让全家人依赖于厨房,这家人就不会有解决不了的事。”朱亚文说着,右手抓起一只大闸蟹,“下一道,螃蟹炒年糕。”


(文末附送朱亚文私家螃蟹炒年糕食谱,男神亲自教你做。食帖君摸良心说,这是吃过的最好吃的螃蟹炒年糕。)


Interview 食帖 X 朱亚文


“父亲做饭原来那么好吃。”


-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做饭的?

朱亚文:正式踏上社会开始。在外面吃腻了,就想试着复刻一些父母做过的饭菜。一尝试,发现真的能做出那些味道,更关键的是,发现自己很喜欢做饭。在做饭以外的空间里,烦心事儿其实挺多的。但一进厨房,你想把菜做好,就会专注于备料和烹调,这个过程让我觉得特别简单、放松。


- 自己做的第一道饭是?

朱亚文:印象中是牛肉盖浇饭。我的做法和一些日式快餐店的不太一样,我是先将汤汁熬到一定浓度后,用汤汁去焖米饭,这样米饭就会吸足牛肉汤汁的鲜味。快起锅前,将牛肉放进去稍微焖一下,特别好吃。



- 小时候家中通常是谁做饭?

朱亚文:离开家之前,一般是母亲做,虽然母亲做饭真的不是很好吃(笑)。踏上社会后偶尔回家,父亲会亲自下厨,那时才发现,原来父亲做饭那么好吃。不过那时我的段位已经和他差不多了。现在每次回家,我和父亲在厨房里会打配合,比如中午要做五六个菜,两三个菜我来,两三个菜他做。


- 家里做饭是以江苏菜为主?

朱亚文:家里和我自己做菜都是江苏风味。即便是北方菜,我也会想办法把它变成南方味道。江苏人对食材新鲜程度的要求很高,不过我们对“鲜”的要求和广东有些不同。广东靠海,海鲜多,我们那里更多的是河鲜。很多河鲜都有一股土腥味儿,所以我们很重视调味,比如会放一些酱。




“在菜市场里,

才真正感到自己是在生活。”


- 去其他城市拍戏或旅行时,会不会去找好吃的餐厅?

朱亚文:去一个城市,我更偏爱吃当地大排档。这样的地方对本土餐饮文化保留得比较完全,在那种氛围里,你才会有一种彻底的融入感。

逛菜市场也是必须的。现在,我的大部分时间都留出来逛超市和菜市场,在那里我才会真正感到自己是在生活。因为家里买菜做菜都由我来包办,基本每三天就要逛一次,我也非常清楚老婆爱吃什么。逛菜市场前脑子里已经有个大概的清单,不过也有例外,比如原本没打算买韭菜,却突然遇到特别好的韭菜。


韭菜我不喜欢吃宽杆的,水分大,韭菜味儿浑;而细杆旱韭菜,水分没那么大,韭菜香纯正,只是在北京不太好买,当你找到了就会特别开心,一开心就买很多,回家这几天都要吃韭菜。




“这道菜对我们两个来说,

不只是一道菜。”


- 每天的早餐也是你做?

朱亚文:对,早餐都是我做,午餐可能和阿姨配合着做,但肉菜还是我做,因为……天赋吧(笑)。早餐每天都不一样,我太太爱吃黏的,爱吃米面,我们就面条一天、馄饨一天、饺子一天、汤圆一天、年糕一天,五天过去了。如果我还留了点肉汤,第六天就烫个饭,或是烙个饼,一周就过去了。


- 太太会不会偶尔也为你下一次厨?

朱亚文:会,她有一道拿手菜,糖醋小排。糖醋小排我尝过很多,家里亲戚都会做,但她做的,就是邪了门儿地好。有些糖醋小排,要么是肉太烂,要么是醋下锅时机不对。首先,我不喜欢肉过于软烂,这会让我失去用牙齿咀嚼的快感;然后,醋应该到一个不刺鼻但绝对存在的程度,下得早了,出锅时会没味儿,下得晚了,就会刺鼻。你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掌握这个时机的,反正是刚刚好。

但我从来不问她是怎么做的。问了就意味着要学,学会了,可能就又变成我做,所以坚决不问。这道菜对我们两个来说,不只是一道菜那么简单,它更是一种情感交流的方式。每当我说想吃糖醋小排,她就会很开心地冲到厨房去做。




“我做饭是靠天赋(笑)。”


- 尝了才知道,你做饭真的很好吃。

朱亚文:我觉得是靠天赋(笑)。有的菜我在馆子里吃一嘴儿,回来起码能复制到85%以上。比如红焖羊肉,在我们那儿做羊肉不放豆腐乳,所以当我在外面吃红焖羊肉这道菜时,虽觉得味道似曾相识,但在常规调味料里却找不到对应。有天吃早饭,吃了一块豆腐乳(这之前很久没吃豆腐乳了),脑子里面“当”地一下就通了,啊,是它!后来我明白了为什么要用豆腐乳,因为它有一点酒香,微苦,而羊肉甘甜,二者味道正好中和。如果还想更好吃,可以将洋葱剁末,提前下锅,炒到它们融在锅里,再放大葱、老抽、豆腐乳,和羊肉一起焖。我不太喜欢加胡萝卜,更喜欢用白菜。但一定是在羊肉二次回锅的时候才加白菜,焖一会儿,下点粉丝。


(说到这里,在场每个人包括朱亚文,都咽了咽口水。)


- 这么爱吃肉,不担心影响身材?

朱亚文:所以要坚持健身啊,平时一周至少运动五天。




“厨房的气氛决定家庭的亲情关系。”


- 厨房对你来说的意义是?

朱亚文:厨房的气氛决定家庭的亲情关系。你能够让厨房high起来,让全家人依赖于这个厨房,这家人就没有什么是不能化解的。我家的厨房有一整扇玻璃门,做饭时,老婆会抱着女儿站在玻璃门外往厨房里面看,女儿特别爱看,因为厨房里热闹。

我家的厨房装修风格是德式的,各种厨具和设计都比较科学和人性化,当然也比较贵。装修时我就和老婆说,卧室可以小,厨房一定要大,别的可以省,厨房和洗手间,在能力范围内,我要用最好的,因为这套东西,未来10年可能都不会更换。

再者,我希望厨房能成为朋友们喝酒抽烟的地方。一开始就想到家中会有小孩,但又觉得有必要给我的朋友提供一个抽烟喝酒的角落,就想把厨房设计成一个小party房的感觉。


- 对烹饪器具“挑剔”吗?

朱亚文:挑,非常挑。收了很多日本和德国的器具,虽然贵一些,但用起来就会明白它贵的道理。


- 下厨时有没有什么特殊习惯?

朱亚文:有一个,不喜欢别人问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其实对方是好心想帮你,但我不习惯。我在自己的厨房里既当将军又当兵,习惯于一个人做所有事。突然被这么一问,会打破眼前的操作节奏。所以我的厨房习惯是告诉旁边的人:“别问。”


在这点上,我和父亲还有丈母娘就特别默契,他们从来不问,却能在你将藕切碎了之后,很自然地递过来切好的葱姜蒜。因为我们都了解这一整个过程是怎样的。做饭也是个创作的过程,如果是我、我爸和我丈母娘三个人组合在厨房里,不夸张地说,天下无敌。




“男人认真做起饭来,

通常都会擅长。”


- 传统家庭里厨房多是女人的,但现在爱下厨的男人越来越多。

朱亚文:我觉得男人认真做起饭来,通常都会擅长。主要原因可能是男人拥有强烈的探索欲。探索欲决定了你最终能将这件事做得有多好,探索得越深,呈现的结果就越丰富。比如韭菜炒肉丝,听着简单,韭菜肉丝一起炒不就行了?真不是这样。韭菜和肉丝绝对不能在同一个锅里炒。炒肉丝时不能放韭菜,韭菜下锅前要把锅擦干净了才能放韭菜,只有这样,才既不抢韭菜香,又不会让肉丝炒得过老。两样东西都炒得差不多时,再加到一起。这时火候很重要,要收得干干的才好吃。老家的韭菜炒肉丝只有一点点汤汁,可以用来拌米饭。当年乾隆下江南,不就是奔着一口江南小炒和美女去的吗?


- 出去拍戏时怎么解决三餐?

朱亚文:我会随身带个电磁炉,或在当地买一个。这样至少能在拍戏期间给自己下个面条,尽量改善。去一些偏远地区时,也会直接去老乡家,时间允许的话自己做,时间不允许就跟着老乡们一起吃他们的家常菜。去乡下,最好吃的永远是香葱炒鸡蛋,因为鸡蛋好。他们大多是用铁锅来炒,铁锅和草鸡蛋的搭配,是世界上最高的美味。


- 会不会给女儿做辅食?

朱亚文:不会,辅食的口感不在我对烹饪的认知范围内(笑)。我很同情她,要吃半年以上这种食物。但她很幸运,因为她有一个很会做饭的老爸,一个很会做饭的爷爷,和一个很会做饭的外婆,未来不管她去哪里,都有好吃的。




- Recipe -

朱亚文私家螃蟹炒年糕




- 食材 -

大闸蟹……3只

年糕片……1包

葱、姜、蒜……适量

料酒……适量

生抽……适量

盐……适量

糖……适量



- 做法 -

葱姜蒜切末或切丝;年糕片先用开水焯软。

如果是活蟹,先用筷子从蟹嘴插入,可直接杀死,再切成四份。

热锅下油,下葱姜蒜大火爆炒出香,将切好的蟹块放入锅中翻炒几下,加水至接近没过蟹块,小火煮至沸腾,加料酒、生抽、盐、糖调味。

将蟹块捞出,放置待用;锅中下入年糕片,煨煮至年糕吸足汤汁,将蟹块重新入锅,稍许搅拌即可出锅,撒葱花点缀。



D | interview & text

惟简摄影 | photo

* 节选自食帖第7本书《大丈夫生于厨房》。


▽ 长按识别关注本文作者:食帖


本文节选自食帖第7本书


《大丈夫生于厨房》


一本男人女人都可以看的书


如有购买兴趣

点击 阅读原文

直达 购书页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