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桑”年糕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9-13 15:59: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 点击蓝字,轻松关注 ———


“瑞雪纷飞梅含笑,家家户户打年糕。”意思是到了年前,家家户户都会打年糕,而绍兴话叫“桑”年糕。提起“桑”年糕,想必很多人都知道,每每想起,总会记得儿时的那种热气腾腾的年糕。


这不,阿姨家刚好要“桑”年糕,于是嘴馋那糕花,主动提议要去帮忙。


骑着小车子,到了孙岙,马上向“桑”年糕地飞去,暖暖的灯光,热气腾腾的年糕马上映入眼帘,磨米粉的机器、年糕的机器在转动,一股忙碌的而熟悉的感觉马上油然而生。

▲浸泡过的新米

▲磨米粉的机器

▲准备蒸的米粉

小时候,我们家家户户基本都会种上个一两亩稻子,每年的十月底,晚稻收割完毕,吃过新米饭,妈妈便会从口粮中挤出二三百斤米,浸上十来天,满满地挑上一担来这里加工。跟在妈妈身后――所有的喜悦都承载在那根弯成弓的扁担和弯成弓的妈妈的背上。为了吃上热乎乎的年糕团,我和同龄的小伙伴往往会连续饿上几顿。记得在八岁那年,我曾经一口气吃下八个年糕团,现在想起来实在匪夷所思。


我好奇地四下张望,只见里屋上并排垒起了两个“老虎灶”,锅子上面是两个大蒸笼。蒸笼里热气腾腾的,蒸笼旁边坐着一个师傅,红红的脸还以为喝了小酒呢。蒸笼一揭,一股白汽像潮水般涌了出来。里面蒸的是白白的米粉,平平地铺在蒸笼里的纱布上。缕缕的热气白雾,夹杂着米香,迅速裹住了每一个人。

▲师傅在搅拌米粉,撒盐和水,然后放蒸笼。

▲烧火的师傅

师傅打开锅盖,“好了,老李家的!”端着大蒸笼往年糕机方向走,“来咯,让让!”然后“咚”的一声,到在板上,然后拽起纱布和类似斗笠的东西往回走,就像打渔人提起满澄澄的鱼网一样。老李家的家人们在年糕机的出口处会放一个竹排,那是摊年糕用的,家人们都在那里就位,等着将要出现的年糕,然后整齐叠好。板上的师傅开始把米粉慢慢的导入一个洞口,白花花的年糕就长长的出来了。洞口,坐着一位师傅,专门把年糕切成一段段。

▲糕花

▲糕花

▲排排年糕

“外甥女,吃年糕!”因为是阿姨同村的,他们都叫我外甥女,让我吃那新鲜的出炉的年糕,可是我更喜欢吃的是糕花,于是毫不客气的上前抓起一把塞进嘴里,浓浓的大米香味,夹杂着一点点咸味,嚼起来甜甜的味道,好吃极了。不一会儿,肚子已经不是我的了,马上打起了饱嗝。

阿姨家的年糕排在最后,因为去的早,我就帮忙着帮别人家摊年糕,每家都会很客气的,“来来来,吃年糕。”“外甥女,吃糕花。”“外甥女,要吃你自己拿,不要客气。”“外甥女,你这样帮忙等下晚饭我们家去吃。”……伴着笑声,有着浓浓的憨厚、淳朴的味道,“腊望打年糕,吾今举棒操。族兄来协力,顷刻笑声高!”我已经被那热情感染,即使那腰已经感到了酸痛,但还是累并快乐着。


我不由会回想,童年真好,现在的孩子可能很少能体会当初我们那种童年的滋味。童年的记忆,甜甜的,想起来会笑。而现在还能体会到这样的风情,不由会觉得,我还小,我还在那个童年,那个顽皮的童年,那个桑年糕就会乐呵呵的童年,那个能吃很多糕花和年糕的童年,那个当时觉得年糕长得蛮大的童年。这种喜爱之情,是童年播下的种子,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颗种子总是在生根发芽,愈渐浓烈,每每想起都清晰可见。



-----我是为您提供更好服务的分界线-----



让我们在这个晴朗的日子里,

享受阳光带给我们的温暖,享受空气带给我们的舒心,

在这里,

没有忧愁,没有烦恼,

在这里,

只有愉悦,只有美好。

今天的丹家,在阳光下,变个更美了。


△摄影:孙位军

感谢您一直关注云端丹家,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我是为您提供更好服务的分界线-----



长按识别二维码,立即关注云端丹家

让你每天了解丹家最新资讯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