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合格的皇帝,佳丽三千是必须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8-01 15:12: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嘎吱——

朱红的宫门被人推开,一个宫装丽人轻挪莲步走了进来。躺在大床上的秦逸在瞥见朝自己缓缓走来,面带羞涩的美人的时候,眼睛顿时就瞪圆了。

端庄,优雅,一双含泪的双眸灵动有神,略施粉黛却美艳倾城!特别是这宫装丽人巍峨壮观的胸部,让出男了二十多年的秦逸不禁大咽口水!

“哟!你们KTV还有制扶诱*惑?不错!我喜欢!我喜欢!”

秦逸哈哈大笑着,随即够了勾手指,示意美人快点上前,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刺激一把了!

“什么制扶诱*惑?皇上!您……”

闻言,宫装丽人一脸不解的看着秦逸,前进的脚步也有略微的停顿。

“皇上?”

听到这两个字,秦逸顿感脑袋晕眩,铺天盖地的记忆涌入脑海。奈何这信息量实在是太大,秦逸一个没忍住,翻了翻白眼就晕倒了过去。

“啊!救命啊!”

“皇上!皇上!你……你醒了?”

秦逸揉了揉酸胀的脑袋,一脸茫然的扫了一眼四周。他刚想张口询问自己在哪里,脑海里的一个闪念就马上告诉他这是皇帝的寝宫!

寝宫?

老子不是在KTV喝酒泡妞吗?这是什么个意思?难道这是KTV新增的娱乐项目?

“皇上!皇上!”

感觉到有人在轻轻的推搡自己的肩膀,秦逸下意识的转头看去。然而让他奇怪的是,他的床边竟然坐着之前要跟他玩制扶诱*惑的宫装丽人!

不过此时的小美人正哭的伤心,两只眼眶通红,模样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要揽入怀里轻声安抚。

而在这宫装丽人的身后还有几个同样宫女,太监正惶恐不安的低垂着脑袋!

“皇上您终于醒了!您都不知道!刚才吓死臣妾了!”看到皇上安然醒来,淑妃悬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

之前皇上翻到她的牌子,她就沐浴更衣准备来侍奉皇上。可是没成想这才刚刚进入皇上寝宫,皇上竟然晕倒了过去,万一皇上有什么三长两短,她就背上了弑君的罪名,到时候满门抄斩自然不在话下!

秦逸自然不知道淑妃此时的想法,因为他正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皇宫里,还莫名其妙的成了皇上!

他确定以及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接拍什么古装戏!

秦逸怔怔的坐在床上,整理着脑海中凌乱的思绪。

他记得自己和宿舍的三个哥们晚上去了一家KTV唱歌,还点了几个包厢公主助兴。期间几个人玩的兴起,就和那些包厢公主发生了那种事情。

可是秦逸才刚刚脱下裤子,包厢外面就有人大喊警察来了。情急之下,秦逸冲出了包厢,跑到了KTV的六楼天台,试图从天台上跳到对面的楼顶!

天有不测风云,本来两楼之间的距离也就两三米远,以秦逸平时的跳远成绩,助跑之后可以轻松过关!可是他刚刚起跳却脚下一滑,然后就惨叫一声掉了下去!

可是眼前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哥真的穿越了?还成了皇帝?

此时秦逸的脑袋一团浆糊,索性他也就不再回忆。而当他的视线再次掠过床边的宫装丽人那俏丽粉嫩的脸颊的时候,一股邪火就在腹腔里灼灼燃烧!

他真的恨不得现在就把这绝代佳人摁倒在床上,享受一番皇帝的超级福利,顺便摘掉出男的帽子。

想到这里,秦逸就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可是旁边还站着这么多宫女太监,办起事来不方便啊!随即,秦逸脸上的阴笑消失,转而换上了一副忧虑的神色。

皇上时喜时忧让淑妃娘娘很是困惑,她以为皇上犯病了,就急声传唤太医。

“封太医!封太医!”

听到淑妃娘娘的传唤,跪在角落里的一个白胡子老头赶忙起身,踉踉跄跄的小跑到龙榻前,哆哆嗦嗦的躬身回道:“皇上!淑妃娘娘!老臣在!”

“快给皇上把把脉!”

听到淑妃娘娘的吩咐,封太医赶忙悄悄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继而上前给秦逸把脉。

可是让封太医惊讶的是,皇上此刻的脉象平实,气色红润,没有任何的病症!这和半个时辰之前气若游丝,脉象凶险,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归天的皇上判若两人!

这前后之间的变化太大,封太医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看到封太医面色古怪,淑妃娘娘刚想询问诊断结果,秦逸却不耐烦的甩开封太医搭在自己手腕上的手,继而一把将淑妃纤细柔嫩的小手抓在手心。

“你留下来!其他人都给我出去!”

见皇上大怒,寝宫里的宫女太监们大惊失色,纷纷逃也似的溜走了。

封太医也准备出去,可是却被淑妃娘娘叫停。

“封太医!皇上这是……”

还没等封太医说话,秦逸就盯着封太医的眼睛,状若有气无力的样子,断断续续的说道:“封太医!朕……朕病的很严重!”

“是是是!皇上……病的很严重!”

闻言,封太医当即跪伏在地,连声附和,身体也在微微的颤抖,后背也被汗水浸透。

只是让封太医奇怪的是,之前皇上突发暴病,宫中的六位太医都束手无策,就连京城中的十几位名医也说皇上的病治不了。可是今天却怎么变的生龙活虎了?

最重要的是,皇上明明没病,却为何说自己有病,还让自己把这个消息带出去!

不过这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封太医可没胆子问出来!伴君如伴虎啊!

“行了!你可以走了!”

封太医再次磕头,这才起身离开了寝宫。

等到封太医刚刚关上寝宫大门,秦逸就迫不及待的将面前佳人搂入了怀里,两只不老实的大手在佳人温软的娇躯之上肆意游*走!

这感觉,真他奶奶的爽!

以前想要摘掉出男帽子没成功,现在自己灵魂重生寄生在这个死鬼皇帝身上,后宫佳丽三千,想怎么爽就怎么爽!

“淑妃!朕的爱妃啊!今天朕会好好疼爱你的!”

占据了这个死鬼皇帝的身躯,秦逸也继承了一部分死鬼皇帝的记忆。从记忆海中,秦逸得知,怀中佳人名叫萧淑雅,是两年前纳入后宫的。

“皇上!你……”

被皇上突然以霸王硬上弓的姿态揽入怀里,未经人事的淑妃又羞又急,却不敢真的挣脱皇上的怀抱,只好本能的挣扎了起来。

殊不知,她这番无力的挣扎,却更像是情侣间的厮磨,更是让本就欲*火焚身的秦逸兴致盎然!

“皇上龙体欠安,还是精心调养一段时间……啊……”

不等淑妃说完,早就心痒难耐的秦逸一把将淑妃压倒在身下,惹来佳人惊呼出声!

摘掉出男帽子是秦逸长久以来的第一心愿,现在天赐良机,他怎么可能会错过呢!

“皇上!保重龙体啊!”

感受到秦逸下面的膨胀,淑妃娇俏的脸颊顿时变得红润起来,水灵灵的,像是刚刚洗净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咬上一口。

只是这些话秦逸都没听到,因为他正满头大汗的去解淑妃身上的衣服呢!

只是他有些郁闷的是,这淑妃的衣服怎么这么难脱呢!一层又一层的包裹,像是粽子似的!

“皇上!千万要保重龙体啊!如果……因为臣妾而让皇上龙体遭难,臣妾万死难恕其罪啊!”

秦逸好不容易将淑妃外面的衣衫解开,正准备解开里面粉色的肚兜的时候,淑妃却用双手挡在胸前,极力劝阻。

“朕爱江山,但更爱美人!”

肤白如雪,光滑如璞玉,高*耸柔软的胸部像是倒扣的两个果冻,轻轻一碰就弹呀弹的,再加上那水蛇一样的柔软腰肢,以及纤细修长的大腿,秦逸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尤*物,绝对的人间尤*物!

急于摘掉出男帽子的秦逸也管不了这淑妃并非完璧的这个小瑕疵,一头扎进了淑妃胸前的柔软之中,狠狠地嗅闻着淑妃身上的浓郁香味!

“皇上!你……”

被秦逸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揉捏着身体,淑妃灵动有神的双眸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也夹杂着些许幽怨!

入宫两年多,皇上一直都围绕着苏贵妃的身边,却从来没有临幸过她!而今皇上却像是馋猫闻到咸鱼一样迫不及待的求欢,这让淑妃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淑妃嫉妒苏贵妃,可是却无可奈何。仗着皇上的宠幸,苏贵妃在后宫的地位可以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仅如此,苏贵妃也经常干涉朝政,她的舅舅,哥哥也都是朝中重臣,那些不肯屈服于苏贵妃淫威之下的忠臣全都死于非命。

抚摸着淑妃香软的胴*体,嗅闻着淑妃身上的淡淡幽香,秦逸再次咽了口口水,旋即脱掉身上的衣服,提枪上马,准备大干一场!

而就在此时,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太监尖细阴柔的喊声。

“皇上!宰相苏容炳求见!”

他奶奶的,这才刚刚准备大干一场呢,怎么就有人捣乱了呢!当时秦逸就火冒三丈,冲着房门,大声吼道:“不见不见不见!都给我滚!再敢捣乱,我杀你全家!”

早就等在门外,准备推开房门的宰相苏容炳听到皇上的咒骂,眼睛里闪过一抹狠辣之色,冷哼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去。

而候在门外的一帮大臣们看到这一幕也是惊讶不已。宰相苏容炳权倾朝野,掌控着国家军政大权,比之汉末的曹孟德有过之而无不及。皇上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敢让苏容炳滚蛋?

天威难测,这些大臣即便再好奇,也只能将这种好奇压在心里,老老实实的站在门外候旨。

没有了别人打扰,秦逸赶忙将自己给剥了个干净,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压在了淑妃的娇躯之上。

“淑妃,朕会好好疼你的!”

刚才听到门外太监说宰相苏容炳求见,淑妃吓得魂飞魄散,正准备起身穿衣服呢,却听到皇上的咒骂,那张精致的俏脸上有瞬间的惊愕,以及好奇。

宰相苏容炳是苏贵妃的哥哥,把控国家军政大权。以前皇上见到苏容炳可是客客气气的,今天怎么一反常态了呢。

只是这疑惑也是在淑妃脑海里一闪而逝。很快的,胸前的疼痛就将她拉回了现实中。

“还请皇上怜惜臣妾!臣妾也是……啊……”

这声凄厉惨绝的叫声传至门外,吓了门外的太监宫女们一大跳,却又不敢闯进去一探究竟。

淑妃娘娘到底是做了什么让皇上生气的事情,竟然招至皇上如此惨烈的虐待!

就在众多宫女太监,以及大臣们等的都有些站不住脚的时候,内侍省首领太监温和走出寝宫,,旋即扫了一眼门外的众多宫女太监,最后对着身材消瘦的宫女招了招手。

“鹊儿,快进去!皇上叫你呢!”

闻言,那名宫女赶忙跑了过来,跟在温和的身后进入了寝宫。

鹊儿是淑妃娘娘的众多陪嫁丫鬟中最亲切淑妃的,现在皇上传唤鹊儿进去,众多大臣的心里马上就感觉到了一丝不寻常。

再加上之前苏贵妃求见碰壁,皇上独留下萧淑妃,这是不是也从侧面说明了一些事情呢?

温和领着鹊儿走到寝宫门口就不再前行,而是努了努嘴,示意鹊儿自己进去——皇上只传唤了鹊儿,他可不敢贸然进去!

入宫这么多年,鹊儿也是第一次来皇上的寝宫。小心翼翼之下,鹊儿便掀开前面的珠帘,悄悄的走了进去。

宽大奢华的龙榻之上,秦逸额头上满是汗水,赤*裸着上半身搂着淑妃温软的娇躯,嘴角还挂着一丝得意满足的微笑。

终于摘掉了出男的帽子,秦逸的心里舒坦极了,简直就像是大夏天喝了一杯冰镇可乐!

爽快,过瘾!

“淑妃可满意刚才朕表现?”秦逸一边抚摸着淑妃胸前的温软,一边在淑妃的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笑嘻嘻的问道。

“啊……”

掀开珠帘,看到里面情形的鹊儿忍不住惊呼出声,旋即赶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垂下了脑袋。

虽然鹊儿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可是偷看过春宫图的她还是很清楚刚才皇上和自家主子发生了什么。

扫了一眼外面的鹊儿,又在淑妃的耳边小声说了两句,秦逸这才让鹊儿进来,然后自己去了上书房。

都说做皇帝有花不完的银子,刚刚摘掉出男帽子的秦逸就准备去看看自己究竟有多少钱。

可是去了上书房,查阅了户部所有账册之后,秦逸这才发现国库里居然只剩下白银七十多万两了!

从那个死鬼皇帝残缺的记忆里,秦逸知道这片大陆之上分为七个国家,分别是龙唐,北玄,东洋,南风,大蒙,金水,以及寒仓!

而这七国之中,以他所在的龙唐帝国地域最为辽阔,人口最多,物产最丰盛,国力也是最强的!

可是这最强国力的国家国库居然只有七十万两白银,这他奶奶的逗我玩呢!

秦逸知道,想要坐稳皇帝宝座,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强大的军队。而建立军队最重要的要有钱!有了钱就有了粮草辎重,就有战马战车,就有无数士兵愿意为你赴汤蹈火!

可是秦逸乘兴而来,现在却很扫兴!

“赵弘!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逸大吼一声,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旋即将手里的账册重重的砸在不远处战战兢兢的户部尚书赵弘的脑袋上。

被账册砸中脑袋,就连官帽掉了都没去管的赵弘立即跪伏在地,一边磕头一边哆哆嗦嗦的说道:“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息怒!息什么怒?你告诉我,老子的钱都去哪了?”秦逸一巴掌打飞面前的茶杯,茶杯清脆的响声吓得赵弘忍不住再一次哆嗦了起来。

以前皇上可是最头疼查账这种事情的,户部的账簿一向都是交给官员们打理。今天皇上怎么突然对账簿这么重视了?还要亲自查账!

对了,刚才皇上居然……爆粗口!

“陛下!这……这个……”

赵弘哆哆嗦嗦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可是当他抬头和秦逸那满是愤怒以及狂躁的眼神乍一接触,便马上垂下了脑袋,枯黄的面皮也跟着一抖一抖的。

“什么这个那个的?老……朕问你国库的银子都去哪了?如实招来!”

说着,秦逸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噔噔噔的走到赵弘的面前,一脚踹在赵弘的肩膀上,大骂道:“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都进了你自己的腰包了?来人啊!把这个蛀虫给我拖出去砍了!”

赵弘的身体本来就单薄,猝不及防下被秦逸狠狠地踹了这么一脚,整个人就像是皮球似的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这才撞到了大殿内的柱子上停了下来。

可是还没等赵弘解释,上书房门外就冲进来了十几个御前侍卫,不由分说的就将赵弘拖出门外,准备处以极刑!

“陛下!老臣冤枉啊!老臣有话要讲!”

被侍卫们像是拖死狗一样的往外拉的赵弘忍不住高声叫喊了起来,眼泪鼻涕一大把,模样甚是凄惨。

“等等!”

秦逸刚刚叫停侍卫们,赵弘就连滚带爬的来到秦逸的面前,高声叫嚷道:“陛下明鉴!老臣是清官啊!绝对没有贪污国库银两!”

“清官?”

秦逸轻轻抚摸着下巴,视线在赵弘这瘦的跟竹竿似的身上扫来扫去,最后停留在赵弘腰间挂的那块晶莹剔透的北疆羊脂白玉上。

秦逸不太懂玉,不过单是看这块玉的品相,他就知道这块玉肯定价值连城。

“你还敢说你是清官?”

秦逸蹲下身体,一把将赵弘腰间的那块羊脂白玉揪了下来,然后在赵弘眼前晃了晃,冷笑着说道:“我看这块玉价钱不菲,少说也得有好几百银子吧!以你每个月的俸禄,要不吃不喝好几年才能买上这么一块玉吧?”

看到秦逸手里的玉佩,赵弘傻眼了。

这块玉是他上个月五十大寿的时候,一位京城富商送给他的贺礼。这块玉确实昂贵,但绝非像秦逸说的那样价值好几百两。更何况现在几乎所有的男人都佩玉,怎么能以一块玉断定为官者是否贪污呢!

昏君,绝对的昏君啊!

看到赵弘不说话,秦逸顿时就怒了,在赵弘晃神的时候,又狠狠地踹了赵弘好几脚,一边踹还在一边大骂。

“你个狗日的贪官还敢欺瞒朕!我让你满嘴瞎话!让你胡说八道!让你油嘴滑舌!”

连踹赵弘十几脚,秦逸这才停了下来。

“既然你说你没有贪污国库银两,那你说国库里的银子都去哪了?”

喘了两口粗气,秦逸就转身坐回了椅子上,习惯性的将双脚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这个……”

已经被秦逸暴揍的奄奄一息的赵弘努力的的支起身体,刚刚开口却又将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其实赵弘心里很清楚,国库里的银子都被苏贵妃的哥哥舅舅挪用了,可是他不敢说。要是说出来的话,不仅他人头不保,就连他一家老小也要横死街头。

反正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还不如守口如瓶呢!

现在的赵弘只希望能够早点远离朝政,告老还乡。夹在皇上和权贵中间,说不定哪天就被哪一方砍了脑袋,当官真难啊!

“怎么?没话说了?”

“启禀陛下!老臣年事已高,老眼昏花,又兼风湿旧疾时常发作,实在不宜再担任户部尚书一职!望陛下能够恩准老臣告老还乡,颐养天年!”

闻言,秦逸突然愣住了。

看赵弘这年纪,最多也就五十岁,正是男人事业的巅峰期。这家伙位居高*官却想着告老还乡?这不是明摆着看不起老子这个皇帝吗?

想到这里,秦逸就想喊侍卫们把赵弘拖出去砍了。可是转念一想,秦逸又觉得比起赵弘这条老命,还是银子更加的重要!

“刚才朕闻赵爱卿言辞恳切,甚为感动!所以朕批准你告老还乡!不过……”

赵弘刚刚准备谢恩,却听到皇上话锋一转,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又猛地高悬了起来。

“不过……”

秦逸咧嘴嘿嘿的笑了起来,盯着赵弘的眼睛也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不过现在国库空虚,赵爱卿能够将九成家产捐献国库的话,朕就让你告老还乡!”

“我……”

赵弘真的想仰天长啸一声,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世道啊?辞官回家还要交出九成家产,那我告老还乡以后全家老小跟我一起喝西北风啊?

“赵爱卿觉得朕的这个提议很不错吧?”

赵弘的嘴角抽了又抽,最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浆,干瘪的嘴巴嗫嚅了两下,说道:“那老臣……就不……”

“对嘛!这才是朕的好爱卿!赵爱卿正值壮年,正是为国家效力的大好年华,怎么能告老还乡呢!”

说着,秦逸就很豪迈的挥了挥手,示意赵弘退下。

等到赵弘走了以后,秦逸就撵走了在旁侍奉的宦官和宫女,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上书房转来转去。

这偌大的龙唐帝国国库空虚,如果说没有大贪官的话,打死秦逸也不会相信!

抄家自然是最快的致富法门,可是抄谁的家的呢?

秦逸坐在龙椅上,一边晃悠着二郎腿,一边大口大口的喝着尚有余温的极品龙井。

“陛下!苏贵妃求见!”

正在思考着抄谁的家的秦逸放下手里的茶杯,旋即大喊道:“让她进来!”

从那个死鬼皇帝的残缺记忆里,秦逸知道这个苏贵妃是个绝世尤*物!而且之前那个死鬼皇帝的大部分记忆居然都是关于这个苏贵妃的!

这让同样喜欢美女的秦逸十分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人间尤*物才让那个死鬼皇帝如此念念不忘?

嘎吱——

上书房房门被人拉开,一朵粉红的云彩夹杂着阵阵香风飘了进来。

当秦逸转头看去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朵粉色云彩胸前的饱满高*耸!

咕咚——

秦逸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小提示: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下次还可通过公众号“最近阅读”按钮继续阅读本书后续章节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