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尸体面皮竟不翼而飞!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2-05 17:38:3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殡仪馆尸体面皮竟不翼而飞! 





        

而为了不让人发现尸体的问题,徐老头就主动调去烧尸体,每次都是把自己处理过的尸体拉来自己烧,这样就避免了被其他人所发现。其中虽然之前被发现了一次,但是因为会障眼法,大家也抓不到他,所以这几年来一直都是七天配一次药,而靠着这个药,徐老头身体到确实是一直没什么大问题,连医生都连呼奇迹。而徐老头配了药后,唯一要做的就是,先放在神像前,供一个时辰,才能吃。       





文|老周


以前有一个朋友,因为家里从爷爷开始,就一直在火葬场工作,做这一行,在社会上既有一些神秘色彩,也往往被人看不起,但是你真的要踏入这一行,外人也并非易事,就和古代刽子手一样,往往是父传子,一代传一代的多,他曾经和我说过一个故事。


火葬场里管焚化炉的是一个苦差事,大家一般都不愿意干,就算干了一般一年也要换岗一次,因为这个工作岗位,成天烧化死人,阴气太重,普通人做一段时间,脸色就要变了,一年一定要换,不然你看那个脸色就真的想铁灰一般,阴沉黯淡,但唯独有个刘老头,四十岁时检查出得了肝癌,时日不多,自己主动要求换到焚化炉这个岗位,别人都避之不及,他到做的有滋有味,这么一座已经十年了,原先说肝癌晚期,最多活不过三年,现在十年了,一直平安无事,别人以为他有什么抗癌秘方,常常有人向他询问,每次提到这个,他总是说,自己命贱,可能阎罗王还不要收他把,大家见他不肯说,渐渐的也没人问了。


按照现行丧事的流程,在殡仪馆开完追悼会后,要么就是用车送到火葬场火化,如果殡仪馆有附带火化场的话,就直接火化,在火化前,家属一般是见不到尸体推入炉中的那一刻的,当然现在好像有些地方,只要你多加钱,可以看着尸体推进去,但是几年前好像还不是那么的流行,有的时候尸体多,未必当天直接烧掉,这个时候就要在火葬场多停那么一两天,而这一两天除了守太平间的人之外,尸体基本处于无人管理状态。


不过那一年,一具停在火葬场等着火化的尸体却出了一件大事,当时这具尸体已经被送到火葬场等候火化,停了两天,整准备第三天入炉的时候,突然家属带着警察来到火葬场,说要重新进行尸检,怀疑死者是中毒死亡,警察都来了,反正还没烧,那就推出来,让他们带走即可。停尸房这种地方,普通人一般都不怎么爱去,火葬场就按照编号,去停尸房里领尸体,尸体领到之后,按照程序要先核对一下棺材上的名牌,看看姓名什么对不对,可就在尸体拉出来的那一刹那,推尸体的员工吓的一屁股坐到地上,边上的职工看到异样,马上跑过来支援,那个员工已经吓得口不能言,只是不住的用手指着那具尸体,大家顺着手指走上去一看,也都吓了一大跳,原来尸体的整张面皮都不见了,只留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脸蛋。


这件事在火葬场内部却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尸体的面皮怎么会离奇失踪,这是被发现的一起,没被发现的到底还有多少起,这种事情见不得光,只得在暗暗的在火葬场工作人员中进行排查。


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究竟来,于是大家就开始轮流值班,看护停尸间,但是这种工作谁都不愿意,过了一阵,大家就开始怨声载道起来,各类的谣言也开始流传了出来,什么火葬场里有食尸鬼啊,又是什么诈尸啊。反正也没出多大的事情,没过多久,轮值的制度也就名存实亡,有那章程,没人去做,领导也知道其中的苦衷,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后来老馆长退休,又新调来一个馆长,新馆长是个五十出头的人,原来在民政局里做个干部,后来应该人事不容洽,就被明升暗降,调到殡仪馆来做馆长了。来这里不久,也听说了尸体面皮不翼而飞的传闻,他的为人很严谨,尤其对死者有着一种莫名的敬畏感,我们常说死者为大,但是如果你接触多了,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但这位新馆长上任之后,认为这里是每个人生命中的最后一站,一定要人走的有尊严,怎么可以有损坏尸体的情况发生。


于是,没有告诉任何人,馆长自己偷偷的检查送来等候排队焚化的尸体,第一第二天,一切都很正常,第三天,馆长拉开一个冷藏抽屉,尸体面皮又没了,看来这几年这种情况一直发生着,不是偶然事件,一定是有人在搞鬼。


但是询问停尸房的看门人,除了白天进进出出来拉尸体去烧的几个工作人员之外,并没有其他人来这个地方,而工作人员来这里,一般都有自己陪同,就算有时几个一起来,无法一个盯一个,但是这么短的时间里,要揭人的一张面皮,也是不可能的事。


白天馆长亲自坐镇这里,可是查了几天依旧一无所获,索性晚上自己亲自来守夜看看,馆长是个无神论者,所以晚上也不怕,一晚,两晚,第二天检查都没有问题,到了第五天早上,打开抽屉一看,又是一具尸体遭到毁坏,这样馆长心里也有点发毛了,晚上自己守夜,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怎么会又毁坏了尸体,难道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


这样一来,不信鬼神的馆长也开始疑神疑鬼起来,其实在每一个殡仪馆火葬场也好,或者是医院也好,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俗称懂行朋友在,这些人可能对正宗的道术没多少研究,但是对于民俗中的一些忌讳讲究,或者鬼神之事,经验老到,有他们自己的一套处理方法,其中有一些令我们门里人都自叹弗如。


馆长就找到了人称老法师的朱师傅,也就是告诉我故事的那个朋友的师傅,将他最近所进行的调查和调查结果向朱师傅合盘托出,朱师傅先是劝新馆长不必在意,以前老馆长和他也想过很多办法,想抓这么一个人,但是一直都抓不到,现在估计也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新馆长是个倔脾气,一定要找出这个犯罪分子,毁坏尸体是要判刑的,朱师傅看馆长这么的坚持,毕竟是领导嘛!于是就说,要抓这个人,我是没有这个本领,但是可以去找一个人,说不定他能抓出这个犯罪分子来。


这个要找的高人到底是谁呢,原来是朱师傅家边上一个修自行车的,史无前例的叉叉革命之前,他是当地一家道观的当家,在叉叉革命中被勒令离开道观,去自行车厂自力更生,为人民服务,从那个时候还俗,到现在退休,摆个修车摊赚点外快,一直都没有再恢复道士的身份。那么朱师傅又是怎么知道,他是个道士的呢。


原来火葬场以前也曾经发生过一些撞邪的事情,朱师傅用自己的土办法解决了,但是殊不知,别人的问题解决了,朱师傅自己惹上了麻烦还不知道,当然朱师傅本身八字硬一时半会儿没什么问题,但是久而久之,身体开始出现了一些异样,而朱师傅为人很随和,因为自己工作的原因,朋友不多,所以常常买了酒菜请那个修车师傅一起吃,据修车师傅说,他从小就被父母扔在道观门口,所以自己到底姓什么也不知道,既然做了道士,就以祖师爷的姓为姓,以李为姓,所以朱师傅都一直叫他老李头。


有一天朱师傅和往常一样,买了酒菜回来拉老李头一起吃,不过那天的老李头却一脸的严肃,和平日侃大山的模样不同,等朱师傅把酒倒上,还没喝,老李头劈手夺过酒杯,用剑指不知在酒杯上画了些什么,对准朱师傅身后的墙壁,一下子扔了过去,哗啦一声,酒杯粉碎,杯子里的酒顺着墙壁留下来,竟然形成了一个人形,还滋滋的冒着烟,朱师傅看到这个样子,一下子也呆了。老李头这个时候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笑眯眯的对朱师傅说,前几天是不是刚烧了一个女的,你们里面的人对别人不恭敬啊,朱师傅这才想起,前几天来了一个年纪轻轻自杀的女孩,场里的几个女职工,看到后,议论了几句,就说年纪轻轻怎么这么狠心就自杀了,真是不孝,当晚就发起了高烧,第二天几个人就来找朱师傅,朱师傅用自己土办法替他们弄了一下,效果倒也不错,很快就退了烧。其实是缠上朱师傅了,亏的老李头替他赶走了,不然朱师傅晚上就不得安宁了。因为这件事朱师傅知道了老李头的厉害。


朱师傅带着馆长去他家边上找到了正在修车的老李头,中午把老李头请到一家小饭店里几个人边吃边聊,把火葬场遇到的情况详细的给老李头说了一下,刚开始老李头还一直推脱自己什么都不懂,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架不住两个人苦苦哀求,最终同意替他们看看怎么做。


老李头听到他们的叙述,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一定是懂道术的人做的,普通人除非变态,不然不会做这么怪异的事情,但是究竟为什么没有一毫蛛丝马迹,这里面应该也有所蹊跷。灵异社区微信公众号:lingyishequ


老李头问馆长从最近一次发现尸体出问题,到今天是几天了,馆长算了一算说,有五天了,老李头说如果真是懂道术的人来做的话,我看他一定是在炼什么药,根据经验,七天可能需要采一次药。等第六天晚上,我来陪你们一起守夜。
当天晚上果然如老李头所说平安无事,第六天晚上老李头带着一个包如约而至,朱师傅早就买好了酒菜,和馆长两个人在门口等着他了。


吃吃聊聊,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子太阳就下山了,老李头他们收拾收拾,就去停尸房门口坐着,聊到十一点多,几个人都有点累了,依旧还是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于是几个人决定轮岗,分班休息,朱师傅第一班,老李头第二班,馆长领导嘛,就第三班。


老李头因为有心事在心上,其实也睡不着,眯一会儿就等朱师傅来叫他换班,可是左等右等,怎么朱师傅还不来叫他,于是睁开眼睛一看,整个停尸房漆黑一片,照理说门口的长明灯是不会熄的,可是现在四周围黑咕隆咚一片,情况好像不对,老李头准备叫醒身边的馆长起来,可是回头一看,身边哪有什么馆长,依旧只是一片黑暗,老李头心里想这下着了道了。看来这里真的是有会道术的朋友。


不过老李头也不慌,他带来的包,就是他为今天做的准备,往身边一模,包还在,看来只是障眼法,没什么大不了,从包里摸出一把小小的匕首,有从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鸡蛋,用匕首在蛋壳上刻了几个字,把鸡蛋往北面地上一扔,喀嚓,鸡蛋碎了,突然四周的黑暗好像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收起来,眼前依旧是原来的场景,馆长躺在边上,巡夜的朱师傅却不停的在原地打转,一看就是鬼打墙了,还好还称了半瓶白酒在边上,老李头喝了半口,对准打转的朱师傅猛的一喷,朱师傅一下子醒了过来,正要问老李头怎么了,老李头却用手比划了一下,示意不要出声。


两人悄悄的叫醒了馆长,慢慢的摸进停尸房,只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趴在一具尸体上,不知道在做什么,馆长终于按捺不住了,猛的上去一把把他抓住,等他转过脸来一看,竟然是烧尸体的刘老头。刘老头看到他们三个人在身后,也一脸的诧异,怎么也想不到会被人抓住。


当夜几个人就连夜询问,刘老头被抓住了,也毫不避讳,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了。原来刘老头,十多年前得癌症的时候,自己也以为时日不多了,于是就将最后的生命时光,放在了游览祖国大好河山之上,有一次,在黄山逛的时候,偶然间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一见徐老头,就拉住徐老头不停的聊了起来,徐老头原先以为是景区特有的那些骗人算命的,根本不加理睬,没想到那个人竟然说的十分的准确,把徐老头这一辈子的经历说的丝毫不差,而且把他的病也说了出来。
徐老头这个时候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急忙问问他这个病有没有什么药能医,那个人就给了徐老头一罐子药丸,和一尊神像,叫徐老头回去好好供奉这尊神,吃了这罐子药,自然就能保他不死。并且分文不取徐老头的。


徐老头拿到神像和药之后,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开始供神像,吃丸药,说来也奇怪,这样做了之后,身体的感觉果然不同了,去医院检查,情况竟然大大的好转,但是好景不长,一罐子药很快就吃完了,一停药的徐老头身体立马垮了下来,这个时候才想到连给他药的人姓什么叫什么,怎么联系都没有拿,徐老头一咬牙,再去一趟黄山,看看能不能再遇到那个人。


果然,徐老头刚到黄山脚下,那个人就出现了。那人告诉徐老头,要想活下去的,就得听他的话,继续去配那个药,并将做药的方法和配方告诉了徐老头,其中除了一些药材之外,有一位药就是死人的脸皮一副,刚开始知道这个配方之后,徐老头恶心的三天吃不下饭,但是最终求生的欲望,战胜了恐惧,准备去配药。


而为了不让人发现尸体的问题,徐老头就主动调去烧尸体,每次都是把自己处理过的尸体拉来自己烧,这样就避免了被其他人所发现。其中虽然之前被发现了一次,但是因为会障眼法,大家也抓不到他,所以这几年来一直都是七天配一次药,而靠着这个药,徐老头身体到确实是一直没什么大问题,连医生都连呼奇迹。而徐老头配了药后,唯一要做的就是,先放在神像前,供一个时辰,才能吃。


老李头听了之后,不得不长叹一声,看来徐老头先前碰到的不是人,应该是个前代修炼之士,可惜走错了路,不能升仙,但是死了依旧执迷不悟,想借用活人之手,继续炼制丹药来求仙,但是开头错,后面就步步错,这样炼制丹药,怎么可能成功呢。


徐老头最后被馆长以毁坏尸体罪,移交公安机关法办,当然考虑到火葬场的名誉,这都是暗中进行的,不过徐老头并没有熬到审批的那一天,没了药物的支持,没过两个月,徐老头就一病不起,死了。



         



                    

热门推荐

黄鼠狼迷人真有其事!

11个算命应验的真实经历

神算子

民间流传的”招魂术“,有多少秘密?

仙家让我接堂口,可我不想走这条路

老祖宗传下来的辟邪大全!一定要牢牢记住!

我的出马经历:狐仙、黄仙、烟魂轮流来磨

美女通灵师

探秘世界三大巫术市场:祭品遍地,巫师横行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