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辞掉大学讲师,跟随父亲学经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0-10 11:35:5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研究《伤寒论》刚入门,但《伤寒论》已深深影响了我



经方,是指以医圣张仲景为代表的我国历代名医所创的经典名方。医生根据临床病人出现什么样的证,给病人服用什么样的方,这种“方证相对”的方法,充分体现了中医的“简、便、廉、验”的思想,是中医学的灵魂和精髓。

 
今年66岁的娄绍昆颇有名中医的风度,纤细手指宜于搭脉,双目专注,黑眉毛长长,医理使他一点也不显老。一经交谈,满口经方理论。


娄绍昆退休前是市卫生干校中医学高级讲师、市中医学会常务理事。他从事经方研究40来年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和临床实践经验。
 
娄绍昆的“经缘”说来话长——
 
1968年,娄绍昆正为职业选择困扰,被在温四中教书的父亲一语点醒:学中医可以安身立命。


当年,娄绍昆拜民间郎中何黄淼先生为师,学针灸为人治病。何黄淼靠自学精于针灸,毫无底子的娄绍昆跟着他一个病例一个病例地学,很是辛苦。


针法学得稔熟,然而何黄淼先生并不长于针灸理论研究。而且单纯针灸不辅以药物,疗效也大打折扣。


娄绍昆就想,如果不用药物,单凭针灸就能治愈患者,那么在缺医少药的时期,该是百姓多大的福祉!



初试牛刀,以证下方救活垂死人
 
1971年春,娄绍昆获得一部“奇书”——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承淡安著的《伤寒论新注:附针灸疗法》。这本书成于抗战时期,作者承淡安在《黄帝内经》、《伤寒论》方面有很深的造诣,他在重庆的大学执教时,由于日寇封锁,药品奇缺,痛感医学理论苍白无力的他潜心研究针灸,撰写《新注》。承氏针灸疗法曾在重庆风行,且屡有奇效。


当时龙泉建造庙下水电站,年富力强的娄绍昆去做工。白天是人山人海的工地现场,晚上却死一般的静寂。娄绍昆舒展一下浑身酸痛的身躯,斜靠在铺位上,就着如豆的烛光,研读承淡安的《新注》。


娄绍昆从温一中高中毕业,功底较好,研读深奥难懂的书籍并不特别困难。


龙泉冬天山涧里刺骨的寒风灌进工棚,矿烛摇晃不定,娄绍昆在跳跃的烛光中苦读。他做两种札记,一种是大学课程《伤寒论讲义》,另一种就是承淡安针灸理论的读书心得。


在龙泉做工9个月,娄绍昆带回两手硬茧和两大本读书札记。研读《伤寒论》初越门限,他很想验证一下自己的“经方”理论。他至今记得第一例治愈病例。


那年端午节,当地一村民过量吃下粽子和鸡蛋后,身体不适,中医看过后看西医,
三个月体重剧减10多公斤奄奄一息,最后到娄绍昆处求诊。娄绍昆根据患者的三大主症“心下痞硬、呕吐恶心、肠鸣下利”,确认是半夏泻心汤类方证。以证下方,手到病除。


经方的奇效令娄绍昆激动不已,从此便对经方痴迷。

 
巧结奇缘,民间高人倾囊相助


真正将娄绍昆带入经方研究者行列的,是一位颇有些传奇色彩的民间经方家张丰先生。


张丰并不是学医出身的。祖籍山东的他在南京读了大学,曾参加龙跃领导的浙南游击纵队,温州解放后任温州二中书记兼校长。被错划成右派后,下放到状元东山陶瓷厂劳动。他在大学里读的是日文专业,陶瓷厂粗重活与日语无关,为了不致疏远日语,他订阅当时国内惟一的一份日文杂志《汉方》。《汉方》是一本纯粹的医学杂志,研究中国《伤寒论》。


张丰无心插柳柳成荫,为了温习日语,想不到却一脚跨进“经方世界”。成年累月研读《汉方》最终使其成为名闻遐迩的经方家。


娄绍昆与张丰见识纯属偶然。1974年的一天,娄绍昆到状元医院有事,在候诊室看到一位中年人为一患者搭脉,他显然不是医院里的医生,但看病的专业身姿和专注的神情引起娄绍昆关注。这位中年人便是张丰。


娄绍昆要拜张丰为师,张丰欣然答应。


张丰将原先用日文做的读书札记翻译成中文供娄绍昆学习,两人研习经方都是“出口转内销”。娄绍昆颇为感慨地说,国内研究经方者少之又少,致使经方日渐式微,而在日韩等国,经方则被大力保护推广和扶持,实现了经方的产业化,制剂、医药、书籍都得到很好的应用。


娄绍昆跟张丰学习5年时间。师徒两人在简陋的宿舍里常常一坐就是一个通宵,他们的思绪穿越时空进入远古的蛮荒时代、东汉张仲景经方鼎盛时代直至现代。他们讨论中国中医界派系的纷争,中医师传承中存在的陋习等。


这5年时间,娄绍昆精通了日式经方,又从日式经方转而研习本土经方,终成己悟。


一片哗然,小学教师“干掉”众多中医师 
 
在此期间,娄绍昆的正式职业是小学民办教师,业余行医。7年时间里,被他治愈的疑难病例无数。他对每个病例都作好详细的记录,对经方的“证——方”治病进行验证。娄绍昆在当地名声日隆,大多数人竟忘记了他的教师身份,而以医师称谓。


1979年,娄绍昆终于成为一名真正的中医师。


当年,为了抢救中医,国家向民间招手,招收民间中医充实中医医疗队伍。对象没有特别限制,娄绍昆欣然报名参加考试。


考试分笔试和临床经验评估。考试结果揭晓,娄绍昆凭高分从800多位考试者中脱颖而出。小学民办教师考上中医师这个消息引起一片哗然,有人认为真正从事医疗工作的民间中医师和土郎中考不过娄绍昆,其中必有猫腻。


温州市劳动局、市卫生局为此事专门派人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是娄绍昆不仅没有作弊,而且其本人具有非常丰富的医疗经验,精通针灸和经方等最传统的中医理论。娄绍昆顺利成为招收的19名中医师中的一员。


娄绍昆跻身中医师行列,生活无了后顾之忧,简直如鱼得水,更加潜心研究经方。
 


哲思心得,研究经方就是研究小宇宙
 
中医有两个流派:《黄帝内经》的医经派,《伤寒论》的经方派。这两个流派共同用伟大的阴阳思想。本来《内经》和《伤寒论》二位一体,但有人却人为地分割开来,致使经方思想2000年来得不到发展。


娄绍昆说,这2000年来,经方就好比是一个打工者,替《内经》打工,自己始终成不了老板,经方的基本内容“方、药”被《内经》用起来,反过来却被认为是浅薄的。


娄绍昆说, 经方在国内被“《内经》化”,日本以吉益东洞为代表的古方派却又提出“方证主义”,经方被“去《内经》化”。这两个极端的提法,使经方陷入尴尬境地。


经方的精要思想是“中医临床化”。


医圣张仲景最伟大之处是他提出六经理论,他将人体分割成“表——身躯及外表”、“里——消化道”、“半表半里——五脏”,抵抗力强称为阳,抵抗力弱谓之阴,表里阴阳组合排列,便是“六经”,人之生病莫不归于“六经”,以“六经”为框架,只需填进“方证”便可。


治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张仲景以“六经”为基础,梳理《神农本草经》、《汤液经法》等精要,伟大的《伤寒论》便诞生了。《伤寒论》收入112个经方,《金匮》收入262个经方,根据“六经”理论,这374个经方又可以演化为无穷个经方治病。


娄绍昆说,《伤寒论》用朴素的哲学思想医治百病,内涵深不可测,研究经方其实就在研究小宇宙,无尽的奥秘吸引研究者穷尽毕生精力而孜孜不倦。


娄绍昆深入研究有现代《伤寒论》之父美誉的陆渊雷的著作《伤寒论今译》;精读现代经方大家胡希恕,小说家、经方家陆士谔等的经方著作。与黄煌等当代经方名家有广泛联系。多篇经方学术论文在国内医刊发表。 


魅力无穷,温大教师女承父业
 
经方无穷的魅力也在吸引着娄绍昆的女儿娄莘杉。


80后的娄莘杉原先在温州大学国际学院任讲师、办公室副主任,负责学校部分国际对外交流、日常教学管理和英语教学工作。她撰写的《产品英语》成为国贸专业的教材。


父亲的经方研究却深深地吸引了她。
三年前,娄莘杉决定辞职跟父亲学习研究经方,继承父亲的衣钵。她辞去令人羡慕的工作来到父亲的寓所,父女同心协力研究经方。


娄莘杉将学习英语的技巧卡片列表运用到经方研究上,竟有意想不到的速成效果。


三年时间过了,娄莘杉已精通针灸术,可以独立运用“方证”为患者治疗疑难病症。


娄莘杉说,我研究《伤寒论》刚入门,但《伤寒论》已深深影响了我,我将毕生从事经方研究,在故纸堆里挖掘祖国的瑰宝。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温州日报,编辑/半夏。

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请随时与我们联系。


青年中医 好文选读


-商务联系-

   首席勾搭官 微信|meleyan


-转载原创联系-

首席小秘书 微信|zytc_zs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