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些古代艺术品,方知中国文化妙不可言!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3-25 14:39: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们只要有点瓷器收藏知识,就知道”明看成化,清看雍正“,说明雍正和成化时期的瓷器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空的认知就是完美、精美,但是精美到何种程度,我们无法直说,只能用事实来说明。

实的概念就是对比,实践出真知。有人说“宋瓷才是艺术品,清瓷只是工艺品”,这有点玷污了这几个皇帝的智商,从 宋代的素瓷到清代的彩瓷,经历了什么样的历练,一定精彩万分,从北宋到南宋,从南宋到元朝,从蒙古人的崛起再到汉人朱家的崛起,再到满人的爱新觉罗家族的崛起,多种文化的在这块神奇的大地上激烈的碰撞,融化、融合,最后形成了一个符合全人类的共同审美,中国古代陶瓷。

把中国文化精髓之一的书画移植到工匠技艺的瓷胎上,使中国的瓷器再次登上了艺术的顶峰,做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不管我们是欣赏宋瓷,还是欣赏清瓷,都要有皇帝的情怀,进入他们那孤傲的艺术世界,才能品味出什么是顶级制作,什么是他们追求的艺术。所以在瓷器艺术品鉴定方面,多听听艺术家的意见,少听瓷器鉴定专家的意见,让艺术家和鉴定专家来评比清三代的瓷器艺术品,由于视野不同、角度不同,对艺术品的判断一定不同,艺术家选出的一定是顶级的珍品。

如果我们要找到一个理由,为什么雍正的瓷器可以达到如此境界,还要从雍正的文化修养说起。

雍正的官窑瓷器的美是公认的,美在何处?要从它的艺术性上找出不同,在当时的政治、社会、经济环境中,看看雍正皇帝的成长史。雍正自小蒙受康熙的亲自抚养,感情笃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的诗赋经书及艺术素养均受到康熙的认可。

雍正书法追随其父,走董其昌流畅和美一路。他的书法文雅遒劲、气势宏伟,有皇帝欲凌驾雄强的气概。就个人的艺术修养和鉴赏品位而言,雍正在清代的帝王中十分突出。

雍正擅长楷书、行书、草书、榜书,其中行草书成就最高。此作为雍正晚年的作品,中锋运笔,行笔稳健流畅,结体整肃,骨骼清秀,书法娟秀遒美,给人一种节奏感和韵律美。

雍正草书《王维五言律诗》----雍正皇帝执政时间只有13年,因此即位前的书法作品以及书法评论流传下来很少。雍正的书法在经历了漫长的临写摹仿的初学阶段,即位时已进入成熟阶段,书法总体表现畅朗娴熟、宽辍自然、文雅遒劲、谋略深邃、格调非凡、气势宏伟,有皇帝欲凌驾雄强的气派

雍正45岁才登基做了皇帝,在前几十年的修学中,积累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及艺术修养,他饱读诗书,静心于圆明园内体悟佛、道之心境,逐渐形成了内敛、深沉的思想修养,因此在宫廷器物的制造上,他追求精致典雅,讲究宫廷气质。

雍正继位后,为了巩固皇权,显示新的君主的力量,不论是在政治上,还是在内务事务上,都充分加强了自己的权威性。他十分重视文化艺术的传承与创新,重视皇家用器的设计与制造样式的创新与精致度。

     在艺术创作上,雍正也极力追求文雅精简,体现了高妙而独特的艺术品位。这些都反映在了雍正朝的内廷制造的艺术品与书画创作上。

  瓷器制作受到了当朝书画家邹一桂及恽南田等的深刻影响,瓷器风格从康熙时的刚劲硬朗风格,趋向柔美精雅;题材不像康熙皇帝一样,喜欢战争题材和山水题材,而少于山水和人物,倾心于花鸟虫草。这些制作能够体现了艺术品的高雅,内敛而不张扬,色彩润泽,恰到好处。

另外,雍正皇帝长期住在宫中,从未像康熙、乾隆一样四处游访,他深居宫中,勤勉治国,只有在闲暇之余关心瓷器的生产,但是即便如此,他仍每每亲自过问,当官臣们给出新的陶瓷样式时,他都亲自过目。

由于雍正个人的喜好,雍正时期瓷器的样式风格逐渐确定,粉彩、珐琅彩与墨彩瓷都具有极高艺术价值。

再看看历史记载的雍正如何指导瓷器制作的,从传世的作品中,能看到雍正皇帝所追求的极致:灵巧秀美的造型、精妙入微的画面、柔和典雅的色泽、严谨规范的款识。

无怪乎清末挑剔的陶瓷评论家寂园叟慨而言之:“雍正官窑,大小盘碗,白胜霜雪,既轻且坚。上画彩花数朵,每一朵横斜荧拂,袅娜多姿,笔法绝不板滞。花作茄紫蛋黄天青各色,皆非乾隆朝所能几及。”

在发表这番感慨的同时,寂园叟还用诗一般的语言描述了他所看到的雍正官窑瓷器中的极品瓷胎画珐琅:“填地之白,白如雪,一绝也;薄如卵幕,口嘘之而欲飞,映日或灯光照之,背面能辨正面笔画彩色,二绝也;以极精之显微镜窥之,花有露光,鲜艳纤细,蝶有茸毛,且颈项竖起,三绝也;小品而题极精之楷篆各款,细如蝇头,四绝也。” 

的确,雍正皇帝一次又一次的过问和把关,皇弟允祥的尽心尽职,陶瓷天才唐英的参与,才让雍正的瓷器走上了光辉。雍正六年雍正开始派督陶官唐英赴景德镇监督瓷务,这一年在陶瓷史上变得尤为特殊——它就像一个分水岭,将雍正朝的陶瓷水准一分为二;同时,它也是一个标志,标志着清朝陶瓷史上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出现。在整个中国陶瓷史的发展中,清朝又是最高峰所在。

一个故事说明了雍正对瓷器的热爱,雍正十三年,皇帝已经觉得身体大不如前了,元宵节前,下人呈上来一件珐琅彩玉壶春瓶,皇帝用有些虚弱的声音说:“这瓶子上的龙身画得还行,但是龙发太短了,龙脚下的花纹和芭蕉叶也画得有些糊涂,以后要画得更精细一些。”这大概是雍正皇帝最后一段跟陶瓷有关的旨意。

一个皇帝能对一件瓷器艺术品能够如此倾心,完美得无可挑剔。随着雍正的离世,这个“只恐风吹去,还愁日炙消”的雍正瓷胎画珐琅也就成为绝响,也宣告了雍正六年到十三年,短短七年创制的陶瓷发展巅峰的终结。我们看到此,就明白了,为什么雍正的瓷器会如此精彩。

        看雍正瓷器,欣赏雍正瓷器都会被他的艺术性和突显的美丽所感染,一个问题老是困扰着我,总想得到一点点答案?是什么力量在支持着雍正,去将如此美丽的图案表现在瓷器上面,并且表现的如此完美和生动。

        也许那个时期最好的精神食粮,就是这些难上加难、极端严格的艺术作品。养了这么多的宫廷画师,能够突破前人的艺术成就,不能只是书画这点玩意,必须更上一层楼,在瓷器上展示画工,可能是世间最有挑战意义了。

       所以特别理解雍正皇帝的思想了,在世几十年,能给后人留点什么念想,就是这些永存世界的杰出艺术品。指点这些宫廷大师,做点手工劳动,即获得了精神的愉悦,又得到了后人的赞誉,何乐而不为那。在这个不缺金钱、不缺人才的强大的时代,不弄出点惊天地的艺术,皇帝才是白当了一回。

         雍正瓷的总体风格轻巧俊秀,典雅精致,构思别致,线条柔和圆润,胎体选料极精,壁薄体轻。小件器皿线条柔和含蓄、轻巧俊秀,实用而美观。大件器皿端庄典雅,讲究线条变化,质朴古拙,比例协调、轻盈秀丽、规整而不厚重。

雍正官窑达到了瓷器艺术的最高峰

雍正这个时期不仅品种多、题材广泛、造型多样,原料的选择和加工也比以前更加讲究。如果把古代陶瓷形容为无数的山峰耸立,最高的一座山峰就是雍正时期的官窑制作,不管是青花、斗彩、珐琅彩、粉彩、洋彩、单色釉等瓷器制作,都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独步天下的地步。

雍正皇帝曾将自己喜欢的佳章好句编成一本《悦心集》,在这本大悦龙心的集子里,可以清晰地看地皇帝的喜好。书中收录了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刘禹锡的《陋室铭》、邵雍的《十分吟》,这些清远闲旷、超然尘俗的文字,反映了雍正皇帝对文人理想、意趣、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的仰慕,这正是他所追求的审美意境。

用普通的鸽子做画意,有种返璞归真的精神,在这里,在用锦鸡牡丹、百鸟朝凤这样的画面,不适合雍正的精神世界,加上十足的诗情“露香秋色浅深中”,自然美丽的田园风光,尽在眼前。

从传世的作品中,能看到雍正皇帝所追求的极致,灵巧秀美的造型、精妙入微的画面、柔和典雅的色泽、严谨规范的款识,真有巧夺天工、各领风骚的味道。

高贵和文雅,艺术和实用,活脱脱的展示在眼前,真是感叹,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几千年来,中国唯一没变的就是文化这根脊梁,才让中国人生生不息地影响着这个世界,至今还在发挥着功力。

从瓷器表达的艺术品位,看到了雍正对中国文化的深刻的理解,在保持了皇家的威武和神话的基础上,又发展了具有深刻文人思想的志存高远、素洁高雅的思想境界。收藏真正的有品位的艺术品,真有启迪心灵的妙处。真是妙不可言。






我要推荐
转发到